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凶手秦婉
    执法堂大厅内,众人看着眼前被白布盖起来的无头女尸,静默无言。

    片刻,一名身穿执法堂服饰,一身黑衣,面色严肃的男子走了进来,双手抱拳行礼,此乃‘武辑’是武者专用的行礼方式。

    “报告长老!有五人与死者关系密切,都在外面等着。”

    “让她们进来吧。”

    执法长老话落,五名女子陆续走进执法堂大厅。

    执法长老云津毅,目光犀利的一一扫过五名女子。“你们五人昨夜亥时都在何处?”

    五名女子都战战兢兢的半天还陆续开口。

    “睡、睡觉…”

    “在宿舍修炼…”

    “我也是…”

    “我也是…”

    “我、我也睡了…”

    五人说完半天,执法长老云津毅才再次开口询问:“一个人?”

    五人忙不迭的点头。

    云津毅的声音再次传来:“这么说来,你们五人都没有不在场证明了?既然如此……”

    云津毅再次扫过全场,最后看向涟漪:“风家丫头,在场就你一个女孩,你去给她们搜身吧。”

    涟漪点头上前。

    所谓的搜身,自然不只是搜身,最重要的是查看纳戒。而能够进入天韵学府就学的人,不论是富是穷都会购买一枚纳戒使用,唯一不同的就是纳戒的容量大小了。

    有主的纳戒是有神识印记的,而这种神识印记就是用来阻止除主人以外的人的神识窥探,而外人想要窥探就只有两个办法,一是主人自愿抹除神识印记,二是修为高于纳戒主人的人强行抹除神识印记,当然,第一种没有任何危害,第二种就会伤及神识了。除此之外,还有另一种从没出现过,却有过记载的可能,那就是纳戒生出灵智,自己主动抹除主人的神识印记,或是直接拒绝别人留下神识印记。

    涟漪开始搜查纳戒,不过,过程却让她有些微的诧异,没想到这五人的纳戒容量都小的可怜,最小的甚至就能装几件衣服,还以为所有的纳戒都和母亲留下的差不多呢,她不知道的是,像她那枚足有房屋那么大的纳戒,记录在案的,整个九霄国也不超过十枚,已经是非常珍贵的了。

    “找到了!”

    涟漪轻呼一声,然后将搜出来的一把长剑递到执法长老面前。

    云津毅接过长剑,拿起手中的那一缕剑穗对照长剑上的剑穗,果然一般无二,死者攥在手中的那一缕剑穗就是就是此剑上的。

    随后,执法长老看向这把长剑的主人:“你可有话说?”

    只见站在大堂最中央的女子,脸色苍白,跌坐在地。“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执法长老眉毛一蹙,厉声问道:“不知?那你可知自己是谁?!”

    那女子回答:“我,我叫秦婉,是三年组的学员。”

    执法长老又问:“秦婉,那这缕剑穗可是你的?”

    “是,是我的。”

    “你昨夜亥时身在何处?”

    “在宿舍睡觉,真的在睡觉!”

    “可有人证?”

    “没有。”

    “那你这长剑可曾借过他人?”

    “不曾。”

    “剑穗何时掉下一缕?”

    “昨,昨日傍晚还是,还是完好的。”

    “之后长剑可曾丢失?”

    “我,我收进纳戒里了,直到刚刚才拿出来。”

    执法长老闻言一拍桌子,怒到:“如此说来,不是你又是何人?!”

    秦婉向前跪爬几步,哭诉道:“长老!长老!我真的不知道我的剑穗怎么会出现在死者手里,我真的不知道啊!长老!”

    执法长老嘴角一勾,似乎是让秦婉气笑了:“你不知道?昨日傍晚剑穗还好好的挂在你的长剑上,之后你又亲自把长剑收进纳戒里,期间无人经手,直到刚刚从你的纳戒里搜出这把缺了一缕剑穗的长剑,你说,凶手不是你是谁?”

    此时的秦婉就如同傻了一般不停的重复着:“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