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愿赌服输吧乔二少
    铁铲摩擦土石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

    片刻。

    ‘啪!’铁铲被摔在地上的声音响起,紧接着:

    “本少爷不干了!”乔洛气急败坏的大喊。

    “愿赌服输…”只听白灏然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传来。

    乔洛挥舞着手臂,赶走依旧落在自己头顶的乌鸦。

    “你这只死乌拉!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输!走开!走开!”

    乔洛说完,有气无力的站起来继续捡起铁铲与面前的坟头奋斗。

    然后,打闹的打闹,乘凉的乘凉。

    一炷香后。

    乔二少一身尘土飞扬,累瘫在地。

    “累死本少爷了……”

    涟漪四人走过去,只见一人多长的深坑里,一具女尸草席紧裹。

    白灏然与云泽合力将女尸抬了上来。

    涟漪上前、半蹲,掀开草席,一股恶臭袭来,涟漪屏吸皱眉。只见那女尸双眼突出,舌头外漏,面部腐烂到辨别不出容颜。

    只是颈部还隐约能辨别出有两道痕迹,一道黑色,一道褐色,还有竖向的几条腐烂的抓痕。

    涟漪站起身来,看着双手出神,轩辕瑾体贴的从纳戒里拿出清水让她洗手。

    涟漪不自觉勾起了嘴角。

    “她不是死于自杀,真正致命的是这一道勒痕,你们看。”说着,涟漪再次走进女尸。“死前被勒,和死后被勒,这是有分别的,若是死前被勒,勒痕在死后,初时会呈深红色,有血荫,久后会转为黑色;若是死后被勒,初时其痕无血荫,只有白痕,时间久后会转为褐色,所以真正致命的是有人从背后勒住了她的脖子,窒息而死,悬梁自尽不过是伪造的假象。”

    “照你这么说话,那就有三种可能了,一种是,她就是无头女尸案的真凶,而后又有人杀了她。第二种,她是无辜的,而真正的无头女尸案元凶为了把罪责嫁祸给她,所以伪造了她畏罪自杀的假象。第三种,无头女尸案的凶手另有其人,她和杀了她的人与此案无关,所谓的畏罪自杀不过是杀了她的凶手为了逃脱罪责所做的混淆视听的方法。”轩辕瑾边说边走到涟漪身旁。

    “所以说,不管那种可能,都有至少一个杀人凶手逍遥法外。”白灏然皱着眉头说道。

    “这、这么复杂?”乔洛满脸写着迷惑。

    “我们、还查吗?”云泽问道。

    “不查了。”涟漪回答。

    “不、不查了?”乔洛惊讶的喊着,一脸的生无可恋,本少爷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刨出了尸体,你们说不查就不查了?

    白灏然看着乔洛一脸的便秘样,纠结半天还是耐着性子给他解释了起来:

    “不管是哪一种可能,可见凶手都是一位心思缜密之人,这么多天过去了,就算留有证据,也早已湮灭了。不查,不代表就任由杀人凶手逍遥法外,真相总有一天会浮出水面的,证据,也会一点一点的自己送上门来。而且,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哦~”二乔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我们回去吗?”阿云看向涟漪。

    “回去吧。”涟漪回答。

    一行五人顺着来时的方向返回。

    逐渐,涟漪与轩辕瑾落后了几步。

    “你看见了吗?”轩辕瑾的声音冷不丁传来。

    “什么?”涟漪一时有些迷茫。

    “尸体周身缭绕的黑气。”轩辕瑾目光严肃的看向涟漪。

    涟漪浑身一震,随即想到了福来居的小茹。

    “我看到了,不止这一次,我之前也见过一次,而且其他人似乎都看不到。”

    “之前也曾出现过这种死者,不过,除了我们二人,似乎真的没有人能够看见这种黑气了。”

    “你知道这股黑气是什么吗?”

    “我翻阅了许多上古藏书,只有一种解释符合。”

    “是什么?”

    “魔气。”

    涟漪不自觉倒吸一口冷气,是魔气……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