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原来是我才疏学浅
    徐来福这才注意到鬼月趴在自己女儿身上一动不动,嘴唇毫无血色。

    “恩公?恩公!恩公你怎么了?”

    徐来福快速上前扶起涟漪放到一旁的椅子上。

    “小茹,不许乱说!这可是救了了你命的大恩人!”

    徐来福坐在床边,拍着小茹完好的右手。眼睛却看向了小茹血红的左手,这手…难道……罢了罢了,人活了就好,人活了就好。

    “我的闺女啊,你可要吓死爹爹了,你要是再不醒,爹爹都要陪你去了。”

    “让爹爹担心了,小茹已经没事了。可是爹爹,你怎么苍老了这么多?”

    “你都睡了三年了,爹爹都愁白了头发,哪有不老的道理,现在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爹爹不哭,小茹真的没事了,就是,就是有些使不上力气。”

    “多亏了恩公救了你,日后我们一定要做牛做马报答恩公。”

    听了父亲的话,小茹忍不住偷偷的打量着涟漪,脸颊有些微红。看见涟漪眉头微皱,小茹瞬间收回了视线,涟漪也慢慢睁开了眼睛。

    “恩公,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大碍。”

    听见徐来福的询问,涟漪单手轻柔太阳穴,微微摇头不语。

    不一会涟漪便从纳戒里取出纸笔,洋洋洒洒间,一排赏心悦目的繁体小篆跃然纸上。

    涟漪收笔,将纸递与徐来福。

    “这是药方!”

    徐来福接过,仔细看过,却没看懂。

    “恩公,这药方要如何用?”

    “药材要晾干再用,清水煎服。”

    “清水、煎服?”

    徐来福不禁暗想,不是只有寻常百姓,买不起丹药的人才会买了药材清水煎服,虽然省钱,可是效果也大打折扣啊,恩公这是怕我银子不够用吗?

    “恩公,我,我手里还有点银子,应该可以买丹药的。”

    涟漪皱眉看了看他,自己倒是忘了,这里盛行的是丹药,药方只有穷苦百姓才会用,因为郎中稀少,药材处理不当加之煎药手法不对,药材根本发挥不了其作用,所以,昂贵的丹药才会盛行,炼丹师才会尊贵。

    “丹药药性强烈,令爱身体虚弱,虚不受补,清水煎服虽然药性微弱却也胜在温和。”

    “原来如此,是我才疏学浅,多谢恩公指点。恩公,刚刚小茹说使不上力气,还有…”徐来福时不时的瞄着小茹的那只左手,欲言又止。

    涟漪看到了他的视线所及以及眼里的担忧,说道:“手没事。”话落,涟漪眼看着徐来福脸上出现一抹狂喜。有父亲真好,不知自己的父亲如今身在何处,又为何失踪。涟漪在心中轻轻叹息,又继续说道:“躺了三年,神经有些许萎缩,支配不了身体是正常现象,按时服药,多加练习,不日便可痊愈。”

    徐来福似懂非懂的一个劲的点头,一脸的紧张。小茹也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个面上一直不带表情的冷清少年,不时就想到刚刚他埋首在自己胸前的画面,一脸羞红。

    “对了,煎药的器皿一定要选用陶制的,文火慢煮,要把六碗水煎至一碗再服,早晚各一次。”

    说完,涟漪转身要走,徐来福安抚了一下小茹就急忙跟上。

    “恩公,恩公,您等等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