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前面有些嘈杂,一个少年跌跌撞撞的走来,似乎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快速从涟漪几人身边跑过。

    好奇的二乔回头想要叫住他问问,还没等开口,走在最后面的阿云就手疾的捉住了那人的胳膊。

    二乔对阿云默默的竖起来拇指,然后看向那人。

    “兄弟,你跑什么?”

    那人结结巴巴的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前面…前面…那个…那个…”

    “前面哪个啊,难道死人了?”

    二乔有些不耐烦的看着他,却没想到那人面带恐惧的点了点头。

    二乔顿时来了精神:“走啊走啊!我们去看看!”

    面带恐惧的少年这时才说道:“你们还是别去了,那是一具无头女尸,现场特别恐怖。他们都在猜测是不是外来人干的。”

    这下连涟漪都来了兴致。

    “哦?那就更要去看看了。”二乔话落就率先拉着涟漪走了过去。

    拨开重重人海,四人看到了那躺在血泊中的人。头颅不翼而飞,血液溅的到处都是。

    听着人群里的窃窃私语,‘什么外来人员的作案动机’,‘什么恐怖分子的随机杀人’,‘什么死者身份无法得知’。

    涟漪实在是忍不住了,便上前一步,朱唇轻启:

    “是新生。”

    “你怎么知道?”人群中有一人脱口而出。

    “从死者身穿院服的崭新程度便能得知。”

    涟漪蹲下毫不介意的伸手触摸那具无头女尸。

    “死亡时间在昨夜亥时。”

    现场嘈杂的环境一瞬间寂静下来,围在死者身边的人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段距离。

    “死者在头颅被割下前就已经断气了了,身体并无外伤和挣扎反抗过得痕迹,致命伤应该在头部。”

    跟在涟漪几人身后而来的轩辕瑾,站在人群里有些着迷的看着涟漪,那种光芒万丈的感觉,仿佛全世界只剩下她一人。

    二乔三人也同样目瞪口呆的看着涟漪。

    “从现场的鞋印来看,死者曾与凶手面对面而站,所以应是熟人所为。鞋印不大,头颅的切口并不是一刀而下,凶手显然力气很小,应该是位女性。”

    轩辕瑾默默的看着涟漪,几息后眉头不自觉的皱起。随后他拨开人群,走上前去自然而然的拉住了涟漪的手,带着她离开了包围圈。

    涟漪有些无措的看着与轩辕瑾牵在一起的手,片刻,耳边传来他低沉悦耳的声音:“过刚易折,过犹不及。”

    他这是……

    “像我们这种身怀秘密的人,不可太露锋芒。”

    他这是……在保护我?

    涟漪心中控制不住的如此想着。

    是啊,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当初的自己不就是死在太过锋芒毕露吗?我怎么糊涂了呢,涟漪心中一时感慨万千。

    “抱歉,我……”一时没忍住,职业病犯了。

    因为涟漪作为杀手的时候,要完成某些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时会扮演各种角色,从事各类职业。法医,就是其中一项,所以涟漪看见尸体突然就情不自禁的走上前去,那让她突然有了某种特殊的归属感。

    被轩辕瑾牵着,落后半步的涟漪,偷偷的看着他的侧脸。

    陌生的世界,陌生的人群,还有、陌生的他……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