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老跟班的诞生
    这时沈老头也在炼丹炉旁,惊讶的看着那六颗圆润的丹药:六、六成的成丹率,还都是、还都是中品丹药!这、这还不满意啊?

    “丫头,这,这是何丹?”沈老头的舌头有些打圈了。

    “嗯~就叫它乱血丹吧。”

    涟漪说着便拿起一颗,放在手心观察。只有六成,是药材比例的问题,还是火候手法的问题呢?

    “这么随意啊丫头,这丹有什么作用啊。”音落,沈鹤转头便目瞪口呆的看着涟漪把那颗丹药吃了下去。

    “丫,丫头?”

    “无碍,剩下的送你了,都收拾好了过来给我把下脉就知道什么作用了。”

    涟漪说着便坐在了椅子上伸出了手腕。

    沈老头迫不及待的拿出个小瓷把剩下的五颗收了起来,然后一挥手,丹炉草药废渣就都消失了。

    至于消失了的东西去了什么地方,当然是因为沈老头太懒,所以一股脑的都收进来纳戒里。

    “这脉象,这是服用了腐血丹的脉象啊,虚浮无力,又隐约时快时慢,气血不通之象啊。”沈鹤惊讶的把了好几遍脉,也没弄明白,涟漪只好解答:“这丹药的症状便是腐血丹的症状,但却不伤及根本,脉象也是丹药造成的假象,而身体的各项机能都在正常范围内。”涟漪每说一句话,沈老头眼里狂热的崇拜就加深一倍。因为涟漪没有一丝灵力却仅仅靠观察他炼丹就能配出丹方,这让沈老头无比好奇又无比佩服。

    涟漪看着沈老头那眼神,心里满满的都是无奈。

    “丫头!不,主子!从现在起您就是我的主子,你真是普天之下第一人啊,我崇拜您,不对,请您允许我膜拜您!您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您让我吃饭我绝不喝水!您让我抓鸡我绝不打狗!您让我…”

    “柳叔!你先进来。”涟漪扶着额头,不得不打断这个脱跳老头滔滔不绝的崇拜之词了。而沈老头被打断后还是冒着星星眼一脸崇拜的看着涟漪。

    “大小姐有何吩咐?”柳亦进屋后就远远的站在一边。

    “把这傻老头给我拎出去。等等!离近一点,我有话说。”涟漪收起了那份无奈,因为她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柳亦闻言愣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怎么回事?”涟漪的语气不容拒绝。

    柳亦楞了一下,看着风涟漪明亮的眼睛,犹豫片刻还是开口了:“二夫人给我安了个玩忽职守的罪名,杖责三十。”那淡淡的血腥味是因为被打的吐了血,溅在了衣摆上几滴,而柳亦为了不让涟漪听到,即使离得远远的还是不吭一声,虽然没有留下皮外伤,却被打成了内伤。

    “这笔账,记好了,我们早晚会还回去,沈老,先给柳叔治伤。”涟漪本是冷清的眸子闪过一抹狠厉。

    “柳叔你二人明日,要不小心的让他们听到我能撑到祖父出关的消息……”涟漪眼中闪过一抹计算。

    夜色已深,柳亦二人就盘坐在小院中吐纳灵气,就近保护风涟漪。

    修炼之人便是几日不眠不休也能精神抖擞,据说灵力达到一定的程度还能辟五谷,不吃不喝。

    而此时的涟漪也盘坐在床上感受着灵气。她从柳亦拿来的那些书里便看到了,关于修炼最基础的入门,首先便是冥想,感受灵气的颜色,知晓自己的属性,激活灵脉。

    在这苍茫大陆,一般人只能感受到一种颜色的灵气,也有少数体质特殊的人能感受到两种相辅相成的灵气,那便是尊贵的职业师。就如同炼丹师沈鹤,体内便有两种属性,木和火,但也是一种为主一种为辅,因为把两种属性灵力修炼到同样强大非常的困难。

    而此时在涟漪身边却漂浮了十种颜色各异的灵气。

    “金属色,绿色,蓝色,红色,褐色,白色,黑色,紫色,淡黄色,浅蓝色,怎么会这么多?”涟漪惊讶的睁开了眼睛:“看来得找时间去一趟藏百~万小!说了。天、也亮了。”

    涟漪只觉得一闭眼一睁眼那么一瞬间,一夜就过去了,似乎冥想模糊了时间,怪不得祖父一闭关就是几年时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