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炼丹
    “大少爷他,他还好。”柳亦欲言又止。

    涟漪也知道风逸辰怎么可能过得好,柳亦这么说只是不想让自己太过担心,毕竟现在她都自身难保了。

    “嗯”涟漪淡淡的应下,也不想柳亦太过担心自己。

    “大小姐,我们接下来怎么办,二老爷是个精明之人,二夫人又是个母老虎,近年来越发的阴狠毒辣。”柳亦越想越觉得他们的处境太艰难了。

    “别担心,你去帮着沈伯伯找草药吧,我明日要用,就以为我找药续命为由。”

    时间不多了,涟漪暗想。

    “属下告退。”

    第二日一早。

    “小丫头!小丫头!我们回来了,这回可是花光了我俩所有的积蓄了,你快来看看!”沈老冲在前面门都不敲就进来了。

    此时的涟漪正盘坐在床上百~万小!说,她整整看了一夜的书,身上穿着连下人都不会穿的洗的发白还带着布丁的衣裙,可就算如此也掩盖不了那一身芳华。而在她旁边整整齐齐的摆放着瑾给她穿的那件衣服,她也不知为何,就想好好保存那衣服。

    “大小姐,我们刚刚在路上被二老爷拦住询问你的情况了,沈老对他说您撑不过今日了,他还松了口气的样子。”柳亦提到这个二老爷就掩盖不住的愤怒。

    涟漪边摆弄着草药边说:“这是当然,知道我活不了了,就放心了,等我一死,找个理由把人一埋,等老爷子出关了,随便一个说法,死无对证,老爷子再愤怒也于事无补了。”

    “偌大一个风府,如此乌烟瘴气,小丫头啊。你这是造了什么孽,都巴不得你死。”沈鹤一副苦大仇深的丰富表情。

    “好了沈伯伯,帮我练个丹,我现在没有灵力,要麻烦你了。柳叔帮我把风不要让任何人进来。”涟漪边整理药材边说。

    “是,大小姐。”柳亦应下便转身出去守着了。

    “丫头,就在这练啊,你要练什么,给我说就行。”沈鹤一脸疑问。

    显然这二人都没发现风涟漪说的是现在,也就是暂时的意思。

    “是我自己配的丹方,你来炼制,我在一旁好观察用量。”涟漪似乎一点都不知道自己说的话有多么让人不敢相信,就这么淡淡的表情,低着头整理草药。而这边沈老头也是一脸的不相信:“丫头啊,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我没开玩笑。”涟漪只是抬起头淡淡的看了沈老头一眼,视线就又落在了草药上。

    沈老头似乎也看出了涟漪的认真,不由自主的便信了她的话,也认真了起来:“丫头,你知道吗,只有天阶炼丹师才能配出丹方,而天阶炼丹师已经是传说中的人物了,所以我们所用的都是先辈所流传下来的丹方。”

    “哦。”涟漪淡淡的一个哦,差点就让沈老头憋成了内伤。涟漪本就不是话多之人,来到这以后似乎说了她几年都说不完的话。以前的她通常都不会解释,直接行动,能不开口就不开口,惜字如金。

    “开始吧,沈伯伯。”

    “好。”沈鹤从纳戒里取出炼丹炉,让本就狭小的空间更加的拥挤了。紧接着沈鹤就在掌心凝出火焰,控制着火焰放在炼丹炉下,按着涟漪给递来的草药顺序一样样的丢进炼丹炉里煅烧,提纯,然后融合。

    慢慢的,炼丹炉中漂浮这几十种不同颜色的粉末和液体,不多时几种碰到一起的汁液就发生了自燃,烧成了灰烬。涟漪当即就改了分量顺序重新提炼,可是没多久又发生了自燃。

    沈老头有些泄气,觉得涟漪就是当游戏玩呢,不过涟漪却没有丝毫不耐,依旧认真的摆弄着药材,时不时的拿着毛笔在宣纸上记录着药材的比例分量火候。

    如此反复了多次,涟漪依旧平淡,而沈老头的目光却越来越亮。

    “要成丹了!”

    沈老头似乎激动的说不出话了。而涟漪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皱着眉头的表情,似乎是不太满意。就在这时,自炼丹炉中传出“嗡”的一声。

    “丹成了!丹成了!”沈老头兴奋的手舞足蹈,半天都没缓过来,从天刚亮到太阳西沉,沈老头可谓是一直都高度紧张着。涟漪看着沈老头无奈的笑了笑,默默地走到丹炉旁,皱着眉打开炉顶的盖子,就见六颗圆润的丹药静静地躺在丹炉底部,然而,涟漪的眉头似乎皱的更紧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