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风府
    “快请沈老!”

    柳亦脚还没踏进府里便对守门的护卫喊到。

    二小姐二少爷也老老实实的跟柳管家后面走进府里。

    风府,依山而建,占地面积极广。说是府邸确是容纳了整个家族,便是千人也不显拥挤。一个个独立的院落,一片片阁楼房屋,古朴而大气。府内有小溪有木桥,有山有水,有花圃有树林,堪比世外桃源。

    可就在这个一个风景秀丽,高雅大气的府邸却有一处格格不入的废旧小院。

    柳管家抱着涟漪越走越偏僻,走了好一会才走到了一处杂草丛生的院落。院子里石桌缺了角,石凳也零星的倒在地上,还有唯一一间小茅屋,残破的仿佛风一吹就能倒塌,可它却顽强的坚持了那么久还依然坚持着。

    柳管家看到这般景象眉头不可察觉的皱了皱,眼底闪过一抹心疼。

    那二小姐带着一众护卫离那里还有段距离就停止不前了,脸上带着浓浓的厌恶,那二少爷就像跟班一样跟在她身后,看不清表情。

    柳管家一个人抱着涟漪走进残破的小茅屋,小茅屋里只有一张用石头掂起的断了腿的桌子,和一张嘎吱作响的破旧木床。

    柳管家把涟漪放到了那被褥满是补丁的木床上,还有那补丁、补的根本无法入眼,而且上面还带着点点血污,整个屋里都弥漫着一股木头腐烂发霉的味道。

    柳亦就静静地看着躺在床上,看起来分外安静也分外憔悴的涟漪。

    “苦了你了,若是大老爷还在的话,岂会任由他们如此放肆,你才是风家嫡小姐。可你天生心智不全,老爷在的时候还能护你周全,而我只是个看人脸色的管家,护不了你啊,倘若我做的太明显遭了猜忌,被赶走,怕是看都看不到你了,当初大老爷把你托付给我,可我又做了什么?我也就只能夜深人静的时候来看看你,偷偷的给你拿点吃的。”

    柳亦似是知道无人能听见他说话就自言自语了起来,抛掉了往日的严肃和冷漠越说越伤感。

    涟漪静静地听着,回忆起在原主记忆里看到的画面,心里有这丝丝缕缕异样的酸涩。

    每当原主半夜被饿醒时总会发现,那张断了腿的桌子上,那带着豁牙的几个破碗里,总会放着平时连见都见不到美食,有时候会是几个鸡腿几个馒头,也有时会是几个大肉包子,或者一碗米饭和一碗红烧肉。

    虽然与风府的其他人而言,这只是再平常不过的食物,甚至有些人连看都不屑看一眼,但那与风涟漪而言,已经称得上是最幸福的时刻了,能够在午夜梦回吃到在梦中垂涎三尺的美食。

    现在涟漪终于知道了,便是这个中年大叔一直在暗处保护着原主,恐怕那被褥的补丁就是这拿惯了刀枪的中年大叔一针针缝上的,那点点血污便是证明,就连那断了腿的桌子都是他掂上的。

    那时候的风涟漪还傻傻的以为一定是有神明再暗中帮助她。

    此时涟漪并不知道心中那莫名的情愫就是感动,她只知道不想让这个大叔继续伤感了。

    “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