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以示惩罚
    涟漪站在风卿华的床前,目光中透着喜悦,爷爷已经渡过的最危险的时期,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轩辕瑾熬了两天两夜,如今情况稳定,涟漪也醒了,他也可以放心的休息休息了。

    “风千乘消停了?”涟漪看向正在照顾柳亦的沈鹤。

    “有太子殿下在,风千乘可不敢造次。”那骄傲的模样仿佛在夸奖自己一般。

    “只是……。”沈鹤情绪转换,有些担忧。

    “只是什么?”涟漪紧张的问道。

    “希望风千乘心虚不敢奏明皇上吧,不然以皇帝多疑的性格,知道太子插手四大家族的话,估计太子不会好过。”

    涟漪目光深沉复杂。

    整个苍茫大陆都知道九霄国有一个命不久矣的天才太子。

    九霄国轩辕皇帝的嫡子,轩辕瑾,出生时与一般孩童无恙,甚至天赋还要平庸,轩辕皇帝为此也很是犯愁,因此从会走路开始便加强训练,小小的孩童根本不堪重负。

    直到四岁时,一场大病险些断了生气。

    当时几大御医无不断言必死无疑,可轩辕瑾就那么奇迹般的活了过来,从此天赋卓绝,宛如新生,同时也少言寡语,波澜不惊。

    轩辕皇帝喜不胜收,直接拟下圣旨,封为储君。只可惜好景不长,一次巧合,至高无上的国师大人与轩辕瑾偶遇。

    从那之后,便传出了当朝太子活不过二十岁的传言。一开始,所以人都觉得传言不可尽信,可毕竟空穴不来风。由于国师的一再证实,轩辕皇帝从一开始的不能接受慢慢的也释怀了,毕竟他子嗣众多。

    而轩辕瑾,不管身边发生什么,关于自己还是关于他人,他通通淡漠,无喜无悲。

    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始终在她面前表现的一如常人,而她也始终没有找到机会给他看病。

    隔壁厢房,轩辕瑾刚刚关上门,嘴角便溢出鲜血。

    身体真是越来越糟糕了。

    他费力的躺在床上,擦掉嘴角的血迹,塞进嘴里几颗丹药,闭目休息。

    正午,阳光火辣,树影婆娑。

    涟漪轻轻推开隔壁厢房的屋门,脚步轻盈的走近躺在床上的人影。

    轻轻靠近,心中如小鹿般乱撞,走近一看,却不料那人脸色苍白如纸。

    涟漪紧张的把手伸向躺在床上的身影,却不料手在碰到那一刻,轩辕瑾瞬间抓住涟漪的手,向身前一带,随后反转。

    电光火石之间,涟漪被迫躺在床上,手被控制在头顶,动弹不得。

    “涟儿是要偷袭我吗?”

    轩辕瑾覆在涟漪身上,却没有没有触碰到涟漪,单手撑起了自己的身体。

    偷窥被抓的涟漪脸色爆红,目光闪躲,不敢言语。本想趁他睡着,给他检查一下身体,却不想被抓到了个现行。

    “下次再玩火,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了。”

    轩辕瑾松开禁锢这涟漪双手的手,温柔的捏了捏涟漪挺秀的小鼻子,以示惩罚,随后起身。

    天知道,看着涟漪那娇艳欲滴的红唇,他是用了多么强大的自制力才没让自己不顾一切的吻下去。

    迅速起身逃离只是怕自己多一刻都坚持不下去。

    涟漪看着那充满炙热的眼神远离自己,心中涌现莫名的失落。

    “还不起来?”

    涟漪迅速爬起,脸色渐渐恢复。

    轩辕瑾轻轻的点着被自己捏红的小鼻子:“你知不知道睡着的男人很危险?以后不许出入任何男人的房间!”

    “你管我?!”涟漪表情不屑。

    轩辕瑾迅速用力捏住涟漪的鼻子:“听到没有?”

    涟漪疼的不停求饶:“听到了!听到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