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4章 家与国,义与义(五)
    天色方亮,刘正迷迷糊糊中感觉有婴儿在哭,惊醒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并没有与家人在一起。

    窗棂有微光照进来,房间昏暗,他望着木制天花板好一会儿,屏息凝神,然后轻手轻脚地坐起身,眼帘里,果然有一头秀发铺在自己的床沿,有个小小的脑袋枕在一双纤细的手上,尚显青涩又夹杂着些许妩媚的脸庞轮廓精致,显露出来的半张脸柔美而安静,另外半张脸压着手,起了一些褶皱,看起来有一些肥嘟嘟的,呼吸微弱无声,闭上的眼睛轻轻抖动,睫毛修长,小猫也似。

    还真是个祸国殃民的女人……

    刘正心叹了一句,那女子叠在一起的纤手压着被角,他听了片刻的呼吸,感觉那修长的睫毛抖得厉害,只好挪着屁股靠坐在床头,“任姑娘,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成何体统。你再不出去,我喊人啊。”

    床头的女子没有反应,若仔细观察,能感觉她的鼻息微微张翕了几下,像是忍受不了这种无声的呼吸,半张侧脸也微微发红,刘正看得有趣,“不喊倒也没事,反正你呆了一夜,便是房门虚掩,往后也说不清楚了。可本仙师如今没四年前那雅兴了……你起不起来?我真得走了。”还是没有反应。

    “红昌,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很容易让人想犯罪的。”刘正微微俯身,压着嗓音,语调微沉。

    发梢感觉被什么东西轻轻碰了一下,鼻头痒痒的,她红着脸睁开眼,正对上一双戏谑的大眼睛,脸顿时更热了。

    “醒了?”

    眼前的男子说着话,然后才看到自己的发梢被他捏在手里还在自己的鼻头滑来滑去,她“啊”了一声,惊坐而起,“刘公子,你,你……”表情一脸无辜,还带着点委屈。

    发梢离手,刘正搓了搓手指,“任姑娘看来是累了,睡这么熟,要不要……”被角一拉,“休息一下?”

    女子顿时背过身,“刘公子……”反应过来他此时应当是穿着衣服的,名叫任红昌的女子急忙又回过头,就看到刘正双手撑着薄被蹲在床上,保持着前冲的姿势,急忙伸手拉住他的袖子,羞恼道:“公子,你伤势未愈,能不能安分一些?二位夫人若是知晓,定要伤心的……”

    “我就是去见她们。方才感觉听到尚儿和小叶子的哭声了,我得去看看。做爹的,孩子出生都不在,两个月了,只顾着在外面泡妞,成何体统?你说对吧?”刘正脸色一肃,任红昌抿着嘴不说话,手抓得死死的,那张脸早已红得一塌糊涂。

    刘正眨巴了一下眼睛,“任姑娘,可准备了早饭?我饿了。”

    “没有。”

    刘正大义凛然道:“没有去做啊。家里就咱们两个人了啊,你连这点准备都没有?这往后要是被谁娶进家门去,不得被人嫌弃啊?”

    “公子。”任红昌板起脸,瞪着刘正,那张精致柔美的脸少有的多了一些锐气,看起来颇有英气。

    “哎。”刘正也板起脸,直视着女子的眼睛,正色道:“红昌。”

    “……”也不知怎么了,任红昌突然感觉被电了一下,身躯微微激灵一下,回味着这股莫名其妙的感觉,她保持着有些蕴意的脸,“坐下。”

    刘正听话地坐下,吐着舌头哈着气,“汪汪。”

    “噗嗤……”小姑娘没忍住,一口气顿时泄了,望着刘正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一脸幽怨道:“公子,未曾想这些时日你在人前都是装的呢,一没人了,原形毕露。”

    “想聊人生往后再说。”

    刘正揉了揉两条臂膀,感觉那里的伤口结痂发痒,磨了磨牙无奈道:“真不给我机会出门?”

    “荀公子特地嘱咐过,不能让你出去,奴家还立了军令状了。公子莫非想看着奴家人头落地?”

    那只手还是揪着自己的袖子,刘正望着女子颇为动人的表情,“傻丫头,他这是给你我创造时机呢。我不开口,谁敢让你人头落地啊。”

    “奴家……”

    “都说了要自称‘妾身’,‘奴家’听来是挺爽的,可你已经不是奴仆了。”

    刘正说到这里,又没好气地瞪了眼任红昌,“说起这个,趁着没人在,我要说你了,学什么不好,偏偏跟着邹琪那挨千刀的去学取悦男人的把戏。当情报人员缺你了?”

    任红昌缩了缩脑袋,表情微微敛了敛,“奴家当时……”

    “妾身,妾身……”刘正强调了几遍,还抬了抬兰花指,任红昌咬了咬红唇,眼眉含笑,“妾身当时不知道怎么办啊,什么都不会……”她望望依靠在墙角的霸王枪,目光中闪烁着一些亮光,脸庞煞是好看,“再者啊,昔日见识浅薄,总觉得离了皇宫,身为女子,终归是要嫁人的,奴……妾身出身贱籍,又无才华,不懂女红,还学不好武艺,便想着能学点东西。而且来凤楼中真的学到了很多啊。单是练舞,若非有这些年的功底,那一夜,妾身兴许已经死了。”

    “在下无以回报,唯有以身相许了。”

    刘正一本正经地拱了拱手,任红昌红着脸表情变化几下,笑起来,“好啊。那自今日起,公子便要听妾身的。”

    那声音柔柔的,却没了此前的仓促,笑容也带着游刃有余的感觉,清丽无比,刘正咧了咧嘴,一脸无奈地瘫躺在床上,“任姑娘,我迟早得死在你手上。你等着,改天我就要秋伊编个小人,写上你的名字,然后和女荀、秋伊一起扎你的小人。让你不准我出门。”

    “公子忍心吗?”

    任红昌开着口,房门突然开了,文丑裹挟着光亮迈脚进来,一张带着笑意的脸闻言一滞,眼眸动了几下,“没吃饭吧?我去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