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2章 家与国,义与义(三)
    时值九月十一,秋意渐浓,沮阳城外草木渐枯,土地泛黄。

    早晨下了一场小雨,到得午时拨云见雾,风吹日晒下地面已然干了不少,再加上连续几日的大风今日没有刮起,尘土不再飞扬,气候又极其凉爽,营地里的一众士卒心情还不错,及至公孙瓒下令宰杀昨天刚到的几百头羊,特意加了一餐,士卒们便是知道这次加餐意味着什么,也都兴致浓郁地开始围着篝火享受起来。

    而也在士卒们为了这一餐忙碌起来的时候,位于沮阳城东城门一百步开外的空地上,有案几、凉席、烧烤架陆陆续续被士卒摆放开来。

    公孙瓒跪坐在凉席上,与杨凤、郦定说着什么,手中还拿着笔在布绢上写着一些东西。

    没多久,公孙瓒在杨凤、郦定苦恼不已的劝阻中,大笑着上了马,径直冲向城门,在守城士卒有些警惕的目光中,停马大喊道:“将此信送给你家太守!”

    弯弓搭箭,箭矢钉在城楼木椽上,守城的士卒忙不迭地取下来,望着公孙瓒返回凉席处,俨然是准备烧烤,咽了口唾沫后,便将缠着布绢的箭矢朝着太守府送了过去。

    半个时辰后,城门开了,有两名骑手停在城门口朝着几名身穿铁甲的大汉说着什么,随后纵马跑了出来。

    “公孙伯珪,你白痴啊!尾某还以为什么大事,差点没叫人商议一番。居然是叫我带调料……真他娘多事。这几家酒肆、摊子的汤汁有多受欢迎你不知道啊?害得老子的人跑了好久。”

    等到马匹跑到拼接起来的凉席边上,当先一名衣着朴素的中年大汉笑骂着跳下马,将缰绳顺手交给迎上去的郦定,随后从马背上取下一个小皮囊扔在公孙瓒的案几上,迫不及待地跪坐下来,“娘的,被你困了两个月,天天省吃俭用,可馋死我了……今日怎么如此有雅兴?莫非是有什么喜事?”

    那大汉拿了一双筷子在案几上磕了一下,就在公孙瓒的碗里夹了一块肉,咀嚼几下,啧啧赞道:“好手艺。这羊养得也不错。可有好酒?”

    “我这里禁酒,所以才叫你带嘛。”公孙瓒一脸笑意,打开小皮囊拿出几包调料分到几只碗里,望了眼等到两人来到凉席后才缓缓关上的城门,又望向另一名正在马背上取着几个酒坛子的中年儒生,“乐安兄,你过来吃,此事交给郦定来便好。”

    那儒生倒是没有那大汉那么随便,朝迎上去的郦定拱手作揖感谢了一番,这才从马背上拣了一坛酒和一只水囊过来,放下后还朝杨凤拱了拱手,自我介绍一番,随后便也惹得那大汉一边笑骂着“腐儒行迹”,一边也朝杨凤拱手施礼。

    那大汉名叫尾敦字友直,便是如今的上谷太守,那儒生则是上谷郡丞张逸张乐安。

    说起来,自从公孙瓒带领一万黑山军抵达沮阳城外,尾敦便封了城池。虽说这两个月中,公孙瓒不时会派人上前骂阵、挑衅一番,但城头上一直是郡尉张瓒在接招,今日算是尾敦首次出面与公孙瓒谈话。

    尾敦以往就在幽州各郡领兵,公孙瓒也担任过涿郡太守和辽东属国长史,即便是一个成了上谷太守,一个成了骑都尉,在各自扎稳脚跟的时间里,两人因为去蓟县办事也有过几次照面,算是认识。

    张逸则十三岁便是北海高密县的县中小吏,昔日郑玄欣赏他的才能,还将侄女嫁给他,此后官至尚书左丞,又随刘虞前来幽州做官,在上谷担任郡丞,公孙瓒昔日也是极其佩服的,以往与张逸因为师出同源,也结交过一番,此时便也没有任何生分。

    当然啦,话虽如此,这两个月的矛盾事实上也并不是没有影响到两边的关系,只是今日一方请客,另一方既然受邀来了,两边便也都知道有些心思还得先藏着,以显豁达,此后应当如何,还得在话语中不断试探交锋才能决定了。

    到得众人各自跪坐到位置上,那边郦定也将酒都放在了一边,公孙瓒倒了酒抿了一口,当即皱眉道:“我还以为你这老匹夫便是嘴馋才问,结果当真给我带几坛马尿来?”

    “有的喝就不错了。那帮蛮夷进城两个月,把能搜刮的酒都搜刮了。你又要围城,我不得让百姓不准造酒?就那皮囊里的酒,还是从蹋顿身边捞过来的。”

    尾敦说着也喝了一口,随即皱眉望了眼城门,恼怒道:“还真不怎么样……就凭此事,也得让蹋顿着急几个时辰。”

    “你没跟他说?”公孙瓒挑了挑眉。

    尾敦随即也眉头一挑,“你他娘要去哪里,会跟一帮手下说吗?”

    “粗鄙之语。没看乐安兄在?你可注意一点,尚书左丞总领纪纲,最是重礼明法。”

    公孙瓒夹了根菜到张逸的碗里,笑了笑,“刘使君待乌桓又如自家兄弟,你将他们当手下,就不怕我与乐安兄在刘使君面前参你一本?”

    “嘿,你倒是放乐安去啊,尾某绝不阻拦。我还能叫他给我带几坛蓟县的好酒。最好是夷吾楼的,那里的酒香,要是再给我带几个姑娘……”

    尾敦口不择言地笑起来,张逸将肉细嚼慢咽完,似有所觉地望了眼在尾敦的话语中不约而同有些变色的郦定和杨凤,扭头笑道:“伯珪,我等在此两月了,城里也没什么可以作为谈资的事情,你消息多,还不知幽州如何?乌桓与黄巾打得怎么样?主公可有什么口谕亦或手谕过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