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三五章 师与徒,印与印(二)
    两丈有余摔下去意味着什么?

    运气逆天,半身不遂,运气一般,那也是粉身碎骨的结局。

    当然,左慈能够想到刘正扛着他摔下去,多半是要死的,如果他的运气好一些,兴许能够在刘正垫背之下活下来,但便是活下来,只怕在巨大的冲击之下,身体也会如同真的散架一般,陷入极度的虚弱之中。

    到时候,也是任人宰割的局面。

    不过,左慈还是很感动,身体被扛着跌出窗外的那一瞬间,他望着房间内两米开外、挥着武器格挡着灯油、灯盘、支架的那些敌人,感受着肚子被刘正的肩膀顶得汹涌澎湃,内心升起的,是一种不枉他自作主张过来救援的欣慰。

    只是,他便是能活下来,到了下面又能怎样?

    明明自己能走,这个年纪相对较轻的男子还要冒着这样的风险给他求得一线生机……他只能歇斯底里地大喊一声:“疯子!”,目光期盼着那些敌人能够再慢一点冲上床榻、再慢一点挥刀割断绳子,然后,谩骂声在急速坠落中模糊起来,身体也开始变向朝向街道,他刚望到微光中楼下街道的乱局,急速的坠落骤然一停。

    双脚似乎是摩擦到了墙壁,传来剧痛,肚子也汹涌澎湃,剧烈的失重感后猛然的停滞让他差点头上脚下的从刘正的肩膀滑下去,索性双腿被刘正按住了,但他还是听到停滞的那一瞬间刘正闷哼了一声,下一瞬间,他们又急速下坠了一段距离,才再一次稳住身形。

    他下意识地歪过脑袋,沿着那绷紧的绳子望过去,望着斜上方很远处的窗口,望到一抹寒光在窗口一闪的瞬间,瞳孔骤然一缩。

    感受着这个距离,左慈脑子里跳出来的是——他们似乎离二楼的窗口很近?!

    然后,耳畔突然传来刘正含恨的大吼声,“干……”

    随着上方传来“嘭!”的一声,刘正那声听来莫名其妙的喊声在随之而来的急速坠落中模糊起来,这一瞬间,设想着方才差点滑落刘正的肩膀,左慈的脑子里也没有什么幸免于难的念头了,他闭上眼睛,也不知道怎么的,急风扑面,感觉心情前所未有的愉悦。

    然后,又是一次急速坠落后的猛烈停滞,口鼻胃酸涌出,喉咙、腰腹、双脚剧痛中,左慈反应过来,便也猜到荀彧那等善谋之人,知道刘正和他无路可退,怎么都不会放弃拯救——这一次的停滞,显然是绳子的另一端被固定在二楼房间内才引起的。

    他听着刘正的闷哼声,也顾不上胃酸堵塞口鼻的那股窒息感,猛然挺身,空出来的手抓住了绳子,然后双腿立刻去夹刘正的腋下。

    但他的这一挺身适得其反,直接将刘正压了下去,惊慌中,左慈扔掉霸王枪,俯身去捞,他抓住了头发,头发却因为湿润划出了手。

    人没捞到!

    那一刻他整个心脏都骤然揪住,紧跟着,右腿忽然传来前所未有的剧痛,握住绳子的手顺着绳子急骤下滑,他反应过来,一把揪住绳子,随后才憋不住地发出一声闷哼声。

    右腿上的重力消失,绳子晃动了几下,左慈双手揪住绳子,虚弱地颤声道:“刘公子,鄙人何德何能啊……”

    劫后余生,他热泪盈眶。

    上方下方分别传来此起彼伏的呼唤声,随之而来的是身下刘正声嘶力竭的吼声:“士仁!拉!益德!把人给我赶开!随便找什么!快拿东西垫!我可能……要挺不住了!”

    “益德!益德!快!”上面传来荀彧的声音,下一刻,那声音突然迫切起来,“卫林平!四楼!四楼!别走,我叫你在这里拦住四楼的东西!”

    “狗贼!尔敢!”下面的张飞也大吼起来。

    左慈闻言怔住,抬头望过去,便见四楼窗口外,正有半张巨大的案几显露出来——有一双手正抓住案几的边角,似乎在往里送,隐隐还有人在大喊:“三楼的给我住手!你们……不要砸!程伯端,让你的人给我住手!刘正一死,那些人必然疯狂,他们若是烧楼,我等便反被堵在此处了!卢子德!你……那里有你的手下!”

    那是齐周的声音,左慈想着,就听到一声厉喝,“妇人之仁!”

    隐约间,左慈判断出是卢俭的声音,下一刻,那双手突然收回了,随后,案几倒了出来。

    上方、身下的街道骤然爆发出此起彼伏的喊声,二楼的窗口有长矛伸出来胡乱捅着、还有人忍不住扑了出来。

    “刘公子……”左慈目光涣散,喊了一声,与此同时,他抬起尚有知觉的左腿,点在墙上。

    那一瞬间,二楼的长矛拦住了案几,但案几的坠落显然不是长矛能够阻拦的,窗口扑出来的那人也伸出手,但没抓住,似乎是里面有人拉了一把,要不然那人很有可能被案几带着直接掉下来。

    随后,结果便也可以预料了——案几几乎是瞬间就压着脱了手的长矛直直地朝着他们的头顶过来。

    “保重……”话语中,左慈深吸一口气,左脚用力的同时,身躯扑了出去,他挡住了案几,“啊——!”的大吼一声,拉着案几朝着地面坠落下去。

    刘正咬牙分出一只手去抓左慈,手臂还没伸开来,脑袋就被长矛的长柄砸了一下,与此同时,又被来不及远离这边就直直坠下去的左慈的左腿砸到肩膀,随即头晕目眩,双手忍不住脱绳摔了下去。

    有风吹过,耳畔有一声尖锐的“公子——!”飘过,然后感觉摔在一片柔软与坚硬并存的物体之上,刘正浑身剧痛,耳畔嗡然作响,神志不清地扭过头,就看到左慈躺在几具尸体上一动不动,模模糊糊中,案几的一角,似乎陷入了他的左眼。

    “大哥,大哥……”

    耳畔有张飞的声音,一颗脑袋阻拦了半边夜空,刘正呐呐开口:“救人……”声音虚弱到几乎连他自己都听不见,然后感觉被人背了起来,视野一片晃动,再之后,有大片的火把在眼前浮动,他竭力睁开眼睛,感受着那些火把的数量,大概猜着有百余骑,还想思考些什么的时候,眼前一黑……

    ……

    “所以说……这件事便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房间内,卢植坐在床榻边上,望着跪在一侧的刘备。

    此时门外火把、油灯亮起,有不少人守卫在庭院,更远一些,喊声不断,马蹄声此起彼伏,还有敲钲声在响起——那是鲜于银在这边传令后在发号施令。

    “正是。”刘备俯身叩首,从进门开始诉说整件事情的原委及至如今,连头都没有抬起来过,“学生罪该万死,没有取得董卓真正的信任,还让子德……让刘公子身陷险境,学生有罪!”

    “无妨……玄德能如此忍辱负重……也是难得……如今,尽人事,听天命……”刘虞说着,手却暗自捏紧了卢植的手微微颤抖着,随后望向卢植,眼眸清明无比,内里蕴着一些迫切,语调却依旧有气无力道:“此事既然……节外生枝,卢公便想想……怎么应对公孙度……”

    卢植点点头,“封城是个好主意,不过还不够好。”

    他想了想,“城外尚有轲比能的人,都是远在他乡,夜里也有人会巡逻。若左灵等人一旦突围成功,轲比能定然能够知晓变故。得让人稳住……而且还不能让他们与德然的人一同造反,乃至于让他们分出去涿县、鲜卑求援。”

    他望向刘虞,“得选个可靠之人带人过去围住,今夜就得做。”表情忽然有些迟疑,“此后,便是去沮阳请伯珪他们了……”

    “让他来吧……你们师徒四人……也是难得的汇聚一堂,都是将帅之才……此次,刘某便成全你们了……”刘虞笑了笑,有气无力地歪过脑袋,望向刘备,“玄德,抬起头来……”

    刘备抬起头,就见刘虞有些邋遢、泛着油光的脸上浮起一个温和的笑容,“董卓一事,我就不多说了……此次你力挽狂澜,功不可没……刘某信你。往后也能给你兵将,助你在袁本初身边站稳脚跟……至于未来,便看你自己了……”

    他表情有些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如今嘛,刘某只想说……此次,若公孙伯珪有心造反,你可愿与卢公、刘德然联手……助我……一臂之力?”

    “刘使君哪里话,刘某一心为汉,岂会纵容伯珪兄胡闹。他便是有心伐胡而已,与使君意见相左,本性并不……”

    “我,我便当你答应了……”刘虞打断道,然后望向卢植,“卢公,帮我动一下脑袋……你把木枕打开吧……”

    这年月的木枕内部中空,可以藏物,“枕中藏书”也是常有的事情,卢植闻言没有意外,似乎早就知道木枕中有什么,扶着刘虞的脑袋将木枕抽出后,打开木枕中间枕脑袋的椭圆形竹板,从里面拿出三条印绶。

    大司马印绶、幽州牧印绶、还有襄贲侯的印绶……刘虞望了一眼,“用襄贲侯印吧……派人请蓟侯过来援助,平定幽州局势……”

    卢植怔了怔,目光微微红润。

    刘虞是什么身份?当朝大司马、幽州牧,可以说在朝堂不振的情况下,他便是大汉最大的掌权者,公孙瓒充其量便是他手下的兵。

    然而此时刘虞宁愿抛弃名正言顺命令的权力,选择通过与公孙瓒平起平坐的县侯身份求援公孙瓒,其中蕴含的意义可谓深远。

    卢植一直知道,这位老哥哥是真的将大汉江山放在首位的,所以才会忍辱负重,一直忍受公孙瓒的“奴大欺主”。

    他也能够体会到刘虞此次如此配合,让幽州任凭他们做主,这份看似懦弱的背后蕴藏着的海纳百川的胸襟。

    于是他跪到床边,落泪叩首道:“使君在上,卢某厚颜,替天下百姓谢过使君。”

    “呵呵……卢公……今夜你很儿女情长啊……”

    刘虞虚弱地笑了笑,手指有气无力地抬了抬,“无须多礼,事情还得早点做,就趁着……可用之才出兵包围轲比能的时候,派人去通知伯珪贤侄吧……哦,顺便告诉赵治中,让他草拟一份告示,明日让他假降玄德,劝服百姓安分下来。再让他告诉鲜于督尉,明日起我要休养了,让他们两明日看着办,若有可能,退位让贤,过来陪着我……至于邹校尉,他在外面,就交给卢公了。”

    “喏!”

    卢植应着,门外突然又有声音传进来,还有鲜于银的喊声:“明公!刘别驾到了!”

    卢植急忙起身,与此同时,门被拉开,刘政与关羽风风火火地进门,两人身着铠甲,浑身浴血,进门便跪拜下来拜见刘虞。

    “你二人前来,可是府邸那些贼人退兵了?”

    卢植将刘政关羽扶了起来,就见关羽望了眼刘备,随后一脸焦躁地望着门外鲜于银手中的偃月刀,又望望庭院外的长廊。

    “嗯,那些贼人突然退兵了,我已经让人前往夷吾楼救援。只是……”刘政望望刘虞,拱手道:“还请使君见谅,刘某擅自做主,请了府上两名医师前去府邸……倒也不是给那些兄弟治伤,便是刘夫人也不知道怎么了,自睡梦中醒来,突然受了惊吓,似乎是动了胎气,只怕今夜就要生产了。”

    “女荀要生了?”卢植愣了愣,急忙道:“那还不请稳婆!请医师做什么?”

    “请了!进门就熏过去一个,还有几个腿软根本没办法静下心,我等实在没办法……子干公,此事再议吧!”关羽喝了一声,随后大概是忍不住了,少有地鲁莽起来,吼道:“我大哥与益德那边到底如何了?那边派过去多少人过去了?某想去救人,可以吗?!怎么就突然什么都要听这边的了……关某……”

    听着卢植的呵斥,关羽显然也自知失礼,有些懊恼地动了动脑袋,然后朝刘虞拱手沉声道:“某多有得罪,还请使君明日再来取某项上人头!某斗胆,这便过去救援我家大……”

    “云长!休得无礼!那些贼人已经被玄德请过去救人了。”卢植沉声道,“你且留在此处,我有大用。”

    关羽愣了愣,望望刘备,随即侧身望向门外那些听到响动围过来的护卫:“前因后果,子干公稍后再说,关某还是得去救……”

    “你别急,德然……”

    “怎么不急!嫂嫂夜梦不祥,这才动了胎气!你叫我……”

    “云长!”

    “子干公……那里有关某两位结义兄弟!我等对天发过誓啊!”

    “关云长!”门外鲜于银有些吃力地提着青龙偃月刀进来,关羽丹凤眼微微眯起,“将军还请自重!某而今脾气不好,可不像那日营地中好说话,你最好不要自讨苦吃!”

    “你!”鲜于银咬牙切齿,突然听到内里刘虞勉强提高了一些声音,“行了……别吵了……云长,刘某的儿子,尚且在其中有性命之危……刘某也急……然而,此时当以大局为重。”

    关羽咬了咬牙,瞪向刘政,“为了大局,我大哥都几次身陷险境了……你们到底明不明白!这等时候,还隐瞒于我等……置之死地而后生?若真死了呢?!”

    “住口吧你!”一声低喝,刘备走到门边拿过双股剑,随后站到关羽身边,神色肃然道:“这天下有多少人为了大局在死,你又何曾明白?口中大义凛然,可你们所作所为,可得到使君的同意了?”

    关羽丹凤眼冷冷地望了眼刘备,扭身就走,鲜于银朝着一众护卫使了个眼色,望着那些护卫围过来,关羽深吸一口气,随即又跪下来,“子干公,某……”

    卢植俯身重重地拍了拍关羽的肩膀,神色肃然道:“可还曾记得,昔日德然所说,若有朝一日,入朝为官,三个鸡蛋不能放一个篮子里的说法?”

    关羽目光通红,倔强地望着卢植,卢植又道:“可还曾记得,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大丈夫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

    “子干公!”关羽急哭了,“某便是市井之民,只知结义誓言……”

    “若……”卢植开口打断,目光一厉,“明日德然死了,我会送子德这等乱臣贼子去陪葬。不管你要不要为义而死,女荀她们几人,我会帮你们照顾好……但今夜,你得听我的!”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