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二八章 男和女、枪与枪(一)
    房门被敲、男子询问声响起的那一刻,刘正被惊得浑身骤然噙出一层惫。

    尽管那人喊的是“天神将”,但他并没有轻举妄动,望到荀彧也有些意外的表情,他朝着有意走向房门的柯亥摇摇头制止,随后一边想,一边环顾一圈这间颇为雅致的房间,倒是从门外那人的那句“天神将”中得到一些启发。

    他脸色凝重地比着口型道:“你确定真的是公孙度的人?会不会有人冒充?也不是不信你的手段,可这么多人来到这里,动静太大了,很容易被人发现不对劲。不可能只有你发现,其他人一点蛛丝马迹也找不到。”

    “再者,他们要是在这里动手,误伤一些人,可是真的会被蓟县那些缙绅恨……谁啊?”

    门外又有敲门声和喊话声,刘正喊了一声,扭头又道:“说不定还会令得那些官吏怒而进谏,决定支持你我攻打辽东,此事我能想到,公孙度不该不明白……”

    话语中,门外又有一个女声喊道:“天神将,我等乃故安人士。还请让我等进门一叙。”那声音有些迫切,刘正愣了愣,望向荀彧的时候,就见荀彧皱眉片刻,随即朝着柯亥摆摆手,还特意嘱咐了一声“小心”。

    柯亥提刀走向房门,荀彧望了眼柯亥的背影,又将眼神转向刘正的脸庞,深吸了一口气,敛容、口型比得极其缓慢:“只能是公孙度的人。”

    刘正怔了怔,突然想起刚刚荀彧又是摇头又是点头,若有所觉,荀彧大概是看他有些迟疑,脸色极其严肃道:“你既然信我,那就不要多想。真的只是公孙度的人。”

    刘正定定望着荀彧,听着房门被打开、那一男一女的声音在柯亥的阻拦声中带着哀求的意味逐渐接近,握着霸王枪舔了舔嘴唇,起身点头道:“我明白……不过,你跟我直说也可以。我以前说过了,是你叫我做的事情,我不会有其他想法。再者,这件事情我与轲比能本来就意料到了,我心里有准备。那么,接下来你也要小心了。”

    扭过头,柯亥正在关门,有一男一女两名中年人快步过来,那中年男子“天神将、天神将”地喊着,到得接近刘正后,也顾不上施礼,擦着额头上的冷汗,不时望向房门道:“天神将,在下故安人,昔日跟随我家主公做粮商生意……”

    那中年妇人大概是觉得中年男子这种时候还自报家门有些荒唐,心急地拉了一把,赶紧道:“天神将,你快走,那些大人要……唔,唔唔……”

    那妇人才说了一半,就被刘正捂住了嘴巴,踉跄着后退两步,中年男子大惊失色,刘正收手,朝着左右墙壁歪了歪脑袋,比了个噤声的手势,肃容道:“二位莫慌,你们的好意刘某心领了,趁着此时,你们快走。”

    “天神将……”

    那中年男子愣了愣,刘正感激道:“若有麻烦,回头去涿县找我。此地不宜久……”

    “狗贼好胆!”

    一声大喝突然自窗外荡起,刘正心中一凛,急忙开窗,就见街道两侧有一列列身穿夜行衣的出现,在微光中举着刀朝着雅舍蜂拥而来,人数不明。

    与此同时,张飞停留的位置,有人影晃动,兵器叮叮当当,马匹、老牛乱冲,记忆中三三两两围在一起的车夫如今也战成一团,看不出是敌是友,只能感觉到下方骤然而起的混乱充满了暴戾。

    下一刻,一声马嘶骤然而起,能够听出其中似乎还有痛苦的意味夹杂,刘正捏着窗框的手徒然一紧,大喊道:“青云!走——!”

    话音刚落,一声“希聿……”的嘶鸣声喊了一半骤然而止,刘正眼眶一热,扭过头瞪着荀彧,一边左手微颤地解着自己的短襦系扣,一边抖着嘴唇:“开什么房间,开什么房间……这将计就计的……你这个疯子!”

    话语未完,蹬蹬蹬的脚步声自房间外的长廊里急骤而起,密集如雨,还有隔壁左右房间开门的声音,有人暴喝着“荀贼受死!”,荀彧耸了耸肩,朝刘正苦笑道:“这不为了让女荀那边更安全嘛。”

    “主公!”柯亥喊了一声,哗啦啦地拉着一个柜子堵住房门,还拿身体抵住柜子。

    下一刻,连门带柜哐哐作响,还有刀剑自门棂中刺了进来,吓得柯亥急忙拿刀抵在柜子上,用脚抵住柜子底脚,身体却极力远离柜子。

    “坚持一会儿。”

    刘正左右环顾,随后朝那一男一女指了指床榻,“你俩躲到下面去,别出来。等我等彻底走了,再离开此地。”

    他解着怎么也解不开的系扣走向窗口,那中年妇人应声急忙躲进床下,那中年男子猫着腰趴在地上,望着刘正的背影迟疑了一下,一脸苍白道:“天神将,其实,其实某家尚有一战……”

    “多谢阁下。不过不必了。将阁下牵连进此事,刘某已经很过意不去了,若是你……躲着吧,阁下如此品性,活着才能做更多事情。”

    刘正感激一句,扭头见那中年男子被妇人拉了进去,便也继续回过头寻找着底下张飞的身影,感觉系扣解不开,索性左手一用力,将整件短襦撕扯下来。

    他随手扔掉短襦,找不到张飞具体在哪个位置,只能一边整了整身上披着的内甲,一边大喝道:“益德!不必管我,带人给我防住大门就好!我……”

    “笃!”的一声,也不知道哪里飞来一支箭钉在了窗旁的木墙上,刘正吓了一跳,“有弓箭手!都他娘的给我注意安全!”随后也不管下面人怎么样,关上窗户,握住霸王枪,将一只燃着火光的十三枝灯挪到不易摔倒的地方,没好气地瞪了眼一动不动的荀彧,“还不找个武器防身?不冲出去等死吗?”

    “你想叫我拼命?我打得过谁?”荀彧说着,抱住刘正塞过来的一根凭几,提醒道:“此次跟我交谈的几个富商,有几个人其实身份挺重要的,最好救一下。还有,这阁楼不能毁了,你速战速决吧。”

    “哗啦啦……”的器皿倒地声中,刘正左手抄起一张案几提在手里,大步走向房门,愤然道:“狗屁的速战速决!死不死还不知道呢!你真以为我三头六臂啊?还他娘让我救人!他们能投降,我们能吗?顾好自己吧!”

    他提枪自柜子的空隙中朝门棂上戳了一枪,听着外面闹哄哄的声音,收回枪望着枪尖上微弱的血迹,大喊道:“你老实告诉我,他们那些人到底能出多少人?极限!”

    “大概……四五千吧,不可能都动……在这里的,至多两三百人会过来。”

    “那还他娘的不早点滚回涿县,留在这里干什么?你这个疯子!等等在骂你!给我跟紧了!柯统领,让开!”

    话语中,柯亥猛地一退,“嘭!”的一声,柜子应声倒地,房门推着柜子向前,有三道人影提着剑冲进来,火光中,剑刃当先、流光四溢,然后……刘正自一侧提着足以拦住大半房门的案几朝着三人当胸砸了过去。

    案几抵住三道剑刃,推着剑刃抵在那三道人影上,闷哼声中有血凌空飞射,人影来的快,去的更快。

    伴随着案几脱手,案几连带着那三人一同砸在身后更多涌过来的人身上,刘正扭头望望至今一动不动的荀彧,没好气地将霸王枪插在地上,“柯统领,你保护好他!”然后伸手猛地一推。

    半边房门呼啸着砸在冲进来的一道人影上,刘正还抬脚用力踢在自另外半边门口冲进来的人影腰间,见那人踢飞出去。

    他拉了下临近的半边房门,没拉动,急忙脱手,有刀刃砍在门边嘭嘭作响,另一半未关的门口又有人冲进来,他拔枪一挥,长枪脱手,如箭一般钉在进来的那人手臂,随后抬手握住枪柄末端,一边抬膝抵住这半边差点被人撞开的房门,一边提枪一刺,又一挥,将那两名已经进来房间朝他冲过来的大汉一枪毙命。

    然而这一枪毕竟是用了全力,他抵住房门的身子随着门对面有人用力,被撞得踉跄几步,然后轰的一声,房门被冲开,四名大汉冲了进来,或是提刀或是握剑,朝着他挥砍、前刺。

    还来不及抹掉滴到眼睛的血,他眨着眼睛抬枪大喝:“去你娘!”

    话语中,房间里一阵银光闪烁,长枪如电飞舞,随着挥手用力扫在最右侧那人的腰间。

    那人几乎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击中,身体在长枪扫到他的左腰后,下半身、上半身不由自主地朝左倾斜,而腰部却极其突兀地朝着右侧扭曲,然后,在他吐血的过程中,原本就在奔跑的身影直接飞了起来,斜斜地撞在右侧同伴的身上。

    这一撞,便带起了连锁反应。四人冲进门内,本就是一个挨着一个,虽说在进门后随着空间的扩大拉开了身影,然而毕竟刚进来,互相之间也并没有多少距离,于是随着第二人被撞得朝右侧踉跄出去,第三人也被撞得趔趄了几步,而第四人留意到变故,提前一步避让开来,倒是并未有什么损伤,只是原本一气呵成的攻击毕竟是半道变了方向,倒也无法完成下去,只能顺着方向撞在墙上,然后借力越过一具尸体,踩在柜子上,朝着刘正提剑前刺。

    然而等待他的,则是刘正一脚踢在柜子上,然后在他身形不稳的瞬间,长枪一挥,枪尖抵在他的左耳,划拉着他的耳朵将他半幅面孔空划拉出一道巨大的血痕。

    血液激溅,人影旋转、飞出的同时,踉跄出去的两道人影的攻势已经再次积蓄而来,紧跟着,更多的人朝着房间里涌了过来,刘正望着这些人脸上的决绝与狠辣,感受着兵器过来的刁钻角度,脸色阴沉如水。

    他突然提肩一抖,长枪打着迎面而来的刀刃飞了出去,下一刻,他右手捏拳,弯腰脚步一踏,身形如同野兽般朝前突进,冲向那名手中刀刃被长枪打歪的大汉。

    左侧长剑挟势而来,刀刃尚在变向,还有数道人影朝着门内冲进来,他左臂如蛇般前探,蜻蜓点水般咬住握刀大汉的手腕,然后一抖,将那大汉甩向大门,与此同时,借力弯腰、再弯腰,在长剑削着他的发髻过去后,右拳中指骨节微微凸起,猛地钉在持剑大汉的腹部。

    那持剑大汉张嘴吐出口水的同时,刘正自一堆漫天飞舞的乱发中起身,眼眸透过压下来的凌乱刘海捕捉到持剑大汉的右手,身形继续向前,同时左臂向上一抬,将持剑大汉手中长剑打飞出去,紧跟着,左臂前伸,拉住那人的腰带,在脸上、头发上沾满口水的瞬间,右臂抓住那人的右腿,然后咬牙用力,将那人提了起来,砸向大门。

    那人飞撞出去,脑袋与一把环首刀抵在一起,“啊——!”的尖叫声突然响起,又戛然而止——随着那人被刀刃划破脸蛋砸在冲过来的人群,也有一把剑直接洞穿了他的胸口。但尖叫声虽然止住了,身体跌倒砸在地板、墙上的厚实闷响声还在响起,也有人或是痛呼或是闷哼。

    刘正飞快理了理长发,捡起地上的霸王枪,又把一把环首刀踢向荀彧,“我出去看看,你们小心。柯统领,先别出门,守住……去你娘的啊9来!”

    一声暴喝中,刘正长枪横起,抵住过来的刀刃,两条腿与持刀那人的两条腿已经有了几次交锋——倒是差点被踢倒,随后右手一推又松开,躲开刀刃沿着长枪划拉,趁着那人脑袋后仰躲开长枪的同时,顺势踢开那人的腿,一个膝撞顶在那人裆部。

    右手按住那人下意识地躬身弯下来的脑袋,刘正朝着左边侧身躲开剑刃的同时,弯腰用力,按着那人的脑袋狠狠砸在地板上。

    眼眸中,左侧长廊人的腿随着移动交错不止,透过一条条腿,能看到远处地板上放着一盏油灯,有个精壮的胖子正靠墙坐在一旁,手中端着一只碗,正提筷吃着什么。

    与此同时,更远一些的长廊处,有个纤细的身影横着一杆枪,举着一盏油灯过来。

    然后,那胖子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望了过去,又朝着这边望过来,哈哈大笑中张着嘴,也不知道说着什么,表情有些讥讽的意思。

    刘正目光一凛,提枪起身、躲开攻击的瞬间,心跳突然加速。

    那个过来的纤细身影竟然是个女人。

    那女人舞姬打扮,微光中身躯玲珑,莲步款款。

    尤其是她的脸,惊鸿一瞥中,美的令人窒息。

    那该是天下无双的女人。

    刘正想着,又想起她手中的那杆枪,也不知道怎么的,浑身热血开始沸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