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二七章 以笔代口
    “大哥,那几个郑大家的弟子怎么有些名不副实啊?文丑也是,知道此三人会喝酒误事,还敢大睡。如今局势紧张,若有个好歹……”

    告别文丑,牵马走在去往荀彧住宅的路上,张飞想着孙乾四人轻浮的行径,有些不满。

    刘正笑了笑,“文丑……得改口叫子盛了。子盛不是喊了刺客吗?当是摔杯为号的警示,并非没有戒备。何况,附近没有守卫,只有他们四人,想来是文若兄有心让他们置身事外,特意将人都撤出来了。那么他们便是无关人等了。戒备什么?局势再乱,影响不到百姓身上。”

    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张飞说着话,心中想着颜良的事情。

    老实说,郑玄那边等若一个镀金的好地方,刘正欠郑玄的人情也已经有不少了,每欠郑玄一份人情,刘正都会对那个尚未真正意义上见过的老人感激不尽,想着能够让自己欠下人情的人都是未来的大将谋士,在郑玄并不介意的情况下,刘正倒也心甘情愿让自己显得没脸没皮一些。

    如今颜良被袁绍横插一杠,不心疼是不可能的,只是昔日与颜家的关系闹得太僵,刘正其实也就偶尔奢望一下两人能够过来,大体上还是准备先与两人保持良好的关系,往后再做打算——关乎两人被旁人招揽,也不是没有设想过。

    这一次文丑能够归附,已经算得上意外之喜,不过刘正也有些紧迫起来,颜良的事情看似个例,却也预示着整个天下的人杰开始要各择其主了,往后留给他寻找、招揽的时间恐怕不多。

    这么一来,关乎未来的方针也是时候变动了……

    脑子里胡思乱想着一些关乎未来的打算,刘正与张飞穿过几条街道,避开几队巡夜的士卒,到得临近荀彧所在的住宅街道,便看到这一片街道两边的阁楼亭台红光艳艳、彩幔飘飞,人影偶尔晃动、驻步,靡靡丝竹声在夏夜里悠悠荡荡,偶尔有大笑声张扬不羁,也有人登高而望、放声高歌。尽显风流。

    现阶段虽说幽州局势动荡,黄巾军与乌桓两边尚有征战,蓟县附近也有几百鲜卑人驻扎,甚至于掌权的幽州牧刘虞也生死不明,但蓟县毕竟还未有太多的纷争,除了平日里过来的流民多了一些,巡逻的士卒多了一些,夜晚又多了城禁,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身边的生活仍旧没有太多的变化。

    何况燕赵自古多豪杰,却也自古以来多歌姬舞姬,原就是风流之地,往年战乱,日子倒也有些煎熬,这两年年景好,趁着还活着,及时行乐的人便更多了,于是该开张的还得开张,尤其是这种尽显礼乐的风流雅处,预示着一个城池是否安定,若非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官府也不会去遏制这种地方的蓬勃发展。

    当然啦,作为背后操控着这一切的官府,其实会乐意见到这些地方磅礴发展,也是因为能分钱嘛。

    “这地方……”

    张飞皱了皱眉。他以往也是风流之人,自打跟了刘正,便收敛起来,此后家底心甘情愿地被刘正“吸干”,日子更加艰苦了,对于这种地方便是避之不及的态度。

    这方面倒也是因为心无旁骛去光耀门楣的想法占了上风,他还说不上一改本性,再者,对于荀彧在蓟县的困境,他也相当理解,明白荀彧会挑这种地方,只怕每日里都在忙着应酬,以便于拉拢一些人。

    只是这等地方他向来了解,不到第二天早上那是不会停息的,知道荀彧的住所就在附近,便也有些担心起蔡茜等人的处境。

    “我怎么觉得……住址就是其中一处。”

    刘正张望几眼四周,骑着马走了过去,绕过几处竞争比较混乱的秦楼楚馆,及至街道深处,便见到几家雅舍远离喧嚣,位于相对幽静偏僻一些的角落。

    这里的雅舍想来是附近最好的,除了规格相对较高的牛车、马车停泊一旁,行人倒是不多,几幢阁楼高大恢弘,高十余丈,灯笼、灯柱层层叠叠,勾勒着飞廊精致、帷幔绚烂。

    两人过来时,阁楼上的几个窗户旁偶有人影闪现,其中几个窗户大概属于闺房,有几个装扮艳丽的女子探头探脑,当然也有男女成对的,依偎在一起望着近来比较难得的星空。

    一路到了门口,不时能够看到有车夫停留在侧,也有一些人围拢在一起聊着什么,体格看上去都极其高大,黑暗中倒也看不清对方的脸,但能感觉到有几个人看过来。

    刘正找了个位置拴马,雅舍门内已经有小厮跑过来了,张飞低声道:“大哥,我想文若兄再笨也不至于将嫂夫人她们安顿在这种地方。这里不安全,要不我看着青云,你进去找他。若需要应酬,我在这里多呆一会儿。”

    “好,我尽量问清楚女荀她们的位置就过来找你。”

    刘正点点头,迎上那小厮的时候,抱着霸王枪笑问道:“小哥,兵器……”

    “无妨的,无妨的……”那小厮上下打量了眼刘正,望望他手中霸王枪,又望望那边微光中的张飞,随后一边将刘正引进门,一边笑道:“阁下是新人吧?脸不熟啊,要不要在下帮你找个房间叫位姑娘,再慢慢向阁下说道说道本店……”

    “不用,我找人。敢为荀彧荀文若可在此处?”

    走进厅堂,可以看到临近有几个案几旁坐着六名护院打扮的人,其余各处所坐之人则都怀中搂着姑娘,或是一个或是两个,不一而足,再远一些,倒也有几个屏风、凉席阻挡了视线,想来是雅间,倒也并非没有空隙,只不过那些空隙正对着正中央的高台罢了,此时也正有几个相貌姣好的女子在丝竹声中燕舞,那衣着打扮,看起来颇有前汉遗风,配合着丝竹声,舞姿跳得也是颇有英气。

    下意识地先观察完周边的环境后,感觉到一楼多半客人都是行事豪迈的武人,刘正望向那小厮,就见那小厮收回视线,也不知道之前看了哪里,这时注意到刘正的目光,眼睛微微飘忽几下,一边引路,一边与准备离去的一位大汉招招手,口中热情道:“阁下与荀辽东是熟人吗?那可就是我们的贵客了。徐妈妈多有交代,一定要照顾好荀辽东和他的朋友,他可是将咱们这里当成家一般了,阁下也只管随意,来来来,他就在三楼,我这便引你过去。”

    这小厮说完后问了几句刘正有关零食茶点的需求,又问了名讳,刘正敷衍几句,告诉他自己姓刘后,一路跟上。

    这阁楼一楼二楼是打通的,自二楼仍可以看到一楼中央高台上的舞蹈,感受着一楼二楼不少人望过来的目光,到了三楼,却是一个个小厅大厅之类的厅堂,自未关的房门不时能看到男男女女成双成对地坐在一起,与对面、邻桌高谈阔论,偶尔还有舞姬翩翩起舞,歌声飘荡出来。

    长廊到底便是飞廊,连通的另一幢阁楼大概是房间,刘正望了几眼,随着那小厮走了不久,一名大汉突然自一个小厅中出来,与那小厮报了几个菜名和酒水,那小厮安排一个候在门外的丫鬟下去准备,大概回应几句“吃好喝好”之类的话,引着刘正继续向前的时候,刘正目光顺着那大汉未关的房门望了眼里面,看着几个男人围在一个案几上像是在说着什么,对于这帮人进了这种地方不找女人,倒是感觉有点惊异。

    正想着,眼眸里那大汉也正驻步望过来,脸色微微有些审视和警告的意味,刘正自知这身打扮有些奴仆随从的感觉,收回目光的瞬间,发现那大汉长得很是魁梧,气质也有些彪悍,身上的襜褕反倒显得有些不伦不类,颇有东施效颦的违和感。

    这么一看,刘正心中不免有些疑惑,他发现这一路上来,多半都是这种身材魁梧长得极像武人的文人,与这阁楼的恢弘大气、内里淡雅别致的布局倒是颇为不匹配,甚至于跟外面那些牛车马车也匹配不上。

    “阁下稍等,我先进去通报一声。以免诸位大人觉得逾礼。”那小厮没走两步,开了隔间的门,叮嘱刘正一声,刘正点点头,扭头的功夫,就见那大汉收回望着他的若有所思的表情,随后走进去关上门。

    刘正望了紧闭的房门几眼,这边的厅室内,响起荀彧由远而近的喊声,“德然。”

    刘正急忙迎进去,那边荀彧却是抬手阻止刘正,领着柯亥、卫林平步伐匆匆地赶过来,随后朝着跟上来的小厮说道:“你带着我等去找个房间。”

    那小厮笑着,忙不迭地将众人引向飞廊,口中还嬉皮笑脸地询问着荀彧要不要安排几个姑娘,刘正望着对答如流的荀彧,正要揶揄几句,柯亥与卫林平已经凑上来了。

    两人齐齐抱拳打过招呼,话语中,柯亥突然打了个手势。那手势打得有些仓促,刘正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望向荀彧的时候,见荀彧微微眨了眨眼,便也呼吸一滞,捏了捏霸王枪,目光不时掠过附近看守的护卫。

    及至那小厮安排了住所,一路上刘正都沉默不语,眼看着卫林平随着那小厮下去付钱登记,刘正没让他去找张飞,坐到房间内刚要开口,荀彧望望左右的墙壁,比划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让柯亥关了门后,自一侧的案几上架起毛笔,一边说着“别来无恙”之类的废话,一边蘸水在案几上飞快写着草书,龙飞凤舞也似:“你来,便是我的人没接到。公孙度的人。小心。放心女荀她们,绝对安全。”

    话语有些零散,刘正却也会意,立刻眉头一挑,比着口型:“多少人?在哪里?”

    “……明日乞巧,女荀她们今日买了针线,走了一路,当是累了。你便放心,只管住在此地逍遥自在。哦,给你叫的任姑娘刚来不久,价格是贵,却是颇有见地,说些交心话还是不错的。若是想留下来,那便看你的能耐了,我花不起这个钱。哈哈……”

    一边说,荀彧一边在桌上画着地图,柯亥在旁不时比着口型报着数字,到得将几个地方的人数都统计完后,刘正愣了愣,“疑似百人?”

    荀彧点头,擦了擦案几,发现没地方写了之后,望了眼墙壁,随后蹲在地板上一边写,一边笑道:“说笑说笑。这店为兄最近盘下来了,其实也是你我的产业了。便是不想让人觉得我插手了,所以人没怎么换。而且那任姑娘貌美如花、贤良淑德,给自己人用,太不值当了。你也得替为兄着想一下啦。好了,你先休息,我先去迎客了。”

    望着地板上泛着晶莹的“店里有五十人是虎贲宿卫”,刘正响起那些武人,沉吟道:“文若兄,不若到得益德回来,你见他一面再走,不耽误这些时间。”随后比划着嘴型,“还有别人帮忙吗?亦或落井下石?”

    “也好。”

    荀彧说着,摇摇头,写道:“不确定。你要先发制人?”

    刘正点头,想到那大汉,目光一厉,“既然确定你宴客的隔间就留着主谋之一,若是动手,也可以敲山震虎。”

    “却也打草惊蛇。”荀彧口中问了一下刘正有关上谷的情况,笔下写道:“你一进城,他们便开始汇聚人手了。此次我等征伐辽东一事,让公孙度如鲠在喉,他必然是准备将我等一网打尽。在此知道你到的情况后,很有可能其他地方的人也会伺机动手。先发制人,看似抢占先机,未必能一网打尽。后患无穷。”

    “上谷一带……”

    刘正说着话,拿过毛笔,“你到底打不打辽东?”

    荀彧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微微摇头,随后又用力点头,在刘正瞪了眼过去后,急忙又点点头。

    刘正口中顿了顿,说着与轲比能一路过来的经历,手中写道:“那就别管了。抓几个人,师出有名就好了。这次的布局反正已经差不多了,接下来直接扫尾。我准备南下了。袁本初已经将颜良招入麾下,我们没时间再去找人招人了。先去酸枣露脸再说,会会天下英豪。这里留给刘使君他们。要打,也有你在这里坐镇,又有老师子度和张曼成杨凤他们,没问题的。突骑的事情,也交给你处理了。”

    荀彧皱眉想了片刻,在刘正又写下“劳烦文若兄”之后,哭笑不得地点点头。

    他拍着刘正的肩膀站了起来,笑道:“你家兄长那边……”

    “一切安好,放心吧。”

    刘正说着,房门突然“咚咚”作响,有人喊道:“敢问此间可是天神将住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