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八章 有风有雨,战战战!(十)
    风涌,火烧,杀声冲天。

    浓重的血腥味在整个营地里蔓延。

    推倒、倾斜的木栅上挂在人、马的尸体;湿润的帐篷布上血水如花绽放、化开,在火光中闪烁着妖异的光泽;兵器或是散落在地,或是插在人、马的身上;偶有重伤、失去了一些部位的人、马倒在地上抽搐呻吟……当然这些画面也并非保持着一成不变,在活人的交锋之中,画面里的景物总会被沾上更多的血与泥水,也有人马从半死不活中解脱出来——被踩死、捅死,或是不幸被按上几枚箭矢、弩箭,流血而死。

    偶尔火盆被打翻,将湿润的地面、旁边的人或畜生、帐篷内的物品烘烤干,乃至烤焦,也有零星的火很幸运的滋长,带着狰狞的“滋滋”声,朝着周边蔓延起来……

    营地混乱,骑兵、步兵来来往往,兵器交错,纷飞的浓烟中,有一道人影从其中倒退着出来,随后有人追上来,“嘭!嘭!啪!”的三声重响后,长矛折断,血水飙射,那当先穿过烟雾的人痛叫之后倒在地上被一刀钉死。

    张曼成拔出刀、挥着手径直往前跑出浓烟,眼前一闪,他手刚一抖,一柄长柄铁锤从来人一侧带着风啸砸在来人的脑袋上,血水模糊了视野,来人横飞出去倒地滚了几圈一动不动,擦脸的过程中,眼前显露出徐和满是血水的脸,“老子已经打不动了,你能不能有点眼力见啊。他娘的,还真听田曼则的话,弄成这种局……”

    “看人啊白痴!”

    嘶哑急促的喊声中,张曼成一把拉过徐和,直接将刀扔了出去,那刀插在偷袭的乌桓人的手臂上滑了出去,乌桓人吃痛长矛不稳之间,徐和咬牙将铁锤砸了出去,将长矛砸飞之后,张曼成已经捡起一根长矛将那身形不稳的乌桓人捅穿在地。

    “张曼成!老子……咳咳,不行了!换人!换人!”

    徐和杵着铁锤,被浓烟呛得咳嗽不止,张曼成眼观八方,神色凌厉地拉着徐和朝着偏僻角落奔跑,嗓音却很沙哑,“这就喊我名字了?少他娘的废话!哪里还有人给你换,司马俱那边……”

    话语中,张曼成提矛扎死一名冲上来的乌桓骑兵,身体被冲力带着踉跄几步、一屁股坐在一把刀刃上,好在刀刃横躺,只是划破了裤子在肉上划了一条口子。

    血水染得本来就有血斑的麻布裤子殷红一片,他有些吃力地站起来,牵扯到手臂、后背上的伤口,痛得眉头紧皱,“司马俱的人之前早就被冲散了,我都找不到他,也不知道死没死呢。没看……我你娘,把铁锤扔了啊!老子迟早被你害死!走!冲过去!”

    四周近十名骑兵冲过来,远远近近,他拍掉徐和拿铁锤的手,拉着徐和踉踉跄跄地在倒下的帐篷上奔跑、跳跃,有十多个人或是骑兵或是步卒,持着武器木盾过来救援,大喊着什么,他也没工夫顾及,在杀掉几名拦路的乌桓步卒后,视野中,远处一个不断晃动的旌旗在火光下极其明显,旌旗四周围着不少自己人、还有零零散散的人正在朝着那边汇合,此时那圈子粗略估计有一百多人围集,正在防御着几十名乌桓骑兵的冲锋,但不时被冲得七零八落,全靠赶过来的人救援,才没有被冲进去砍倒旌旗。

    他带着徐和冲了过去,路上不时遇到敌人,当然也有自己人,一路跑一路战,偶尔跌倒、被砍,伤上加伤,好在昔日功夫没有白练,都不是致命伤,没什么性命之忧,过程中抢过了一匹无主的马,随后与徐和上马共乘,待得冲到那个包围圈附近的时候,那些乌桓骑兵已经被杀得只剩下零星的几个,只是看上去倒地的袍泽更多,而后徐和大喊,方阵的人也不知道是听到了还是看到了,便也开了一个口子,将两人一马放行进去。

    但两人一马才进了包围圈,更多的乌桓骑兵涌了过来,张曼成停马还想大吼指挥,但他的嗓子真的近乎失声了,这时太吵,他自知大叫大喊也起不了作用,索性半推半就地被徐和推着拍马进了中心。

    也是进入其中,才发现正中的位置点了个巨大的篝火,有不少妇孺老人待在一侧,还有不少伤员正在被治疗,是氏则猫着身子抱着那根旌旗,那旌旗本就插在一个石磨的孔上,孔太大,旗杆倒是没有固定住,是氏在周围的响动中惊慌失措地闭着眼绕着石磨跑,大概是之前扛旗手被射倒的场面被她看到过,此时俨如是在躲避可能到来的箭矢,动作看着笨拙,驴骡一般,却是稳着大旗不撒手,虽说被大旗带着转圈,也让大旗不断摇晃,醒目无比。

    张曼成跳下马走过去,还听到这悍妇嘴里碎碎念:“张曼成,我你娘,你可不能死啊,老娘真的想和你白头到老啊,真的真的……老天爷,你要是……”

    “那就不要提‘死’字。”到得这里,便是还有危险,好歹算是有了暂息的机会,张曼成扶着石磨侧躺在地,是氏一睁眼,发现他整个人浑身是血,还有不少地方可以明显辨认出伤口冒着血,倒是没有如同一侧其他人一般吓一跳,反而心疼地几乎要哭出来了,当即叫一名老人来摇旌旗,让那老人小心躲避箭矢标枪之类的,自己则自石磨架子底下抽出一个药箱,给张曼成处理起伤口来。

    “你看,都叫你婆娘跟着她多学学了,这样就能带在身边了。还是有用的吧?战场急救……跟张机他婆娘学的,厉不厉害?嘿,这婆娘也就此时有点女人味了。”

    张曼成朝着一侧坐下的徐和笑了笑,是氏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嘟囔几句,徐和之前一把大铁锤在手,舞得悍勇,伤势倒是不重,但也挨了几矛,这时撇撇嘴,急忙翻着药箱自己上药,一边拿过一件干净衣服咬在嘴里,声音模糊却极其大声道:“我等还是撤吧!这要打到什么时候?再这么下去,还不知道会不会死在这里。”

    “还说这种话!想死你直说!老子之前已经说的够明白了!咱们只能留在这里打!撤?撤去哪里!外面不知道还有多少骑兵等着在草原上像打猎一样猎杀咱们呢,出去就是死!只有这里还能有些机会!”

    徐和朝着营地西面别了别脑袋,张曼成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进你娘的城啊!且不论宁县令会给咱们开门吗,就说这帮……嘶,这帮杂碎,真要开了城门,他们还不冲进去屠城?”

    “呸,那总不能等死吧!他们重要还是我们重要?我们死了,他们也得死!他要是不开城门,等老子逃出生天,大不了自己领个宁县令玩玩!”徐和拉开咬住的衣服,没好气地擦了把脸。

    张曼成眉头一皱,昏暗的火光中表情严肃,声音虽然嘶哑,却铿锵有力,“你来之前我就说了,咱们从良了,很多路子不能再走,当初你也是同意的。你把自己的话当屁放,可我没有。这事我不管你怎么想,反正我在你就别想做。真要觉得窝囊,你回去青州吧,我不拦你,兄弟一场,我提醒你,往后你自求多福,最好别作乱,作乱也别遇到我的人。”

    “去你娘的!就你英雄气概!你看看兄弟们!就因为你相信田曼则,如今不知道多少人死了!”徐和愤然将衣服砸在地上,“田曼则他娘的到底在搞什么啊!到了如今还不回来!咱们四五万人啊!你看看打成什么样子了!”

    他咬牙切齿道:“我都不要他们白马义从插手,要不是他们把那七千匹马拉过去了,咱们至于打成这样!本来约莫一万五的骑兵啊,碰到他们一万多骑兵,至于这样吗!真要打输了,我也不怨!可如今……我他娘的恨啊!功劳都让他们和杨凤占了,死人的事情就交给兄弟们!凭什么啊!”

    “我不是说了……”

    “你少给我来这招!刘伯安他娘的是要死了,可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蓟县这几天不少州牧刺史派人过去看他了,跟那帮狗官拉帮结派的,说不定就盼着他刘伯安早日入土为安呢,他儿子听说也从朝堂回来了,还带着董贼的圣旨,到时候哪里有他刘德然什么事情!卢植都可能被弄死!敢他娘谋害刘伯安,失了人心还想居高位在幽州给咱们官?你真以为我白痴啊!”

    有些事情终究是瞒下来了,当然张曼成事实上自己也不太清楚蓟县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于是便也没有辩解,这边徐和晃了晃脑袋,望了眼不远处时不时退缩、前进的防御圈,看着不时有人被拉进来,浑身是血,缺胳膊少腿的,还有人朝他伸手哀嚎,吐血不止,他突然双手捂脸,语带哭腔,“凭什么啊,老子就不该来……不该来到这个世上。凭什么老子得卖命才能过好日子,才能成为人上人。好不容易一帮兄弟跟着自己,都他娘跟的什么狗屁东西啊!干!人家天生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凭什么啊!讲规矩,规矩都他娘的他们说了算,有本事按照我说的来啊,我让他们各个叫我爹喊我祖宗!”

    “儿啊……”是氏突然趴在张曼成身上痛哭不已,张曼成嘴角一抽,倒也明白这悍妇想起了夭折在宛城之战后的儿子,说起来,也是那段时间,小姑娘从文文弱弱的个性变得彪悍起来,偶尔有些神经质,随后倒也在简宪和的庇护下在宛城拉拢了一百来号他的昔日属下,也是去年才过来青州算正式过起了小两口的日子,想来伤感,他轻轻拍着是氏的后背,朝着徐和张了张嘴,“行了你……”声音嘶哑地几乎已经听不见了。

    扭头望望包围圈,想起来的,倒也是昔日宛城的场面,那时的人比此时更多,据城而守,打得却是旗鼓相当,偶尔心中想想,还有些与朝堂军势均力敌的成就感,只是那些已经一去不复还了,何况终究是死了一堆兄弟,嘴上将当初的战绩说的再漂亮,别人再抬举,那也是没照顾好兄弟,心里不愧疚是不可能的。

    虽说婆娘在地窖里藏着躲过一劫,但之前就一直躲在地窖,两人相处一直跟偷鸡摸狗似的,之后抛妻弃子地逃离宛城,反倒是让婆娘留在宛城目睹了屠城后筑京观的整个场面。

    那时的宛城没什么吃的,自己留给她的粮食也不多,之后她怎么过的,自己倒也没问,其实大概也猜得出来,那里有条死狗,还有个死了的女人……哦,女人没碰,但简宪和也说起过赶到的时候,这悍妇已经在尸体上割肉了——原本那尸体的脸倒也已经毁了,有些后院争宠报复对方让对方永世不得超生的架势,再之后,那就是真的要做出饿极了才会做的事情了……

    要不是张老太爷与简宪和帮衬,可能一身两命都不一定能活,之后孩子出生,终究是染病夭折了,想来也是愧疚的……

    本来还以为往后的日子会一直很好了,毕竟见了刘德然,之后在荀文若的帮衬下,在青州屯田、拉人,做的风生水起,倒是没想到,如今还会场景重现。

    老实说,他也没料到还会遇到这种事情。

    之前他在营地里忙得团团转,有几名乌桓人、黑山军逃过来,便也问出了寇娄敦的变故,心里自然高兴,但也没有马虎,知道这么大雨,带人进入草原不见得能捞到功劳,于是便将防事继续操持了下去。

    只是这帮人啊,多少还是松懈了,竟然还有人以为田楷会应付这帮人,办起事情也终归不如他的手下来的得力,嗓子都喊哑了,还杀了几个人,却也仍旧只令得这帮人将防事完成一半,之后到得不少黑山军被赶过来,说蹋顿那边派了一万人左右收拢军队,想要再催促人加快防事的时候,那帮乌桓骑兵已经追到了大营附近。

    一切俨然是来不及了,便也只能传令下去,让大家据守,之后让嗓门大的喊起了“义之所至……”的口号,本意除了将那帮人数大概在一万五千左右的乌桓骑兵给留下来,还希望吸引这帮人停留在在防事完成的大营北面,也好其他地方能够有时间继续查漏补缺,但这反倒起了反效果,这帮乌桓人应该是这一夜吃了几次亏,于是更加迫切地想要胜一场,疯了一般地开始分兵朝营地各个方向攻打。

    再之后,大营中的四五万人便是人多势众,终究拦不住,便也被攻破了,他倒是换了好几个位置指挥,摇旗敲钲的,但对方显然也意识到自己在的方阵有大军的主心骨,每一次发号不了多久施令,就会被乌桓骑兵冲散方阵,方阵的人数从上万到几千、几百、越来越少……而司马俱、管承、马台等人便是在那几次交锋中与他失散了,也不知道如今如何……

    “啊——!”

    他还在想着,前方的防御圈突然声音轰然,不少袍泽突然如同秋风中的落叶一般七零八落地倒在地上,随后有一名乌桓骑兵大吼大叫着冲进来,紧跟着,是更多的骑兵……

    张曼成急忙想要起身,只是也不知道是包扎的太紧,还是失血过多,这一挺身非但没站起来,还头晕眼花、双腿无力地倒了下去,视野中,老人、妇人、袍泽……被无情践踏、斩杀,他眼前一热,大叫着要起来,摸过一把环首刀的徐和急忙过来扶起他,随后却是朝着是氏大喊着什么,带着他朝着骑兵尚未波及的地方逃了过去……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