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二章 有风有雨,战战战!(四)
    雨下了又停,停了又下,蹋顿自营地各处巡逻回来时,外面有“哐哐哐……”的声音远远近近地传来,正坐在案几边借着油灯翻看竹简的颁下看了他一眼,“三更天了啊。你再眯一会儿,辎重那里造饭的事情,稍后我去看着。定然让他们四更天全部准备妥当。”

    “很久没动用这么大阵仗了,我怎么可能还有心思睡。”

    蹋顿说着,朝着停留在帐外准备宿卫的寇娄敦说上几句关心话,进门将衣服脱了,穿着薄衣坐到床榻上,揉了揉太阳穴,“再几个时辰就出发了,今夜对谁来说都很长。这个时候,还是不睡了。以防万一。”

    颁下收拢竹简,用草根挑了挑灯芯,“是觉得有什么遗漏?跟我说说,我帮你补充补充。”

    “那倒没有。”蹋顿摇摇头,目光定定地望着地板,“能想的都想了,应当是没什么遗漏。营地里的情况还好一些,弄些耳目也就这么回事。还是普富卢和蒲头他们,就算联络上了,仍旧放心不了。还有莫护跋和南边那些黄巾军,加上……公孙瓒的那三千人,这些都是敌人,他们会怎么做,我多少是在意的——有了准备也担心呐。”

    他沉默了片刻,望向颁下,“另外的,就是风寒了。这几天忽冷忽热,总有人生病,隔离的也不彻底,还有心虚的遮遮掩掩,不敢出门,也查不干净了……这一路过去,便是畅通无阻,连辎重也不曾被攻袭,可风寒这种病,说大了很大啊,还得慎重。我在想,要不要杀鸡儆猴。”

    颁下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等他们吃了亏再整顿吧。你把自己人都管好了,其余人出现问题再责怪,才能不损威仪。”

    他拿过案几边的酒囊喝了一口,忽然问道:“我在想,你为何那夜会逃?刘正杀你之心已起,便是公孙瓒部曲当真过来,当时招呼数千人一拥而上,也能将刘正留在草原了。如今倒好,养虎为患。”

    “杀了他?置鞬落罗一死,我都不敢开口,部落族人弓马娴熟,听声辩位也不难,但投掷长枪……我事后让上谷这边最擅长此道的人试过,这对力度、听力都要有十足的把握,总而言之,便是需要花时间练,此人一身箭术已经令人丧胆,投掷长枪的技艺还能到如此境地……当时大家都当成是中了刘正他们的奸计了,这等乱局,你敢开口招呼人反攻吗?长枪随时可能射过来,反正我是不敢开口了——这帮人又不听我的,当时我也生气,懒得管他们。”

    蹋顿脸色沉沉,自一侧拿过一个酒囊抿了一口,肃容道:“还有刘正的身份,有些特殊。汉室宗亲能随便杀?便是白身,这个白身在幽州这帮人眼中也是汉室宗亲啊,连刘伯安都重视……是有三四年过去了,当初黄巾之乱的功劳与事迹不少人忘了,可也有不少人还记着啊。”

    “如今想来,兴许刘正早有野心,我等在市井之间打听到的将他说成汉室宗亲的流言,说不定还是他自己派人传出去的。再加上他与人为善,与士族大户颇有联系。你也看到了,荀氏、公孙瓒、黑山军,黄巾军……有如此人脉,我总不能轻易得罪吧?那几息之内,能想的也就这么多了。”

    他说着拿起床沿边的一个马蹄铁,“自然最重要的还是这种东西了。他能做出这些来,便是手下人做的,确实是有几分远见和能力。往后呢?难说没有其他的,我还想着留一线,也好他日能够谈谈。或许还能利用刘正在刘伯安和公孙瓒之间讨些好处。没想到他会做的这么绝。唉,到底是让他与轲比能走的更近了。这趟西行着实是弄巧成拙了。”

    “还挺后悔。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颁下莞尔一笑,喝了口酒,咂巴着嘴凑过去拿过马蹄铁掂量几下,“这些马匹装备,寇娄敦去右北平交给我时,我已经派人在尝试打造一批。快人一步是不太可能了,我等其实也不怎么用得上,还是趁着此时大汉尚未普遍,跟几个汉商通通气,卖出去赚些钱才更为妥善……这方面你不用担心,总有利欲熏心之人。说不定还能离间几个商贾与刘正的关系。”

    “况且,你凭此引诱普富卢还有蒲头南下抢掠,又与他们多了一些来往,结果还不错,也算不虚此行嘛。”

    他坐到一旁,抬头目光微微迷离,“不过此时想想,刘正他们会有这番动作,便是因为当初我去涿县说的太多了。破绽还是我留下来的……”

    蹋顿拍了拍他的肩膀,颁下摇摇头,“我没在愧疚,便是想说,如此推测,他们可不止观察入微,还对我等夺汉之心提防甚严。可近来其余各郡都有冲突,你这里却太安静了。便是他们集合人马于广宁、宁县二城,自知不敌才不敢轻举妄动,却也不至于一点动静都没有。若当真是你不动他们才不动,如今你动了,他们今夜也应当……”

    “先发制人?”

    蹋顿在此一直按兵不动,平日里斥候来回,便是与张曼成的斥候碰了面,也是让那些人尽量避让,凸显出自己这次真的是受了刘正陷害,不得已才起兵,但仍旧控制着上谷乌桓部落不得冒犯汉民的姿态——也就是装弱势,装识时务,来堂堂正正找刘虞要个说法。

    这方面随着刘虞的病危,算是彻底失败了,但也是因此,他尚不知道广宁、宁县两县进驻的人中除了黄巾军,还有黑山军的精锐。

    在他所了解的情况中,这些人大多衣着朴素,镰刀锄头之类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能拿来当武器,纵使其中还有人冒充黄巾军汇集过来——甚至还有公孙瓒的人,但当确认公孙瓒其余一万七千人余人一直停留在右北平与渔阳两地,知道此处绝大多数头戴黄巾的人都是不善征战之人,他便将南面两城的守军都当成黄巾军来看待了。

    黄巾军是乌合之众,那是出了名的,便是刘虞手下那些郡兵参杂,那些郡兵也是不善征战的,蹋顿也对那帮人有所轻视。

    不过夜袭往往并不一定需要精锐,夜色下只要人多,绝大多数情况下能够得到奇效,这些他知道,所以之前他让各方大帅、首领整顿军马时,同时也派出了大量斥候游弋四周,侦探可能出现的敌袭,此时见颁下在他的问话后点头,他笑了笑,“不是已经说了,能想的都想到了。之前你在睡,我已经让斥候散开去巡逻了。这点警觉我还是有的。”

    颁下却摇摇头,“你的安排,我找人问过,知道。”

    既然知道,颁下还要提及,显然是慎之又慎地往更深处想了,蹋顿挑眉望过去,颁下又喝了口酒,火光下眼睑微埀,脸色明暗不一:“之前就说了,我等猜想广阳、渔阳二郡有公孙瓒的人参杂其中,这里也未必没有……我便当成有来看待。我知道于你而言,三千人分开来看似起不了什么大的作用,但实则只要有一个人能够喧宾夺主抢了兵权,就能让这群乌合之众对你产生极大的威胁了。”

    蹋顿微微蹙眉,颁下解释道:“公孙瓒手下人马,大多知道你素来谨慎,喜欢权衡,攻守之间喜欢稳扎稳打,凡事面面俱到。你之稳重,他们用不死不休来破,除却他们本身就实力不凡,这是以往让他们战无不胜的缘由。你看,就譬如方才,我问你为什么不留下刘正,你还是说了一大堆利弊。你做事喜欢留上一线,所以遇到恨不得全灭了我等的公孙瓒,难免气短……其实你当时会逃,也是心里怕他,又察觉到刘正有杀你之心,也怕他和刘正里应外合,让你沦为置鞬落罗的下场,对吧?”

    蹋顿脸色一滞,颁下笑了笑,“你之聪明反倒成了公孙瓒他们眼中的软肋。尤其是范方、田畴、严纲这几人,素来勇武有谋略,其中尤其以田畴最善统兵,公孙瓒无论去了哪里,都会让此人坐镇中军。但是我等也得到消息,刚好他就是那三千人之一。”

    “我便以田畴为例了,此次他必然推算出你除了有心去蓟县找刘正要公道,还想着带着这些人回去右北平。毕竟战事一起,定然有不少人希望将广阳郡阻断,那样一来,往后上谷与渔阳两边的乌桓就能各自为政了。这些人你不会放弃,你我心知肚明,田楷也必然知晓。而且他也知道你并非真的屈服汉朝与刘伯安,此次刘伯安病危,你又差点被刘正害死,往后你定然会复仇,他能推算出来。”

    “所以他肯定要带人一路追杀,竭尽所能地将这些人留在此处。尤其是在此时,让我等出师不利、丧失军心的时机,他不会错过!甚至还会突袭去提醒莫护跋配合围杀!”

    蹋顿脸色愈发凝重,“这个我自然猜想过,所以有安排了。只是,便是他们倾覆全军之力,那又如何?不过区区黄巾,我提前提防,还能没有成效?便是田楷之流,不敢轻举妄动,未必不是黄巾军不堪一击!兴许他根本没想过来攻打……好,我便暂且信你他们会夜袭,你便直说吧,不必借此数落我了。”

    “怎么,揭你短处,痛了?”

    颁下呵呵一笑,喝着酒走到案几旁,一张脸浸润在黄橙橙的火光中,目光明亮至极,“这次他们有可能倾覆全军之力过来阻拦,你能推算。那么,他们会一路上不断骚扰追袭,乃至偷袭粮草,你也该设想过,你想出抵挡的办法了吗?”

    “稳扎稳打,还能怎么样?”

    “呵,于是让他们有隙可乘了。”察觉到蹋顿深呼吸了几次,颁下也不由敛容,正色道:“我让你打得狠,那是对其他人,你觉得田畴这帮人会怕你狠?他们只会比你更狠!到时候你走的慢,他们就咬死你。便是我等几万人如龙似虎,也真的走到右北平被苏仆延大人接应住了,这头狼也已经遍体鳞伤……何况,若被田楷拖住脚步,还真不一定能走到右北平!再者,广阳郡尚有刘正以逸待劳,你信他真的仅有四百人?!”

    那最后一句问话舒缓而阴沉,蹋顿敛容瞪向颁下,“你要我千里奔袭?还是让寇娄敦在此坐镇,而我舍弃这些族人随你一同自荒漠回去?这都不是上策,甚至中策都算不上!”

    蹋顿知道大军不可能一同回去荒漠,要不然可难说莫护跋与素利那些人会做些什么蠢事来,而且他们不战而退,不仅有损军心,普富卢与蒲头等人往后也会看轻他们。

    但要他舍弃这些人,往后他这大人也不用做了。虽说他原本就是在帮助楼班打理,但楼班年纪尚轻,他其实也知道众人如今心甘情愿归他们部落管辖,一半是丘力居余威尚在,另一半也是他有些能力。

    而如果他不战而退,那往后的名声可就一落千丈了,到时候不仅他颜面扫地,甚至楼班他日能不能再掌控乌桓三部都有问题。

    “哪里有上策?!虎狼环伺,敌意四起,本来就没有上策。我如今想跟你说的便是中策。千里奔袭!你只能千里奔袭!唯有如此,你才能有一线生机,要不然……”

    “可公孙瓒的人在此处也不过是你我臆测,若他们不来,我等是不是可以稳扎稳……”

    “他们一定会来!”

    “若不来呢!”

    “那也得千里奔袭!一俟他们堵住居庸关,大家更难!这次不是如以往那样他们准备不及的时候,他们明显有备而来!你要是不快,他们……”

    “汉人不都求名正言顺?如今我等的谣言传出去了,他们也肯定知道刘正诡计多端,若我等杀的狠了,再有普富卢与蒲头他们配合,屠他们几个城,到时候……”

    “下雨啊我的大人,你前进的脚步本来就不比以往会快!屠城还得攻城,更给了他们蓄力的机会,此次真的不是求稳……”

    “那我就先破了他们宁县的黄巾……”

    “你是不是以为我侮辱你了?!我在实事求是,并未有意气之争。我知道你一向以稳自傲,但此次刘正与公孙瓒皆非稳妥之人……”

    “那就等他们来了再说!今夜,就今夜,他们要是敢来,等我杀退他们,再来问你如何行军……还有,颁下,你记住,我从来不以稳自傲,我傲的是我以稳妥在这等年纪统领数十万人了!还各个归心!如今你却以田楷与这几万乌合之众诋毁于我,说我必败,我很生气!”

    “……哦。那好,我先回去了。趁早让那边起兵援助你。”

    门帘突然一起,颁下雷厉风行地走出门,寇娄敦进去时,火光中蹋顿坐在床榻,黑着脸凝望放在床边的马蹄铁,片刻后,猛地将马蹄铁砸在地上,“寇娄敦!你火速带兵集结五千骑,今夜偷袭宁县,杀了马台等人!如若不然,提头来见!”

    寇娄敦急忙肃容,刚抱起拳头要答应下来,营外突然有喧闹声响起,片刻后,有激烈的号角声吹了起来,遥遥的,自东南西三方有微弱模糊的声音荡过来。

    “义之所至,生死……苍天可……白马为证!”

    蹋顿身躯突然一震,随即抽出弯刀,弯刀寒光四溢,幽幽暗暗中那目光亦是森冷无比,“一群贱民——欺、人、太、甚!”

    呃,昨天有急事断更了。会补上的,抱歉。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