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零章 有风有雨,战战战!(二)
    根据以往收集到的情报,刘正这人或许有点谋划,但太过自以为然,行事不计后果,一番经历尽显匹夫之勇,能够死里逃生也是命大,后来自己来到这里一番接触,倒是看轻了刘正的胆气,那次趁夜投掷长枪射中置鞬落罗,摆明了刘正那句问话就是想杀自己,武艺虽然令人吃惊,但这番勇武之举还是太过莽夫行迹,难道以为有黄巾军作为依仗,自己就会怕了他吗?

    还是觉得这等死仇,打到后来,他有资格让自己放下仇恨?他以为自己是谁?公孙瓒?刘伯安?

    这样的想法这几天一直萦绕在脑海里,尤其是明面上刘虞和公孙瓒都将舞台让给刘正,但如今颁下一说,蹋顿突然觉得有几分可能。

    卢植拖延住刘虞,刘正引起他们兴兵,公孙瓒暗地里依仗黄巾军对抗他们,如果再多一个刘备依仗昔日情分收拢官吏人心,幽州上下一心,或许他们还真的不用想在这件事情中占什么便宜了。

    不过他反应过来,迟疑道:“那几天我带人来上谷与轲比能还有刘正碰面,打听到过,卢子干次子与刘正并不和睦,有生死之仇。而后卢子干还让次子去找公孙瓒亦或刘备,那便说明他们三人不可能联合……”

    说到最后,蹋顿自己也干笑着停了下来,望着颁下古怪的脸色,不是滋味地道:“灯下黑,忘了我等才是最重要的敌人。”

    颁下拿着碗过去倒了杯酒,润口之后,“对,或许便是给旁人看的,诱你与轲比能。当然也可能真的有仇怨。只不过事关幽州大局,又有卢子干出面,他们便是有天大的仇怨,连国家大义都敢弃之不顾吗?我等才是北狄胡蛮,是外人,对吧?”

    他说到“北狄胡蛮”的时候笑容微微阴鸷,顿了顿,沉吟道:“这么想,一切就都理顺了。公孙瓒、刘正要南下,鲜于辅已经南下,届时冀州诸郡也要一心对付董卓,怕我等惦记,到时无人救援以至于幽州受灾,于是才设计引起我等兵变。其中很大可能是卢子干带的头,他门下二位学生竭力配合,而刘伯安呢,事关幽州局势,于是也只能不闻不问……只要刘伯安没死,我还是情愿相信他在装病。”

    “然后便是借着此事敲打我等,让我等便是在他们离去的时候也不敢轻举妄动,顺带着让公孙瓒玩个金蝉脱壳,藏在黄巾中用我等来给黄巾练练兵。这些黄巾有可能去对抗董卓,也好遇到董卓那些骑兵的时候能够有一战之力。如有可能,或许还有震慑公孙度那老狐狸的意思。这厮立庙打算称王的消息已经人尽皆知了,如今刘伯安委任了辽东太守,或许刘伯安也想借着我等,让公孙度识时务,公孙度若不降,新任辽东太守兴许也会打上去啊。”

    颁下笑得神采飞扬,俨然一副豁然开朗的模样,随后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一定是这样!公孙瓒与那三千人一定藏在各个郡的黄巾军中!我等只要抓几个俘虏,就能问出来了!”

    蹋顿笑起来,“我派人试探一番?然后将公孙瓒的人找出来都杀了?”

    “不!”

    颁下摇摇头,有些激动地蹲到一旁翻找着那些木牍锦帛,翻出几卷竹简扔给蹋顿,“这个你看过了?那应该知道才对啊。南边也一直在下雨,近来河水泛滥了。冀州临近河水的几个郡都受灾严重,袁绍韩馥他们派人在附近救灾安民,还有大雨拖延了行程,都还没走出冀州啊。他们也是人,你要是试探多了,万一他们也过来了呢?”

    “你看这个……鲜于辅是暂时没有回来,他那五千多人也没什么用。可他不回来可能是被袁绍和韩馥留住了,也可能是在跟韩馥他们商量出兵幽州的事情,都很难说。”

    颁下双手握着一卷竹简又坐到案几上,歪着脑袋,眼睛往上瞟着:“此外,我记得年关时有消息过来,刘备逃到袁绍那里去了,他会不会真的北上?我记得他担任涿郡太守,蓟县那些人还是很满意的。还是那句话,他们师徒四人收拢幽州,再配合这三四十万黄巾军和各地郡兵、白马义从,要是一不小心惹得袁绍韩馥他们也上来,咱们……”

    “我知道,但假设没用,至少没什么苗头表示他们要过来。你的意思……难道不打了?”蹋顿脸色有些沉重,就见颁下摇头:“你差点被杀,能撤吗?你就算为了那些族人考虑要撤,我还不同意了。”

    “不撤不试探……”

    蹋顿嘀咕一句,微微变色道:“未免夜长梦多?所以……”

    颁下笑起来,“留在此处你乐意吗?北面莫护跋的人,没法得到轲比能的消息,越来越烦躁了吧?普富卢,蒲头、扶罗韩、步度根三兄弟也不想干耗着,没事找点事情,也在朝这边下手拉拢人心?你自己也感觉外面那些首领大帅越来越难对付了?”

    这一连几次追问,让蹋顿脸色微微犹疑,“是内忧外患。可直接南下……这么多方势力,几十万人啊,事态就大了,而且我等必然有大损失。以往就没占到多少便宜,这次便是带着莫护跋、蒲头那些人一同进去,局势乱起来,兴许还得是我等成为众矢之的,到时候,吃亏更大。”

    “你之前难道没料到这种情况?我听寇娄敦那口气,你一开始挺坚决的嘛。哦,多出来几十万黄巾军,你就迟疑了?兴了兵哪里有不打的道理,不是已经分析过了,就是他们针对我等的一个局。”

    蹋顿皱眉沉思,颁下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的蹋顿大人,我们起兵的时候已经杀过汉人了,这个头一开,什么大的事情都没有发生就撤退了,不就是虎头蛇尾,让我等自己人难堪,也平白让人看轻了我等。”

    他五指用力,捏了捏蹋顿的肩膀,语调还是平平淡淡的,但说的很慢,也让蹋顿莫名的心跳加速,“这次就是刘正他们惹的事情,人家惹上来了,还杀了难楼,差点杀了你这个乌桓三部的代大人啊,难道什么气都不出?没有族人会满意,宁可到时候再多献一点供奉。万一赢了,我等也能让汉人更加敬畏不是?反正普富卢和蒲头那边也想趁机捞点功劳,朝着我等下手,还不如让他们去幽州自己捞。”

    他说着话,脸色也微微狠厉下来,“咱们这回,就在幽州闹一场,不管是谁打算打我们,我们就咬死不放。咱们狠了,没人会招惹,杀的人多了,刘伯安那里也总有人会出头平息,以免幽州伤亡惨重。然后我等带着上谷这些人回去右北平、辽西那边,这就万事大吉啦。”

    “这次死再多人,有这么多势力陪着我们,不亏。不过你要想攻占幽州,我也支持你,只是攻防战我等不擅长,只能一个城一个城的攻,然后据守,尽量将战事拖延下去慢慢学。我能做的,也就是回去提倡多生多育了。为你未来几十年做个准备……哦,对了,来的时候,你那第十九,还是二十来着?那个妃子生了。男孩。”

    “真的?呃,她叫什么名字来着?”

    “我哪知道,没记。就想着为你来报喜了。”

    颁下耸了耸肩,蹋顿脸上渐渐浮起平和轻松的笑意,比之前的笑容要轻松很多,“喜事,的确是喜事,还是双喜临门!”

    他抬手用力一拍颁下的胳膊,“我就说你一到,肯定能帮我解决问题。”

    “这是你自己的心结。我就是引导一番罢了。”

    颁下站起来,伸了个拦腰,大步走向门口,“那我走了,先去睡个觉。回头出发了叫我。”

    到了门口,脚步突然一停,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扭头笑道:“对了,川蜀那一带有人找上我了,说是要结盟,有意思吧?”

    蹋顿一愣,“……朴胡?”

    “嗯。说是交个情分,未来说不定能用。还跟我扯什么远交近攻。他们以为自己打到中原了啊。能不能攻下益州还得看往后几百年呢……”

    蹋顿沉默片刻,笑容玩味道:“有野心。”

    “我也有。你有吗?”

    蹋顿咧嘴笑起来,目光微微复杂,“不知道……打过才知道能不能有。”

    “幽州北边到处都是草原,放开来跑,汉民谁能跟我们打?黄巾军?能有多少精锐啊,耗得起吗?白马义从又能有多少人?遇到咱们这么多人都未必会上,更别提还有普富卢和蒲头他们跟我们站在一起了。”

    听着远处喧闹声越来越大,还有人从远方急急忙忙跑过来,颁下张望几眼,“放心,这次一定能讨回公道。只要你活着,这个公道就一定有。至于莫护跋,他不会动的。做做样子罢了,鲜卑中部如今可是有些乱了人心了,蒲头和素利他们两边还虎视眈眈。他要再一南下,就没有顶梁柱了,一定会乱。所以顶多来一群人千里奔袭援助轲比能,没事的。就算来了,还得顾忌鲜卑东西部捣他们的窝,军心不稳,成不了事。这次啊……咱们倒是很有可能反过来把轲比能和刘正一同做了!和公孙瓒的仇也能报!”

    “好!就往这个方向做!”

    蹋顿点点头,有人进来想要大呼小叫,他突然抽刀站了起来,在那人惊慌的目光中,龙行虎步地走出门,朝一侧毡帐指了指,随后朝颁下笑道:“你去睡,我去磨磨刀,定个军心。就这两天……不!明天早上就出发。到时候还得你辛苦一下,再走一趟了。”

    “没事,荒漠罢了,老马识途。”

    随后不久,蹋顿带着几人朝着喧闹的区域过去,在蹋顿赶到后,一场混乱骤然在营地里爆发起来,但在数位首领、大帅被寇娄敦斩首,又有数百人被蹋顿以混乱军心的名义斩杀后,终究是平息了下来,只是这一次还来不及让众人回味蹋顿的铁血,集结的号角声响了起来,没过多久,诸多首领、大帅慌慌张张地朝着蹋顿的毡帐过去。

    与此同时,也有离心离德的人朝着营地外离去,将蹋顿的异常汇报给各方人士。

    自然也有在混乱中慌不择路逃跑被人撞上的,当驻扎在宁县城外的马台等人从几名乌桓俘虏口中得知蹋顿的异动后,也急忙走进营帐号召诸多将领过来。

    此后不久,斥候也将蹋顿营地中屡屡响起号角声的事情汇报过来,营帐里的气氛有些压抑,所有人的目光望向沙盘前方并肩而立的两名大汉。

    那两人中自然没有尚有些年轻的马台的身影,其中一人长相粗狂,此时目光低垂地望着沙盘上代表着蹋顿的区域,呼呼地吹着热羹,赫然是张曼成。

    另一名大汉国字脸,须发经过打理显得一丝不苟,三十多岁的脸上因为几条伤疤显得煞气逼人,偶尔抬头扫视一眼对面的马台和诸多黄巾军将领,眼眸眯起时寒光凛冽,让马台等人的目光忍不住有些躲闪。

    “曼则,不打了吧?咱们撤进城?”

    张曼成说着,吸了一口热羹,被烫得一张脸都皱了起来,“他们这些男人女人加起来,也有三四万骑兵了,我们的人赶过来也肯定来不及阻拦。要是他们攻城,我们还能打,他们去蓟县的话,咱们也就一万骑兵,还有三四万步兵,说兵还是张某高看了我等兄弟,绝对拦不住的,得看其他地方了。”

    “你们呢?”名叫田楷字曼则的大汉扫了眼马台等人,一名大汉瞥了眼张曼成,凝眉道:“徐某以为,还是得打一下。广阳那边传消息过来,死了不少兄弟,大家心中都不服气啊。”

    马台反驳道:“如今不是服气不服气的问题,是人家的骑兵本就比我们精锐。此时上面还有鲜卑与代郡乌桓人的大军,若真要动了手,来不及撤回来,兄弟们可能都会送……”

    “然后张渠帅也会为他们抚恤的,不是吗?最不济,幽州那些官吏看在我等为了大义的面子上,也会帮咱们一把吧?”又有一人道,“打吧。大家过来,本来就是想要翻身,想要建功立业,好不容易碰到机会,怎么就撤进城了?又不是不能打,咱们不是还有一帮精锐兄弟在宁县准备吗?让他们出来。咱们还可以去跟邹丹谈啊,让他开武库,动手弩跟乌桓骑兵打。来之前就想好搏个前程了,某还怕了那群蛮夷不成!”

    “邹子布那里问题不大。”

    田楷望向张曼成,语调淡淡。

    张曼成又咽了一口热羹,脸色皱得更加紧了,“你们白马义从能不能换个性子?一来就拼命了?不是说你很聪明吗?公孙瓒一众亲信中少有的领兵高手,就不能动动脑子,帮大家想想办法。”

    “草原上想什么办法。暂时又没有后援,顶多最后据城而守。还是你要我帮你把左军右军前军后军分的更细?还是盾防拒马的位置都帮你安排好?能安排的我都安排了,其他的没用了,要追着他们打,这些更没用了。”

    田楷一边说,一边按着腰间佩刀出去,不容置疑地道:“打。这次不光你的兄弟上,我的人也会上。通知下去吧,准备到城门边领装备,明日死战!要么敌死,要么我亡!”

    “我你娘……”

    望着田楷的背影消失不见,张曼成举了举手中的碗,还是挨到嘴边猛灌下去,随后皱着眉朝着请战的几名大汉一个个指过去,“你们逞能是吧!还是谁已经暗自跟了田楷了!帮他说话?行!我也不说你们什么,大家都是来学东西争功劳的,人各有志,但你们记住了!别他娘投降!是汉子,就给我站着死!”

    随后不久,天空又开始下雨,营地里忙碌起来。有人自营地纵马飞奔,风雨兼程,到得夜里的时候,抵达了西南面的广宁城。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