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零六章 信你就是龟鳖
    “哗啦啦,哗啦啦……”

    水被一只手舀起来,在空中散成水珠,又沿着一只洗得发红的手流泻到河中,两只手用力互搓着,翻了几下,又自脚跟处沾了些污泥,从指甲缝开始涂起,将整双手涂得一塌糊涂。片刻后,双手再浸润到水中,如此反复几次,刘正抬手闻了闻,才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倒在地,望着干净无比的双手神色微微恍惚。

    “巫术我叫人给你用过了,找人超度亡灵,方士、傩戏,连幽州难得一见的沙弥、和尚都被你找出来了,还不消停,既然只信洗手能解决那什么心理阴影,之前何必让我们花这些功夫给你驱邪?”

    轲比能凑过去坐下,也摊开手,望着自己比刘正粗糙、厚实的手掌,面容复杂地哼笑一声,“武艺不凡,志向高远,心性却是差劲,丢人现眼!”

    刘正笑了笑,抬头望着灰蒙蒙的天,没有说话,一侧关羽把一块粟饼递过来,他抬起手,望了一眼手指,又摆摆手,轲比能一把夺过,塞到他手里,“都说几次了,那天晚上,不止是你,我都不知道喝进去多少血。恶心?不吃东西哪有力气做事?恶心也得吃。”

    他斜了眼刘正,“你这鸟厮再这么下去,真要强迫病什么的,没人会跟你相处了。就是一怪人。”

    轲比能说起“强迫病”的时候微微有些眉飞色舞,对他来说这词等若新天地,虽然刘正之前解释这个词语时,描述的是一些稀松平常的事情,但用这个词一总结,他就感觉汉人着实是观察入微,此后学以致用,不时挂在嘴边,说上几次不停洗手的刘正。

    不过刘正一开始说的是“强迫症”,到他嘴里,倒也按照大众将病症统一称呼成某某病的习俗,“强迫症”便也成了“强迫病”。

    刘正不予置评,拿着那块粟饼咬了一口,含在嘴里,随后望了眼西北方,“说回居庸关。等我出钱出力将它造成雄关,再用之前说的老办法——将那些我这次南下俘虏的人都扎堆送到这里来,给他们灌输你们的残暴……这个也不用下功夫去灌输了,都攻打到居庸关了,他们绝对就是这么想的。就是给他们说说具体事例,让他们感觉到你们的真实,同仇敌忾,并且觉得投降很可耻。”

    他嘟了嘟嘴唇,像是想吐,眼神望到远处郦定就着河水咬了一口粟饼,就将粟饼藏进怀里、只是大口喝水,便有些艰难地咽了下去,朝着搅得河水浑浊的苴罗侯骂喝一声,说道:“此后真等你们鲜卑南下了,他们本就仇视你们,为了活着,又没有投降的心思,就绝对会跟你们拼命。都是俘虏嘛,本来就是战场上经历过的人,再激发起了凶性和情怀,便是遇到你们全民皆兵,也并非是不能打的,兴许凭关而守,还能打得你们发怵。”

    “再之后,便是不断送人进来,或是俘虏,或是用政策引导人过来,制造两族仇恨,然后我还要把有功者遣返回去,让他们影响周围的人,再让他们的子子孙孙都记着跟你们的敌对,知道你们的残暴,让他们觉得你们就该统统去死,不接受你们的投降。然后我这边也会让人不断宣传你们跟我们的仇恨,乃至影响到朝堂,到时候,就一定是不抛弃任何一郡一县,不把你们给灭了誓不罢休……”

    刘正说着,朝着轲比能挑了挑眉,“除非你们跟匈奴一样逃到其他地方去,要不然,你敢带兵占了上谷、代郡,乃至我幽、并北方诸郡,我就敢带人这么做……上面不同意,我照样自己来。顶多时间花费的长久一点。我敢断言,只要影响朝堂颁布杀胡令,再在居庸关等关隘要塞布局,之后再不时带兵突进,往后几百年,就真没你们鲜卑什么事情了……嗯,乌桓也是。”

    这时候的居庸关其实已经初具规模,但也并没有成为真正坚不可摧的雄关,反而因为年久失修,有些破败。何况居庸关深入幽州腹地,如今胡人又亲善刘虞,为了以示汉胡之好,刘虞便也将守卫两边关隘的守军撤了去,更是没有修葺关隘,只让一些本就留在那里的村民兼职看守烽火台。

    刘正会谈起这件事情,也是因为这一路轲比能和他较真,说起步度根、蒲头万一被蹋顿怂恿,带兵攻占上谷、代郡,直入广阳郡的事情——这方面其实刘正也明白轲比能的一些小心思,于是就直接将步度根、蒲头所代表的鲜卑西部说成了“你们鲜卑”,轲比能倒也没有否认,估摸着听到自己代表鲜卑还有些暗爽,此后两人这一路便根据抵达的位置不断做着推演,从雊瞀一直说到居庸关为止。

    有关居庸关,会一直说到众人递到昌平城外才结束,也是因为从其中衍生出了很多内容,强迫症也是那段时间在提及心理暗示那些俘虏的时候顺带一提的。

    轲比能闻言没有说话,苴罗侯趟水过来,从关羽手中夺过粟饼,朝刘正瞪眼道:“说的跟真的一样!到时候你得洗多少次手了?杀胡令都来了……我们这么大仇怨?”

    “心里是会愧疚,但你们不合作,还想来侵犯大汉,索性以绝后患,也好防止我们未来被你们欺负……虽然这个可能几乎为零。”

    刘正说得轻描淡写,苴罗侯有些懊恼地坐到张飞身边,咬得干硬的粟饼嘎嘣作响,“你大哥就是个疯子啊。一面想着大家齐心协力,琢磨治病良药,破解瘟疫,和谐共存……一面还想着要灭了我们,而且是这等狠辣的绝户之计。”

    “说得你大哥没有似的,装什么好人!张某早看穿你们这等伪君子了。”

    张飞被苴罗侯这一坐,靠在了关羽身上,也不起身,报以冷笑,惹得苴罗侯针对“伪君子”骂骂咧咧起来。

    关羽见惯了这两人斗嘴,啼笑皆非地挪着屁股换了个方向,把背留给张飞靠着,随后扫视一眼这四百多人的队伍,抬手摩挲了一下身旁青龙偃月刀的刀柄,沉声道:“都有私心,所以才有兵戈。可强弱总归是有的,想要止戈,和亲、纳贡那些此前大哥说了,某也觉得无用,还是得广开私学,矫正那些念头才是长久之计。呵呵,这个大义,可是真的只是为了‘人’了。”

    刘正颔首,朝若有所思的轲比能微笑道:“对,还是得教育。教育能让人聪明开明,知道利弊,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乃至知道越多越会畏惧……当然,我说的教育跟你要做的那个教育偏向不同。你们鲜卑还有的学,往后慢慢来就好。不过我之前说的那些,你也可以尝试着做一做……”

    说到这里,刘正搭上轲比能的肩膀,凑过去小声道:“我说真的,你已经是中部大人了,赏罚分明,刚柔并济这一块一直做的不错。但我之前也说了,你们还是缺乏系统性的概念理论……啧,什么眼神!别打岔!我说个‘系统’你又要提问题了!这不重要!”

    他愤怒地拍了轲比能一下,随后带着点蛊惑语调,缓缓说道:“重要的是你们太落后了,需要发展,需要传承。所以,就按照我说的做,往后从部落各个职业中抽出人来,不论身份,就让大家聚在一起各抒己见,让他们掌控他们自己的未来,以及整个大部落的未来。当然,大方向上还是你们这些人把控,但小的层面上交出去让整个部落的人一起做主……”

    “资源、土地、资产,这都是你们这些首领的,却也是他们的……你们就是代为掌管,为的还是整个部落的利益。往后考虑的,也是整个部落的未来……大概就是这样的想法,具体实施,往后一起群策群力,我这边也会帮你。”

    轲比能神色古怪了一些,朝关羽道:“其实你们劝你们的大哥收起兵器回家去,一样也没有仗打,让他收点心,绝对没有这么多屁事了……”

    刘正脸色一黑,轲比能置若罔闻,朝关羽张飞迫切道:“某保证,只要你们不让他出门,某一定让所有族人离涿县远远的,谁要是敢打涿县,我第一个带人保护……只要你们不放他出门。”

    “你这鸟厮!”

    刘正没好气地拿起霸王枪,对准了轲比能的脑袋,一侧不少鲜卑人望了一眼过来,随后又扭过头说说笑笑,显然习惯了这一幕,轲比能扫了眼过去,望着那些族人的反应,眼神中带着点难言的意味,随后拍开霸王枪,不耐道:“你少给我出谋划策了。你说的根本不全,而且都没试过,还被子干公都骂过你叛经离道……这就是有问题。我可没觉得一个想灭了我们的人会这么好心给我们出谋划策,让我们壮大自己……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

    “你又说你希望那样,而且你感受过了?做梦也算?除非你今天改换门庭,真跟我回去鲜卑,要不然,信你就是龟鳖……一边诋毁我等落后,一边说正好有朝着这个什么百姓做主的方向发展的基础,破而后立,还让我等刺激大汉,让他们那些士人反思……你就这么自信自己想的便没有害了?便是真的无害,我也不信。谁知道你会不会动手脚。我等这样挺好的,能学习大汉如今的东西已经足够了。”

    轲比能说得极其肃然,见刘正一脸懊恼,又强调道:“往后你要再说,我真跟你生死斗……赵犊回来了,还不过去问消息……啧,走开!”

    “轲比能,咱们完了!你等着吧,回头等我利用你灭了蹋顿,就把你宰了跟蒲头他们搞好关系……苴罗侯,这个部落大人你当不当?我做主了!”

    刘正叫嚷着,朝着自昌平过来的马车凑过去,一侧有鲜卑大帅举手说着蹩脚的幽州话:“我同意刘公子的说法!”

    琐奴瞪过去,“住嘴!为什么不是我?苴罗侯哪里好了!”

    众人哈哈大笑,轲比能没好气地骂喝几句,随后望着刘正的背影,目光微微失神,感觉到关羽的眼神,随即挪着屁股凑过去,手指弹了下青龙偃月刀,笑道:“再跟我说说他和张曼成的故事吧……哦,说到宛城之下了……”

    另一边,马车停在马队边上,赵犊与习俞从车辕上跳下来,跟着他们的,还有一位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从车厢里钻出来。

    那年轻人长得五官端正,气质内敛,跳下马车时,看着习俞与赵犊朝刘正施礼,有些好奇地打量了几眼刘正,随后又望望四周的骑兵,一阵风吹过,他捂着口鼻轻咳几声,随后自腰间拿出水囊灌了一口才缓过气来,再次望向刘正等人时,脸色却也微微不适。

    在习俞叫到他的字后,急忙上前拱手道:“刘公子,家师对于你在漆画上的要求有些分歧,怕信中说不清楚,便让在下就近过来见你一面。”

    刘正神色一肃,“说吧,有什么问题。”

    此前那些尸体收拢后,刘正就让闻人昌马骆带着人朝着涿县运过去了,轲比能的手下尸首,事急从权,也都安葬到了之前郁筑鞬部落暂居的那片村庄后山——此时他们能有四百多人,事实上其中也有那个部落招募的一些人。

    这次战斗死伤惨重,之后一路上因为来不及救治——有一些也是根本没法救治,又有不少人或是伤口感染或是失血过多,通过主动或被动的方式死去,带到那片草原的四百多人近乎死了一半,还有几个人的尸体被蹋顿他们的人烧了,找也找不回,刘正心中痛惜愧疚的同时,知道桃园那片是装不下了,这次便让闻人昌回去通知张澈张管家在另外备着的山头上开辟出一片墓园。

    与此同时,还通知匠人作画,仿照后世的墓园,准备让人费一些功夫,画一下那些人的肖像,此外,还让匠人在四周立碑涂漆,准备配合碑文,描绘一下这些人英勇杀敌的场景。

    这方面他们农庄之前就招募了一些漆匠画工,还另外有过培养,自然能自己做,那王师傅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也是领头的,一手漆画功夫出神入化,画出的东西栩栩如生,连肖像都画得如同真人似的——当然就是纯以如今的水平而言——刘正便提出了几个比较苛刻的要求,想让对方尽善尽美一些。

    倒是没想到对方有意见了,不过对待这件事情倒是慎重,闻人昌等人便是快马加鞭回去通知消息,到了涿县怎么也是这四五天内的事情了,这年轻人在习俞的介绍中,是在昌平这一带学艺做工,结果今日就知讯过来拜访了。昌平在蓟县北部,与蓟县到涿县的距离差不多,一般时候,一路畅通无阻的,走走停停二十多天才能到,可想而知,这一路传信的,只怕马匹都跑死了好几匹了。

    那年轻人说了几句,一些专业术语的东西刘正也听不懂,却也明白那王师傅想出来的方案更好,而且这次是打算将他散落在各地的弟子都召集回去,好好将墓园处理得妥善一些,刘正同意下来,感谢一番,等确认完后,那年轻人倒是急性子,或许还有些受不了这里的味道,立刻就准备驾着马车过去涿县。

    望着马车远去,刘正吸了吸鼻子,“这厮喝的是酒啊?”

    习俞近来主管昌平这片的事务,闻言点头笑道:“景山酒不离手,一日不喝就难受,我等都说他是小酒虫。对了,主公别看他是王师傅的徒弟,他便是漆画不如王师傅,一手丹青可是已然有大家风范。”

    “好好栽培,往后兴许有大用。”

    刘正点点头,扭过身勾着赵犊、习俞的肩膀走向关羽张飞那边,随口问道:“叫什么,光知道字景山了。”

    “哦,徐邈徐景山。蓟县人,之前……”

    刘正脚步一顿,“你说他叫什么?”

    “徐邈,徐景山。”

    见刘正若有所思,习俞补充道:“邈,远也。”

    “我喜欢这个名字!”

    刘正扭头目光灼灼,一拍赵犊的肩膀,“赵犊,你亲自回去涿县,跟小术说一声,以后让徐景山跟着他!”

    “主公这是……”

    习俞与赵犊对视一眼,齐齐有些惊愕,刘正左右望望,招呼了远处的郭宵一声,随即又朝赵犊道:“你二人如今就走,一路护送他过去涿县。跟王师傅说一声,这人等他用完,我要了,让大家别怠慢了他,再让小术好好教他,平日里让女荀她们也留意一下……”

    “呃,主公……赵某正要说这事,二位夫人……失,失踪了……”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