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三章 流言
    天色近黄昏的时候,代县一处酒楼后的厢房,当朱明火烧火燎地推开房门时,荀攸正坐在案几旁,盯着几枚分开放置的干果发呆。

    “先生……”

    房间里关了窗,拉了帘子,昏昏暗暗的,荀攸的身影陷在昏暗中也显得有些诡异,朱明快步过去喊了一声,就见荀攸抬手掌心一竖,收拢案几上的几枚干果,抬起头时脖颈骨骼脆响几声,眼眸里布满血丝,大概是没怎么睡过,“虽然明知道按照你们的心性,死了人就不算好事……不过,下次别这么慌慌张张的……”

    荀攸吸了口气,笑道:“说吧,是顺利呢,还是顺利呢?”

    朱明迟疑道:“主公……让人带了消息过来,昨夜雊瞀令城禁了,赵犊他们伪装白马义从吓退的蹋顿。”

    荀攸表情一僵,沉默片刻,随后点点头,“死了多少人?蹋顿他们派人追杀了吗?”

    那表情在阴暗中显得极其冷静,甚至有些冷漠,朱明愣了愣,“来人说主公没说,不过似乎没有人追杀,蹋顿的人还是在原来的营地驻扎着。对了,那人说了句奇怪话,说主公传消息来,近来不洗澡了……其余的倒是没有多说。”

    话语中,几名袍泽与宋氏染涟小卢毓慌慌张张地跑进来。

    “不责怪也不问我善后的事情……”

    抬手一抛,一粒枣子被扔进嘴里,荀攸嘀咕一声,咀嚼时的双颊显得微微僵硬,“不洗澡,放弃体面让人看到狼狈……这是在引起民愤啊……呵,蹋顿不追,大概便是想站在理字上,堂堂正正要个公道……倒是都不要脸,打算耍无赖了吗?”

    他自言自语了片刻,望着案几上围起来的干果,点头道:“好事,都是好事,这样就都有了准备的时间了。你们别急,蹋顿昨夜没派人追杀就是留了余地,他心不够硬,有所顾忌,既然他已经错失良机,我们就绝对不会输了。”

    “蹋顿要复仇,绝对也要胡人的民意,大军集结,堂而皇之地路过广阳郡,让刘使君默认此事,乃至于借刘使君的势,再加上还要闹事掀起幽州百姓对德然的怨愤……至少也要半个月才有大动作。”

    又有几个人闯进来,荀攸看着那些人神色怪异地望过来,又扔了几颗干果咀嚼着,扫视几眼后,目光突然在染涟身上望了几眼,“这样,你们准备送宋夫人与小毓去沮阳等候子干公吧……嗯,可能的话,直接送到蓟县去。染姑娘……呃,荀某其实也想喊步姑娘,但步氏步氏,岂不是什么都不是?哈哈,失言失言。只是,染姑娘,这缘分已然过去,便不要去想它了。”

    染涟脸色一白,众人的表情愈发古怪起来,荀攸能够感觉到其中几人对自己的脸色变得冷漠了一些,却是保持着微笑,站起来拱了拱手,又道:“说回正事,荀某还得染姑娘帮衬荀某一回,随同荀某去往冀州一趟。”

    染涟愣了愣,朱明微微皱眉道:“先生,可是引路?何需染姑娘陪你。幽州地图我等尚有绘制啊,自上谷南下,从太行山五阮关直通涿县的道路,我等也是知晓……”

    荀攸望了眼过来,那眼神布满了血丝,看得朱明话语一顿。

    他知道自己有些逾礼了,以往提意见,那是众人开会的时候,可此时明显是出门在外,按照刘正的指令,一切都要听荀攸的,而他这句话明摆着暴露了对荀攸的不信任。

    “朱统领,你在城中找几个兄弟陪我和染姑娘去一趟,随后带着其余人回去沮阳吧,记得护得宋夫人周全。宋夫人,倒是荀某牵连了你等……”

    荀攸望向宋氏,拱了拱手,宋氏微微摇头,望了眼染涟,染涟也望过去,迟疑了一下,点点头。

    宋氏也没问缘由,叮嘱道:“还得公达照顾好我家涟儿……莫要让她受了委屈。”

    “为什么啊?我不要嫂嫂走……”

    小卢毓摇着头,一脸不情愿,还有担忧之色溢于言表,小家伙喊惯了嫂嫂,倒是一时半会儿也改不了口,荀攸笑了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臂膀,“荀某算错了事情,需要弥补,但借兵需要最快的速度,不止认路,染姑娘是你爹的义女,也能增加我过去商谈的底气……小毓想你德然兄有事吗?”

    “不想……德然兄怎么样了?”

    众人明白荀攸的意图恍然大悟,小卢毓连连摇头,一脸的心有余悸,荀攸摇头道:“你德然兄一身武艺天下无双,岂会有事?只是双拳难敌四手,为今之计,还得向冀州黑山军借兵……嗯,事不宜迟,听说小毓认了德然为主公,此次听话,即刻启程,护好你娘,如何?”

    “那你也要护好德然兄和……涟姐姐……不容有失,不能像昨日那样了。”

    小卢毓开着口,看上去颇为懂事,但谁都知道小孩子绝不可能知道昨日的情况出自他手,于是朱明等人的脸色微微有些尴尬,方才有人过来说明情况,他们知道荀攸是此事的始作俑者,的确腹诽几句,没想到被小卢毓说出了口。

    荀攸倒也不恼,干笑一声,朝朱明道:“朱统领,我们走吧。”

    他率先出门,走了几步,突然回头又道:“当然不会有失。如果你们觉得失误的地方,是说死人的话,打仗哪里有不死人的道理?为帅为将,都会死的……你我又何曾想着避让了?”

    他顿了顿,“谋害难楼是冲动了一些,但赵犊之事,算我的了?嗯,也算我没考虑进去他的想法,不过何尝不是他自以为聪明,将事情推向这个方向?”

    见朱明等人纷纷皱眉,脸色愈发难看,荀攸释然一笑,“荀某不是想推卸责任,也不是想让你们怪赵犊兄弟,只是想说,战场之上,形势难测,并非一定就有乐意的结果。往后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变故发生,而我等能做的,便是尽最大可能保住已有的东西,再进一步开拓进取。不要去在意谁对谁错,而是去尽量弥补、争取。”

    他顿了顿,拱手道:“既然德然信我,没有追究,我希望诸位兄弟也不要怨我。谁都有犯错的时候,何况我还没做错,对吧?幽州需要稳,我的原意便是如此。赵犊兄弟促成了这个局面,何尝不能快刀斩乱麻?而且,就算我做错了,我们还有人能够弥补啊。再者,我做的事情,就算是出了纰漏,我也能担当得起。毕竟,荀某后面,可还有荀氏啊。他们也能出谋划策,起码一定比你们强,荀某相信,也一定能弥补我出的纰漏。”

    他说着,指了指所有人,毫不客气地道:“你们可别忘了,我如今上头最大的靠山,可是我女荀姑母,你们想干什么啊……我荀氏哪里有做错的时候了?往后统统给我闭嘴。散了吧!”

    这番话有些说教的意味,尤其是最后一句话趾高气昂,颇有一些自吹自擂的成分,在染涟看来,即便荀攸的身份放在那里,但众人本就心有埋怨,只怕往后会离心离德,她正有些紧张,却没想到朱明等人齐齐表情释然地笑起来,还有人或是抱拳或是拱手的致歉,与荀攸插科打诨,还连连附和,对荀采进行着一番夸奖吹捧。

    这一幕看起来是心悦诚服地对荀采表示尊敬,而并非是因为荀采是刘正的妻室,染涟歪着脑袋有些好奇,倒是没料到那个书信中字里行间温婉如水的嫂夫人竟然还有这样的能力,随后有些佩服,毕竟嫂夫人是荀氏出身,只是此后又听他们提到了耿秋伊,提到耿秋伊商贾出身,不显山不显水的,竟然短短几年时间内,学识也已经有所小成。

    她跟在众人身后,听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感慨着两位夫人的变化,心中也有些敬佩两人的勤奋好学,最后也不知道是谁开了个头,就听到有人感慨道:“跟着主公的女子,可是各个不同寻常啊。据说雒阳那邹姑娘,与主公素未谋面,以往屡屡无为,可自打成为主公弟子,如今也是长袖善舞的人了。”

    于是有人附和,“是啊,还有昔日慈明公所救的女子,叫什么……哦,任姑娘。这一路过来,听邹叔说,邹姑娘家信中,那任姑娘对主公可是多有惦记呐,还感恩戴德的,也不知道主公身处涿县,何时和那姑娘联络上的……据说那任姑娘也是个能人……守身如玉,想来是等着主公亲自登门了……哈哈。”

    众人叽叽喳喳地说着,话语之中倒也有糙汉子的直爽与荤话,染涟有些惊疑地听着,一侧宋氏突然小声附耳道:“此事其实老爷也说过。想来也是奇怪,那耿家姑娘,听说原本并不聪慧,认过些字,却也素来是寻常女子的天赋资质。何曾想,跟着你德然兄后,倒是突飞猛进,学识、才智连老爷也觉得有治世的能力了……磨炼几年,未尝不能成为县令的资质啊。”

    “她是苦命人,遭逢大变改了性子好学一些原也正常,只是老爷又说了,你德然兄绝对用了些手段的,要不然那姑娘不可能这么快学会的……三年左右,老爷教的,她已经都聊熟于心了,这可是连子章、子德他们耳闻目濡这么久才有的啊。为娘以为,也是德然性子宽,做他的妻妾啊,定然是幸福的,所以才能让那姑娘心无旁骛地学东西。嘿,所以也有这么多姑娘素未谋面,便惦记着你德然兄呢。”

    有些话宋氏没有说穿,但这些恭维话,染涟也听得出意思来,随后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心中却也明白,这年月是不排斥寡妇再嫁的,改换门庭也并非什么可耻的事情,只是大概是因为心中愧疚吧,义母还是太过急躁了一些……

    不过能够尊重自己的意愿,还是很幸福呢。

    小姑娘倒也并不排斥宋氏吹耳边风,却也只想着自己该想的事情,随后过了半天,坐着马车在几个荀彧派人开在代郡的商铺门口停了停,便也与宋氏等人道别,与荀攸朱明等人朝着南方前进,心中总觉得自己的未来应该是不一样了,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

    四月下旬蓟县下起了雨。

    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上旬开始,幽州各地的雨水似乎就罕见的多了起来,一连能够下上好几天。据说南方那边雨水更多一些,连日暴雨的,让好多人都担心今年的收成。

    好在这几十年来,夏日落冰雹、冬天热得发汗的怪异天气也不是没遇到过,人们习以为常,再加上前两年还算太平,五谷丰登的,家里都有一些储备粮,比起其他州郡因为刺史、太守起兵讨伐董卓被征调了粮草的百姓,至少幽州这边百姓的心理压力原本没这么大的。

    但到得五月初六这天,这一连近十天的下雨天还是让不少人对于粮食问题忧心忡忡起来,当然,会有这样的情况,也是因为流言蜚语铺天盖地地在周边流传着,无一不反应着幽州内部要打仗了,而一旦打仗,日子就绝对会艰难很多。

    其实如果只是单一的谣言,譬如乌桓鲜卑又作乱了,又或者哪里的盗匪又聚集起来准备闹事了,也不会让人这么发愁,这几年百姓能熬过苦难也见识过大大小小的场面,乌桓鲜卑作乱、一些盗贼用流言拨乱民心趁机作乱的事情,大家以往也不是没听说过,也经历过一些。

    本来嘛,便是真的经历了也不怎么担心,毕竟只要不丢了性命,刘幽州会照顾他们这些百姓,也会坚决维护他们的利益与安全问题。

    但这一次变得不同寻常了一些,流言中不乏说自上谷西边地界有一批伤员横贯上谷郡朝着蓟县来了,一个个的身着血衣、伤痕累累,还有死了的人被板车运载着,说是被乌桓偷袭,想要来蓟县朝刘幽州喊冤,据说其中几个人的身份还挺特殊,连刘使君也得顾忌,不过众说纷纭的,也未必能够全信。

    另一边也有消息,说是自冀州北面诸郡,以及幽州南面几个郡,有成千上万的百姓分批次地北上了,或是路过广阳郡,或是路过渔阳郡,朝着右北平过去。

    据说那些百姓其实是黑山军与黄巾军冒充的,按照原来的说法,这两个所谓的军队,其实都应该被称作贼,但黑山贼和黄巾贼中真的不乏好人。

    譬如那黑山渠帅张燕张君安,昔日可是带领百姓清君侧的人物,此后被人暗杀大难不死,也是真的一心为了百姓与各地贼人相抗衡。黄巾军中也出现了几个人,什么赵昱、张闿、马台的,以往都没怎么听说过,但几年前那些残暴讨人厌的渠帅大多死了之后,这些人却是异军突起,而且人家虽然出身黄巾军,是真的有能力的,屯田安民、导人向善,可是让麾下的贼人真正改邪归正了呢。

    于是就有百姓自发将那这两边的几位渠帅将领率领的队伍后面的“贼”改成了“军”。

    按照大家的推论,骑都尉公孙瓒准备南下,这伙人北上,倒也像是为了防止乌桓、鲜卑可能引发的混乱,是出于好心,但毕竟上来的人太多了,以往可没有这么大的动作过,而刘幽州偏偏还什么都不管,这就看起来有点让人着急了。

    当然,这些消息倒也不算什么大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有消息称,刘幽州并不是不想管,而是这几天被一位大人物给烦的管不了这些事了。

    这则消息是从几位刘幽州佐吏府上的官家口中流传出来的,说是那大人物便是涿郡有名的卢植卢子干,昔日是朝廷重臣,当初抗击黄巾贼那也是杀人不眨眼的人物,这次过来,便是请求刘幽州发兵整治辽东郡的,名义是那辽东太守要立庙封王,一定要挥兵攻打。

    刘幽州似乎也得到了辽东那边的消息确认了此事,可顾及百姓不想劳民伤财,但高祖说了异姓不得称王,作为汉室宗亲,刘氏子孙,刘幽州又有抗击的必要,此时也是游移不定的时候。

    这消息自官吏府上传出来,便也有了几分可信度,众人听了都觉得煞有其事,再加上另外两边的异动,还有乌桓可能存在的叛乱,各方各面一相结合,大家便也察觉到不对了,很是惶恐。

    当然,这些都是流于表面的东西,真正处在这些事情旋涡当中的人,感觉到的,是不同寻常的另一种氛围了。

    毕竟,作为幽州第一掌权人的刘虞,此时表现出来的不是被烦透了的姿态,或许,用根本就没有一点烦恼来形容更恰当一些。

    这几天,他们的刘幽州,可是与卢植夜夜笙歌日日醉酒,连基本的事务都只交给治中赵该处理了,又怎么可能有什么烦恼?

    这幅垂拱而治、不问世事的态度好不悠闲,此时能烦恼的,也就是他们这些身处其中却偏偏不能拿主意的州牧佐吏罢了。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