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鱼我所欲也
    杀戮在继续。

    浓郁的血腥味刺激着每一个人变得更加疯狂,随着夜色的降临,不管是谁,只要处在战圈之中,都感觉敌人变得更多了起来,于是兵器被舞得更快了,血腥味愈发浓厚,声音也愈发吵杂。

    战场上的局势变得更加凶险和恶劣。

    也在这样的氛围中,关羽勉强辨认着方向,朝着西方不断杀过去,偶尔路过几名袍泽的身边,救下人来询问刘正的去向,无果之后,让那些人和周围的袍泽策应自己一同杀向西面,带着头走了没多久,结果还是和那些人走散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都死了,却也只能心情焦灼地继续脚步急促地跑动。

    夜一黑,如果再不走,就更加没有机会了……他想着,右手用力挥砍,将一名朝他杀来的骑手给劈了下来。

    用力过猛以至于脚步踉跄几步,随后又砍杀掉几个人追赶上那匹马,此时左手已经彻底没了力气,两只衣袖沾满了血,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敌人的,浑身上下也很粘稠,汗水混合着血水令得衣服都开始束缚他的行动,耳畔振聋发聩的嘈杂声音也已经化为了嗡嗡耳鸣声。

    “大哥!”他一边大喊,一边试图踩上马镫跳上马远眺,但模模糊糊中有人横着长矛冲锋过来,他刚跳下马镫落地准备迎敌,一把环首刀在那人的脖颈旁突然出现,如匹练闪动,人头飞起,鲜血迸射,显露出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来。

    “我又找不到了!你找到了吗?”来人大喊着,是苴罗侯,就见苴罗侯跑到马的另一边护住马匹,随后一边砍杀着敌人,一边喊着胡语,像是在召集人过来支援。

    他之前过来对关羽说那被杀的人是他的小舅子,关羽也不知道真假,此后却听他嘻嘻哈哈笑着说出是与轲比能走散了,提议两人一起合力冲出去,当时关羽还没来得及答应,苴罗侯模模糊糊听到了轲比能的喊声,邀请了几句,关羽回答要去找刘正,便各自分开,倒是没想到,他也杀回来了。

    “没有,我跳上去看看,你换个方向护着我,我左手使不上力了!”

    关羽喊着,随即跳上马去,苴罗侯拉了下辔头稳住马匹,“帮我看看我大哥!还有琐奴……估计你也看不见,哪里马多你告诉我吧……好吵,听见了……没啊!”

    话语中砍断一根长矛,却也手滑,让环首刀飞了出去,苴罗侯被木棍捅着抵在马上,大喊着挣脱、奋力扑上去将那敌人扭断了脖子,随即自地上抓起一根长矛挥舞着逼退几个敌人,在两名手下过来支援之下解决了敌人,随后又朝四周大喊着胡语,语调却明显再没有了之前的轻松从容,隐隐有些烦躁。

    “不行!看不清!而且太吵了,我们在……哼!这里喊,他们根本听不见!”

    一根长矛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远处横着飞了过来,抽在身上,关羽身躯晃了晃,顺势下马,脸色难看地望着左右,突然感觉不知道去哪里,心中茫然一片。

    他没有说,刚刚在马上举目眺望,到处都是乱战。骑兵战在当先一轮的冲撞之后,俨然已经变成了步战,但也不是没有骑兵,只不过那些骑兵在战场外忽远忽近,大概已经交织成了一张大网,将他们这些鱼儿包裹在内,随时对漏网之鱼进行绞杀。

    “走!我们杀出去!再不走来不及了!”

    苴罗侯大喊着,这句话却是用的胡语。他已经发现关羽这个人因为长得别致,很招敌人,此时预感到身边的手下越来越少,于是不想再和关羽混在一起了,和身边的手下打了招呼,就朝着外面冲过去。

    关羽愣了愣,却也没有跟上去,左右望望,看着远远近近还在发生的战斗,看着附近的一名袍泽被四五人拿着长矛捅穿、哭吼着投掷环首刀杀掉一人、大笑着断了生机,随后感受着身躯的微微脱力,眼眶突然红了,拖刀茫然地扫视左右,大喊道:“大哥!三弟!”

    他的背后,几名乌桓人砍杀掉一名骁勇拼死的汉人,闻声顿时瞪大了眼睛望过去,脚步也跑了起来。

    也在这时,天空中响起数道“聿聿聿”的哨声,远处有微弱的声音响起来,“谁还在!谁还在!让我听到你们的声音!让我听到!在的回话!在的……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

    “大哥!”

    微光中,关羽在甫一听到声音后就急忙提刀跑过去,几名自背后偷袭的乌桓人武器顿时落了空,关羽察觉,听着“……得兼,舍鱼取熊掌者也……都背起来!让我知道你们在哪里!”,左手似乎又有了力量,抬起来稳住刀柄,右手用力挥刀。

    噗噗噗!

    三颗人头冲天而起,关羽毫不停留地朝着刘正的方向跑过去,口中大喊着:“都围过来!围过来!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啊——!”长须飞扬,大刀开合,血水在身边四溅开来,随后在不远处一名袍泽的“二者不可得兼……”中,飞奔冲了过去,“舍生而取义者也!”

    “这鸟厮……”还没跑出去多远的苴罗侯听着此起彼伏的背诵声,望着关羽模模糊糊的身影飞快冲向附近的袍泽,所过之处,人影尽皆倒地、断臂残肢不断飞起,心头忍不住有些怀疑关羽是不是故意跟自己示弱,目的也是不想跟自己为伍,怕自己拖累他。

    我有这么弱吗?你不要我还偏跟上来……

    他有些不服气地想着,又带着人朝着那边冲了过去,一侧几道人影突然咋咋呼呼地念着“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于生者……”跑过来。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帮人都跟吃了药似的,毫无之前的慌乱羸弱,一个个配合默契地绞杀着敌人,朝着关羽那边如龙似虎、风驰电掣地冲锋,还有人朝着自己这边绞杀,一名手下要不是喊着蹩脚的“自己人,自己人……”,差点被结果了,苴罗侯感受着那些人的士气,突然有些好奇刘正如今的状况了,这厮一出现,当真有这么大的用?

    一边跟上去的同时,还有些恶意地想着,这要是过去之后发现其实已经被打废了,士气只怕又会疲软下来吧?

    ……

    “来啊!来啊——!统统过来受死……黄泉路上,记得爷爷的名字!爷爷张飞张益德!”

    马在飞奔,人在战斗,远处那吼声在涌动的骑兵中时不时响起,一直底气十足,被一群护卫拱卫在战圈外的置鞬落罗稳坐在马背上,望着那边模模糊糊的场景,听着一侧寇娄敦时不时愤怒地大声质问,蹋顿又不断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面无表情,心头觉得这两个小子滑稽到了极点。

    他以往何曾受到过这样的待遇,昔日难楼与檀石槐交好,他尚且有用武之地,但此后难楼归附丘力居,他被暗自托付继续与蒲头、步度根等人联络,尽管也有人猜出来他是受难楼的安排,对他多有抬举,但大多数人却还是用异样的眼神看他。

    叛徒、鲜卑的走狗、虫豸、杂种……各种各样的称号,就因为他的父亲是鲜卑人,就因为如今的乌桓彻底像一条狗一样舔刘虞的脚掌,就因为他无力违背难楼的命令,那些人就敢将忍辱负重的他当做可以肆意唾骂、发泄愤懑的对象……

    他何等无辜啊!

    所幸终于还是改朝换代了。

    置鞬落罗想着,心头只觉一阵畅快。

    说起来,那日难楼被杀之际,实际上他就在旁边,原本也不是没有机会救,但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放弃那个嚣张跋扈的老杂毛。

    此后的局势,倒也在意料之中了。

    诸多人争论不休,他却是暗自和蒲头留在部落的暗线联络上,然后顺着那些本就四起的谣言扩大众人对蹋顿的敌意,又凭借着明面上与鲜卑西部的关系,便也顺利成章地收复了不少首领、大帅的人心。

    难楼一死,党同伐异暂时还来不及,最重要的当然是追查真凶。

    那些针对蹋顿的流言蜚语原本倒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看此时蹋顿的反应,多半是其他人针对乌桓设的一场计,既然不是蹋顿,也不是蒲头,那想来想去,便也只有汉人这边了。

    毕竟轲比能如果觊觎上谷,绝不会让他自己陷入死地,而且轲比能个性向来直来直往,多半喜欢硬拼,便是与莫护跋等人用计,也绝对是趁机大军挥下,哪里可能像如今这样抱头鼠窜?

    想来有趣,自己竟然有朝一日能逼得悍勇无比、掌管偌大鲜卑中部的轲比能逃之夭夭,想起之前听手下说的情报,置鞬落罗心头激动,却也有些烦躁,也不知道那些追兵有没有追上,要是能杀了轲比能,那他想要改投鲜卑西部就更加顺理成章了,而且也能在鲜卑名声大振,说不定带着这帮乌桓人,还能身处高位,受蒲头重视。

    这样想过之后,感受着那张飞带领之下的汉民的喧哗声还在响起,置鞬落罗微微皱眉,扭头对喋喋不休的蹋顿问道:“你说不是你,那会是谁?公孙瓒,刘虞?还是说,是我们这些大帅首领中的某一个?又或者就是我?”

    蹋顿一愣,却也知道眼下不是分析的时候,劝道:“叔父,此事还得我仔细探查一番,可轲比能与刘正真的不能死啊!”

    “已经开战了,他们的人死了这么多,还有回旋的余地吗?”

    置鞬落罗顿了顿,“要不然这样,你一向头脑聪明,告诉我谁有最大可能,我立马撤兵,带着大家去找那人讨个公道。”

    这话看上去通情达理,却也代表着要让自己选一个人开战,到时候就是自己的意志在作用了,甚至有可能牵连乌桓其他两部一同参战,蹋顿暗自愤怒不已,寇娄敦会意过来,怒喝道:“置鞬落罗,你不要太过分了!你要是真把上谷部拖下水,我怀疑就是你对难楼大人下的手!”

    “恼羞成怒胡乱攀咬我?你要这么说,对,就是我,而我是你们指使的。”

    置鞬落罗笑了笑,寇娄敦还要怒喝,蹋顿急忙拦住,他知道现在愤怒根本解决不了问题,还会暴露给身边这些首领大帅更多的不够成熟的印象。

    望着身后密密麻麻的骑兵,蹋顿想了想,“叔父,既然如此,可否抓活的?好歹让我等向刘德然问个明白。若真是他们,我绝不姑息,若不是他们,我等留着他们,尚且能够与刘使君有回旋的余地。”

    “刘德然吗……”

    置鞬落罗说着,有些不悦地望向身后。

    自打开战以来,那刘德然一人一马,仗着铁铠马铠,边退边射,可是射杀了他上百名手下,还将那些手下吓破了胆,居然过来汇报要求支援,方才他震怒之下让心腹带人过去追杀,让那心腹杀了人就回来,但扭过头才恍然发现,直到此时,都过了两三刻的时间了,还是没有人回来复命。

    他心头微微一突,怎么都觉得没了面子,“夜色下哪里管得了这么多,若他带人投降,我便给他这个机……”

    话语一顿,远处那张飞等人的吼声中,突然夹杂起一些文绉绉的腔调来。

    “如使人之所欲莫甚于生,则凡可以得生者何不用也?使人之所恶莫甚于死者,则凡可以避患者何不为也?由是则生……”

    整齐划一的语调突然自对面遥遥响起,紧跟着,张飞等人的吼声小了下来,在零星嘈杂的“过去,快过去……”的声音中,那些声音完全化为了一个声音,“是故所欲有甚于生者,所恶有甚于死者。独非贤者有是心也,人皆有之,贤者能勿丧耳……”

    声浪如潮,滚滚而来。

    “怎么回事?他们……杀过来了?”

    “没剿灭?听着挺重啊,还有不少人?”

    “不会留不住他们吧?这可是置鞬落罗的精锐啊……”

    窸窸窣窣的话语突然自周围响起来,不少人语调惊讶,还有宿敌嘲讽几句,置鞬落罗目光一眯,心头震怒,大喝道:“传令下去!都给我冲上去!告诉他们,投降不杀!要不然,一个不留!”

    有人领命,随后号角声响起来。

    夜完全黑了,草原上的风似乎也多了一些冷意,裹挟着浓郁的血腥味席卷而过,带起一阵铁蹄践踏声传至天际。

    ps:噗,之前一直忘了说了,有几个地方一直写错了,蒲头、步度根是鲜卑西部,总是顺手写成东部了。小姑娘名叫染涟,不是染莲,有一段时间一直打“莲儿”,顺手的……好多这种瑕疵发现了肯定改,但怕误导,在此说一声。抱歉抱歉。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