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九七章 撤退
    “吹号!吹号!吹……别!有人吹了!别吹了啊——!”

    “敌袭!敌袭!列队!车子搬到一起当拒马,快快快……给我回来!逃什么!”

    “滚滚滚!还搬什么,上马准备撤退……别挡道!让开!快让开!”

    “让我过去!别乱!都别乱!看我的手势……”

    远远近近,喧嚣不止,暗淡昏沉的光耀下,两个营地内乱成了一团。

    人们或是自毡帐内跑出来,或是从篝火旁跌跌撞撞地爬起来,找马的找马,找人的找人,或是就近钻入某个毡帐拿上武器……也有已经喝醉的胡人抱着清醒的身边人不肯放手,然后被推搡出去,但仍旧扑上去不罢手,最后被路过的首领直接捅死在地。

    铺天盖地的声音中,到处人来人往,像是乱锅上的蚂蚁一般互相推搡倾轧,磕磕碰碰免不了,就有身份高贵的胡人首领、大帅暴怒斩杀属下,大喝着“安静——!安静——!”,但无论是轲比能的人,还是蹋顿的人,聚在一起的都不是单一的部落,在如今多半人找不到轲比能和蹋顿这两个主心骨的情况下,面临着黑压压的骑兵急速自北方席卷而来,恐惧与不安早已不是鲜血能够震慑的了的,场面依旧乱得一塌糊涂。

    不过,这混乱没有持续多久,也不知道从哪一刻开始,大多数人朝着一个地方汇聚,大家便跟着脚步,朝着那里聚集过去。

    另一边,刘正的人也有些混乱,但比那些胡人要好的是,大多只是脸色慌张、身躯打颤,便是脚步踉跄了一些,显得有些腿软战栗,所有人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回去各自的毡帐寻找装备、马匹,汇合队员,然后在左顾右盼中,井然有序地朝着附近更大的队伍汇集。

    手势、号角,还有举着东西纵马飞奔充当旗手的,三方人员的高级首领在铺天盖地的喧嚣声、越来越近的马蹄声中各显神通,依照最快的速度将手下的部队汇集了起来,并且压下了各自部队的混乱。

    但相比较轲比能与刘正的人,蹋顿这边的女人明显多了很多,虽说多半女人也都是弓马娴熟,但女人的存在,也会让不少男人精神惫懒、享受仅有的一些生活乐趣,以至于真正到了这种刻不容缓的时刻,当刘正、轲比能的人相继结阵完毕的时候,他们那边还有不少男男女女或是衣冠不整地出来,或是干脆衣着单薄地提着武器就赶了出来,逊色不少。

    当然,这样的情况在所难免,蹋顿之前也不是没有假设过,早已预料到了,他真正没有预料到的是这些大数量骑兵的出现,以及刘正轲比能两个部队的慌乱,这就代表着这只骑兵没有在任何人的意料之中。

    他有些疑惑地望着北方那近在咫尺的密密麻麻的骑兵,然后望到轲比能单枪匹马朝着两个营地中央集结的刘正的部曲冲去,像是准备找领头的刘正问些什么,眉头顿时一皱,却是叫寇娄敦凑了过去。

    轲比能纵马赶到刘正身边的时候,那些自北面过来的骑兵已经在五六百步开外停了下来,留出足够的冲锋距离,刘正的身前,朱明正迟疑地望着刘正打的手势说着“主公!这……”,然后在刘正不容置疑的表情中,朝着身后人打着手势。

    他看了片刻,开口道:“刘公子,你到底……”

    轲比能正说着,就见身前的那些刘正部曲左右彼此望望,然后在各自惊疑不定的脸色中分出五六十人井然有序地朝着营地过去,他有些愣神,就看到就近进入营地的人已经下马围在篝火边,一边安抚着马匹,一边以最快的速度将煮着的肉、饭分下去给队友。

    与此同时,荀攸驾着马车赶了过来,也不开口,打着手势,刘正点头摇手地比划了一阵,荀攸知道自己不能亲自上阵,便一脸不爽地朝着朱明打了个手势,然后看着朱明在刘正点头之后一脸无奈地带着十几人凑到马车身边,便也一脸地幸灾乐祸地与那十余人朝着南面当先而行。

    刘正的部曲中一部分人脱离出去安然吃饭的一幕让所有人愣了愣,北面那些衣着朴素的骑兵中分出来的两百多人拍马过来,领头的几人表情也是相当震惊,在看到刘正这边有马车和十几人往南去后,左右望望,像是讨论着什么,之后有人摇头,便也没有反应,但有人停了下来,与这边保持着一箭之隔的距离,其余人便也都停在了左右。

    轲比能完全懵了,一脸呆滞地望着刘正跳下马,从闻人昌手中接过饭羹安然吹气喝着,一旁关羽张飞还一脸迟疑地帮衬着他一起将一套铁铠套在他身上。

    刘正扣着朴素没有纹理的铁头盔按在脑袋上,朝着轲比能望了眼,一手帮张飞提拉着皮铠,一手举着热羹,喝了一口,口齿不清地道:“别慌。吃个饭而已。大家都饿了一天了,总要先吃饱再做事。反正他们想谈,那我们就养精蓄锐……”

    这年月都是一日两餐,此时夜幕降临,其实按照夏天的时辰,已经酉时过半快到戌时,也就是临近七点,原本刘正这些人在涿县的习惯当然也遵循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时间,早就吃过饭了,但住在这里大家都轻松下来,也有还没吃等着晚上与人喝酒吃肉玩闹一阵的。

    这时看刘正还让手下去吃饭,轲比能很没有营养、又显得很木讷地“哦……”了一声,望着北面那些骑兵,嘴角微微抽搐,总觉得那些骑兵可能被激怒后不由分说地就冲上来。看样子对面七八千人最起码,真可以这么轻松地安排人吃饭?是知道自己这些人的数量没什么用了吗?吃饱喝足,能逃几个逃几个,死了也别做饿死鬼?

    已经纵马过来的寇娄敦闻言也脸色怪异地望着刘正,随后望着刘正那套颜色暗沉的铁铠、披着马铠的青云后背马鞍上挂着的大弓和六只插满箭矢的箭壶,微微艳羡之后,还有心质问,刘正已经朝他喊道:“怎么回事?到底是谁的人?”

    寇娄敦也不由一愣,随后就听到蹋顿身后集结的队伍中有人喊了起来、拍马而出,几个宁县附近的部落首领朝着对面冲了出去,对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静了下来,能听到前方赶过来的那两百余人中也有人在呼喊,还有女人从里面纵马冲到那些人的前方,与领头的并马在一起,痛哭流涕地喊着什么,距离有些远,那女人的声音又嘶哑无比、断断续续,隐隐只能听清“难楼”两个字,让他心中徒然间生出不好的预感。

    对面那两百余人中,当先几人的面孔寇娄敦也认得出,反应过来,当即满心忧虑地准备折返,一旁刘正突然轻咳一声,随后他就发现刘正那些手下中,前方一排所有人突然弯弓搭箭,对准了自己。

    寇娄敦吓得一动不敢动,轲比能感受着对面和蹋顿身后的那些部曲开始吵吵嚷嚷起来,也吃了一惊,却也没有提醒刘正,反而打着手势,叫人随时警惕。

    蹋顿看在眼里,听着身后因为寇娄敦被威胁而此起彼伏的抗议声,有些不耐烦地抬手压了压,然后便看到刘正朝轲比能歪了歪头,又朝关羽张飞荀攸使了眼色,随后等轲比能派琐奴出来后,他上马汇合琐奴,肆无忌惮地与寇娄敦擦肩而过,纵马过来。

    “蹋顿大人!你要干什么!”

    刘正持枪跃马,大喝着冲过来,那浑身上下黑漆漆的铁铠让蹋顿没来由地心惊肉跳,眼角余光看到不少手下也弯弓搭箭,蹋顿自知这件事情绝对是他的错,便也朝着那些人骂喝几句,随后紧了紧弯刀,也没拒绝几名护卫的守护,朝着刘正与琐奴迎了过去。

    “刘公子,这件事情我等尚不知情,还得稍等片刻。”

    蹋顿说着,望望双方中间的空地上,正在谈话的人中分离出一人朝着自己这边慌慌张张地策马冲过来,皱了皱眉,那人倒也知道分寸,知道琐奴听得懂胡语,便也凑到跟前跳下马,在蹋顿俯身中,几乎是贴着蹋顿的耳朵小声说道:“大人,难楼死了……”

    “轰”的一声,蹋顿脑子一空,有些愕然地望着对面那些骑兵,看着那些骑兵的两侧不断有人冒出来,慢慢呈半圆将他们包围,尽量控制着表情,低声问道:“具体怎么回事?”

    那人显然是听到消息就来汇报的,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出清楚,听得刘正一脸不耐烦地问了一句,蹋顿不动声色地说道:“让他们来个人跟我说清楚!”

    扭头笑了笑,“刘公子,稍安勿躁,有点误会。”

    刘正朝着又赶过去打探消息的那人努了努嘴,笑着说道:“误会是吧?那我们先走了,你们慢慢谈。这么大阵仗,刘某可受不了。”

    蹋顿迟疑了一下,刚刚也没听到太多情况,只知道难楼死于身边人造反之中,难楼一死,这些人动用这么大阵仗,可难说不是来杀了自己夺权的,便也干笑道:“刘公子,不若留下来看看。你放心,有某在此,他们绝不敢伤你。”

    话说的漂亮,实际上却是打算留着刘正一同帮他抵抗一下可能到来的战斗。

    “他当我们傻?再不走,就要被他们的人包围了!”

    琐奴不知内情,明白乌桓人早就看他们鲜卑人不顺眼,此时没有出言反驳,只敢暗暗朝刘正提醒一句,刘正望着那些骑兵围成的半圆逐渐扩大过来,有将他们包围的可能,点头喊道:“大人,不是刘某怕事,不过你如此阵势,刘某不得不怀疑你们乌桓有心吃下我们这些人。刘某胆子是大,但是也不蠢,你若当真不知情,那也得让我们的人先退几千步。”

    他嘿嘿一笑,“这样大家都好过。你看,我都派人吃饭了,总不至于不信任大人的威仪,可这事……你好像管不住?如果你真打算设计坑害我们,不若此刻就动手,来日等刘某逃出去,便找刘使君伸冤,有可能的话,号召幽州百姓不死不休。要不然,他们这些人都快把我们包围了,防人之心不可无,我等可真的不奉陪了。”

    刘正一说,蹋顿也觉得刘正方才在不清楚来人到底是谁的人的情况下便让手下去吃饭,倒也像是相信轲比能与蹋顿都不会谋害他,这时这番话也说的诚恳,但他心中也有些迟疑,总觉得这些骑兵来意不明,有可能是冲着杀自己来的,眼看着场地中央有几人过来,其中还有那个哭诉的女人,便也觉得这些骑兵的事情应该有回旋的余地。

    既然知道自己还有威信,他便也有些放心下来,随后点点头,“如此的话,刘公子便与轲比能大人先往南撤一段路吧。等某打发了他们,便继续谈谈。”

    “素闻大人仁义,刘某自然信大人,也想和大人合作,大人放心吧,刘某一定等你。”

    刘正说着,抱拳告辞,嘴角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后,一边纵马赶回队伍,一边打着手势,不过闻人昌等人望着那手势倒也愣了愣,却也急忙朝后方打起手势,随后那些匆匆忙忙间还没吃完的人便也反应过来,急忙上马一边朝着大部队靠拢过来,一边跟着往南方撤退——这种时候,那五六十人哪里吃得下饭,其实便是过去囫囵吞枣喝了几口,敷衍了命令就跑了过来,此时就是几个找食物绕了些路的,还没回来,但几乎是手势一起,便也上马匆匆地过来汇合。

    与此同时,轲比能见刘正的部曲退得井然有序,马匹缓慢,显得有些镇定,便也让自己的部曲在旁跟着刘正等人的脚步频率,看着刘正与琐奴过来还有些疑惑望望苴罗侯,随后凑向刘正,也是众人撤退的这几个呼吸间,那两百余人中有人突然暴喝,随后有二三十人朝着蹋顿跑了过去,也有人挥手朝着身后的骑兵大喊。

    轲比能愣了愣,听着那几声类似“冲!留下他们……”的喊声,神色突然锐利起来,握紧了手中的长枪,与此同时,刘正又是一个手势,部队徒然加快速度。

    另一边,对面那些骑兵突然动了起来,蹋顿神色大骇,看着身后部队也是剑拔弩张,大喝道:“谁都不许动!”

    话音刚落,刘正轲比能等人显然误会了什么,跑得更加快,那些追赶的骑兵也冲得愈发快速。原本就半圆状包围的骑兵,自两侧的营地外围疯狂突进,穿越毡帐,自东西北三方朝着刘正轲比能这一千人的部队包围过去。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