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九四章 驱虎吞狼
    天色黑了下来,广阳城南面的一条昏暗的街道内,一匹快马在饭后悠闲聊天的百姓的目光中,来到一户前几天又住进了人的宅院里。

    大汉下马与守门的护卫聊了几句,匆匆进了门,随后不久,有灯火在宽敞的院子里晃动,虫鸣中,昏暗的人影走动、坐到石墩上,有声音在有些闷热的空气中散开来。

    “辽东太守……有意思。”

    耐人寻味的语调中,公孙瓒笑了笑。

    正如荀彧所料,那日回去右北平收拢兵马准备南下,当暗线汇报刘正与郁筑鞬起了冲突,还去找轲比能后,公孙瓒就一直远程操控着部曲,自己守在这里,观望着刘正那边可能有的局势变化。

    及至荀彧托人给他送来一匹安了不一样的装备的马,他就更没有理由离开了,还让已经到了渔阳郡、准备往冀州渤海郡进发的一万人马就地安营扎寨。

    “主公,他荀文若这是要干什么?当真是刘正不在,他自己的意思?辽东太守……刘伯安还真敢给,这两人莫不是当真纸上谈兵,自以为是了?招惹公孙度……哼,若是公孙度修书一封,邀你入主蓟县,这幽州……”

    严纲有些轻蔑的笑声中,公孙瓒微笑道:“没听说见吗?骑兵那三样装备,我要多少,德然那里有多少。那便是说,这装备定然屯得超过两万了。张曼成与杨凤的人,合起来便算三十二万人……我保守一些,精锐算他五万……五万啊,再加上套上那两万装备的马匹,咱们还真有可能被坑杀。”

    杨凤那里有两万精锐是之前就打听清楚的,这时公孙瓒直接将张曼成的三十万人缩水成了三万,黄邵失声笑了笑,随即想到昔日当蛾贼时看似人多势众,折合起来还真是不堪一击,又没了兴致,只是想想张曼成在宛城时和朝廷军耗的很久,此后宛城那十五万人便是没逃走的被杀了大半,散开去的想要召集一两万人应当没多大问题,再加上此后蛰伏青州绝对也有所操练,或许……三万人还真是小觑了对方。

    何况有刘正在,便是只有三万人,当真还一样是乌合之众?

    “那也得我等束手就擒,这幽州之大,还能没有我等跑马且战且退的地方?逼急了,当真与公孙度那两三万人联合,那些死读书的竖儒,能奈我何?”

    严纲依旧有些鄙夷,公孙瓒啧了一声,“你这死脑筋。这几天忙上忙下、东奔西跑是委屈了你,可至于如此敌视德然?南下的事情,我若不同意,他能做主了?你就不换个方位想,我若是将他的装备诈出两万套,定然是能增强实力的,兄弟们因此得益,临阵也能少死一些人了。便是不用……我拿几千套给刘伯安,这不是私造武备的罪名吗?德然往后还不得仰仗我……固然,他若当真有心反刘伯安,拥兵自立,亦或南下投靠旁人,我也奈何不了他。这事是我有些自以为然……”他想起刘备与他的关系了。

    严纲愣了愣,随即有些将信将疑道:“荀文若既然求了个太守之位,只怕刘伯安已经知道了私造武备一事吧?便是拿此物换来的刘伯安改变心意都说不定。再者,这马蹄铁可是惠及万民的事情,真论起来,其实也算不上武备……不过,这么肥的肉,荀文若怎么敢自己吃下,他也吃不下,此事一定让刘伯安知道了。”

    “便是提一句。这事可大可小,全看刘伯安。如今德然的归属尚且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等换不换?荀文若这厮是打算拿我的兵符做文章,我若不给,便不能尽快提升战力,若让他献给旁人,此消彼长,于我不利。可我若给了兵符,再给他三千人绝对的指挥权……他这是逼着我交兵权。三千人一破冰,其余七千人的人心想要消融指日可待……乃至我在右北平的布局根基,他都能夺了去,这蓟侯当不当一个样了。”

    公孙瓒说着,沉默了一下,有些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未曾想,德然还真是傍上了一户好人家。只言片语便让我进退两难……偏偏老师如今还护着德然,我想强取豪夺都尴尬……”

    黄邵像是想到了什么,迟疑道:“主公,既然难以决断,不若我等找子干公……”

    “你没发现我便是去不得?”

    公孙瓒摇摇头,“我量他荀文若定然是谋而后动。要不然昔日他婆娘在山下被赵昕挟持,他要真是那种鲁莽的个性,不至于连个人都不敢出现,又何至于在我面前如此强硬?他一番狂妄之言,不可能全凭辽东太守这个荒诞职位,一定有其他依仗,可他也该知道我不是不能找老师求门路得了这些装备。可我若去,老师如今身在何处?轲比能啊……”

    黄邵一愣,严纲也凝眉道:“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可谁是沛公?”

    公孙瓒反问一句,沉默片刻,又道:“不,应该说他想借刀杀人……也不对……就好比……好比我等都是虎狼,他这一次,谋的便是我与刘伯安、公孙度,还有轲比能相互侵吞……这是意图驱虎吞狼……好计策。”

    那声音在黑暗中低沉微弱,夜风轻抚,严纲浑身毛孔不由舒张开来,有股寒意,随后讪笑道:“主公未免太高看了荀文若!他不过一介书生,年纪轻轻连一点经历都没有,便是加上刘德然和张曼成、张燕那帮人,又怎么可能有这番见地?他们敢小觑了我等?玩得起吗?若惹怒了我等,就不怕玩火**?”

    “可荀文若背后还有慈明公……德然背后,还站着老师……这二位大人可不是泛泛之辈。”

    公孙瓒说着,摇头苦笑道:“算了,说得我自己都头皮发麻了。再这么想下去,可就斗志全无了……”

    他望向黄邵和严纲,“你们说吧,顺着荀文若的想法来,还是去找老师?乃至什么都不要,直接南下……嗯,诈出装备,回头将驻守的一万人都给叫过来,等去了酸枣帮德然推广一番,让人记着这份恩情……这样似乎也不错?两全其美?”

    这多少有些耍无赖,严纲迟疑了一下,“那这人情……还有,辽西那边家中……倘那荀文若果真派三十万人进入右北平,只怕辽西令支那片也能安插人手。受制于人,或者说,平白让他借机有了守护家人的缘由,等若又欠了他一份恩情,于主公也不是美事。”

    黄邵烦躁道:“我怎么觉得,此事怎么都是他荀文若得了好处?”

    公孙瓒手一挥,“你看!就是这个道理。装备一出,好处他肯定有,问题是,我们要不要提前占有他匀出来的好处,又怎么将我们得到的好处扩大……去哪,你们说……”

    见两人迟疑不定,公孙瓒摇头道:“不行,改天我得联系一下荀休若,亦或荀友若,这两人德然大婚那日,与我也是情投意合……你们一帮糙人,缺个替我出主意定夺的啊!”

    黄邵和严纲干笑几声,黄邵想了想,说道:“主公,你若当真要找荀家兄弟,黄某以为,不若去上谷吧?为今之计,还得交好刘德然,有荀氏的下落才是。我等只去几百人,未必真的会惹上轲比能,想来……刘德然也不会想要看到我等落入麻烦之中。”

    严纲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微微变色道:“主公,严某以为……可能……呃,便是……”

    公孙瓒疑惑扭头,“有话直说。”

    严纲迟疑着望着手中的油灯,有虫子掉进灯油里漂浮着慢慢一动不动,“子干公活着,你什么都做不了……若是沾上荀氏,你……主公,既然要和刘德然分个清楚,不想欠他恩情,又觉得麻烦,不若严某派人斩草……咳,主公放心,此事严某定当做个干净利落,他一死,荀文若自然要另投门路,主公岂不是……”

    公孙瓒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黄邵就变色道:“此事不妥,刘德然又岂是那么好杀的!若刺客被俘虏,只怕……”

    “你们怕了!你们都怕了!”

    公孙瓒突然大喝一声。

    黄邵与严纲顿时噤若寒蝉,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气氛不由沉默下来,好半晌后,公孙瓒突然走向院门,黄邵严纲对视一眼,就见公孙瓒幽暗的身影停在院门,扭头道:“还不跟我走?”

    两人立刻跟上,也不问缘由,待得有护卫牵过马,公孙瓒朝着两人低声说了几句,黄邵严纲齐齐一怔,公孙瓒已上了马。

    马鞭一挥,随即是一声长叹,白袍白马,孑然一身,当先朝着城外而去。

    ……

    自打蹋顿在附近安营扎寨之后,这片草原便热闹了很多。

    乌桓鲜卑时不时吵闹,刘正等人时不时劝架,轲比能与蹋顿也在催促刘正不要等荀彧过来赶快定夺,一个急着要回去大祭,一个见难楼不来,连信使都去而不返,有些心神不宁,甚至朱明等人以及手下那帮兄弟,因为闲来无事,也有些松懈下来,乃至有人偷偷与乌桓女子勾搭在一起,又或者溜回雊瞀寻花问柳的,一个个的,随着天气越来越热,都显得心烦气躁了很多,还产生不少麻烦与误会。

    好在有荀攸在侧,在荀攸的支持下,刘正干脆托辞水土不服,将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拒之门外。

    只不过,也不知道荀攸怎么与卢植说的,那天启发了卢植刘政关于公孙度的事情后,第二天卢植与刘政便带着太史慈、田畴等人出发了,却是将宋氏与染涟、卢毓三个妇孺留了下来。

    这两天刘正“一病不起”,染涟一个姑娘家的,竟然真的在此朝夕陪伴,看着小姑娘懂事无比,无微不至地照顾自己——虽说也是随着宋氏与卢毓来的,刘正着实有些看不懂卢俭,这厮竟然能够克制住那份本能,放着这么温婉的姑娘不要,就因为鄙视对方的出身。

    这得何等的毅力与偏执。

    想来有些恐怖,只是更恐怖的还要属荀攸了。

    刘正眼睁睁地看着他这两天诡异的笑容越来越多,问了好几次,却偏偏得不到回应,直到荀攸过来后的第三天傍晚,随着最后一批换马的兄弟回来,有两个女人进了荀攸的毡帐许久又被人送回去,刘正才刚听着张飞又带着点猥琐的臆测,荀攸便进来说了那两个女人的来意,以及事情真正的原委。

    也是这天傍晚,刘正才猛然惊觉,这个一向在他面前和光同尘的家伙,本质上是历史上曹操的第一谋主,虽然未必已经到了老练的程度,但这份谋划,绝对已经初露狰狞,甚至……这等奇谋,让刘正都有些胆寒。

    “你……认真的?”

    知道事情真相的时候,刘正与关羽张飞同时呆在毡帐里,有些如坐针毡,尤其是刘正,第三遍一脸严肃地询问荀攸。

    “做都做了,有什么认真不认真的……”

    荀攸一脸无奈。

    “可……”

    刘正张了张嘴,发觉身躯都在战栗,望着摊开的手,一脸呆滞,“你确定接下来是要我立威?”

    荀攸翻了个白眼无话可说,见刘正望着他目不转睛,只能没好气地又一次道:“八个人都打过五万人了,如今可能来的最多也就那么一两万人。怕什么!只要你斩将,他们一定溃散,而且蹋顿在,能镇住的。到时候你的名声将会彻底威震幽州,乃至威震华夏,你怎么不往好处想,而且我不是考虑过了……”

    刘正点头道:“对,你考虑过了,到时候轲比能与蹋顿未必不会助我,对方也会有所顾忌的……你还给我带了青云的装备,这两天让朱明和闻人昌来回守着,什么时候人到开战,就让他们帮青云套上马铠。我的铠甲……对,新的,你也叫人带了。真正的鱼鳞甲,护膊、盆领、胄盔……什么都有!”

    刘正说着,脸色顿时苦了下来,“兄弟,何必呢?我们养精蓄锐容易吗?这次就是过来捡个漏的,你这要是让人知道,蹋顿轲比能都得宰了你。”

    “那就杀了他们啊。”

    荀攸不以为意道:“让胡人拿出更多的时间选首领大人,争地盘,顺便……”

    “我们知道。我们都知道……给我大汉争取时间,可有必要吗?”

    张飞抱着蛇矛沉默许久,此时身躯微微战栗,“你就不能换个温和点的方式,亦或早点让我等知道,也好有个准备……杀难楼……你这个疯子!还假冒蹋顿的名义……”

    荀攸有些心虚地望望毡帐外,“小声点啊……不是做的滴水不漏嘛。”

    “对,人家猜疑蹋顿的同时,也猜着有人冒充……可围攻的还是我们这些人,再半天就到了……你……”

    张飞说着,关羽突然站了起来,“我去磨刀……”随后走出门去。

    张飞望望刘正,又望望激动的仍旧脸色通红的荀攸,也跟着走了出去。

    刘正咬牙道:“你确定滴水不漏?”

    “反正怎么也怪不到我们头上来。”

    荀攸说着,走过来搂住刘正的肩膀,“德然,物尽其用,人尽其才……你说的,我就是想试试你我各自的极限……别抖啊,要不……我把染涟给你叫进来,让你放松一下?”

    刘正瞪眼愤怒道:“还是你趴下吧——等着军杖伺候!”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