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九一章 不吝赐教
    出兵辽东,自然需要详细规划,尤其是此事占主导位置的其实是刘虞。

    刘虞向来不喜欢劳民伤财、大动兵戈,卢植等人只能将轲比能、蹋顿、公孙瓒,以及公孙度可能有的反应全都计算在内,更事无巨细地规划一番,以便于能够直接说服刘虞答应此事。

    过程中,刘政与田约等人自然也问了怎么说服蹋顿与轲比能出兵的问题,但卢植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叫众人相信刘正与荀攸。

    众人见卢植说得成竹在胸,也觉得卢植阅历丰富,又最了解刘正等人,甚至抛却次子都要支持刘正,既然他有把握,众人也只能暂且按捺下内心的好奇与猜疑,决定拭目以待。

    此后众人说着,便也转到了蹋顿为什么会过来的原因上,阎志知道的不多,事实上寇娄敦还是他们来到上谷之后赶上来的,众人一番讨论找不到原因,便也只能放下,又商量起刘虞身边可能支持出兵的人来。

    而事实上,另一个毡帐内,刘正也在好奇蹋顿过来的初衷,在荀攸也摸不着头脑之后,就问起怎么说服蹋顿和轲比能出兵。

    “你管他们出不出兵,只要刘使君答应出兵,这仗就一定会打。接下来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还真以为刘使君会把兵权给你?他要不要过清闲日子了?”

    荀攸侧躺在床榻上,一手撑着脑袋,懒洋洋地说道:“你也不用担心轲比能和蹋顿他们会趁机抄略幽州,不管他们是否心怀叵测,暂时对刘使君还是挺客气的,如今知道能赚钱做生意,再敲打几下,会老实的。”

    他打了个哈欠道:“何况在刘使君眼中,他们的威胁还不如公孙伯珪来的大。刘使君巴不得你牵制公孙伯珪呢,兴许你根本不用参与,还得看着公孙伯珪南下,至于谁领兵么……尊师这次兴许便是自投罗网咯。”

    刘正一想还真有这种可能,反应过来,疑惑道:“敲打……你之前就说让我在轲比能与蹋顿面前立威,到底怎么做?说出来让我帮着合计合计啊!”

    “合计什么?什么都要合计,还要我干什么?你便只管做,我绝不会害你,往后等你有了官位,再合计不迟……还是说,你这趟出门,觉得小有收获,便想着端了我的饭碗了?荀某第一次用计啊,你能给我一个好心情吗?”

    荀攸眼神幽幽,看得刘正脸色一滞,就见荀攸将薄毯盖在身上,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失笑道:“你还别说,或许我真比你先一步得到官位。”

    “嗯?”

    “你想啊,你这刚出门,又是帮助公孙伯珪得了蓟侯,又是招惹轲比能,如今蹋顿还送上门来……”

    荀攸躺下来望着帐顶,眼眸有些戏谑,深笑道:“这里可是上谷与代郡的边界了,普富卢与蹋顿可不对付。要是两边打起来,牵连的可不只是乌桓,你说刘使君急不急?他一急,不能沾上你,不还是得找个你身边的人扶持一下来稳住你。或是文若叔父,或是我,你猜他会选哪一个?”

    “那绝对是文若……”

    依照刘虞不兴兵马的性子,绝对喜欢相对擅长治世的荀彧,刘正想着,挑眉道:“涿县令?”

    “你信不信……”

    荀攸突然扭头,“是涿县太守!”

    刘正愣了愣,正要开口,门外郭宵过来说蹋顿邀请,荀攸朝刘正摆摆手,闭眼笑道:“稳住他,谈天说地,问问来由,甚至说说跟那染涟的婚事,绝对不要提一句方才的打算。连日赶路,我先睡会儿,等子干公他们商量好了,我再去补充补充。对他们,你也暂时什么都别说,给季匡公和太史子义一点神秘感,勾起他们的好奇心。等我将罗罟做好了,就收了他们。”

    罗罟便是罗网,捕鸟用的,刘正听着啼笑皆非,随后针对染涟的事情辩解几句,便走出门去。

    刘正出门之后,自有人通报给在一个毡帐内的几名鲜卑首领。

    众人早有商量,这时知道刘正出去营地面见蹋顿,你一言我一语,不久之后,便进了轲比能的毡帐。

    毡帐内轲比能与苴罗侯正聊着什么,轲比能对待族人向来平易近人,便是苴罗侯之前在众目睽睽之下发了脾气,事实上平时也很好说话,于是众人也不客气,有人直截了当地说道:“大人,那刘正自恃勇武目中无人,竟然还直说要我等与乌桓两败俱伤,虎狼之心昭然若揭。如今他过去面见蹋顿,蹋顿又觊觎我鲜卑领土已久,此次过来定然是别有用心,两人若是有所图谋……”

    那人脸色一肃,一旁有人狠声道:“不若我等先下手为强,将蹋顿与刘正一举歼灭!”

    轲比能一愣,嘴角微微一勾显得有些谦和,随后与笑容玩味的苴罗侯对视一眼,笑问道:“蹋顿有所图谋……那你们说说,他图谋什么才过来的?”

    “这……”众人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轲比能沉吟道:“蹋顿总领乌桓三部,自西往东,族人分别占据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四郡,偏偏幽州最西部的代郡不曾入手,便是因为代郡的乌桓大人普富卢与他并不对付。而我等如今在上谷与代郡一带得以游牧,自然是因为与普富卢能够和谐共存,这便预示普富卢与我等交好,他明知此事,竟然还敢涉险来到上谷、代郡交界之地,这可是身处险境啊,他来干什么?又真的没有一点准备?”

    见众人不由沉思,苴罗侯颔首笑问道:“如今我等在此游牧的部落都已经逐渐撤回鲜卑,分布四周的耳目可不多,你们以为蹋顿真的会区区一百人就过来此处?此前没听到那儒士与刘正说过,有乌桓部落在附近游牧吗?他还准备在此安营扎寨,你们相信那些人不会去通报附近部落过来支援?蹋顿可是他们的大人,便是暂代的,其威望也是一时无二。何况,方才你们见到难楼了?蹋顿都深入上谷了,能在草原之中找到我等,便是附近乌桓部落的功劳,都这等时候了,难楼还不知情?知情还不过来?”

    众人被问得哑口无言,有人迟疑着说道:“那我等更应该小心谨慎了。大人留在此处,若是被他们围攻……”

    “莫护跋既然走了,有他在鲜卑,我便是死了又何妨?再说了,你我便怕被围攻了?便是千军万马,想杀出一条血路还不容易?”

    轲比能淡然一笑,那一瞬间展现出来的强大自信让众人齐齐心悦诚服,却还是有人劝道:“莫护跋大帅与大人情同手足,我等自然信他会来援助,也相信大人的能力与安排。只是,还请大人小心谨慎,那刘正……”

    “是你们心中不安才对吧?”苴罗侯揶揄道:“那便让你们安心。”

    他望了眼轲比能,“蹋顿那里,其实我等一直在留意,方才我与兄长商量过了,如今能够推断出来的有三个原因。”

    苴罗侯说着,拿过水囊喝了口酒,“其一,昔日颁下南下涿县之事,早已被公孙瓒的手下黄邵透漏给公孙瓒。其子公孙续伤势虽然痊愈,可仇还是记下了。你们没听说近几年公孙瓒时不时抄略辽西、右北平和渔阳三郡吗?其实除了少数汉民,大多都是易俗农耕的乌桓百姓。”

    轲比能补充道:“这件事,事实上是当初和连趁着丘力居卧病之时,接受素利的意见,让素利胁迫乌桓所做,蹋顿被逼无奈,派遣颁下前往涿县,虽然颁下歪打正着反而诛杀贼人维护了公孙瓒的府邸,可公孙瓒记恨我等这些外族久矣,颁下那次又是别有用心,公孙瓒除了找素利报复,私下里与蹋顿他们还有斗争。此次公孙瓒终于动兵南下,蹋顿却是要确认一番真伪了。”

    苴罗侯笑道:“其实蹋顿应该还要早一些就已经过来了。不久之前,公孙瓒不是就出兵南下受封蓟侯,当时蹋顿应当就已经有所动作。或许与鲜于辅,乃至刘伯安都已通了消息。”

    “他也是聪明人,公孙瓒受封蓟侯,摆明了要与刘伯安对抗,他当然也想着从中获利。暂时来说,公孙瓒是绝不可能与他合作的,他运作运作,变成鹬蚌相争之中的那个渔翁又有什么可以奇怪的。而既然见了刘伯安,难楼这里自然也要见一见。他们不也有大祭吗?虽然改风易俗彻底了一些,趁此机会顺道过来与难楼筹划一番没有公孙瓒在的未来时日,也是人之常情。”

    众人恍然,听得那句“改风易俗”却也微微神色鄙夷,轲比能笑了笑,“这第二个原因,他应该是知道了刘正的名头……哦,就是阎家兄弟。今日那阎柔奉刘正为主,阎柔你我都是见过的,年纪轻轻其实颇有能力。而那阎志既然还喊刘正为‘刘公子’,近来又不曾与我等接触,想来是还在乌桓与汉民两头奔波运作,此次应当便是阎志说了阎柔的动向,他过来一看,应当也有拜见卢子干的意图。”

    说到这里,轲比能苦笑道:“你们昔日都反感我接触卢子干……”

    众人急忙辩解否认,轲比能摆手笑道:“我知道你们沉默到底什么意思,便是提一句,没怪你们的意思。卢子干如此国士,自然有值得学习的地方,蹋顿既然有机会接触交好,还能了解一番刘正,甚至于确认公孙瓒的是否真的南下,还能拐着弯的交好公孙瓒……这可是能够让他在刘伯安与公孙瓒两头交好的大好时机,他怎么可能错过?”

    “第三么,公孙度联合尉仇台与伯固,实力强大,已经威胁到蹋顿与素利他们。素利一向蛮横,碍于公孙度的威势憋了一肚子气,惹不起厥机与弥加,还惹不了蹋顿?蹋顿的压力可想而知,兴许趁着公孙瓒不留意,还有西迁的意思,这趟也可能提前过来和刘伯安打招呼。顺着这个想法,此趟到了这里,当然还有提醒普富卢不要大惊小怪的意思……另一种可能么,兴许是准备装可怜博同情,到处奔波一番,麻痹素利与公孙度,说不定还想着合纵连横,联合众人讨伐公孙度,甚至于打击素利呢。”

    苴罗侯意味深长地笑着,众人听完,恍然大悟,对于见识不凡的两兄弟又是一阵恭维吹捧,倒也有人依旧没什么安全感,还是道:“可大人还是没有说那刘正。此人大人了解多少?他看似商贾做派,行事坦荡,夹在大人与蹋顿之间有左右逢源的意图,却还是汉室宗亲,实在不得不防。”

    “此人……”

    轲比能脸色一肃,点头道:“你说的不错……他是我见过最特殊的大汉儒士。不拘小节,说话随意,率性而为……处处透着古怪。可便是因此,我更信他真的是有心合作。嗯……”

    他突然望向苴罗侯,笑道:“刘正的性子,倒是与你挺像,便是比你还要为所欲为一些。”

    苴罗侯一怔,随即苦笑道:“我那是狐假虎威,刘正可是真的有恃无恐……不过坦荡倒是真的。哈哈,若他真要下死手,琐奴早已毙命。大哥你只怕也打不过他吧?”

    “不知道……”

    轲比能摇头一笑,眼眸睿智,“个人之勇,从来就没有打得过打不过的说法。三岁孩童还能错手杀人,再勇武的人,都有身死殒命的时候。再者,他刘正也不是没有弱点。他昨夜受如此阴谋,竟然还顾念旧情……呵,你们今日骂出来,我便更知道他其实心思缜密,又是极其稳妥之人了。念情……”

    他摇摇头,摆手道:“都回去吧。让大家都安分守己。通知智郁筑鞬,好生招待刘正他们。还有,别把幽州想得这么水深火热,都放松一些,你们以为谁都想着出事?我们在这里出事,刘伯安讨得了好吗?蹋顿与刘正呢?谁都不想出事的……”

    另一边,营地外的草地上,由郭宵守卫一侧的刘正与寇娄敦守卫的蹋顿已经聊了不久,蹋顿面有忧色地说道:“刘公子,某方才说了这么多,便是想告诉你,某真的忧心忡忡许久,如此下去,真的要出事的……还望刘公子不吝赐教,指点一条明路。”

    刘正脸色柔和,内心将蹋顿骂了个狗血喷头。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