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八八章 历史遗留问题
    这名大汉身形与苴罗侯相差无几,比轲比能要相对瘦弱一些,却也是熊腰虎背的体型。

    不过那张脸上的线条颇为柔和,犹如莫护跋一般显得有些文气,此时与荀攸交谈,便是衣着简朴,话语蹩脚,举手投足间都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一点都不会让人觉得突兀。

    而如沐春风之中,那眼眸偶尔不经意的瞟过,明明没有流露出多少情绪,却依旧给人微微的压迫感。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一眼看过去就不会让人忽视的人。

    刘正微微审视了两眼,知道对方就是蹋顿,心中很是古怪。

    说起来,轲比能的四维属性就极其强大,各方面都在80以上,武力96,统帅更是有97,而蹋顿的四维属性也相差无几,不同于轲比能的是,蹋顿的武力只有85,智力却有91,算是一个以谋划出众的人物。

    当然,这几年下来,关乎轲比能与蹋顿的传闻,刘正都是知道一些的。

    自从檀石槐与丘力居死去,轲比能继任鲜卑中部大人,靠着分配均匀、赏罚分明,以及自身的勇武,还有亲近汉民、休养生息的方针,有着“檀石槐再世”的称号,而在乌桓百姓的口中,蹋顿则是有着“冒顿再世”的美誉。

    冒顿可是打得刘邦不堪其扰只能和亲的存在,昔日忍辱负重,合纵连横,还首次统一北方草原,建立匈奴帝国。

    这年月喜欢将人比作古人,有所夸大倒也是常有的事情,蹋顿现如今也没有统一北方草原的实力,可丘力居一死,蹋顿不费吹灰之力就控制了乌桓三大部落,便是难楼等人可能阳奉阴违,却也不敢过多冒犯,以免触发民愤,可见这人本身的能力绝对很强大。

    而现如今,“檀石槐再世”的轲比能和“冒顿再世”的蹋顿都为了自己而来,刘正心中未尝没有一些虚荣心。

    不过,他此时脑子里存在更多的则是一个大胆的想法。

    毕竟,郭嘉遗迹定辽东,却也是为了平定在蹋顿带领下的乌桓而死,而轲比能似乎后来也让鲜卑有了不错的发展。

    要是提前宰了这两个家伙……

    “刘公子,久闻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是器宇轩昂。在下蹋顿,有礼了。”

    蹋顿拱了拱手,神色谦卑。

    刘正在打量蹋顿,蹋顿也并不是没有在偷偷打量刘正。

    他久居幽州,长年累月与幽州汉民打交道,一些在汉民口中流传的大事、名人自然也会传到他的耳朵里。

    此行出发的时候,颁下更是过来见过他一面,说了昔日賨人前往涿县报复,乃至朝堂天使设计谋害刘正的事情,其中的过程,随着时间长久,颁下也已经有些遗忘,但颁下至今给刘正的评语依旧是“此人不容小觑,你要小心。”,可见颁下连见都没见过对方,就已经深深地忌惮。

    颁下作为辽东属国少数有见底的部落首领,所说的话,蹋顿自然会听。

    而且他知道刘正的厉害,能够在黄巾之乱中凭借白身名声鹊起,还屡次死里逃生,便是天使都敢随意射杀,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厉害?

    更何况此次公孙瓒封侯,随后带兵南下,刘虞也派兵南下,他不是没有得到过小道消息,说是此人的功劳。

    再加上对方明明和轲比能器重的后生晚辈郁筑鞬结了仇,眼下却与轲比能都能和谐共处,甚至双方一众属下还有说有笑。

    能得轲比能都器重的人物,绝对差不了。

    但……

    狗屁的器宇轩昂啊,这厮怎么看都极其普通。

    如今的刘正,真正融入了大汉生活,胡子修剪过,长发挽成发髻,一身襜褕着身,却没有了以往的清秀。

    这几年田耕生活,每日里读书、操练,风吹日晒的,刘正的皮肤早已黑了下来,有些麦色,一身肌肉却也并不明显,至少襜褕穿在身上全部遮掩住了,也没有青筋暴起如虬龙,太阳穴极其鼓胀这等武人的体态特征。

    甚至手中连老茧都没有,却也不似读书人那般青嫩,粗糙得如同一个常年干活的普通百姓。

    如果单一拎出来,这身襜褕或许沾了些文气,但荀攸这个标准的文人在侧,那边还有卢植与刘政在,相比较这几个人浑身上下散发着的那股从容儒雅,刘正的气质就显得普通了一些,甚至外貌还不如张飞长得英俊。

    而武人的话,有关羽熊腰虎背在旁陪衬,甚至朱明、闻人昌几人都因为骨架子的原因比刘正强壮,刘正这一身容装,就显得极其普通了,丢在人堆里,蹋顿觉得自己都不一定会多看两眼。

    如今会关注对方,也就是因为名气加身,这样的人物,听说年纪与他和轲比能相差无几,怎么就能干出那些轰轰烈烈的事情来?

    伸手不打笑脸人,既然蹋顿恭维,刘正自然也只能收起那些想来就有些激动的恶意,急忙拱手回礼,说了几句不咸不淡的恭维话。

    见刘正将目光望过来,荀攸笑道:“昨日子义与子泰在附近放牧的乌桓部落中受到盛情款待,蹋顿大人此后就收到了消息,他本就是过来寻你与子干公的,今早正好与我等偶遇,便一同过来了。”

    他望了眼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目光隐有敌意的轲比能几人,“哦”了一声,“这一路前来,我与蹋顿大人也聊了一下马蹄铁和马鞍的事情。他是极力赞成此事的。他们几个矿区,本来便没有什么大的价值,通常也是与刘使君他们进行贸易,这次也是想好了匀出几个来与我们一同做做生意。”

    话音刚落,轲比能这边不少人窸窸窣窣地交流起来,还有些对于刘正等人不讲究先来后到的规矩有些气愤,轲比能却没有表态,只是眼眸微微眯了眯,嘴角的笑意却更加浓了。

    “刘公子,在下便不说那些虚的了。此事若做好了,便是惠及我乌桓上下,连楼班与我在族内的支持都能强上几分,在下很想与你合作,而我刚好也出得起价码,一定能够让你满意。所以我们一定会合作,不过,冶铁这一块,刘使君看得很重,你有多少把握与刘使君谈拢,大批量制造?亦或……在其他几个洲看展?”

    刘虞入主幽州,做了很多惠及民生的事情,但在遏制地方武装方面也做了不少努力。

    除却遏制缙绅豪强的客僮人数,铁作为兵器的材料,原本倒也受到官府监控,刘虞在这方面确是把关的更严,有意识地在减少民营武器铺,甚至连铁匠铺也大多收拢到官府的控制下。

    蹋顿知道做冶铁生意,想要在幽州光明正大地开展就不可能瞒过刘虞,不过,他会问出这种问题,一来是想知道刘正与刘虞的关系是不是真的如传言之中那么恶劣,二来,也是想看看刘正的底蕴与能量,三来,刘正要是真的不便出面与刘虞洽谈,那他就能够进一步提出作为代理人与刘虞谈,到时候自然也能争取多一些利益。

    暂时来说,蹋顿没想过立刻和刘正交恶,在他看来,公孙瓒与刘正师出同门,此次公孙瓒又在刘正的帮助下兵不血刃的封侯,取得与刘虞对抗的资本,公孙瓒必然器重刘正,而刘虞对刘正的态度也很暧昧,据说还试图拉拢,这时候他自然得仔细看看形势,先闷声发大财再说。

    “这件事情,阁下还得过段时间与我家兄长详谈。不过刘使君那边,家师已经派人尝试联络。若没有意外,往后我等自然会与阁下有合作的机会。”

    刘正说着,望了眼轲比能,“不过,实不相瞒,轲比能大人也有意促成此事。到时候你们谈,刘某一介粗人,就不参合了。哈哈,阁下远道而来,此处却不是我等做主的地方……”

    轲比能笑了笑,“刘公子何出此言?我等所站的位置,都是你大汉的土地,我等都是客人,你才是东道主,有什么不能做主的。”

    话语刚落,蹋顿身后有人大喝,随后声音此起彼伏,各自说着胡语,看起来声色俱厉,与此同时,轲比能身后的人也谩骂起来,苴罗侯更是从族人腰间抽出弯刀来,指着蹋顿身后谩骂的几人大步迈出。

    这一幕发生的突兀,令得关羽等人微微变色。

    大家倒是知道这是历史遗留问题。

    如今鲜卑虽然分裂,却也有着各自的领地,乌桓却一直客居大汉,寄人篱下。

    轲比能这句话看似没有说错,却正好戳中了乌桓人的痛处,再加上双方之间有些矛盾,能跟在蹋顿身边的,显然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觉得轲比能含沙射影,气不过骂起来,再正常不过。

    但双方争吵的显然不是时候,要是打起来,自己这些人更是会遭受一场无妄之灾。

    于是关羽张飞等人齐齐肃容警惕,郭宵与追随荀攸而来的马骆等人也齐齐伸手按住刀柄,望向刘正。

    阎柔有心劝阻,见刘正沉默地看着,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还拉了一把有些着急地准备上去拦住苴罗侯的阎志。

    与此同时,荀攸在双方谩骂的时候就退到刘正身边,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眼眸扫了眼刘正,还心安理得地眼观鼻,鼻观心。

    刘正朝他翻了个白眼,望望轲比能与蹋顿,见两人望着彼此一言不发,有些无聊地撇撇嘴,随后搂着荀攸的肩膀往回走。

    荀攸愣了愣,哭笑不得地回了个白眼给刘正。

    也在这时,轲比能与蹋顿齐齐大声说着什么,两边吵吵嚷嚷的声音顿时停息下来,苴罗侯瞪了眼蹋顿身后那些人,又返回轲比能身后。

    “刘公子,手下多有冒犯,还请海涵。”

    蹋顿拱手道,轲比能也道了歉,却又苦笑道:“刘公子,某这句话没说错吧?怎么就……”

    听着蹋顿身后又有人骂骂咧咧起来,刘正摆手笑道:“没事,你们吵你们的,反正又不是丢我的脸。我上来劝了,劝不住才丢脸。”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好言相劝道:“哦,还有,不要骂了。打一架吧。最好把鲜卑乌桓所有人都叫上,痛痛快快地打,然后多死上一些人。咳,老实说……我还挺高兴你们两败俱伤的。”

    平平淡淡的话语刚落,卢植拉着宋氏与卢毓,有些无奈地瞪了眼过去,染涟又急又觉得好笑。

    蹋顿背后突然有人骂道:“姓刘的,你算什么东西!我家大人抬举你,你才算个人物,不抬举你,你就是坨马粪!”

    轲比能这边也有人啐骂起来,“枉费我家大人看重你!原来也是居心叵测!真以为我等怕了你不成?不过就是一些旁门左道,奇淫巧计,你以为我等做不出来?再者,便是独吞又如何?给脸不要脸!”

    随后又是叽叽喳喳一大片,或是胡语或是蹩脚的幽州话,还从刘正扯到汉人,什么昔日劫掠幽州抢了不少人,大汉的女人手感、叫声着实美妙之类的粗鄙话语接连不绝,说得田畴阎家兄弟等人气愤不已。

    但也在这种情况下,太史慈等人突然发现,朱明、马骆等人统领的四百余人没有一个人出言还击,所有人或是握紧了各自的武器,或是微微身躯紧绷,然后全都屏息宁神,将注意力集中在刘正的双手和嘴唇。

    这一幕看起来很诡异。

    千余人围绕的草地上,六百余胡人或是在骂,或是脸色阴沉地离开身边的汉人、与同伴集结,但剩下的四百余汉人,没有一个人在开口。

    而且,轲比能与蹋顿惊愕地发现,等到多半鲜卑人离开身边的汉人之后,便是再乱的阵型,那些人也没有一个移动过位置,而随着地方的空旷,两人更是很明显地看到刘正这些兄弟没有一个人是落单的,至少也有五个人围拢在一起,彼此之间隐隐还有能够相互扶持照应的战阵结成。

    两人越看越是心惊,越看越是错愕,尤其是轲比能,望着刘正脸上渐渐浮起的笑意,忍不住地想,如果他真的是在练兵,四百人如此,后面还会有多少人?他到底要干什么?

    “丢人啊……”

    刘正朝着轲比能与蹋顿望了一眼,大拇指朝着肩膀后面指了指,“教导无方啊两位,你们怎么好意思拉这些人出来?还不如我们这帮兄弟来得自律。”

    这话一说,不少胡人更是激愤,轲比能与蹋顿反应过来,齐齐骂喝。

    声音渐息,苴罗侯有些好奇拿着手肘捅了捅张飞的手臂,“真训练出来的?”

    “滚滚滚!老子认识你啊,你说我二哥的事情我还没跟你算账,这次好了,嘴上说的好听,做客的……你见过哪户人家的客人跑进家里骂我们的?”

    张飞一脸不耐,“还多有冒犯,请多海涵,我杀你全家要不要请多海涵?”

    “放肆!这地是刘幽州的地盘,我家大人过来刘幽州也得以礼相待,真以为你是主人?区区白身……”

    有人出言不逊,苴罗侯瞪了眼过去,脸色前所未有的正经,弯刀一扫,霸气道:“都给我住口!谁再说话,我带人灭了他的部落!”

    这五百余人,留下的都是轲比能觉得可以相信的首领与大帅,没想到还出了这样的事情,虽说是因为乌桓在此,众人难免不甘示弱,但对比刘正的御下有方,苴罗侯不生气是不可能的。

    “寇娄敦,让他们不要失了礼数。”

    蹋顿也朝身边的人开口道,随后有些不好意思地望望脸色担忧的阎家兄弟。

    阎柔察觉到蹋顿的眼神,迟疑了一下,与阎志上前,小声道:“主公,阎某自知身份低微,但昔日毕竟受了鲜卑、乌桓恩惠,还请主公……”

    “我知道,你放心。”

    刘正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容柔和。

    阎柔暗自松了一口气,他还怕被刘正谩骂,甚至有些后悔脑子一热就奉刘正为主公,怕自己夹在中间两难,见刘正如此豁达,便也放下心来。

    刘正朝轲比能与蹋顿看了两眼,挥手道:“两位,不骂了?那好,想谈的咱们继续谈,不想谈的再见……”

    他扭头走向营地,突然顿了顿,望了眼刚刚说他白身的声源方向,随后摸了摸荀攸的胸口与袖子。

    荀攸没好气地瞪了眼他,看他比口型后,走到一侧从马匹的鞍袱内格里拿出圣旨。

    刘正接过圣旨,朝着轲比能和蹋顿两边指了指,“那些骂我的,你们最好给我小心点啊。我可是朝廷亲封的虎贲中郎将,踩到我们的地盘来,还当着我的面口无遮拦,真以为我不敢杀了你们?”

    话音未落,轲比能与蹋顿齐齐眼眸精芒一闪,随后下意识地对视一眼,笑容莫名地走向刘正。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