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八七章 蹋顿
    一番洗漱出了门,明媚阳光中青草泥土的味道随风而来,与在毡帐外巡逻的闻人昌几人打过招呼后,刘正望望营地外的喧嚣,边走边打着哈欠道:“那边怎么回事?”他并没有太多的紧张,能让他一觉睡到正午,那就说明那些宣泄不是什么争端。

    此时营地里没有多少人,声音多半都是营地外传过来的,触目所及,密密麻麻的人围在外面,都背朝营地,偶尔呼喊欢呼,还有呐喊助威的,像是在看什么决斗。

    马蹄声在另一个方向时近时远,几名骑手的监护下,青云带着数百匹马在远处奔跑,更远一些,草叶繁茂,几名鲜卑骑手看护着另外的四五百匹马。

    闻人昌招呼了一名兄弟离开,迎了上来,“关统领带着我们的人跟轲比能麾下的人在比试。”

    刘正点点头,仔细瞧了瞧鲜卑人的那些马,有些意外,“鲜卑的马少了?”

    “莫护跋已经带领过半鲜卑人北上了。说是让你在沮阳等着,他会带郁筑鞬的族人回来……看样子,他也要跟我们南下?”

    刘正愣了愣,“呃……昨晚我开了个玩笑,说要在与董卓对抗之中杀个七进七出,他说要去看。我还以为他一时玩笑……”

    “哈哈,主公其他话,别人可能当成玩笑,这事自然不是玩笑了。别说莫护跋了,我等也等着瞧呢。到时候主公吃肉,我们喝汤。”

    闻人昌从去而复返的兄弟手中接过肉汤递给刘正,刘正道了声谢,听着几人的恭维声笑了笑,端着碗走向人群,“公达、朱统领他们还没过来?”

    “算算时间应当快了。”

    闻人昌望了眼天色,“对了,主公,方才听太史子义所说,公达兄将粮草辎重都带过来了,似乎要从这边绕道过去雒阳。不过,似乎没有带马蹄铁那些装备,既然你如今都说了,我们的人要不要回去一趟,将那些东西都给带过来?”

    “这事等公达来了再议吧……师娘。”

    路过一个毡帐的时候,宋氏刚好出来,刘正打了个招呼,朝闻人昌等人笑道:“先去偷个懒吧。这几天赶路两腿都磨坏了。过几天有的忙,多休息休息。”

    闻人昌等人立刻道谢,随后各自朝宋氏行了一礼,扭身离开。

    宋氏作福回应,见刘正端着碗过来倒也觉得好笑。

    这年月规矩其实挺多,晚辈见长辈的时候,行礼也有相关的条条框框,何况两人其实并没有多少亲密的来往,像是端着碗过来随随便便打招呼的举动,事实上已经有些失礼了。

    不过卢植平日里经常会埋汰刘正的随意,这几日赶路的时候,偶尔拨乱反正还会骂上几句,宋氏看在眼里,倒也知道刘正对于这些小节左耳进右耳出的性子,事实上这几日连带着卢植也在一些规矩上随意了一些,还一直数落刘正就是块黑墨,染黑了不知道多少人,宋氏看在眼里,倒也知道自家夫君是真的喜欢刘正这个徒弟。

    这时打过招呼,两人交流了几句,无非便是说说卢毓与卢植现在的去向,宋氏说了都在那边看关羽等人比试,随后有些柔和地笑道:“昨夜的事情,老爷回来与我说了。”

    刘正正抿着肉汤,迟疑道:“子德的事情……老师后来有没有说过什么?”

    “还能说什么?自然都是说你的好话。还与我说了涟儿的事。早上的时候,我与涟儿去谈过……”

    “噗……咳咳。”

    刘正被肉汤呛得咳嗽几声,宋氏掩嘴笑了笑,“你猜她怎么说?”

    “这年头……还是事情不够多啊,把两夫妻闲的。”

    刘正嘀咕一句,宋氏“嗯?”了一声,见刘正干笑,莞尔道:“涟儿说了,全听凭老爷的吩咐。她是将我们都当成真正的亲人来看待,才会同意我等帮他说媒。还有,对你还是挺满意的……你也不用害臊,我旁敲侧击问的,才刚了断一段姻缘,她心里难免有些难受,我们也不能操之过急。”

    刘正松了一口气,出了营地,有看见的兄弟过来行礼打了招呼,他与宋氏走进包围圈,圈子内正有四十余人分成二十多组在比试摔跤,气氛热烈,两人走向一侧观看的卢植和染涟、小毓三人,关羽与轲比能等人也已经迎了上来。

    “大哥。琐奴他们都目瞪口呆了。一早上的功夫,咱们出了百来个人了,赢了一半,还领先几场。”

    张飞哈哈大笑着过来,神色有些骄傲。

    刘正也笑起来,他知道轲比能身边这些人都是各个首领带着的精锐,摔跤又是鲜卑的主要娱乐活动之一,早已都琢磨出了技巧,自己这些人能够斗得旗鼓相当,还能领先几场,已经算是不错了。

    “刘公子这些兄弟的技巧实在拙劣,可那下盘却都是极其稳当,耐力也是了得。我等这些兄弟,竟然大半都是力竭而败。”场中又有两名鲜卑人被刘正这边的兄弟给摔在地上,琐奴一脸热忱地望过去,“若有这等耐力之人,我等想要对付步度根,绝对能够成事……只是绿林好汉,我等结交不上,着实可惜。”

    “你这厮就是不信我说的。我等就是跑步、站立、游泳、操练……然后一点一点增加负重,哪里有这么多的绿林好汉投靠我等。”

    张飞佯怒,琐奴摆手道:“我倒是想信,可谁会禁得起这么折腾?要是跑得慢了,还不准吃饭……还不得疯了?要是我,早就不呆了。另寻去处不是更好。”

    见张飞还要说话,琐奴厚嘴唇一撇,“你就别逞能了。昨日你说让马的话我还没忘呢。马战的话,两个人只怕就够刘公子捉襟见肘了,还让了我等……你也不害臊。”

    太史慈在一旁也深以为然,训练哪有往这种极端方向上去做的,又不是正规军队,大家作为客僮门客,还不是混口饭吃,何况便是朝廷军,只怕也只有战时会每日训练,平日里三五日一次保持状态已经不错了,像这样的训练,多半人宁可另外换个地方找份清闲的活计,只怕也不会有心熬下来受罪。

    反正他是不怎么信的,倒是觉得刘正招募一些绿林好汉,培养纪律才是真实情况。

    至于马战,他也说不好,只是惊疑不定地望望刘正。

    “吃饱,喝好,给你钱,帮你安顿好家人,再给你做媒安排好婚事,让你孩子能够学手艺学四书五经,还保护你家人的安全……就吃这点苦,而且我们也陪着你一起吃苦,你跟不跟着我?”

    刘正笑问道,琐奴一愣,轲比能太史慈等人也神色微讶。

    刘正拍了拍太史慈的肩膀,突然嘴角一咧,“而且,我们也是有口号的。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大丈夫生于乱世,当带三尺之剑,立不世之功……”

    张飞愣了愣,“这后面一句挺好的……可是我们没有啊?”

    “哦,以后就有了。”

    “当带三尺之剑,立不世之功……”

    太史慈嘀咕了一句,心跳骤然加速跳动几下,眼眸之中带着异样的色彩。

    “爹,德然兄心有宏愿呢,立不世之功……孩儿以后也要这样。”

    卢毓一脸钦佩地望着刘正,卢植笑了笑,染涟揉了揉卢毓的脑袋,却突然想起卢俭来,神色微微暗淡。

    轲比能深笑道:“这么说,这些人真是刘公子带出来的?”

    刘正点点头,望着眼前的一幕,随后坐下来喝了口肉汤,“也不是什么秘密,就是看你会不会做。嚯!郦定,这一下动作漂亮啊,过肩摔都出来了。”

    场中一名大汉刚将一名鲜卑人摔了出来,闻言笑了笑,随后回到郭宵的队伍中。

    与此同时,不少人在刘正的这声呼唤中,下意识地双脚一并,见刘正一脸无奈地扫视过来,当即又松懈下来,还朝着那大汉骂喝起来。

    这一幕让关羽张飞等人忍俊不禁,轲比能却怔了怔,刚刚刘正说完话后,附近的人齐齐站得笔直,此后那一瞬间如同水波荡漾开去,整个包围圈中刘正的人察觉到当先立正的人,几乎也同时站得笔直,甚至就连在比试的几人都分了神被摔出去,虽说之后那些人又恢复过来,但刘正这些人表现出来的明令禁止,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就连轲比能都有些震撼,其余人更不用说了,鲜卑不少人望望身边的汉人,随后脸色古怪,一时间除了场中的人还在比武,气氛倒是有些古怪起来,连声音都小了下来。

    也在这样的情况下,嘹亮的马蹄声被众人听见,方向却并不是在营地另一面。

    “乌桓人!”

    包围圈对面有人朝背后望了一眼,开口大汉,也有人喊道:“主公,荀先生来了。”

    在朱明等人口中,荀彧被称作“二公子”,荀攸则被称为“荀先生”,刘正闻言有些好奇乌桓人与荀攸怎么会一起过来,又惊又喜地站了起来,手中还端着美味的肉汤不肯放弃,与卢植对视一眼,便和轲比能等人一起迎了上去。

    穿过包围圈,视野之中,风沙、草絮漫天乱舞,鼓舞的飞尘中,两百余人纵马而来。

    其中一百余人都穿着毛皮缝制的衣服,或是背负弓箭,或是手持武器,还有人髡发留辫,看起来充满了异域气息。

    另一半人,给轲比能等人的感觉,与当初遇到刘正等人时感觉一样,虽说只有一百余骑,阵型却很是整齐,跟随着当先的六个人,朝着这边纵马而来。

    两相对比,那充满了异域气息的马队看上去就有些杂乱,但对方个个身形彪悍,一看就不是易与之辈。

    等到距离逐渐接近,轲比能望着那乌桓马队领头的一人,突然敛容。

    “蹋顿?!”琐奴喊了一声,见自己这边过半人都没带武器,有些警惕:“大人,要不要……”

    轲比能摇摇头,有些粗犷的笑容这一刻隐隐透出几分凌厉。

    刘正闻言与卢植对视一眼,卢植眯眼望望那六人,恍然道:“阎志来了。”

    他想了想,笑道:“看样子,是伯珪那里的变动,让蹋顿有了反应。公达既然接触了,他此行过来未必是坏事。”

    刘正没有回应,望向太史慈,太史慈会意道:“昨日来时,没听说荀公子与他们结交过。此事某也不知情。”

    “那就是这一天里的事情了。”

    刘正点点头,仰头喝完肉汤,放下碗嚼着肉迎上去,那边荀攸六人下了马,田畴就带着三名年轻人过来,然后与两名年轻人齐齐拱手道:“主公,我等厚颜,未能说服子义兄,还望主公不计前嫌。从今往后,我等定然鞍前马后,生护……”

    “生护天下,死……不念可以吗?”

    长相最稚嫩的一名年轻人有些尴尬地小声道:“我浑身都起鸡皮了。”

    田畴怒道:“田国让!你不说这种话会死啊?”

    “就是觉得怪啊。以前没这样过。而且我不进宿卫营,我要跟着荀先生运筹帷幄,跟你不一样……”

    “你……”

    见田畴和那年轻人吵起来,另一名年轻人立刻拉着身旁一名长相相似的年轻人上前,拱手道:“主公,某家阎柔,这是我弟弟阎志。”

    “阎志见过刘公子。”

    刘正拱手回礼,那长相最稚嫩的年轻人被阎家兄弟抢了先,急忙朝田畴哼了一声,上前拱手道:“主公,田豫田国让,幸得主公慧眼垂青,豫久仰大名,往后还望不吝赐教。”

    “一定。云长,招待一下。”

    刘正笑着点点头,一侧太史慈朝他和卢植耳语几句,知道那中年人是管宁的朋友刘政后,刘正陪同卢植上前。

    刘政与卢植刘正问了好,随后与卢植念叨几句有关管宁的情况,见刘正候在一旁,他望望那边走到乌桓马队前方的荀攸,笑道:“刘公子,有子干兄在,刘某便不劳你亲自招待了,你先忙,稍后刘某再来叨唠。”

    他说着便拉过卢植走向关羽等人,一副洒然自在的模样,刘正想着对方的名字,倒也有趣,随后走向荀攸,望了眼神色微微冷冽的轲比能,又望望乌桓马队前方,那名下了马与荀攸在说着什么的大汉。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