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八五章 举一反三
    诚恳的话语声中,毡帐内突然一静。

    在场的多半人都知道乌角先生的称号,不管是广阳城内针对马日磾等人的马匹下药,还是吴越等人重伤,都有乌角先生的身影,而吴越的重伤,更是预示着乌角先生的背后与刘正有着死仇。

    当然,有莫护跋朝卢俭说起关乎“胁迫”的言论,又有卢俭站出来推翻,今日的事情始末,只要不是太笨,大多猜得出来卢俭与左慈本来就是来害刘正的,名字说不说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但卢植本来已经准备让他们二人离去,左慈这番自我介绍,就显得多余和刻意了一些,就算是真的出自肺腑的礼貌,想要告知真名,总会给人在向刘正炫耀广阳一事的感觉。

    也是因此,知情的众人齐齐望向刘正,像是等着他做决定,就连卢植原本已经决定放卢俭和左慈离开,这时候却也将目光望向刘正,显然是担心刘正不顾情面,做下使得整件事情变得更加糟糕的决定。

    知子莫若父,卢俭会站出来说话,显然表明左慈对自己这个次子来说很重要,但卢俭当面撕破脸皮的行迹俨然是愤怒之下毫无分寸的结果,年轻人冲动一些,老人能够理解,他也明白卢俭这番显得苍白无力的无理取闹背后的真实意图,心灰意冷之余,却也想着放任卢俭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原本卢植要的就是左慈记着这份恩情,起码往后顾念他的面子,多照顾一下卢俭,也让左慈背后的人少针对刘正,但此时身份挑明,刘正就面临着不追究此事难以服众的局面,可刘正一旦追究,也预示着卢俭可能做出更加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事情来,这不是卢植想看到的。

    “大哥……”见刘正微微失神,关羽肃容喊了一声,青龙偃月刀在话语中微微倾斜下来,保持着一个随时可以出手的角度对向左慈。

    左慈也在看着刘正,没有任何防备,就像是完全没有看到关羽的动作,神色从容淡定。

    卢俭看着众人唯刘正马首是瞻,咬牙道:“刘正,涿县、广阳,这些人会死,会受伤,都是因我……”

    “子德,别说了!你我同门一场,没必要把关系弄得这么糟糕。我们……又没什么深仇大恨。”

    刘正摇摇头,随后走过去扶起左慈,在左慈意外的眼神中,拍了拍他裤腿上的草絮灰尘,“久闻大名,没想到有朝一日会这样碰面,这伤……对阁下来说应该是小事,刘某便不管了。我便多问一句,阁下应该是个旁观者,你说说,子德如此恨我,可是我做错了什么?”

    这一幕让不少人愣了愣,卢植微微表情松弛,关羽却眉头紧皱,卢俭闻言神色微讶,左慈望了眼他,又望向替他掸灰尘的刘正,有些不好意思地拱了拱手,“刘公子此言差矣,这几年水涝旱灾,饥荒兵祸,一块米饼、一片嫩叶都能惹得父子相残,兄弟阋墙,并非一定要有深仇大恨才能做出非常之举。”

    他笑起来,有些狼狈的面容此时倒多了些豁达与洒然,“再者,凡事有阴有阳,动了手,就一定有动手的缘由,刘公子也一定有做错的地方。我觉得你不对,你不好,又或者我上面的人觉得你不对,你不好,便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既然碰到了如同我等这般觉得你不好、还要追究的人,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接下来,便只能想着如何应对了,再去想自己哪里做错,还有什么意义?”

    卢俭松了一口气,这边刘正一愣,深以为然地点点头,“阁下此言有理。倒是没想到如同阁下这般在方士中有身份有见地的人,能成为刘某的对手,刘某三生有幸……哈哈,若是阁下能留下来帮我,那便更加三生有幸了。”

    卢俭神色一滞,左慈也愕然地望向刘正,凉风吹拂灯火,刘正的脸明明暗暗,那率真的表情却比方才看同样背景下的卢俭时要顺眼百倍。

    他微微敬佩地笑道:“先来后到,这条命已经给出去了,刘公子便是救了鄙人,也是问我家主公讨要恩情了。自然,救命之恩还是要报的,若有机会,鄙人会美言一番,让主公不再只盯着刘公子。成不成随缘,但鄙人得提醒刘公子,今日一别,来日可仍旧是敌人,你我自当……”

    “阁下不必多言,世事难料。既然阁下要走,刘某也不多留了。照顾好子德,再帮我带句话吧,让你家主公冲着我来……嗯,就冲着我一个人,妻儿老小,不要针对。一众兄弟跟着我,我也不想让他们丢了性命,便是想让他们过好日子罢了。”

    刘正拱了拱手,强调道:“所以,让他冲我来,别牵连任何无辜之人,只有他和你们这些人,以及我一个对手。劳烦阁下带话。”

    那姿态让站在外围远观的太史慈神色微讶,莫护跋也有些欣赏,卢俭脸庞通红,望着卢植欣慰一笑后望过来的神色,有些惭愧地躲闪开去。

    左慈敛了敛容,“刘公子高风亮节。那便告辞了,哦,可否给两匹马?”

    “云长。”

    关羽闻言朝左慈做了个请的手势出去,左慈望了眼卢俭,朝卢植与刘正拱手道:“告辞。”随后跟上关羽。

    他走出门,片刻后脚步一顿,又望向步氏,拱手行了个大礼,“姑娘,说来惭愧,此前鄙人有意隐瞒,也是情非得已。你没问题,谁都没问题。得罪了。”

    步氏回礼苦笑:“多谢田兄。”

    卢俭神色躲闪地跟上左慈,出门的时候脚步也停了停,望了眼卢植,落泪道:“爹,家中那棵谷桑……”

    桑有家乡的意思,谷桑果实久服可以养生,据说能长命百岁,见卢俭临走还惦记着家里,父子两毕竟没什么仇怨,血浓于水,卢植再气,这时也无奈地摆摆手,“无妨,你只管去。往后功成名就,志得意满了,便回来。为父定会照顾好那颗谷桑……”

    “嗯。”

    见卢俭离去,卢植长叹一声,望望地上的香炉,在面前挥了挥手,“什么味道啊,熏得人昏昏欲睡的。”

    这毡帐早就被割了好几道口子,门幔也开着,想来是老人有些精神困顿,而且事情处理了,也需要一个台阶提前离去,也让大家散去,刘正会意,笑了笑,“宁神的吧。在我帐内点的,当时我与小毓睡在一起呢,不可能有害。对了,学生把小毓交给师娘了……老师要不要和弟妹去和师娘说说?师娘肯定还在担心。”

    “也好。莲儿,你随为父过去。这毡帐可睡不了了。还得劳烦莫护跋大帅派人重新安排一下。”

    “子干公客气,某这便派人过去安排……方才一番打斗,牵动伤口,刚好睡不着,某厚颜,这香炉我要了。哈哈,告辞。”

    莫护跋望望四周,拿着香炉便走,言外之意,倒是难说不是在提醒刘正记着他负伤帮忙的这份恩情。

    刘正将莫护跋送出门,随后让张飞带人离去,太史慈迟疑了一下,还想着提议追杀左慈试探试探刘正,看看刘正是不是心口不一,想想两人也不熟,贸然前往平白坏了自己人品,而且刘正也不可能说,便也在刘正的慰问声中告辞离去。

    等毡帐内空旷下来,刘正又去向轲比能赔了个不是,轲比能帐内刚好有一些人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众人知道刘正还有这种仇敌,多半也是有些想法的,何况卢俭那番话恶语中伤,也算是将汉民与鲜卑人的矛盾摆上台面,众人或是顾忌或是排斥,对刘正有好脸色的便没有几个。

    刘正拜托轲比能介绍一番,随后朝那帮首领一一道歉,匆匆忙忙倒也没认识几个人,但态度有了,那些首领看在轲比能的面子也没有刁难,还有人提议要不要去追杀,轲比能呵斥几句,刘正也好言相劝,随后轲比能劝慰了刘正一阵,算是表明不在意那些话的立场,便让刘正过去卢植的毡帐。

    刘正此番出来道歉,倒也是留给步氏与卢植谈话的时间,关乎步氏与卢俭的家事,刘正不好参与,只不过这次原来是打算让左慈离开卢俭,然后缓和与卢俭的关系,并且也让卢植不必伤神,如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总要向卢植解释,老人家看得透彻,但刘正心中终究是愧疚的。

    只是没想到到了毡帐内,就见卢植抱着小卢毓哈哈大笑,一旁宋氏拉着步氏也在笑着说话,步氏咬着嘴唇,眼眸含羞,扭扭捏捏地也不知道在害羞什么,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倒让怀着愧疚心态进来的刘正有些不知所措。

    刘正打了招呼,卢植便也走出门,星夜下两人沉默着走出营地,卢植看上去又有些消沉,沿着草坡走了片刻,突然又笑起来,刘正有些疑惑,却也不敢多问,随后卢植先开了口,“你这逆徒啊,瞒着我做了不少事情嘛。”

    那语调平平淡淡有些轻松,在刘正看来就是老人故作坚强,也只能陪笑道:“收到情报,发觉左元放与我不是一路人,本来想着这两天给机会试试他,没想到今夜就下手了……老师,学生原本真的没想把事情……”

    “我知道。你要体面地赶出左慈,莲儿要体面地顺水推舟离开,子德也要体面地摆脱束缚,顺便让你讨不了好……呵,哈哈……”

    卢植说着又笑起来,刘正不明所以,却也发觉卢植笑得并不违心,像是真的遇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老师,这事你不生气?”

    “废话。生气,当然生气。可你知道,方才我们找借口说子德离开的事情,小毓说什么了吗?”

    卢植拍了拍刘正的肩膀,“他说大人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有什么事情不能敞开了说。活得舒服才最重要……他把我们的表情都看在眼里了,就是觉得大家不开心,才说出那番话来。为师有这样一个聪慧坦荡的儿子,生再大的气,也得被磨平了……呵,想想倒也觉得越活越执拗了,还不如一个孩童看得透彻。而你们几个啊,都是孩子一般打闹。”

    “子德是魔障了。一怒之下冲出来招惹是非,他那番言辞,想来是被你压太久了,以至于妒火攻心,变着法的要闹得你与鲜卑不得交好,也让你不能与我再继续维持这份关系。莲儿呢,又是作践自己,又是打人的……她那年纪倒也轻,性子实也并非如此,这几个巴掌便是想让我生气,也好遂了她的意,也是年轻气盛。倒是你……这次做的很好,就是不够坦诚。若是早点告诉为师,事情不必如此的。”

    这些话说来犹如下棋一般在复盘,倒也是见事说人,卢植顿了顿,望着头顶银河笑了笑,“生气啊,可是退一步来说,都还是会为我考虑的。子德临走的时候,也交了一封休书,算是让这件事情圆满结束了。”

    刘正迟疑了一下,“弟妹家中也要有个交代吧?还有她的去处。乌桓那边若是找上门来……要不,我去见见他们首领?”

    卢植莞尔一笑,“怎么,趁势将乌桓人也拉过去?你是打算做虎贲中郎将呢,还是做长水校尉?”

    长水校尉统帅胡骑,卢植这么形容,倒也只是调侃,刘正坦然一笑,“这次可真没有这样的打算,已经够了,乌桓和鲜卑还有宿仇,若是拉拢过来反而不美,贪吃嚼不烂的道理学生还是知道的。就是想着替老师去敲打一下,以免有麻烦。”

    “为师还要住在上谷呢,去敲打才有麻烦。如今么,已经没有麻烦了。”

    卢植摇摇头,听着刘正疑惑地“哦”了一声,笑道:“为师又不是蠢人,既然问题出在子德身上,自然要弥补莲儿,他们夫妻做不成,我与你师娘对莲儿可是极其认同。她受了委屈,我等自然要尽心尽力地弥补,当下便认了义女,方才也承诺了,之后帮她做媒,给她讨户好人家。”

    难怪刚刚步氏会有这样的表情,刘正恍然,“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不错吧。”

    卢植笑了笑,随后语调有些古怪:“就是有一点,你师娘方才问了,莲儿原来至今……仍是少女。也是我以往教导有失,没想到子德如此行迹,也没想到莲儿能够隐忍这么久,心里还想着夫唱妇随,等哪天感化子德,然后水到渠成。”

    他语调微微弱了下来,“可少女……你知道的,这事传出去,咳,为师也要脸面的。何况为师与人为善,家中次子却是表里不一……这是为师教子无方,还是为师也是虚情假意,两面三刀?旁人总会想的。虽说如今隐世不出,那些史官未必会写这些事迹,再者,为师与你相处已久,那些虚名只怕也是恶名了,从不在乎。”

    一开始还严肃地在讨论问题,拐着弯地又说起自己,刘正也是哭笑不得,语调求饶地喊了一声“老师”。

    “呵呵,青史的事情,乃至旁人如何看待为师,为师都不在乎,可旁人怎么看子德,我还是在乎的。子德坐怀不乱,阴刻如斯,听起来总不是好事。他日莲儿要是嫁出去,一些消息总会不胫而走,为师总不能让人家女孩子自己成妇女吧……咳,非礼勿想。”

    刘正心中虽然古怪卢植今日会说这么孟浪的话来,倒也理解卢植说的,一旦步氏再嫁,有关卢俭“隐忍不发”、两面三刀的事情总会传到别人耳边,虽说这年月消息传播不快,上谷一条街坊的消息,这辈子都不太可能让雒阳那边的人知道,但卢俭他日入仕,难说不会碰到仇敌攻讦,亦或被查探过往,若有人要查,知道卢俭品性如此,传出去对卢俭总归不是好事。

    何况卢植对晚辈是真的不错,他向来做事未雨绸缪,一些可能影响卢俭的地方,想尽办法去解决,也是理所当然的。

    卢俭的事情闹成这样,倒也是自己的原因,刘正想了想,笑道:“老师,你对我说这些,是要我帮你解决吗?嘿,这事我能帮你瞒,我一帮兄弟可有不少人还孤家寡……”

    话语戛然而止,刘正愣在那里,嘴角抽搐道:“老师……你在说什么啊。”

    就在刚刚,刘正问到“是要我帮你解决吗?”时,卢植点了点头,“嗯。乌桓规矩兄嫂弟娶,举一反三,我想让你纳她为妾。”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