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六章 出来一战
    晴空万里,草原上一片寂静。

    偶尔马嘶声响起,但不管是轲比能还是刘正,双方的部队都保持着肃静,一动不动。

    随着时间流逝,眼看着对面三百步开外的一众骑兵来了之后就跟木桩子似的,杵下来一动不动,莫护跋感受着那份诡异,额头都出了汗,虽说多半是晒出来的,可身上的粘稠让他越来越焦躁,于是按捺不住地咽了口唾沫,紧张道:“大人……”

    “别出声!”

    轲比能脸色凝重,像是怕声音被对面听见落了下风,丢了颜面,语调很是急促小声。

    按道理来说,双方碰面,在不知敌我的情况下保留距离很正常,只是这个时候怎么也该有人出来说明来历、原委了。

    轲比能知道智郁筑鞬在里面,这两天不断有郁筑鞬的手下受智郁筑鞬的命令过来汇报,也知道郁筑鞬与刘正不对付,智郁筑鞬与卢植刘正等人相处的却还算融洽。

    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也该智郁筑鞬出来打招呼,然后双方站出人来谈判了。

    可智郁筑鞬至今没有出来,对方就这么保持着阵型一动不动。

    这是摆明了要给他下马威啊,轲比能怎么可能服输?

    他知道刘正等人偶尔也在城池附近补给,但说到底也是长途跋涉,而他们可是慢悠悠地过来的,此长彼消之下,他就不信这些人真的就这么精锐,摆些花架子还想在他们面前耀武扬威?

    当然,他也不是没想过刘正等人可能真的想打,甚至趁机杀了他扬名立万,心中其实也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索性就这么保持着僵局,等着对方先服输过来一谈,心中还想着要是对面出了声,到底是上前还是不上前?

    刘正能双箭齐发,那箭术比他们还要高明万倍,他要站到中间,一百五十步,弓箭足以射死他了,可未必不会被心怀歹意的刘正射个窟窿。

    另一边,张飞有些焦躁地抬着屁股在马匹上动来动去,小声道:“大哥,什么情况?”

    刘正同样紧张,捏紧了霸王枪,“我哪知道。没看他们这阵型都摆开了,先守着,伺机而动。”

    “那也不能傻站着不动吧?看那帮人石墩子似的傻气,我就觉得咱们也傻了……要不,领这厮出去谈谈?还是……”张飞手中的蛇矛正对准了左前方马匹上的智郁筑鞬,此时还拿蛇矛戳了戳智郁筑鞬的后背,“捅死了直接打?”

    几天相处下来,智郁筑鞬与他们的关系还不错,但并不表示张飞会因为一些私情搞不清楚状况。

    智郁筑鞬已经交代他不仅是轲比能的护卫,在诸多部落中也很得人心,还被一众年轻人称为“叔父”。眼下这情况,就等若一个人质,张飞见轲比能那边吹了号,停下来的那一刻就将长矛对准了智郁筑鞬的后背。

    说起来,郁筑鞬倒也还在他们的身后,被一众部队“护卫”在中心与几名手下并骑,可郁筑鞬犯了事,看轲比能这当先严阵以待的态度,未必顾忌,终归是智郁筑鞬这种心腹能够让轲比能忌惮一些。

    蛇矛矛尖透过衣服冷冰冰的在后背肉上碰了一下,智郁筑鞬吓得脊背都挺直了,“刘公子,切莫冲动啊。其中定然有误会。”

    眼看轲比能就在前方,他与刘正等人也处的不错,但这时候的气氛,却也让他这个充当润滑剂的角色不敢轻举妄动了。

    这几日他也看明白张飞的武力了,就闲暇时候看着张飞一挑五,一挑十,那手中的功夫可是毫不含糊,比他不知道要强多什么,没有畏惧那是不可能的。

    听说还喊死了一个人,虽说听来有些夸张,可那天夜里对付黄邵,一人单挑百人的画面,在这样的敏感时期,给智郁筑鞬的感觉就是这种人天不怕地不怕,张飞一提要杀了他,要是时间再耗的久一些,他也怕一个不慎,真被没了耐心打算开战的张飞捅了个透心凉。

    “误会”两个字,以关羽对智郁筑鞬的了解,倒是有些信,也不愿张飞真杀了智郁筑鞬。

    只是智郁筑鞬派人报了信,他们赶过来,竟然还碰上了轲比能集结部队作进攻状,关羽还是怕智郁筑鞬是以笑面虎的形象和他们虚与委蛇,目的就是将他们引过来,亦或轲比能真的生气他们对郁筑鞬的怠慢,于是丹凤眼一眯,“大哥,益德所言极是。这样不是办法。总要谈过,如若不然,就直接砍了,和他们打。”

    刘正闻言嘀咕一声,“少说上千人啊,兄弟们若是有个闪失……老师又在,真要撤退还是先得打。”

    他摇摇头,“静观其变。我再想想……奇了怪了,怎么就没个人说话?风向倒是咱们这边,可三百多步,大声一点也听得清啊。”

    对面一千多人,刘正虽然也不怕打,可真打起来,草原上孤立无援,可未必不会让他们这三百多人折损一半有余。

    当初与郁筑鞬对上,他不怕有多少损失,也存了立威的心思,可他说到底是来和轲比能谈朋友求兵马的,一上来什么都没谈,就和对方开了战,他也舍不得这次机会,再说一旦开战,那就真惹毛了轲比能和刘虞,还会让自己好不容易训练出来的人损失惨重。

    虽说这些骑兵就是他手下的一小部分人,刘正却也担心轲比能仅仅是在试探他们,若是真的徒然爆发一场没有意义的战斗,白白让兄弟们损失惨重,还可能让卢植他们有意外,他也于心不忍。

    只是看这场面,剑拔弩张的,对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出来,怎么都不像是好事啊。

    刘正不说话,倒是一时不知道什么情况,总觉得对方要开战,面对那一千多人,心中也有些紧张,这时候当然想先想明白哪里出了问题,也好应对接下来可能进入的谈话环节。

    而且对方分明有备而来,又是吹号又是结阵的,敌意满满,说不定早就想好了措辞,还会在谈话中给他下套,他便只能敌不动我不动,想先听听对方第一句话,看看对方什么态度。

    他哪里可能知道轲比能想的是他们在立威,还以为那些传令兵将他们的军纪军容都说了出来。

    那些传令兵中第二天到的那名传令兵倒是提过,只是当时营帐里叽叽喳喳的,轲比能也只听了个大半,事后反应过来,也觉得刘正等人是在向智郁筑鞬和郁筑鞬他们立威。

    至于此后的那些传令兵,觉得前面的人提了,英明神武的大人早就记住了,那还说什么,当然是拣重要的说,于是报过来的消息都是“大人,刘正部曲到涿鹿了……”,“他们饮马治水,朝着当城来了……”,“大人,他们饿了,还有马拉稀了……”之类的云云,以至于轲比能也放松了警惕。

    毕竟这个世上就根本没有那种军容丝毫不松懈的部队,何况是来见他这个鲜卑首领,便是刻意的也得带着一点友善,让部队散漫一下,哪里见过时时刻刻都保持着阵型的部队?

    也是轲比能轻视刘正,所以不信他有能力打造这样的部队,以至于没觉得刘正等人放慢速度前进其实已经是在给他一个友善的信号。

    简而言之,两边频道没搭到一块,牛头马嘴没谈拢。

    “子干公……”

    刘正等人身边的马车前方车辕上,赶车的左慈没敢回头,有些紧张地目视前方,警惕着随时可能迎面而来的箭矢和随时可能冲锋过来的胡骑,喊了一声。

    原本马车动起来,草原上凉风阵阵的,马车内还有卢植一家和谐美满的交谈声,身后还有刘正这么多人保护,左慈赶着马车也是感觉郊游一般,偶尔策划着给刘正下套的事情,看着刘正等人对他这个医师也蛮热忱,好笑之余,也充满了闲情逸致。

    但马车一停,风就小了很多,太阳一晒,汗流浃背,他便是有几分行气导引的内家功夫,可江湖人士,最怕遇到战场,那绞肉机一般的地方便是功夫再好,也可能被撕成碎片,一看两边还没个响动,左慈当然也如寻常百姓一般冷汗连连,便是气息也紊乱了一些。

    左慈也不笨,这场面显然需要一个破局的,既然刘正那边智郁筑鞬不知道什么原因不出来,轲比能也没个动静,保持着敌对的姿态,那就只能拉出唯一和双方都有过来往的卢植打圆场了。

    只是……

    左慈只要一回头,就能看到宋氏死命抱着卢植手臂不让卢植起身,卢俭还按着卢植的心口,帮忙捂住了卢植的嘴。

    卢植正贴着车厢壁,一脸无可奈何,知道母子二人是心疼他,怕他身处险境,见一时半会儿挣脱不开,望了眼车帘子一角外能看到的远处的那些胡骑,也只好朝着步氏使了个眼色,让她看一眼刘正所在的方向,心中也在疑惑刘正怎么还不过来请他,莫非对面真的有变?

    此时小卢毓被步氏抱在怀里还在睡,小孩子这两天出门激动,顽皮坏了,经常起夜玩闹,这时睡得倒是时机不错,步氏却也有些紧张地左右扫视几眼,看看车内母子二人对卢植关心而失礼的举动,又按照卢植的眼神从车窗外看到刘正关羽张飞嘀嘀咕咕,那挤眉弄眼有些紧张又有些滑稽的场景,却也冲淡了她的一丝紧张。

    只是扭头也只能给卢植一个摇头,说了句刘正等人还在协商,这让卢植更疑惑了。

    “……要不我出去探探?”

    两边,莫护跋与张飞齐齐按捺不住地道,“谈话还是当面谈好,太远也说不清。万一听岔了,那便真的打起来了。”

    刘正与轲比能同时瞪向身边人,“万一你一动就打了呢?对面可都是高手,还带了弓箭,一百五十步,那可都在弓箭的距离中,你逃得及吗?”

    “那怎么办?”

    “再等等!”

    轲比能的等,耗的就是对方的精力。

    刘正的等,却是真的在权衡怎么办,只是这样下去还真不是办法,他想了想,大喊道:“对面可有轲比……”

    有些微弱的话语才刚在草原回荡起来,就听一声雷公般的大喝:“轲比能可在?出来一谈!”

    张飞的嗓门那是公认的大,自打那次一声大喝将人喝死了,张飞自己也觉得自己擅长担任这种远距离交流的传令兵,仰头就是一声咆哮。

    这声大吼很是清晰,智郁筑鞬看着张飞朝刘正一笑,也知道对方是在担任传令兵的角色,只是将刘正的喊声也覆盖了过去这一举动,给轲比能的感觉,就是有人不耐烦刘正罗里吧嗦,直截了当地要找他单挑。

    轲比能心中不豫,既然对面服软率先打破了僵局,倒也有了底气,不怕对方放箭暗算了,心知智郁筑鞬等人恐怕真成了俘虏,他对于这些造谣智郁筑鞬在汉民身边混的很好的传令兵更加不满了,望了眼莫护跋,“把那个大嗓门打一顿再说。”嗯,反正不是他去冒险,当然不怕放冷箭。

    莫护跋早就按捺不住,虽说战前挑战这种事情没怎么听说过,但他能有如今的位置与名声,除了因为和蒲头、步度根等鲜卑西部部落对战时骁勇善战,也有大半是小时候比试决斗出来的基础,这时立刻提起长矛,拿起弓箭就拍马冲了出去,“刚谁的嗓门这么大!胆敢出言不逊!出来一战!”

    “真要打?”

    “怎么回事?”

    “他们这是……”

    刘正三兄弟齐齐望向智郁筑鞬,上来就挑战,要是这还没有敌意,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误会啊!绝对是误会!”

    智郁筑鞬挺直了背,昂首挺胸的像是有些骄傲,只是那张脸皱得紧紧的,只怪那冰凉凉的蛇矛又戳了一下。

    智郁筑鞬心中仓皇,也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只是觉得不对劲,自家大人一向亲善汉民,敬重英雄……不提这些,便是为了他这样的手下心腹,也一向会思虑周全再出手,怎么可能一言不合就让莫护跋挑战了?

    “还不出来受死!”

    莫护跋纵马靠近,又是一喝。

    既然轲比能发话,很显然就代表着对方那声大喊是在挑衅,莫护跋想着教训对方,首先就要吓破别人的胆,便说了句“受死”的狠话。

    只是这还得了,一听对方上来就是挑衅,还是生死斗,刘正三兄弟还没发话,朱明等人率先耐不住了,小声地请战,只是张飞之前憋了好久没跟人斗生死,上次和郁筑鞬等人打可没打痛快,折了兄弟之后总结经验,还觉得自己做错了不少,像这种单挑,能够放开手还不担心自己连累了队友的机会哪里去找?

    这时看莫护跋是要杀了他啊,便也拍马而出,扭头还瞪了眼智郁筑鞬:“你等着,待得爷爷挑了那厮,回头就斩了你这不忠不义之人!”

    也不等智郁筑鞬一脸仓皇地还要解释,提矛纵马,张飞大吼一声,“爷爷在此!受死!”

    这声“受死”让轲比能目光徒然一睁,也忘了刚刚是莫护跋先喊的“受死”,下意识地对这怠慢他的人有了敌意,望着已经纵马百步开外的莫护跋,用鲜卑语喊道:“不要留手!杀了他!”

    “好咧!”

    莫护跋闻言目光一凛,扭头间步摇一晃,笑容洒然,见张飞拍马持矛而来,也不挽弓,将弓放回马鞍旁的挂钩上,持矛迎了上去。

    马蹄践踏,草絮飞舞。

    两道长矛在狂风中呼啸而起。

    阳光在长矛柄上映出光泽,流光一闪而过。

    “当!”

    一声脆响。

    有人倒了下去。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