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四章 大家都能去
    说话的是芙儿。

    这声“主公”喊的自然是刘正。

    七八岁的小姑娘,关了门后徒然之间换个地方喊上一声“主公”,说上一些话,可能在外人看来这个举动有些童趣,说明芙儿真的很仰慕刘正,可如果附带上卢俭与左慈的谈话被芙儿逻辑清晰,用饱含敌意的语调说出来,这一幕就很诡异。

    但如果这个七八岁的姑娘其实已经活了十七年,只是因为世人口中的怪病缠身,很久以前就不长个子了,那么谨慎一些,做出这样的反应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刘正没见过芙儿,但并不影响他知道她。

    因为下午时分,卢毓喊了芙儿一声“芙儿姐”,也因为芙儿是第一个站出来询问他,喊他“刘老师”的人。

    这说明芙儿与卢毓最亲,也仰慕他,后来芙儿与卢毓相互玩耍的场面,也的确印证了刘正的想法。

    那么芙儿就只能是荀彧安排在卢植身边的人。

    卢植身份特殊,上谷郡又鱼龙混杂,刘正怕卢植有闪失,所以除了明面上的来往,以及农田里的几个佃户,如同芙儿这样的老人、女人……他当然也安排了几个。

    其中,芙儿是用来保护卢毓的,她虽然十七岁,长得却真的像是个孩童,长年累月的生活让她学会了运用自己的身体保护自己,假扮孩童足以以假乱真,当初荀彧自张曼成口中知道自徐州北上的人中有这样一个人,便让刘正书信劝说对方来到了这里。

    刘正只是书信了一封,据说连封泥都没捏碎,芙儿就答应了下来。

    因为刘正的身边有个姑娘叫方雪,“天老儿”成了刘公子的徒弟,还被刘正视若己出,此事早就流传得很广。

    如同芙儿这般在外人看来身体异于常人的人,大多对刘正有好感,而知道只是保护卢植家小,还能与廉芍药这种弓马娴熟的幽州女人搭伙过日子,一直受到家人歧视的芙儿自然更是开心。

    于是她与廉芍药潜伏在此一年半载,用孩童的身份骗取了所有人的信任,也早已对步氏与卢俭的夫妻关系有所察觉,甚至对卢俭经常去药店也有着异于常人的敏感与警惕。

    今天刘正过来,芙儿上前说关羽,廉芍药会紧张,一来是怕她说错话,二来也是怕她暴露出来。

    只是她怎么可能这么蠢,就是觉得需要好好交代交代这些事情罢了。

    此后刘正忙着与卢植应对轲比能的事情,她没有机会,也只好陪着卢毓一起玩耍,不敢过多的暴露身份。

    到得夜里,步氏的失魂落魄还是让她看在了眼里。

    两人来了羊圈,她便用孩童的身份套出了步氏对卢俭在酪酥一事上进行欺骗的难受心情,又与廉芍药打配合,让步氏在布绢上写了些有关与卢俭的经历询问刘正。

    中间廉芍药扭了脚倒是意外,但芙儿也正好利用上这件事情,用仰慕刘正的借口,让步氏将刘正引过来,却没想到这件事情还歪打正着,让她过去买药的时候,正好听见了卢俭与左慈的谋划。

    也是因此,刘正知道了卢俭笑容之下隐藏着的对他的深深恶意,这让他心中有些不好受。

    从某个角度上来说,当初铤而走险刺杀刘备,是多出来的记忆中的恨意,以及穿越过来极度不适应复古环境的心烦意乱,还有对于取代刘备功成名就的贪念作祟,刘正其实也挺后悔这件事,也已经尝到了不少的苦果,刘始的死,更是始终让他心中不安,也很愧疚。

    而后卢植过来,全心全意支持他、教导他,便是偶尔一些思想仍旧让他看不惯听不惯,但卢植对他的好,刘正一直记着,也决定自己不可以再辜负卢植。

    他当然没想过让所有人都喜欢自己,只是卢俭与他还算有些情谊,昔日荀采带着卢俭还深入了解过他的一些安排与布局,他怎么也不可能想到,有朝一日会听说卢俭对他有着这样的歹毒心思。

    那田期一看就是刘备的人,昔日涿县一事,近来的广阳一事,都有刘备的影子,可卢俭与刘备相处,却偏偏曾经涉及过他的布局,这很难让他不往卢俭就是那个内奸的方向上猜。

    可他要怎么做?

    如果不想辜负卢植,那就动不了卢俭,报不了这个仇,如果动了卢俭,那就一定会让卢植难过……

    刘正苦笑,墙的另一边芙儿在顿了顿后,小声道:“主公,妾身以为,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妾身近来已经被人提及过个头的事情了,兴许过不了多久就得离开去下一个地方给主公卖命。可性命攸关啊,你若走了,我和廉姐姐就可能……方才那田期好像还收了卢二公子一个眼神,妾身可不想被察觉然后死了。我的主公,你明白吧?”

    “卖妻求荣……妻子卖给我,然后让我身败名裂,与老师绝交?你觉得应该我怎么办?”

    “那就纳了呗,送上门来的雏儿……嘿嘿,你别小看步娘子,挺好的人,弓马其实也很娴熟,若不是卢俭这鸟厮的家世,哪里至于压着天性,说不定还被难楼身边的部落首领相中做了婆娘呢。”

    芙儿说话随意,笑容揶揄,“主公出征,路上怎么好没个女人照顾?若不是芙儿情况特殊,都想陪着你呢。步娘子在,正好用用啊。而且轲比能不一定好说话,主公娶个乌桓女人,难楼有了好感,也能帮衬你对付轲比能。主公在我等眼中可是光武再世,那便效仿光武帝,平定河北时纳个妾联个姻,壮大实力才是要紧事啊。”

    “改天给你找个伴,你放心吧,一定不会让你死,先走了。我去想想。”

    芙儿有些忸怩的声音自墙那边传来,刘正走回宅院,张飞田约等人自然上来问候明日的安排。

    卢俭其实没猜错,邹靖一走,引路的人真的没有了,田约倒是了解地形,但他受了伤,到了这里后一直紧绷的精神松懈下来,现在看起来,给人的感觉就是要死不活的,若处理不好,很有可能因为疲劳过度,免疫能力下降这些原因在这样的天气里染上感冒伤风、伤口发炎这种比较麻烦的病症。

    按道理来说,智郁筑鞬倒也能够相信,让他引路也是可以,但刘正等人总要回来,万一智郁筑鞬因为闹翻了不再过来,或者其他一些原因离开,在代郡上谷这种密林草原密布、鲜卑乌桓横行的地方远行终归会很麻烦。

    这不是地图能够解决的,还是需要向导引路,刘正晚上与卢植在书房考虑的,主要也是真的和轲比能开战后,在向导带领下安全撤退的问题。

    针对刘正与卢植前去拜访郁筑鞬一事上,卢俭倒也没有猜错。

    两人的确有过打算,只是之前想好的,也是郁筑鞬碍于卢植的大儒身份,不会刁难,顶多就是少年脾气地冷嘲热讽或是置之不理,真看着郁筑鞬将卢植一巴掌拍在地上,还要拳打脚踢的时候,刘正除了愤怒,也是真的有心让所有人知道卢植是他的逆鳞,是不能动的。

    本来想好的倒也是让卢植通过身份慢慢与郁筑鞬结交好关系,然后到时候见了轲比能,借兵的事情也能更顺理成章一点,但与聪明人一起未雨绸缪的好处就在于方方面面都考虑到,卢植与他也不是没料到被打的可能,那就顺水推舟,将这个不安定因素赶出村庄,同时尽快去见轲比能处理这件事情。

    当时邹靖会走,卢植会挽留,也是因为想过万全之策,只是邹靖身份使然,劝不住,刘正这边却还是得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处理,在尽量不上升到两族关系这种敏感问题的情况下,与轲比能争取双赢。

    当然,此后第二次在书房的长谈,除了准备去沮阳请个向导,还聊了很多,有关乌桓、难楼之类,有关村里所有人的姓名写法,以及乌桓、鲜卑部落的聚集点与上谷、代郡准确地图,自然,刘正也少不了埋怨一番明明有些武力的卢植故意受了这一巴掌上演苦肉计的事情。

    但这些计划现在谈来索然无味,刘正什么都没有多说,只是带头和张飞等人各自写了一封家书,然后让闻人昌带了二十名宿卫兄弟,护送着受伤的兄弟亲自送去涿县。

    至于那留在军都的近三百人,倒也让他们半路叫过来。

    于是到得第二天,村庄内早起的村民循着马匹的声响,望到村庄外整齐排列、一声不响的三百骑兵时,吓得大吃一惊,要不是看到刘正关羽等人也在那边,或许还可能大呼小叫起来。

    而当郁筑鞬被族人背着出门,望到那些骑兵,就更加脸色惊骇,虽说依旧对刘正很是厌恶,但不得不说,这些骑兵真的很精锐,想着昨晚刘正的毫不留情,对于轲比能可能对他的处置,他心中的畏惧也真真正正在心头蔓延开来。

    而卢俭与左慈在看到刘正的那些骑兵时,也心头一突,总觉得这一趟不仅可能让他们一事无成,如果刘正真的有心和轲比能对战,他们还可能被殃及池鱼。

    好在卢俭昨夜只向卢植问了一番打算,并没有提议让步氏做向导的事情。

    知道卢植确实要跟着刘正过去见轲比能,他回了屋打地铺的时候才问起步氏明日要不要给刘正帮忙做向导,步氏答应下来那一刻,他很高兴,但现在却更高兴自己没向卢植提起这件事情了——既然没了机会,那还去干什么?

    只是,事情似乎突然有了出入,他看到刘正迎上卢植,望着自己说着什么,卢植神色迟疑,没多久点点头,过来轻笑道:“此番德然有心让你们夫妻也一同前去,方才洗漱的时候,涟儿还跟我说起此事,说你昨夜邀请了她当向导,那便一同前去吧,就当锻炼锻炼……好,你也去,一起去,就当去散散心。”

    步氏的乌桓名字叫染涟,平日卢植也一直用涟儿称呼,这时最后一句话,倒是对有些担心此行的宋氏说的,卢俭愣了愣,那边宋氏将他的担忧说了出来,“一起?那毓儿呢?老爷不担心……”

    “无妨。有德然在身边,无事。何况轲比能你也见过,我等便当过去访友。与这惹是生非的逆徒没什么关系。”

    因为脸上有伤,卢植今天出门戴了斗笠,压得很低,但那脸上的笑意藏也藏不住,见步氏莞尔一笑,感慨一番他和刘正的感情,他笑的时候牵动伤口,疼得咧了咧嘴。

    宋氏年过三十,在卢植身边一直扮演着言听计从的角色,以往不管是卢植出征还是服心丧,心中担惊受怕,也不敢有过多微词,此时知道能陪着卢植一起面对可能来的危险,倒是心满意足,虽说有些担忧卢毓,但她其实对刘正也有信心,何况这一年半载与荀采那边也时常有书信来往,两边关系不错,她也不怕真遇到了事情,刘正会抛却他们一家。

    见一家子都答应下来,眉开眼笑的,卢俭自然也不会拒绝,只是想到这一家子对刘正的认可与信任,心中极其不舒服。

    此后由智郁筑鞬号令了那些鲜卑人,三百余人就在智郁筑鞬与步氏的引领下出发西行。

    也是因此,到得下午,当名叫阎志的年轻人带着二十余骑过来拜访卢植,听着村民的讲述,领头的大汉饶有兴致地笑起来,“代郡……普富卢的地盘啊。奇卢楼,你去招呼各个部落,咱们也去凑凑热闹。”

    那二十余骑各个身穿毛皮缝制的衣服,比鲜卑人还要更趋向于汉民口中的野蛮人一些,但值得注意的是,每个骑手都长得十分魁梧,马上也都带着弓箭、弯刀,坐下的马匹并不高大,却极其雄壮英俊,整个队伍看起来就是颇为精良的模样。

    也是在那些人离去之后,田期神色紧张地朝着沮阳城过去,而察觉到他动向的芙儿懊恼地进了屋,与扭脚的廉芍药对骂了一阵后,也只能双手托着下巴,有些担忧的望着西面。

    三天后,涿县张家庄内,闻人昌快马加鞭脱离队伍当先来到了涿县,收到家书的荀采与耿秋伊对视一眼,想着昨天过来催促荀攸上路的书信,脸色古怪了半晌,才召集荀彧等人要个说法。

    随后众人开了会,名叫田畴的年轻人好奇宝宝似的在书房里东张西望,在摸了长长的会议桌好半晌之后,听着荀攸等人的忧虑,与脸色同样古怪起来的阎柔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大喊道:“你们不熟我们熟啊!”

    见太史慈神色有些迟疑,两人又咧嘴一笑。

    “子义兄也能去!大家都能去!那边也能南下雒阳!”

    “既然刘公子要做大事,那就索性闹的更大啊!咱们就从并州……”

    见田畴突然有些畏畏缩缩地欲言又止,众人齐齐望向他,随后就听得一声“打下去吗?有意思……”,扭过头,就见荀攸一抹八字胡,眼眉之上带着灼人的风采。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