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二章 迁怒
    “没呢,元化公倒是跟仲景偶有联络。仲景书信中说他这两年在青、徐一带,哪里战乱多、瘟疫频,就往哪里钻。医者仁心啊……小毓,芙儿,别跑了,出了汗,小心老师训骂。”

    附近小卢毓与芙儿小姑娘提着两盏小灯笼一追一赶,咯咯笑着,后面还有步氏无奈地追着,两个小家伙听到刘正的提醒,当即蹦蹦跳跳地围上来,步氏也笑着过来,见刘正只言片语将两个小家伙安抚住,感激了一句,牵着小卢毓和芙儿到一旁坐下来。

    小卢毓临走的时候递上了一块酪酥,步氏想着卢俭带回来时的空托盘,心满意足的同时,有些期盼地望着刘正,这边刘正将酪酥扔进嘴里,“如今元化公和仲景还有品济公几人,已经确定了一部分防疫、治病的方案,还将各种头疼脑热、跌打骨伤的病症做了整理。反正厉害得很。”

    他含着酸人牙根的酪酥,眉头微皱,“这次出兵,其实我还书信仲景了,除了让品济公匀几个带出来的弟子门生给我,还求元化公派亲传的徒弟过来。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收到书信,就盼着到了酸枣,他的弟子能到了。”

    “要不然每次碰到像今天这样的情况,还要胡思乱想着是不是庸医看不出来的原因,愁也愁死了……啧,好酸,弟妹,这就是上次师娘让人带过去的酪酥对吧?上次是放了糖吗?你们这里原来吃这么酸的?”

    见刘正愁眉苦脸,小卢毓恶作剧成功,与芙儿咯咯大笑,步氏愣了愣,望了眼人群中谈笑风生的卢俭,笑道:“娘怕你们吃不惯,上次捎过去的偏清淡。这块是家里平日解馋用的……小毓吃不了,拿来捉弄人。”

    那笑容在夜色中有些暗沉,刘正自然看不到,佯怒瞪了眼卢毓,见卢毓不以为意地笑得更欢,笑道:“细品还不错。听说弟妹做的最正宗,如果不麻烦的话,还得劳烦弟妹这两天多做一些。回头我让人捎回去。你二位嫂嫂怀有身孕,口味喜酸,想来会喜欢。”

    那语调含着柔情颇有幸福之意,步氏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眸微润,随即点头欣喜道:“德然兄客气,一点都不麻烦呢。”

    刘正所说“今天这样的情况”指的有位手下至今昏迷不醒,连这里的医师都没办法,卢植此前吃饭的时候关羽说起,也有些担心,这时扭头望望步氏,摆手道:“走,我与你去别院看看朱明他们。”

    “昔日便记得故安伤寒一事,你提了石灰防疫,宛城又有什么关乎伤者人心的论词……仲景和华元化便是整理出来,想来也有你的功劳吧……治瘟疫,便是略有小成,他日立册成书,也是流芳百世……”

    “哈哈,实用为主,这些虚名学生也不在意……《三字箴言》快编完了吧?郑大家与你还有幼安师叔……爹也参与了?要不带上学生的名字……当真?与大儒齐名,想想便颇为激动……”

    “改日你出征,再将我那些心得融会贯通,编写成册又有你的名字……呵,还真敢笑,不是不在意吗……你这般学艺不精偏偏涉及百家的逆徒,还能摊上这等好事,为师都不知道是好是坏……来日有人上门滋事,你可禁不住几次推敲……”

    “那就长枪应对……嘿,学生失礼……说起来,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元化公不单单是因为那日剖尸受刑的事情,还有验证石灰……这事他这辈子恐怕没机会了……对,琉璃的事情是有着落了,可仲景做不出来……等我去了酸枣之后……”

    “你还是别说了……为师都自愧弗如……只怕这天下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刘德然了……也是,那也是我徒弟……嗯?什么叫商业互吹?逆徒……”

    灯笼摇晃,师徒二人明暗的身影渐行渐远,消失在街道深处,回想着那些或是知道或是不知道的事迹,还有堪称国士的卢植不多见的宠溺笑骂与抬举,步氏微微失神,耳畔突然传来几声芙儿的提醒声,她回过神放开芙儿,有些慌张地正要去扶摔倒在地的卢毓,一道人影已经将卢毓扶了起来。

    “怎么了,有心事?”

    卢俭掸了掸小卢毓的裤腿,小卢毓因为摔坏小灯笼撅着嘴有些伤感,芙儿将自己的小灯笼递给他,哄了一会儿,步氏笑望着两个小家伙,随后望了眼街道深处,袖中小手微微捏紧,“方才爹和德然兄在说伤寒的事情。妾身便是想到这几年族人也有不少因伤寒而死……”

    “步姐姐别难过,芙儿帮你吹吹眼睛。”

    芙儿懂事地安慰道,步氏笑着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又朝卢俭笑道:“夫君,妾身还是第一次听爹对后生晚辈自愧不如呢,还说天下再也出不了德然兄了。爹曾位极人臣,显贵一时,没想到竟然如此看重德然兄……连如今因为刺杀董卓不成,却也显名于外的玄德兄似乎都没有这么高的评价。”

    卢俭笑容微敛,“德然兄能人所不能,自然看重……他们去哪里了?”

    “去找云长兄他们了。”

    “小毓,为兄与你一同去找德然兄如何?”

    小卢毓拼命点头,卢俭朝步氏示意了一下,抱起卢毓离开,听着步氏与芙儿的对话声,脚步却微不可查地一顿。

    “步姐姐,方才刘师还说酪酥很好吃,我们去我家羊圈挤奶吧?”

    “好。”

    卢俭笑容微敛,扭头道:“挤奶做什么?夜深了,明日吧。羊圈臭烘烘的……”

    视野中,夫人的笑容在灯火下时明时暗,莫名得让他心烦气躁。

    “无妨的,方才追着小毓出过汗,稍后还要回去洗漱。是德然兄觉得酪酥口味不错,托我给二位嫂夫人做一些呢,说嫂嫂怀了身孕喜欢吃酸……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走,这次我多备点羊奶。夫君放心,会还芙儿和廉嫂嫂的。妾身先过去了啊,夫君若要夜读,妾身晚点会回来准备茶点……”

    望着步氏与芙儿脚步轻快地离开,卢俭目光微眯,耳畔突然响起小卢毓“二兄,你抱疼我了……我们过去见德然兄啊,快嘛快嘛!”的埋怨催促声,他笑着道了歉,提着灯笼走向街道深处。

    另一边,刘正带着卢植拜访过朱明等人,听说两位医师方才还来看过,如今去给郁筑鞬看伤了,卢植便也提议与刘正过去一趟。

    “那医馆就父子两个人,也是自青、徐上来避难的。年长的田医师,医术有一些,不过他儿子田期虽说才三十余岁,据说昔日曾经游历百川,拜访名师,已经青出于蓝了。因为膝下无子,田期与子德也是情投意合。”

    “子德经常过去,为师想的也是他有心求医……好事吧?田地的事情不用他多管,平日琢磨学问,我也怕他枯燥,有个人能陪着,挺好。”

    两人出了后院,卢植笑着说着,随后眉宇倒也有些暗沉,“就是……偶尔也会觉得,子德兴许对于膝下无子一事难以释怀,过去也是为了此事……方才见你替女荀和秋伊,我带你离开,也是为了怕步氏多想。”

    “老师,到底怎么回事?”

    刘正想起下午卢俭那表情,疑惑道:“是真的谁都没有问题?”

    “不知啊……两夫妻平日里和和睦睦的,也不像是有心事。我与你师娘忙着监管农田,讲课,又哪里看得出来?只是成亲第二天一早,那血布你师娘也说看过了……”

    卢植摇摇头,“兴许便是像有些人家一样,八字不合,就是生不了……怪男怪女的,纳了妾,亦或休了的女子再嫁,便都开枝散叶了。只是成亲才一年半载,总不好提起那些,于理不合……你方才也说仲景与华元化也过来不了,为师不还是只能心里想想?不提也罢。”

    老人以往说是团结胡人,让卢俭给汉民做个榜样,眼下却也是真的对懂事的步氏有些满意,这话有些维护卢俭与步氏的意味,却也不难看出为了无后一事设想过很多,应当是耿耿于怀。

    刘正便也没有多说,待得离郁筑鞬的住房很近的时候,里面有欢声笑语传出来。

    到了门口,便见到一位三十余岁的中年人与智郁筑鞬在屋内里相谈甚欢,一旁两名手下也笑着旁听,郁筑鞬虽然坐在床边,包扎过后露出来的半边脸却透着些许善意,在看到刘正时又收了起来,冷下脸来。

    刘正有些意外地望了眼那让郁筑鞬都能接受的中年人。

    灯火昏暗,那中年人一身素布麻衣看着却有些气度,长相不显尖锐,笑起来更是令人如沐春风,

    中年人自然便是左慈。

    见到卢植、刘正,他快步上前行了一礼,幽州话不算地道,倒也纯熟,“鄙人田期,此前还为刘公子那些兄弟配过药、看过伤。几位既然有事,鄙人便先走一步。诸位,明日鄙人再过来叨唠。”

    智郁筑鞬也上来打招呼,见郁筑鞬坐在那边一动不动,还朝着刘正冷笑,便也有些歉意地朝卢植、刘正笑了笑,随后说着送一下左慈,还邀请卢植刘正一同出去。

    智郁筑鞬这番姿态倒也是为了避免卢植刘正留在这里被郁筑鞬惹怒,卢植却摆摆手,朝刘正使了眼色后,走向郁筑鞬。

    这边刘正斜了眼郁筑鞬以作警告,见卢植在智郁筑鞬陪同下,上前向郁筑鞬拱手作揖打招呼,便也出门送了一下左慈,顺便问了几句有关几名兄弟的伤势。

    左慈笑着回应,安慰刘正几句告辞离开,走到半路,与抱着卢毓过来的卢俭迎面相遇。

    卢俭挑了挑眉,“他们进去了?”

    左慈逗弄了几下卢毓,点点头,“看郁筑鞬脸色不太好看,你爹或许要碰一鼻子……”

    “打你怎么……刘德然!我……”

    一声大喝突然自远处传来,紧跟着人声多了起来,厚重的闷响声传来,随后又是几声“哐当”声,有人大声在劝,但更多的是尖叫声、惨叫声与胡语的谩骂声。

    声音繁杂而激烈,左慈与卢俭对视一眼,急忙赶过去,半途左慈黑着脸一把拉住卢俭,将卢毓交给听到响动刚好赶出门的一名妇人后,才与卢俭又赶过去。

    “刘德然,我若不死,定杀你全家……”

    “躲!再躲!杀我全家,那你躲什么……敢打我老师!我让你们连宁县和广宁都回不了!”

    “德然!别冲动!别冲动……”

    “刘公子……达列,拦住他们!还有你们,别进来,都出去!”

    声音短促,自屋内、门外每一个人的嘴里发出来,嘈杂无比。

    人影在房间里疯狂地走动。

    墙上的黑影伴随着声响交叠、分开、再交叠,也有木架、案几的影子从静止到倾斜翻倒,有的直接飞起来,砸在墙上炸裂开来。

    某一刻,“呼”的一声,墙上的所有人影急速晃动,随后光亮骤然消失,伴随着油灯倒地的声响,只听见“嘭嘭”几声重响,有人惨叫激烈,紧接着声音骤然消失。

    待得门外的人拿着灯笼照进去的时候,就见郁筑鞬倒在地上,满头是血,奄奄一息。

    刘正手持厚重案几,脸上鲜血斑斑点点,那眼神正往四处扫视,对着几名鲜卑人瞪过去,眼眸中的冷光与脸上的杀气在明暗晦涩的光亮中,让门外的左慈也眼眸微凛,卢俭更是不由胆寒。

    血水自案几边角滴落下来,那案几便是成年人平日里也需要两只手端,却被刘正单手抓在手里,举重若轻。

    “啪!”的一声重响,卢俭下意识的身躯一颤,就见刘正扔掉案几,走向郁筑鞬。

    门外有鲜卑人还要冲进来,智郁筑鞬的阻拦中,刘正脚步顿了顿,擦了下脸上的血,却抹得脸上更是狰狞,“我没想惹事。但也别给脸不要脸。我家老师打个招呼,年轻人不懂事,不应可以,打人,还推到了往地上踩……我要是晚来几步,是不是变成杀人了?”

    “德然……你先息怒。”

    卢植走向刘正。

    卢俭望着卢植脸上的红肿,披头散发颇为狼狈的模样,却是愤怒地瞪向刘正。

    智郁筑鞬也上来阻拦刘正,刘正想了想,说道:“劳烦阁下明日叫上人,以免他惹是生非,刘某思来想去,不如过去亲自向轲比能要个公道。”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