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零章 卢俭与左慈
    突骑便是用来冲锋陷阵的骑兵。

    但幽州突骑,却富有特殊的意义。

    当初光武帝刘秀受更始帝刘玄的命令,领大司马事,北上黄河督领河北,幽州冀州刚好是豪强割据之时,还有人起兵称帝,也让当时兵少将寡的刘秀处境极其尴尬。

    正是那时的上谷太守耿况之子,云台二十八将之一的耿弇调集上谷、渔阳上万突骑,平定在邯郸称帝的王朗及其部下,而后刘秀更是调集当时的幽州十郡突骑,收拢河北盗寇兵马,拥百万之众登基称帝,与更始帝分庭抗礼。

    也正是这件事情,让幽州突骑在那时闻名天下。

    于是刘正此时说起,卢植也免不了心跳加速。

    卢植不是不知道,当初袁隗让刘虞领大司马一职,就是在提醒刘虞效仿刘秀三兴汉室。

    因为刘虞的仁义,袁隗等人也相信刘虞不会称帝造反,必会忠心汉室与董卓分庭抗礼。

    虽说有民心所向的原因,刘虞能将幽州战乱在几年之内平息下来,也算得上是难得一见的贤臣良相。只是他终究太过妇人之仁,疼惜百姓到竟然连一点战事都不想发起,致使幽州除却公孙瓒手下人马以战养战、精锐无比,其余刘虞掌控的麾下各郡部队,全都不曾经过血水洗礼。

    这样毫无经验的部队,便是各个胸藏兵甲,有兴汉之志,碰到董卓手下身经百战的凉州、并州铁骑,又怎么可能胜利?

    卢植甚至已经预料到,这次关东军合谋诛杀董卓,想来也做不到万众一心,再加上关东诸多儿郎都说不上百战之师,到时候绝对不可能在战场上决胜负。

    能保住同盟已经是万幸,兴许还会因为内乱,以及兵卒羸弱的问题,让董卓逍遥法外数年——这个想法,倒也是结合以往刘正所说的“群雄逐鹿”做出的判断,却也是结合实际情况。

    老话说“关西出将,关东出相”,关东各地的百姓,本就不如关西民风彪悍。

    四年前黄巾之乱,看似关东各地也经过战火洗礼,真正作用的却是朝廷军与胡骑部队,而朝廷军如今在董卓手里,凉州、并州各地骑兵与胡骑要么叛乱,要么交好董卓,至于幽州胡骑……

    卢植想到这里,对刘虞就有些恨铁不成钢。

    虽说刘虞休养生息也没有做错,可战事不兴,就算幽州成为天下粮仓,逢此乱世又有什么用?还不是任人宰割。

    老实说,要不是刘虞为名声所累,本身品性也不像富有野心,卢植甚至觉得刘虞是在托时间,等到董卓谋害皇帝谋朝篡位了,刘虞再名正言顺地称帝。

    这事仅凭猜测也无法坐实,但公孙瓒交恶刘虞一事,卢植没有挺身而出劝慰安抚公孙瓒,其实也不单单是想要激起刘虞的野性,让刘虞磨炼麾下部队,也是想要震慑刘虞,以免刘虞真的心怀异心,便以为无人可以掣肘。

    这种内耗虽说极其不明智,可民风彪悍之地,并州、凉州尽数归董卓掌控,淮水、泗水那片出的可不是骑兵,幽州骑兵作为如今唯一有可能抗衡董卓麾下铁骑的兵种,再不磨炼,可就真的要放任董卓倾覆大汉了。

    这时见刘正表露心意,卢植在念叨一句后,激动地俯身靠在案几前,还张望了几眼紧闭的门窗,肃然道:“造了多少三宝了?”

    三宝便是马镫、马蹄铁和马鞍,当初造完这三样东西,柯亥从密道带回,刘正给卢植看过,卢植一见到就将这三样东西称为骑兵三宝,想的也是一旦用出,对整个中原来说,都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紧巴巴的过日子,也攒了几万套了,都放在几处隐秘之地。”

    见卢植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激动得愈发红润,刘正笑了笑,“老师,学生来时路上想到对抗鲜卑复起突骑,让朱明派人叫公达上来,书信中也顺带着问了文若兄与公达一句。既然见不了刘使君,还有可能跟鲜卑打,要不要这次让仲辅兄与子远兄带几套过去给那些汉室忠臣,算是见面礼。这么大的人情,我觉得不管是我依照白身的身份前往汇合,还是往后,总有用到的时候,你以为呢?”

    “好!很好!”

    卢植点点头,也不知道在好哪件事、哪个人,随后又与刘正讨论起来。

    ……

    与此同时,距离书房五六丈的过廊上,已经二十一岁的卢俭负手站在廊檐下,抬头仰望书房之上的天空。

    夕阳西下,云霞如火如血,触目所及之处,土墙、梁柱、青草、谷桑……红得醉人。

    稍许干燥的暖风扑面,衣袂轻摇,带着不同于正午灼热的温度,卢俭那张有些成熟稳重的脸随之微微闪过一些冷冽。

    脚步声自身后响起,他收起心情,片刻后,有托盘出现在身侧。

    扭头间,夫人步氏微微曲腿行了一礼,朝着房门紧闭的书房遥望了一眼,“夫君怎么不进去?”

    夫人很美。

    尽管只是粗布衣衫,纤细窈窕的身躯如拂风弱柳,毫无汉人印象中一直存有的胡人粗鄙野蛮的形象,反而如同幽州以南的女子一般温婉灵动。

    那张十五六岁的脸,也不同于一般胡人的宽阔,看着很是柔和,望着书房的眼睛眨啊眨的,流露着好奇与激动,还有些许紧张,那带着少女复杂情绪的俏脸有着不同于汉民的异域风情,加上流利的幽州话,连他有时候都真的很心动。

    为什么不进去?

    他心中暗暗重复一句,觉得这时的夫人真的很不懂自己,望着托盘中的酪酥,伸手拿了一块,“爹与德然兄谈正事,我又哪里能够掺和进去。”

    酪酥入口,酸味也在口齿间蔓延,见步氏微微望了眼缺了一块后有些不饱满的酪酥盘子,卢俭笑了笑,“德然兄又不是外人,不必依照贵客之礼来对待。”

    酪酥是胡人日常生活的必备品,也是贵客临门后的款待食物之一,卢俭随意地拿了一块,却让步氏仔仔细细张望了盘子好久,总觉得不够满,更紧张了,“家人远行归来,那也需要善待啊。而且,妾身还是第一次看到你的兄弟呢。大哥与伯珪兄、玄德兄要事缠身,不便过来,德然兄便是他们的代表。妾身也想表现好一些,也好他日能够让你诸多兄弟知道我的好,也不会看轻夫君。”

    “德然兄又代表不了大哥他们。”

    “会传的啊。”

    “不会。信我。爹与德然兄一讨论便会忘乎所以,只怕等他们出来,都融掉了。这样,我稍后找机会送进去,你回去和娘继续接待云长兄他们。”

    “啊?”

    步氏微微失落,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乖巧地点点头,“那好。你说的对,妾身小人之心了,德然兄君子之风,怎会胡乱传妾身的为人?妾身去照顾小毓,顺便听云长兄和益德兄讲故事,晚些时候煮好了饭来叫你们。”

    “去吧。”

    卢俭笑着点头,看着步氏脚步轻快地消失在转角,敛容脸色阴沉,望着酸人牙根的酪酥片刻,又望了眼紧闭的书房,深吸了一口气后,端着托盘走向后院出口。

    待得出了门,去附近民宅里与智郁筑鞬聊了一会儿,被智郁筑鞬热情地送出门后,卢俭拿着空空如也的托盘扫视一眼街道上的百姓,随后走向一间药铺。

    药铺主人是个五十来岁的老人,见到卢俭,便眯着眼笑容满面地将人迎进了后院。

    此时后院的阴凉处,有个三十余岁的中年人正躺在席子上乘凉,蒲扇在怀轻轻摇曳,卢俭跪坐到一侧,那中年人笑起来,“子德不去迎客,跑这里来做什么?”

    望着托盘上的红漆,卢俭有些烦躁,“环顾家门,无一人得我心意,不来这里去哪里?”

    “无一人?令尊卧龙在野,心系天下;刘正悍勇有谋,藏剑出鞘;二位义弟万夫不当;麾下精骑更是胆气十足,二十人可敌百名胡骑,如今令得鲜卑负荆请罪,还惊动了轲比能也要过来赔罪,当真是扬我大汉雄威!区区草房,有如此多的人杰到来,怎就没有得你心意的人了?”

    那中年人坐起来,抬手一仰,说得铿锵有力,随后轻笑道:“再不济,不是还有邹校尉与公孙校尉,还有鲜卑豪杰……嘿,最不济,娇妻在怀,异国柔情,还有兄弟可以抚养玩耍,怎就无一人得你心意?”

    他上上下下扫视一眼卢俭,“沮阳不过边陲之地,你能有什么心意?又想有什么心意?”

    “你这番埋汰,就不怕我一气之下,告诉家父与德然兄?”

    卢俭翻了个白眼,躺下来,讥讽道:“区区边陲小镇之中坐镇的方士医者,足不出户,却知晓邻居访客此行经历,呵。卧龙在野,心系天下的是你吧?”

    中年人愣了愣,大笑一声,也躺下来,“这些不都是你说的嘛。”

    “我什么都没说。”

    “樊宇他们是你爹的人,可往后不也是你的人,他们中有人过来买药会说这等隐秘之事,除了钱帛,还不是你的面子?一样的。”

    那中年人望着残阳如血,眯着眼笑道:“平日不是心情挺好,今日怎么又差了?故人来访,何来的心烦气躁?”

    他伸手道:“来,鄙人给你把把脉,看你除了天-萎,可是还有什么嗜痂之癖。譬如,见了你爹与其他男人来往,你……”

    “左元放,你把嘴巴放干净点!”

    卢俭猛地挺身,脸色阴鸷,“卢某秉忠贞之志,受退让之节,留在此地奉养父母,还得苦苦坚持身为大汉男儿永不与蛮夷贱人生出孽种的志愿,何来嗜痂之癖!我卢氏一门,又何来如你这般龌蹉肮脏之事……”

    语调说到最后,在中年人凌厉目光中气势弱了下来。

    卢俭又躺了下来,沉默片刻,黄昏萧瑟,阴影处凉风微冷,有幽幽的语调响起来,“庶不如嫡,所以我得侍奉父母,看着兄长出入朝堂,显贵一时……卢氏世代士人,所以我要守孝道、听话,便是再难堪的父命,都不能违背……他刘正有勇有谋,又是汉室宗亲,还心怀大志,与他讨论要慎之又慎,所以我永远不可能进入他两同时在的书房……还得日夜与那贱女相处,相见如宾……”

    拳头狠狠握紧,卢俭咬着牙,从牙缝里一字一顿道:“去他妈的世道!”

    “戾气,都是戾气啊。”

    名叫左慈左元放的中年人摇摇头,长叹一声,随后叫苦道:“那也不能骂我。鄙人配合你这么久,腆着脸与多少医师打交道送钱财,才在你爹娘和夫人面前分别瞒住你的事情,你不知道?”

    “你守着大汉好男儿的底线坐怀不乱,我这不也忙上忙下,小心守着你那点心思。有脾气冲着你家女人发去。反正她善解人意,将你‘天-萎’之事藏在心里,还日夜陪伴,不离不弃……呵呵,如此良人,便是胡人又如何?总要有点用处吧?”

    “乱七八糟……”

    卢俭啐了一口,沉默片刻,问道:“既然自广阳追到这里了,想过做些什么吗?”

    “做什么?对谁?”

    “左元放!”

    卢俭拿手肘狠狠锤了下左慈,“你少给我装傻充愣。玄德兄救你一命,将幽州诸事尽皆交给你打理,可你有多少谋略?还不得我暗中帮衬。广阳一事,又靠的我昔日那点准备。如今你是打算翻脸不认人了?”

    “哈哈,你我这一桩桩一件件的说来说去,不觉得显得你我很生分?”

    左慈笑了笑,沉默片刻:“我怕我说出来,你承受不了。”

    卢俭坐了起来,脸色一凝,“你要杀他?”

    “他要南下,我要断他与你们的所有情义,坏他人品,也好让他灰头土脸地去巴结其他人……或许还巴结不上。”

    左慈摇摇头,淡淡地说道:“死是不可能死的。你爹人老成精,有些东西稍有蛛丝马迹便能察觉。平日里你过来串门,许是已经知道你在暗中谋划什么……有令尊在,我等也得顾及令尊的心情。毕竟不年轻了,为大汉也任劳任怨这么久,我等在此听讲,也得了不少好处。总要先让老人安安心心走。”

    这番话看似合乎常理,但也有所保留,好在卢俭还是理解了。

    左慈等人便是怕卢植铤而走险,往后刘备那边再难利用到卢植的人脉,所以才不想刘正死了。

    他想了想,眉头皱起,“我承受不了的事情?还要断了刘正与我爹的联系……等等!我爹他可绝对不会断……那便是……让我爹找不到明面上支持的理由?”

    他微微一怔,突然抢过蒲扇,一把打在左慈的脸上,大笑道:“粗人便是粗人!这等邪门歪道,简直信手拈来啊!”

    他眼眸神光闪烁,“要不,我将轲比能也给算计进去?”

    左慈抢过蒲扇,瞪了他一眼,“那不能够。主公还等着公孙瓒南下帮衬,轲比能一死,公孙瓒再难下去。便是让刘正与你等划清界限就好。”

    他顿了顿,望着卢俭眉开眼笑的样子,啧啧摇头道:“古有吴起杀妻求荣,今有你卢子德忘恩负义,背弃糟糠……还笑得这么欢,就不怕世人唾骂?”

    “糟糠?呵,非我所欲也!你若看着自己心爱之人被人抢走,看着父亲家人对他恩宠有加,看着他用着我卢氏的名头在外面逍遥自……”

    “呸!”

    一个鲤鱼打挺,左慈站了起来,俯视着卢俭嗤笑道:“胡人最是崇拜英雄,你爹本便心怀天下,天下也本就需要这等有勇有谋的汉室宗亲。那是他刘正该有的待遇!”

    他摇摇头,走向卧房,“荀氏士族表率,出来的人放个屁都是香的,今日有皇亲国戚择你为婿,你还会看上荀氏姑娘?况且,人家看上你了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为了什么?你昔日看上荀采,求的便是门当户对,求的便是一个龙门罢了。”

    卢俭不服道:“我还需要龙……”

    “鄙人都替你解释那番善妒之言了,可别再说些孟浪话惹人嫌了。”

    左慈摇摇蒲扇,飘然进了卧房,粗布麻衣,自有仙风道骨,“你便是恨自己什么都不如他,偏偏他用着令尊的人脉风生水起,还不礼贤下士,奉你谋主。恰好我家主公也不喜欢他,你兄长也不喜欢他,你便要跟我等为伍。可这几年虽说在我等面前寻求到了虚荣,但我等终究还是不如他与他的麾下名声在外。于是便更加恨他。今日他来,你心神不宁,也是觉得周遭都是对他的吹捧。嗯,总而言之……”

    “你便是恨自己恨不了,才恨他罢了!呵,人之常情,看开点,我的卢二郎哟。”

    房门一关,独留卢俭坐在后院。

    望着空空荡荡的后院,他脸色难看,许久之后,拿着托盘站了起来,却是笑了起来,“言之有理。那你呢,听你言辞,对德然兄多有吹捧,怎就折服于玄德兄,如此身手,甘心辅佐?”

    房内没有回应,卢俭振袖翩然而去,有哼笑声在院内回荡。

    “方士乱国?方士怎么可能乱国?都是山野樵夫,性情淡薄,早已看得通透了。为的便是救命之恩罢了……卢某可有说错?我的元放公!”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