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六四章 居庸关
    天下九塞,居庸其一。

    太行八径,军都第八。

    自秦始皇修建长城,将囚犯、士卒、民夫迁居于此,取“徙居庸徒”之意,居庸关就被赋予了特殊的意义。

    它是《吕氏春秋》中的天下九塞之一,来往太行山余脉——军都山的要道山谷,也是上谷郡与广阳郡的郡县通道,自古便是兵冲要地,更是匈奴、乌桓、鲜卑这些胡人在侵犯上谷郡后,屡屡侵犯幽州腹地的通道之一。

    “咱们进来的叫南口,沿着这条溪谷跑上四十余里,那边才叫居庸关。刘公子,邹某多嘴一句,自从百年前,朝廷号令上谷郡与代郡百姓迁入居庸关以东,纵使如今刘使君安抚了胡人,也让不少流民百姓在上谷郡、代郡安生养息,这关口以西,大多都还是胡人。你们这二十余人各个武人打扮,引人注意,虽说也能震慑一般人,但胡人对汉民本就有敌意,还有性子比较古怪的,可能会来挑衅,你们还得注意才是。”

    “自然,这些胡人也不是都不好打交道,一般询问他们的部落出身,也会让他们畏首畏尾。鲜卑如今分裂,上谷这一带的鲜卑人都属于轲比能管辖,轲比能这人还是是非分明,亲善汉民的,麾下几个部落也极其听话,说上几句要去向他告状的话,那些鲜卑人必然会投鼠忌器,不敢乱来。”

    “反倒是乌桓,别看丘力居一死,从子蹋顿监管四部也算亲附刘使君,上谷这一带终究是难楼的地盘。难楼这人与丘力居算同一辈,虽然听命于蹋顿,毕竟年长,威望也高,倒也说不上言听计从。”

    “而且他对咱们汉民有敌意,以往侵略幽州就属他最勇,如今虽说改邪归正,那些手下偶尔也会抄略城池村庄,屡教不改。想来也有他的纵容。这些人,说去向难楼告状未必有用,去向蹋顿和刘使君告状也没多少用。”

    已入夏四月,正午时分正是烈阳高照,居庸关笔直延伸到天际的溪谷道路上,却是凉风习习、绿意盎然,或是汉民模样、或是胡人扮相的行人零零散散地迎面而来,亦或纵马超越而过,刘正等人慢悠悠地骑着马,欣赏着道路两侧的雄奇山势、繁茂古树。

    有位中年人如数家珍地继续说道:“想要对付他们,得另外报上几个名讳。譬如轲比能之弟苴罗侯,麾下部落大帅莫护跋、琐奴,亦或右北平那边与我汉民通市的弥加。鲜卑一向强势,难楼那些人也会怕……当然也有触怒的时候,还是报乌桓的更方便一些。”

    “乌桓就报颁下、乌延、苏仆延这些王侯、大人。只要冒充一番,底气足一些,他们一般也放行了。这些都是汉民与胡人为伍的惯例了,如我们这样装备精良的,更是会直接放行,偶尔有优待也有可能。”

    “这事倒是与那贾文和生平颇为相似啊。大哥,我记得那贾文和便是冒充段公之后,逃过氐人迫害,还受到礼遇吧?”

    张飞笑问道,见刘正点头,与疑惑“贾文和”是何许人也的公孙越解释起来。

    贾文和当然就是贾诩,如今已经以讨虏校尉的身份在牛辅部曲做事,如果刘正没有料错,这次山东军联盟讨伐董卓,身为董卓女婿的牛辅有很大可能出兵应战,到时候,也必然会有贾诩的身影。

    至于张飞能够知晓,也是因为刘正传书雒阳那边,让南郭延年与士仁等人留意类似贾诩、李儒等人的动向,为了往后可能拉拢,连生平之事都扒了出来。

    尤其是贾诩,见刘正格外重视,张飞也询问了一番,刘正便将对方生平之事告诉关羽张飞等人,用以提醒他们如果相遇,能抓就抓,不能抓也不许轻视。

    知道贾诩年轻时名声不显,却被举孝廉,因病辞官的回家途中还遇到氐人抓捕,竟然靠假扮“凉州三明”之一的段颎后人蒙骗过去,还受到礼遇,这份胆魄也让张飞记住了,此时听到类似的事情,便也说了起来。

    “刘公子还真是心怀天下,身在幽州,竟然连凉州人都已打探清楚。”

    那中年人听着张飞介绍,意味深长地说道,神色之中倒也有些佩服和欣赏。

    刘正笑了笑,“邹校尉便不要如此看我了。便是喜欢打探些能人异士的过往,以作榜样。”

    中年人被称作邹校尉,倒也不是别人,赫然便是邹靖邹子肃。

    他会出现在这里,只能说明风寒告假是假。

    当然,这本来就是假的,顾忌的无非就是刘正与刘虞之间的关系。

    邹靖会过来,是因为如今家中生意私下里与卢植、刘正有些来往。

    再加上昔日他自朝堂回来时,皇甫嵩与朱儁因为没能在刘宏面前给刘正求得功劳,也有些羞愧,便托他照拂一番刘正。

    刘正当初需要守孝,自然也不用他庇护,这次去往上谷郡,却是派人寄信给他问了响应讨伐董卓的各路人马的资料,还顺带提了句要去见卢植。

    邹靖一想留在渔阳也没什么事情,便亲自过来军都县与在此避雨、等候情报的刘正汇合,一来给初次前去上谷郡的刘正充当向导,二来也是准备将昔日比较熟悉的几个太守、同僚的资料亲自告诉刘正,以免信使一来一回延误军机。

    邹靖年长,资历也深,会屈尊这么做,当然也有当初南阳一行的原因。

    当初他对简雍说过怎么处置刘正,那番话始终过于冷血,如今既然与卢植、刘正有了来往,也有心弥补。

    何况几年过去,刘正虽说依旧是平头百姓,背后的能量却已经今非昔比,他也希望往后能够让族人多一个选择的去处。

    老实说,宛城那次,刘正流下血泪的场景邹靖至今历历在目,后来听说刘正那番谶语实现,更是让他震撼不已,思及刘正种种神奇,以至于就算知道刘虞与刘正的一些纠葛,邹靖也打算过来一趟表明立场。

    这时见刘正敷衍了事,邹靖莞尔一笑:“以人为镜么?读史不是更方便?何至于千里迢迢跑去打听董贼的人?”

    昔日为了打开渔阳那边的市场,荀彧与邹靖攀了些关系,也有来往,一些眼线情报的事情也交过底,邹靖知道一些。

    见邹靖越说越大,那表情也仿佛看穿自己有心剑指天下,刘正神色倒也微微一敛,“倒也是,不该先打探董卓的人。应该将广阳一事的幕后之人抓住,也好往后诸位兄弟不用心神不宁。”

    关羽张飞闻言神色微凝,公孙越也有些尴尬。

    当日离别公孙瓒,刘正等人倒也没有回去广阳县,直接朝着居庸关附近的军都县赶赴。

    刘正会这么做,是因为那下毒之人绝对与公孙瓒有关,他怕触怒了公孙瓒,于是没有亲自前往调查此事。

    但“乌角先生”这人,刘正也很好奇,便没有瞒着公孙越,派人特意过去广阳支会了那里的眼线,打算打探一番。

    广阳接近蓟县,也算繁华,刘正在那里自然是安插了人手的,规模也不小,如今那里就由当初随着他南下又回来的吴越负责。

    那日他会赶在公孙瓒达到后出现在天使面前,巧合的成分自然有,但能这么巧,当然也是层层规划,收集情报之后的结果。

    那“乌角先生”与马日磾等人的纠葛刘正知道一些,就算“乌角先生”打一枪换了地方,能够深入官驿冒充马夫,背后一定有关系,刘正当然也想顺藤摸瓜找到此人。

    说起来,“乌角先生”的名号,刘正原本就听过,只不过当初甘始说的是“乌角道人”罢了。

    后来刘宏广招方士时,南郭延年曾经写信征询过刘正要不要混进西园,刘正以伴君如伴虎回绝之后,南郭延年倒也找了有意进去的同僚打探一些情况,知道其中就有“乌角先生”左慈左元放。

    在甘始道听途说之下,左慈这人是有些功利心的,但刘正看过前世的演义小说,对被后人推崇为半仙之流的左慈终究有些好奇,也不是没有写信让南郭延年接触一下。

    只是这信一来一往,因为冀州黑山贼内乱,道路不通,已经过去许久,此后再传过来时,已经是刘宏身死,左慈也被何进、董重等人波及,不知道逃到了哪里去的消息。

    当初刘正还有点可惜,却没想到有朝一日会在幽州听到对方的名号。

    这个“乌角先生”是不是左慈,也不能确定,只知道出现在广阳的这名方士那身手胆量,还有用的毒,可以肯定绝对不是普通人。

    此后广阳那边一番打探,刘正也在军都县等了一段时间,再传回来时,却没想到得到的消息竟然是吴越重伤,其余重要人员也差点被暗杀的消息。

    这件事情到了这里,刘正自然没有再让吴越等人查下去,只是这个结果本身就代表着对方对自己的警告,也说明那些人对吴越等人与他的关系了解得很是透彻。

    类似的事情,只有当初涿县刘备担任太守时发生过一次,能够在手下人打探情报的情况下,直接对主事者吴越下手,这本身就不寻常。

    公孙越会尴尬,也是觉得此事应该有公孙瓒的意思在里面,而且刘正找人打探消息没有瞒着他,却偏偏出了事,虽说他一身坦荡,也知道刘正不会怀疑他,但他夹在两边,依旧有些里外不是人。

    但刘正却觉得,公孙瓒就算广布眼线,也绝对不会花这么大心思在他身上,还一抓一个准。

    圣旨一事,公孙瓒是得了好处的,就算刘正阻止他杀天使,还带兵震慑他们那些白马义从,有些无礼,公孙瓒也不可能在刘正准备担下修改圣旨的罪责的情况下宣泄不满,挑起刘正的愤怒。

    反倒是刘备,才会盯住他的人,此次出手,也应该是在此的负责人看出了他的意图——刘正会参与到修改圣旨一事中,其实也就是想让朝堂和刘虞那边知道他与公孙瓒关系不错,同时也有向刘虞表示他会尽可能缓和刘虞与公孙瓒之间矛盾的态度。

    圣旨一改,公孙瓒一接受,当然也未必没有影响公孙瓒对他的看法,刘备那边的人有所猜测,想办法敲打他一次也是理所当然。

    甚至这可以说是一种威胁,是在告诉刘正,他手下那些眼线,其实并没有隐藏的这么好。

    这件事情既然发生,刘正当然也派人回去涿县通知荀彧,刚好那几天大雨,他便留在了军都县,还派人查询了一番以前做的一些布局。

    此后荀彧回信,说的也是“稍安勿躁,有我无忧”这种有些自恋和底气十足的话,刘正也是看了这信,才哭笑不得地收敛那些负面情绪,恰好今日邹靖过来,天气也不错,他们便启程上路,至于只有二十名骑兵跟着过来,也是邹靖临行前提醒不要带太多人进去上谷郡,以免触怒了胡人,刘正便让那些骑兵守在军都县以防万一。

    广阳大概的事情始末,邹靖也知晓一些,这时见气氛尴尬,望了眼公孙越,岔开话题道:“邹某想起来了,段公昔日主张剿灭羌氐,与令兄也颇为相似,昔日能够震慑氐人,便是段公铁血屠杀。虽说骑都尉震慑的是广阳郡以东那一片的胡人,在此处的话,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也能报上名讳。那样的话,那些胡人就会知道我等要不死不休了。”

    “那是,我等与胡人对战已有数年,便是如此行这般寥寥二十余人。真要遇到胡人侵犯,大哥也会舍身忘死而上。”

    公孙越笑起来,瞥了眼刘正,打趣道:“不过此行说不定报上德然兄的名号也够了。这些年幽州百姓避难上谷,可少不了说上八位天兵破黄巾的事情,这等惊世之举,足够胡人胆寒了。”

    众人莞尔一笑,想起昔日故安变故,刘正也有些唏嘘不已,随后望了眼一侧望过来的几名百姓,笑着摇头道:“这种话便不要多说了。我等是去拜访老师,询问讨伐董卓事宜的,如果没有必要,便不要节外生枝。小心隔墙有耳,要是亲汉的胡人听了去,也不舒服。”

    迎面突然有快马朝着这边跑过来,那骑手还不时望向身后,像是在查看什么,刘正眺望一眼,微微挑眉有些好奇,邹靖饶有兴致地停下马,仰头道:“刘公子,看来有事要发生,我等停下来吧,以免不必要的误会。”

    张飞朝着身后坠着的闻人昌、朱明等二十人打了个招呼。

    眼看一侧不少行人也避让到道路一侧,非但不紧张,还有人抽出防身武器,一脸好奇地探头探脑,关羽笑了笑,“以往便听说北方麻烦多,民风也很是彪悍,方才也不曾留意,如今再看,自这些行人也能看出端倪了。”

    远处那骑手身后有烟尘滚滚而起,数十骑异域打扮的骑兵大叫大喊着冲过来,邹靖也扫了眼那些行人,下意识地皱了皱眉,“那倒是,主要也是以往便是行人,胡人也绝不会放过,大家遇到胡人团结一致,共同抗敌也是常有的事情。刘使君管辖后,偶尔也会有意外,带些武器也能以备不时之需……追的是我汉民!”

    眼看那当先一骑慢慢接近,衣服身上尚有血迹,看模样却是汉人,邹靖喊了一声,眉头紧皱,公孙越骤然握紧铁矛,敛容肃然道:“德然兄?”

    那数十骑胡人骑兵挥舞着弯刀神色嚣张跋扈地纵马飞奔,让刘正也挑了挑眉,他听了邹靖所说的汉民惯例,正有些迟疑,就见那名骑手突然改变方向,朝着他们跑了过来,口中大喊,“壮士救我!救我!”

    这一路只有他们这些人人数最多,各个装备也最是精良,当然是个寻求庇护的好地方。

    见那马上之人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刘正想起刚刚自己所说的不要节外生枝,暗骂一句乌鸦嘴,却也抽出背后长枪,喊道:“阁下只管过来。”

    他长枪一抖,正色喊道:“朱明!列阵!”

    “喏!”

    朱明大喊一声,“弓箭手,列阵!”

    连同朱明在内二十名骑兵,顿时都驱马到道路中央,过程中拿下背上大弓,抽出腰间箭筒的箭矢。

    二十人沉默无语,排成一排,一气呵成地弯弓搭箭。

    阳光下箭矢熠熠,人马整齐,也令得那数十名胡骑骤然速度一缓。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