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五八章 会议筹谋
    中平四年,即刘辩登基之后的光熹元年,八月。

    随着刘备的到来、依附,董卓拿到皇帝留给刘备的密诏后,再加上拥有三把被赋予了托孤性质的中兴剑,一颗野心也初露狰狞,但他谋求权力却也显得循序渐进,不断礼贤下士,不复此前的桀骜不驯。

    八月十五,董卓联合诸多官吏,“请”袁隗从太尉改任太傅去安心教导刘辩、刘协,自己担任太尉一职,掌管兵权。

    董卓此前收拢何进、蹇硕手下人马,掌管京城以及皇宫多半兵马,又有兵马驻扎雒阳城内外,如今得到太尉的名头,对旁人来说倒也显得名正言顺,但只有袁隗、何太后等少数人知道,袁隗这段时间担任太尉,根本要不到董卓一丝一毫的兵权,而眼下除了执金吾丁原尚与董卓针锋相对,其余人已经尽数归顺董卓——也就是说,董卓有将兵权尽揽手中的趋势。

    董卓不交兵权的态度让袁隗等人心中发颤,对于董卓,以及朝堂的未来,没有一丝一毫的安全感,所以袁隗也不是没有试探。

    他在交出太尉职位,成全董卓执掌兵权名正言顺的同时,提议董卓另立大司马一职,由远在幽州的州牧刘虞担任。

    朝堂之外,刘虞算是汉室宗亲中最负盛名的一人,不仅是在汉室宗亲内部有一定的号召力,在朝堂之上也颇得人心。而大司马有总领天下兵马的权职,其地位自古以来就在三公之上,只要董卓敢有异心,袁隗相信,刘虞只要登高一呼,就一定能带着天下兵马将董卓一党诛杀。

    这无疑是一个很好的牵制手段,不过那天袁隗也担心董卓直接翻脸大开杀戒,好在董卓并没有拒绝,袁隗与何皇后商量过后便也退让了一步,由代理朝政的何太后给董卓赐了斧钺与虎贲,封郿侯,算是表彰董卓的拥立之功,也是在安抚董卓的人心。

    但这件事其实一直横亘在董卓心中,尤其是那日前去皇宫领谢时,他被抵着脖子上前觐见领赏,虽说这是惯例,但他心中依旧颇为耿耿于怀。

    只是他初来乍到,在军中颇有威望的皇甫嵩、朱儁等人也尚在朝堂,还有丁原率领的一众禁军和并州狼骑环伺左右,他有所忌惮,也不敢恣意妄为,只好心中暗骂,随后在几个月的时间里,私下里与李儒等幕僚商讨之后,派人联络不少方士、百姓在雒阳通过童谣、流言宣传刘协正统的消息。此外,对一众官吏也拉拢的更加快了。

    而让他有些振奋的是,刘备与他两人手中的密诏果然效果非凡,随着时间的推进,很多人逐渐相信刘协才是正统,也正式投靠到他身边。

    与此同时,他了解到刘虞在幽州施仁政不动兵,手下兵马毫无打仗经验,而刘虞地盘之中唯一身经百战、以骑都尉一职抵御乌桓鲜卑的公孙瓒近来与刘备通过书信,宣泄过对刘虞一副乡愿姿态的不满,知道刘虞公孙瓒不合之后,李儒给董卓出谋划策,让刘备挑唆公孙瓒,也好牵制住刘虞。

    到得一切就绪,一众麾下觉得时机差不多,时间已经到了冬天。

    十一月二十八一大早,雒阳飘了雪,董卓抬头望了一眼天空,脸上的肥肉止不住地战栗,随后喊了一声“杀吧……”。

    这一天,此前被他以并州牧身份策反的丁原麾下大将吕布终于弑主,他尽得吕布、张辽等并州狼骑,也将雒阳兵权尽握在手。

    到得第二天早上,他召见群臣,提议废立刘辩,何进、何苗虽然已死,但还是有不少人顾念旧情,同时也有士人不赞成废长立幼,甚至对于董卓执掌朝堂也多有忌惮、不忿,只是兵权在手就可以为所欲为,董卓露了些许杀意,甚至对激烈反驳的出头鸟袁绍敲打了一番,此后威逼袁隗同意,废立了刘辩。

    第三天,也就是十一月三十,董卓将继位的刘协扶上龙椅,废年号中平、光熹,改为初平。

    他望着那把代表最高权力的椅子、案几上的传国玉玺,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离这个位置这么近过,他一整天心跳加速,即便是到了夜里,都对那个位置难以忘怀。

    于是,他突然想探探别人的口风,便连夜派李儒带人进宫,毒杀了何太后与刘辩。而等到天光大亮,整个朝堂即便有人开口谩骂,待得他杀了几个人后,所有人竟然都敢怒不敢言了。

    董卓骤然发现,很多事情事实上根本没他想的那么难,这帮文武百官,也根本就是一群软蛋……

    但他还是得等,毕竟,太过急躁,肯定会被人所害。

    他需要尽收人心。

    只是在此之前,先做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相国,上朝不脱鞋、带把剑,倒是不错的选择。

    他想到了,也就这么做了。

    然后一切四平八稳地朝着他想的方向上发展了。

    他甚至住进了皇宫,灵帝留下的数千女子、西园财宝,也都变成了他的。

    只是,很多此前他提拔的年轻俊杰、忠义之士开始看不过眼,在雒阳里串通一气、闹腾不止,待得器重的曹操刺杀他未遂逃跑之后,董卓心有余悸,自然打算未雨绸缪。

    初平二年正月中旬,董卓召集李儒、刘备二人商议此事,待得三人商讨一番之后,次日一早,两道圣旨朝着幽州过去。

    而几天之后,刘备效仿曹操,刺杀董卓未遂,随后携带一把中兴剑朝着冀州渤海太守袁绍处逃之夭夭。

    尽管凛冬已过,万木回春,随着董卓屡次被背叛刺杀、开始震怒、甚至杀了几个大臣之后,朝堂之上依旧如同陷入严冬。

    好在,山东一片,随着讨伐董卓的三公檄文的传开,“匡扶汉室、诛杀董贼”的情绪高涨到了极点。

    而在三月十三这天,刘正突然迎来了一道圣旨,得知被任命为相府曹属,兼虎贲中郎将之后,九个多月没得到任职的刘正倒像是枯木逢春一般。

    在立刻收了圣旨,贿赂天使,得知天使携带着另一道圣旨还要往北以后,刘正送别了天使,急忙召集众人过来庄府一叙。

    “朝廷……嗯,就是董卓了,要我过去相府任职,兼任虎贲中郎将……还夸了我一通。”

    此时庄府里杨柳繁茂,莺飞草长,还有阵阵读书声自后院传来,别院书房内,刘正等人围着一张特长的木桌坐着。

    刘正将圣旨和几封书信郑重其事地放在桌子上给众人传阅,随后靠在椅背上,搓了搓下巴上已经续得有些长的胡子,表情透出几分玩味,笑道:“董卓、刘幽州、伯珪兄、孟德兄和文台兄……你们说我该去哪里?”

    这声刘幽州,喊的自然是刘虞。

    说起来,自从去年五月至年关,刘正一直以为自己能够在刘虞身边谋求个一官半职,只是没想到他主动拜帖暗示,甚至让卢植、荀爽举荐之后,刘虞仍旧对他置之不理。

    而且,纵使他主动向新任涿县令求个乡啬夫这种最低端的官职,都被涿县令拒绝掉了。

    涿县令用的倒是大材小用的借口,只是刘正通过当时涿县令的脸色,与众人一商量,倒也判断出了大概的始末。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当初中兴剑一事终究是让刘正变得不同寻常起来。

    而伴随着那大半年左右的朝堂局势不断变化,身负中兴剑的刘正俨然成了一个敏感的存在。

    中兴剑原本就有中兴汉室的寓意,当初刘宏托孤用了三把中兴剑,更是给中兴剑赋予了非凡的意义。

    如今第四把既然在刘正手中,刘正倒也没有这么大能量让人在意,但如果刘虞接触刘正,那就有着不同寻常的含义了。

    毕竟那段时期朝堂权力纷争尚未落幕,反倒是刘虞本身,在朝堂忙于内斗,对外控制力降低到最弱的时候,被很多人怂恿着称制。

    在这种时候,刘虞就算只是单纯的接近刘正,在别人看来,未必没有想要凭借中兴剑做点什么的意思,于是,刘正对于没什么野心,遵守礼法的刘虞来说根本就是一个麻烦,刘虞便是连一点任用的想法都没有。

    其中倒是听说昔日刘宏评价刘正“诗好”时,就是当时担任宗正的刘虞亲自在宗谱上写上的,刘虞也知道刘宏终身不起用刘正的打算,于是打算尊重先帝遗命,对刘正永不录用。

    只是等到跨过年关,伴随着张纯、张举的人头被乌桓人送到蓟县,善待乌桓人的刘虞与想要荡平蛮夷的公孙瓒之间矛盾开始激化,刘虞便也自打脸面,想要邀请刘正前往蓟县当他的属官,也好缓和他与公孙瓒之间的关系。

    这件事情,刘虞事实上对卢植也在做,对于刘正,他更多的打算也是如果公孙瓒不顾卢植刘正的颜面,就凭借刘正的武力来抵挡公孙瓒。

    但公孙瓒也听说了这个消息,便也书信给公孙越,让公孙越带着刘正加入到他的军队中。

    刘正自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便书信给上谷郡的卢植,看看卢植有什么建议,此时也正在等着卢植回信。

    与此同时,董卓祸乱朝堂的消息早已流传开来,如今整个天下到处流传着三公号召天下英豪共讨董卓的文书檄文,此前刘正无聊,向曹操与孙坚书信抱怨过自己胖了不少,曹操孙坚有心讨伐董卓,便也想要拉拢刘正过去帮忙。

    只是没想到这些事情会统统碰到一起,刘正倒也有些难以抉择。

    “主公为什么说要投靠董卓?”

    这桌椅做出来倒也用了有些时日,但柯亥还是坐得不习惯,他有些不自在地挺了挺身子——用以表示自己态度的严肃,皱眉继续道:“董卓祸乱朝纲不少时日,此前我等是没机会,主公今日既然领了圣旨,正好借此机会率领我等前去,能杀最好,便是不能诛杀董贼匡扶大汉,也好护得陛下安稳啊。”

    “我就是问要不要上京。只是……上京不就是投靠董卓吗?皇帝如今少不更事,哪里是我们能投靠的。就算投靠袁太傅……还不是要听董卓的?嗯,就连杀了董卓,听的也不过是另一个董卓罢了。”

    刘正这话说的别扭,柯亥与赵犊对视一眼,愣了愣,“另一个董卓?听张君安说,袁太傅不是……”

    “盛记得兄长信中说过孟德兄曾言,如今陛下年幼,不论是董卓还是其余人,实则都是权臣罢了。”

    夏侯盛皱眉道:“此言倒也不是说朝堂没有忠臣义士,袁太傅也是颇为贤明之人,只是朝堂此番大乱,人心离乱……纵使如今陛下继位,还是唯一的皇室血脉,少不得让人诟病正统的问题……”

    “此时又没有太后可以临朝,我等就算诛杀了董卓,袁太傅的指令也名不正言不顺……自然,此话说的也是那些有异心的。”

    他望望刘正,神色阴郁道:“不过,雒阳不是来过信吗?孟德兄在前,刘府君在后……德然兄这话没错,再想杀董卓必然很难,我等过去,也不过是被董卓呼来喝去。或许,还会迫不得已做出一些错事。”

    “可也不是不能动手?”

    荀彧此前就在别院的学塾里睡觉,这时还没清醒过来,打了个哈欠,眼角尚有泪花,随后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望向刘正的眼眸带着点玩味,“你会问出来,是打算亲自前去,率领对董卓来说算是乌合之众的士仁、来凤儿他们,再联合我等搏一搏吗?”

    “你忘了说大哥、仲豫兄、休若兄他们,我记得他们好像也要过去吧……”

    此前荀爽等人住在涿县不久,不少荀氏族人准备回去,荀爽便也带着族人回了颍川,只留下荀棐、荀彧、荀攸三家以及荀术住在这里。

    荀爽回去时,刘正倒也拜托了让他在颍川暗自拉拢一些人,甚至在许县埋子运作一番,还让彭脱、卜己带了不少人过去保驾护航。

    荀爽当时惊异了一番,却也习惯了刘正的特别,随后引导着荀氏族人在做这方面的事情。但最近董卓上位广纳贤士,荀爽那边也有过来信,说是董卓屡次三番派人招募他,连圣旨都下了好几道,他三番五次请辞,董卓便也将主意打到了荀表、荀悦等人身上。

    只是刘正这时说起也有些心虚。

    豫州是战乱之地,荀彧会留下来,除了他的挽留,也是因为觉得那里不安全。此前他将荀爽等人往豫州送的行为可没少让荀彧不满,这时这番话,无异于哪壶不开提哪壶。

    毕竟,不管是雒阳还是豫州,都不是什么好地方。荀表他们过去雒阳,可谓是羊落虎口的架势,而刘正非但不劝,还摆明了是在支持这种行为,甚至这时竟然还敢扬言要在雒阳带着荀家一同去对抗董卓。

    这种可能送死的不理智行为,怎么可能让荀彧的脸色好看。

    “只要你这边不动,他们那边彧保证也能拦下来。大不了让卜己、彭脱直接派人掳了他们北上。”

    荀彧神色不悦,望了眼刚刚如完厕进来的荀攸,“陛下不会有事,董卓也不可能没有防备。你就不要过去粉身碎骨了。若是一个不好,惹了兵乱,我等一个都逃不了。还是装装样子,待得天使南下以后,我便上书雒阳,说你这边道路被贼人堵住,也算没有抗旨不遵。”

    这边荀攸看了眼荀术面前记录着刚刚谈话的竹简,知晓大概内容之后,笑道:“不是还有东郡太守桥元伟吗?假冒三公檄文号令天下讨伐董卓,就是他的主意。德然投靠他也不错。”

    “然后取而代之?兖州么……”

    刘正嘀咕了一声,荀棐翻了个白眼道:“公达戏言,你还真敢打算。便是说你好高骛远呢!如今一官半职没用,倒是遍地开花,哪里都敢下手,可人呢?除了幽州一带,冀州、南阳,都是张仲景与张君安给的情分啊。你若位高权重,他们或许会依附你,如今可难说。老老实实找个地方投靠不好么?”

    “何况,张君安回去黑山军,如今与其余贼首相互攻伐,日子可不好过,你又要顾及一家老小的性命,不可能过去,过命的交情也要慢慢生分了。南阳那片,仲景与文聘倒是开始在刘荆州手下办事,李立也被宪和兄推出去混了个宛城县丞的职位……哦,如今该叫李建贤了。可说到底不过是郡中小吏,想要熬上去,还得一段时间啊。”

    荀彧脸色正了正,“张曼成虽说凭借这段时间刘幽州收复幽州人心、发展民生,挑唆百万人过来幽州,可真正心腹能有多少?刘幽州又禁止普通百姓招募太多私兵,以免兵祸,你连个名正言顺招募人的机会都没多少。再不找个地方依附,我等可都散了。商贾之事,总做不了一辈子的。”

    “你这是安排在冀州的人被甄家打回来了,才说丧气话吧?”

    刘正嘀咕了一句,见荀彧斜了眼过来,干笑道:“我这不是还在训练人马嘛。而且还在让张曼成找人,总要慢慢来。不过,汉升兄,不若你先去荆州吧。以你的武力,定然能够有所作为……再过不久,想来李大哥、子龙他们也快守完孝了,又有张老太公他们帮衬,你想必晋升也能快一些。到时候帮我留意一下魏延等人,名单上说了的,还得劳烦你了。”

    “无妨。正好叙儿、小雪是想过去南阳看看了,正合心意。”

    黄忠点点头。这几年相处下来,随着黄叙的身体恢复过来,他的性子也逐渐温温吞吞过来,对刘正就更多了一份感激,这时的笑容便也显得格外的柔和。

    刘正笑了笑,随后扫了眼荀彧等人,“那就说正事,我的意思是……”

    “我如果方才没听错,这次天使过来,是要让刘幽州进京?”

    荀彧问了一句,见关羽点点头,朝着刘正挑眉笑道:“这等情况你还加个刘幽州,这不是摆明了要选他吗?”

    关羽张飞等人愣了愣,荀棐想了想,笑道:“那我与孟才带几百人当作乡勇去帮曹孟德吧。子远兄挑些人过去帮孙文台?”

    “正好与德谋一叙。”

    孙浩颔首,随后有些迟疑道:“只是主公,公孙伯珪呢?公孙伯珪那里,你似乎交代不了。以他的性格,让子干公与子度劝或许也没多少用。何况你若投靠刘幽州,虽说不失为一个好选择,就是少不了有人说你恃宠而骄,以此刁难。”

    荀术低头奋笔疾书,口中却嘀咕道:“德然姑父的主张其实与刘幽州颇像,伯珪公多少有些穷兵黩武,还派人到处劫掠粮草。有德然姑父敲打一番,也是不错的选择。”

    “乃父之风。”

    张飞笑了笑,众人便也笑起来。

    荀术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望了眼一侧也在抄录的袁春、阿骛等女眷,又望向刘正,笑了笑,“要不是姑父让我等在此作陪抄录,还能各抒己见,术可不敢胡言乱语……”

    这样的会议倒也有不少了,众人也知道刘正对这些礼法制度的不在意,笑过之后,荀攸习惯性地右手食指一抹唇上有些茂密起来的八字胡,脸色微冷地笑了笑,“刘幽州不能有事,也不能走。有他仁政,对于天下来说亦是好事……”

    “这么说……”

    荀彧微微皱眉,神色有些阴沉,荀攸急忙拱手,那眸光却是锐利起来,“大局为上,那天使该遇到贼人作乱了……”

    这几天换工作,在找,可能更新会断断续续……不好意思了。望理解。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