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五七 养生的,试试?
    音乐起,朋客坐。

    丫鬟奴仆在庄府中来来往往,客人偶尔交头接耳,目光却都齐齐汇聚在府门外。

    某一刻,充当赞仪的卢植高呼一声“新人入府!”,穿着红衣的一男一女自府门进来,穿过道路中间,走到早已布置好的正厅内。

    沃盥之后,刘正站到桌案一旁,望向对面。

    女子一身红衣长裙,面庞清丽,发髻挽起,明亮水润的眼眸自团扇后望过来,动人无比。

    随后那纤手放下团扇,提筷抬袖,待得两人吃下烤肉后,女子端起酒爵,眨巴着眼睛望过来。

    刘正也眨着眼睛笑了笑,随后在卢植的主持下,酳酒,再酳酒,合卺,夫妇交拜……

    礼毕之后,荀家一位妇人过来引着女子回去后院东厢,卢植也喊了一声“开宴!”

    刘正端起酒爵,走了出去,卢植荀爽李氏已经迎了上来,李氏一张渐渐显老的面容笑得皱纹密布,面容有光,眼眶却也有些红,随后理了理刘正的衣衫,打过招呼,又过去后院招待诸多女眷。

    卢植荀爽打量着器宇轩昂的刘正,相视一笑,随后与刘正迎向过来的公孙瓒、张机、荀彧等宾客。

    这次婚礼事实上一反常态,从受聘到成亲不过两日功夫,一切从简,连宾客也就是两边提前邀约的小部分人,但这番答谢宾客,还是自下午一直持续到了晚上,某一刻,三人托辞离去,走到偏僻角落时,刘正郑重其事地拱手道:“爹,正已嘱咐过云长益德招待宾客,这便……呵,就是怕云长益德招待不周,可能还得辛苦你与老师了。”

    “你还有脸叫。老夫就是欠你的!受聘到成亲,士大夫一季,庶民也要一月时间,你倒是张罗得快,才两天……连呼朋唤友风光大办都没有,还要让老夫提前传讯。更别提夏日灼热,你看那些宾客热的……你可知我六房在其他几房面前的脸都丢尽了。”

    荀爽向来最重礼法,但只要关乎刘正的事情,他几乎每次都将礼法抛之不顾,这两天他忙着迎接荀家人,方才也是忙着应付一众亲朋,倒也没和刘正说过几句,这时自然发发牢骚,脸上的笑容却是怎么也敛不住。

    “慈明兄,此事还是老夫应允,是老夫失礼了。”

    卢植拱手笑着赔了个不是,荀爽便也无奈地摆摆手。

    此次他会同意一切从简,不守礼法,其实也是因为朝堂局势困顿,袁隗董卓甚至试图征辟荀氏其余几房。

    他亲眼目睹着刘正所说的陛下暴毙、权臣作乱、夺嫡之争发生,心中自然也没忘记刘正说过群雄逐鹿,近来担忧族人安危,事急从权,收到卢植刘正送去雒阳的书信后,也有心以刘正荀采成亲为由让诸多族人暂时推拒征辟,聚在一起商量一番。

    这时既然成了一家人,见刘正不时望向后院,一副性急的模样,荀爽也不纠缠,拍了拍刘正的肩膀,待得送走刘正后,扭过头,就见远处一众年轻人以及一群孩子探头探脑地在观望。

    他哭笑不得地喊着什么,那些孩子当即奶声奶气地欢呼雀跃,手舞足蹈,随后拍着手争相往后院奔跑,一众年轻人也跟着哈哈大笑地进去。

    后院东厢之中,早有一众女眷与蒙着盖头的荀采说着话,话语有些露骨,说得荀采双腿紧并,双手揪着衣摆坐在床榻上不知所措,刘正一到,众人起哄,此后一群孩子与年轻人进来,气氛更是热火朝天,说得刘正都不好意思起来。

    热闹在后院东厢持续不止,前院也不时有人放声高歌,关羽黄忠甚至乘兴比试了一场,捧场叫好声不绝于耳,西厢内,耿秋伊坐在床榻上,保持着微笑侧耳倾听,许久之后,夜色愈发浓郁,气氛冷却下来,她的脸也已经布满泪痕。

    但没过多久,有个身穿红衣的人进来,她错愕了一下,急忙擦着眼泪迎了上去。

    进来的是荀采,脸色倒也有些无奈,随后两人坐在床头聊了起来,荀采还帮着擦了擦耿秋伊的眼泪,不久之后,耿秋伊出门望望东厢,见五道人影在那里晃动,荀采笑容无奈,索性关了门,与耿秋伊一同躺下聊了起来。

    这边东厢门口,刘正与关羽张飞荀彧荀攸坐在凉席上,似乎是喝醉了,大着舌头开着口,“那日就是开发者……对,就是系统开发者,跟我他、他娘的讨价还价……说是改了你们所有人的命,这破系统缓不过来了,所以要、要奖励我走……”

    “那,那怎么可以啊!老子还没称霸呢。怎么可能走……再说,大家兄、兄弟一场,我也舍不得你们啊。所以我不走了。结果倒好,他特么的玩特权了。给我发了几分钟的必中,一把破弓,就把商城给去掉了……属性,属性也固定下来了。我看看啊……武力,100……智力,他娘的82,说老子就这点智商,可能吗?文若,你觉得我是不是比你聪明?公达,你怎么看?”

    “聪明,谁都不及你……考试,科举……你刘德然本事大了,往后事情要是成了,攸不如你……”

    “大哥,武力100是什么?是不是还有个上、上不封顶的,哈,哈哈……张某1000,你100……”

    “滚,都滚,老子才最牛……还有政治,文、文若你怎么这么厉害啊?居然有97……开发者评估过,你们这些土着都是有上升空间的,也就是说啊,再过几年,你就是100了。可我……只有82。比女荀都低,再过几年,可能比不过秋伊了……嗝,还有统帅,统帅多少来着,哦,92……什么鬼,老子都说了军训锻炼精兵嘛,竟然不给我涨。”

    “还有魅力值,哦,没了……老子这么帅啊,你们看,这脸,没谁了……居然取消魅力值,让我看着属性感动一下自己都不行啊。不过……天生神力到手,嘿嘿,邹琪不用见了,不,要见,这妖精,他娘的我结婚都不来,成心不想跟老子过日子,还把貂蝉给我拐跑了……信不信我把摄魂用在她们两个身上……还占了我两个妾侍名额呢!”

    “嗝,我,我摄魂也还有两次,成功率百分百了……那狗屁开发者,觉得我已经太牛了,就给商城给、给我封了,留了个吸金币吸珍珠的,说是,往后,往后恢复经济,吃小钱需要……倒是把摄魂这个好东西给我提升了。我不用你们身上,你们都是朋友,我要给敌人用,或者留下暗棋……诸葛亮找不到,他娘的,陈平太没用了,以后一定要给诸葛亮来一发摄魂。然后再给谁呢,要不给皇帝或者董卓来一下吧……天下都是我的……哈,哈哈。”

    “竖子,大逆不道,荀某杀了你……”

    荀彧软趴趴地一拳敲在刘正身上,两人随之倒在关羽身上。

    “杀了我?杀个屁啊,要不是老、老子觉得难度太低没意思,而且这日子太真实了,挺不错的,你现在还是个智商被系统压制的半吊子王佐之才呢……”

    关羽迷迷糊糊扒拉着被压的长胡子,推搡了一把刘正,“文双,别闹。为夫……为夫要睡了……为夫似乎……都好久没跟你睡了,大哥成亲,要不咱们,咱们也生个孩子……嘿……”

    烛光闪烁,黑暗中远处虫鸣鸟叫,五人终于是躺在凉席上失去话语,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刘正突然睁开眼睛。

    夏夜星河璀璨,庄府里除了虫鸣没有人声,院子的东西两厢火光依旧明亮。

    他有些迷迷糊糊地从人堆里爬起来,就近找了个角落小解,待得回过身时,望着身上此时显得暗红的衣服怔了怔。

    他皱眉迷迷糊糊地扫视一圈,随后突然一个激灵,目光凝望着灯火亮着的西厢,脸色也瞬间清醒过来。

    抬起头望了眼月色,此时的夜色表明已经丑时过半。

    他揉了揉脸,深吸了一口气,咽着唾沫一步一步地过去,走到房门旁,他有些紧张地抬手,随后缓缓一推……

    “嘎吱……”

    短促的开门声骤然响起,房门竟然真的开了……

    刘正呼吸一紧,做贼心虚一般地心跳加速,推开一条缝挤进门内,随后关上门,走了一步,想了想,又锁上房门。

    蹑手蹑脚地走到内卧时,内卧竟然悄无声息,刘正脸上挤得有些僵硬的笑容顿时收敛起来。

    他望着床上和衣而睡的两女,想了想,没有喊出声,走到几处火光处吹灭了烛火。

    随后,黑暗中蹑手蹑脚的脚步声几乎听不见。

    指甲触到凉席上发出微微的声响,他心跳激烈,耳畔却突然听到几声急促的呼吸声。

    他怔了怔,“没睡啊?”

    “妾、妾身若是睡了,房门定然要关,哪里可能让你进来……唔。”很小声的惊呼声,是刘正坐在床头压住了被角,也压住她的手指。

    “秋伊睡了?”刘正抬了抬屁股又坐了下去。

    “夫、夫君……”话语声在抖,“你别忘了,耿姐姐与我睡着了也随时可以醒过……”

    话语戛然而止,一只手慢慢地碰到了她的手臂,然后沿着手臂往上摸索,她没有动,也没有再开口,身躯僵硬,却仍然在打颤。

    但片刻之后,床边的人影突然大幅度地爬了上来。

    看着人影整个撑在眼前,就在自己上方,她贝齿不自觉地打颤,人影撑在上方许久,随后掀开薄被压了下来。

    她感受着重量,想着一侧的耿秋伊,眼眸突然很热,但下一刻,人影滑到她的身边,扭了扭屁股把耿秋伊往里面挤了挤,随后将薄被盖在她身上,一只手反扣住她的手,抓着她的手往里拉了拉。

    刘正另一只手握着耿秋伊的手放在肚子上,然后将两女的手交叠在一起,抱在肚子上,轻声道,“谢谢。”

    “谢,谢什么啊……”语调极其嘶哑,她暗自哭了起来。

    “正妻嘛。洞房花烛夜跑妾侍房间里睡……我相信我要是真的强来,你肯定也屈服了。可已经足够了……谢谢。也谢谢秋伊。不哭不闹……”

    “妾侍嘛……”另一个女声响了起来。

    “是姐妹……”她反驳道。

    “对,三姐妹……睡吧。喝了酒,天气也热,二位妹妹将就一下姐姐吧。”

    伴随着两声“噗嗤”声,长长的呼吸声响起来,随后房间里没了声音。

    巳时的时候,天光大亮,刘正醒过来时,床边已经没了人影,走出门,东厢门口也早已没有了凉席,各种东西都收了起来。

    他走出院子,来到正厅,就见卢植荀爽招待着众人,公孙瓒一行人倒是不在了。

    一侧坐着的荀彧、荀攸、关羽、张飞四人目光古怪的望着他,好半晌,荀彧暗自朝他比了个大拇指,荀攸则双指在闭合的嘴唇上一收,关羽张飞察觉到荀攸的动作,也纷纷效仿,这幅保证不开口的姿态倒是让荀爽卢植以及张机简雍等人有些疑惑,刘正暗自挑眉,表情得意,却也问了几句卢植此番的目的。

    待得知道情况之后,他点点头,脸色肃穆了不少,然后拿着卢植手中的地图挂起来,与众人说着什么……

    这天到得夜色将近的时候,荀氏众人通通住进了涿县,简雍李立赵易等人出发前往南阳,张曼成、卜己等人也骑马前往青州,还有不少人朝着雒阳开始进发,卢植却由公孙越护送着北上上谷郡。

    与此同时,此前转交给蔡家、鲍家打理的农庄、马场、作坊,又重新立了起来,开始招人。

    当然刘正吃了晚饭后也继续忙碌着,他忙着与李氏耿秋伊聊天,教导方雪、李朗、孙礼关乎阿拉伯字母与拼音相结合的暗语,甚至还有空启发众人琢磨一下孔明灯的事情,顺带着也让关羽找人打造几个齿轮出来。

    等到这番瞎忙终于熬到天色黑了,他装得若无其事地走进东厢,另一边,同样瞎忙了一天完全不知道在干什么的荀采也抱着一个大包裹慢吞吞地从耿秋伊的房间出来,两人在门口相遇,一同进屋,对话的内容极其枯燥。

    “忙完了?”

    “嗯,准备试试能不能用木头做自行车,刚让云长找匠人去了。这两天几个孩子没事,正好也一起琢磨琢磨,还有,司南的事情,往后你们在里面可以试试,也不知道能不能发电……争取这辈子能用上电吧。”

    “唔……听不太懂,那个什么灯,孔明灯也还没琢磨透,你慢慢等。呼,好重啊……”

    “什么啊?什么书需要这么多竹简?秋伊学完了?怎么不叫我拿……”

    “没事,抱着的时候不重……耿姐姐也没看呢。这两天有人自雒阳带来的。昨天还在,好像叫……封君达,对,就是这个名字。说是你兄长甘始的贺礼,一定要你亲启。不过甘兄还在西域,没有回信,说是好久之……”

    “哦……琉璃吗?!我瞧瞧……呃。”

    “这个图……甘兄怎么好久之前就准备了这个啊……”

    “当时刚有秋伊不久,我在故安遇到的兄长……房中术,养生的……试试?”

    “……唔,你找耿姐姐吧。妾身要睡了。”

    “秋伊睡了……女荀……”

    “真的不行……”

    “取之……”

    “贫嘴……唔!你……夫君……”

    火光一熄,随后不久,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来。

    第二天,这份竹简就被刘正偷偷摸摸交给了张飞这个擅长仕女图的家伙抄录,随后不久,这份竹简在庄府内,乃至涿县内暗自流传开来,刘正倒也压着唯独没有给朱明,七月份的时候,他主持了朱明与钱灵溪的婚礼,当日将拓本暗自塞给了早已被众人勾起了好奇心的朱明。

    几个月后,涿县里有不少女子不约而同的怀了孕,光是庄府内就有六个女子怀孕。

    与此同时,随着冬日将近,整个朝堂的氛围也近乎变成了凛冬。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