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五六章 灵帝的五步棋
    时间推回到中平二年,也就是185年二月十九当夜。

    随着十常侍的落幕,皇帝刘宏早在几天前就有一次昏迷在长秋宫的经历,那夜眼看着张让等人跳下城楼,此后便也一病不起。

    但他的病除了积郁成疾、怒火攻心,事实上还有一小半——只是装的罢了。

    刘宏并不笨,他甚至想得十分透彻。

    他当初能当上皇帝,是窦氏与一干宦官的功劳。

    但在他尚年幼无知的时候,窦氏权倾朝野,与阉人对立,此后一场血雨腥风在朝堂宫廷展开,而窦氏也是在那时被诸多中常侍彻底灭族。

    这场宫变在他十二岁的时候进行,让他铭心刻苦,心有余悸。

    他没有忘记昔日窦氏的嘴脸,窦武、窦妙那两个贱人在他面前宛如上位者,随后死在了斗争中,更没法忘记那帮摇尾乞怜的阉人宦官在性命受到威胁的时候,骤然变得如同疯狗一般噬人。

    但所幸狗就是狗,大多数时候还是温顺的。想来那些中常侍也怕有朝一日性命不保,所以尽量善待他,虽然时刻灌输昔日功劳让他不耐烦的同时也有些感恩,但有一部分人这些年强征暴敛令得官员屡屡弹劾之事也不是没有令他介怀。

    只是他更恐惧昔日窦氏之事重演。

    他不想被人摆布,也害怕失去十常侍就再没有任何人能够让他有借口继续享受自由自在的日子了,所以针对当初拥护窦武的士人群体,他一直极其提防——因为他知道自己只是运气好才成了皇帝,而如果哪天再出现一个窦武,让士人发展下去,或许有一天他能被拥立,就能被替换掉。

    好在那些中常侍真的很听话,给点好处也会办事,而那帮士人虽然迂腐,也不敢真的大逆不道。

    如果真正说起来,当初罢黜宋皇后之事的默许,也并非是真的不喜欢宋皇后。

    只是宋家终究是传承几代的外戚,得士人青睐,难说会不会演变成另一个窦氏,他需要敲打嘴皮子烦人的士人,也要敲打士人依附的宗亲外戚,同时也需要给十常侍更多的权利来守护他的任意妄为。

    于是也有心扶持何氏,让商贾出身的何氏与阉人联合起来,帮他稳住朝堂。

    但人一旦有了地位,再加上滋生出来的野心,真的会失去理智。

    屠户出身的何皇后,竟然不顾他的威严,敢鸠杀他的爱妃,让他喜欢的次子刘协没娘,而此后的事情也不如意,十常侍竟然劝慰住自己,俨然是以为嫡子刘辩坐稳了未来皇帝的位置才不敢得罪,再之后,何进竟然与十常侍对立起来,又有重演昔日变故的可能。

    他还活着,如今年纪也大了,倒也不怕两边真的闹起来,但黄巾之乱,党人一除,比原来更多弹劾十常侍的文书上来,想想这些文书弹劾十常侍背后弹劾他的意思,终究让他怒了。

    这天下是他的,万民也是他的,他是皇帝,那就可以为所欲为!

    谁要闹事,就去死啊!

    他做什么,喜好什么,为什么要那帮士人来指指点点?!

    黄巾平定,他以为能安稳一点时间,没想到随着士人上位,阉人士族两边的矛盾越演越烈,而宗亲外戚也参与进来,甚至两边都有人私通蛾贼企图谋反。

    他很愤怒,但他相信这些阉人贪生怕死,张让赵忠虽然贪,但尤为忠心,有他们两个人带头,短时间内绝不会再这么猖狂。

    可士人却不会,那帮士人简直不可理喻,天天在他面前叽叽喳喳。

    与此同时,何皇后之前鸠杀王美人,无疑表明坐定了皇后的位置,也预定了太子的位置,这段时间,何进尤其猖狂地结党营私。

    就连宗亲都像是在觊觎他的皇位,天天上书说他当皇帝应该怎么怎么样,也让旁人对那些宗亲一阵抬举——难不成是想用他衬托自己的好,也好以后有机会让后人也如同他一样当上皇帝,还是自己就想称制?

    他积郁在心,愤怒不已,要不是西园中积累的财富美女真的让他舍不得丢弃,这份权利也实在诱人,他真的有心撂摊子不干了。

    而那夜张燕的威逼,何进的背叛,士人的起哄,十常侍中甚至也出了叛徒,终于是令得他心灰意冷,暴病卧床,却也真的想要治治所有人了。

    所以他走了第一步棋。

    他将蹇硕、潘隐等人推到中常侍的位置,再正式开设西园军立了蹇硕一个虚职统帅,就装病不起,观望局势。

    眼看着何进袁隗那帮人在朝堂装好人,他心中讥笑,却也养起了病,顺带着琢磨琢磨长生不老丹的事情。

    他招了不少方士养着,给人凡事都听凭忠言逆耳做主的错觉,随后在此后一年的时间里,减少开支,却也继续与那帮美人闹在一起,偶尔还装模作样的与何皇后亲热一番。

    这一年凉州并没有平定下来,他偶尔发火谩骂朝廷重臣,随着他的改变,那帮人竟然也知道羞愧得无地自容,甚至没有人再出言进谏让他从西园割舍出更多的东西支持西征。

    他还送走了刘宽与杨赐两位老师,朝堂之上再没有人是他可以顾念情面的了。

    与此同时,他感受着似乎越养越有些虚的身体,催促方士加快炼药,长生不老丹倒是没有练成,但他发现了五石散,让他与诸多美人在一起时雄风依旧,甚至比以往还要畅快——这个五石散,竟然还掀起了士人的潮流,眼看着不少官家弟子死于非命,严格控制计量的他心中冷笑不已。

    但人死多了,知道是药三分毒,他倒是时不时会去看一下爱子刘协,心中担心自己也有这么一天可能就吃死了,而董太后可能照顾不好刘协。

    只是他享乐惯了,而且五石散简直比长生不老丹还要实用,他不想舍弃,所以他偷偷从一众西征的将军中,选中了董卓这位破虏将军。

    在他想来,董卓也姓董,为人虽然桀骜,不听张温,却也是不亲善士人的表现,何况董太后与董卓同姓,刘协也被世人称作“董侯”,这份巧合,异日一定能够利用到。

    除了这些,他私下里也就只能与蹇硕、潘隐等人说说话交交心,偶尔趁着兵乱,替换一下三公,让权力分散下去,然后看着何进与袁隗一众人如鱼得水,冷笑着等一个机会。

    这个机会他也不确信,但是总觉得还会来。

    只是没想到,机会来得这么快!

    186年,也就是说中平三年五月,日食如期而至!

    针对这等异象上,朝堂一向重视,他趁此机会走了第二步棋。

    他罢黜了何进的大将军一职,封何苗为大将军,同时封袁绍、曹操、鲍鸿、赵融、冯芳、夏牟、淳于琼为西园八校尉,执掌兵权。

    何苗向来亲近阉人,与何进及何进麾下士人不合,却也有些能力,八名校尉也是颇有能力之人,只要他坚持,绝对不会引起士人多大的反弹。

    其中除却袁绍是四世三公之后,其余七人或是寒门,或是阉人一脉,便是袁绍,看似士族,昔日袁家崛起实则也有已故中常侍袁赦帮衬,算是与阉人有些孤寡,何况袁隗性子还算敦厚,做事也颇为得力,他实则也有借着袁绍拉拢袁隗的意思,也好随之水涨船高,终于有了实权的西园元帅蹇硕有袁隗能够制衡。

    何进被罢黜,唯有袁隗坐镇朝堂,士人群龙无首,朝堂上下不出他所料,果然一片非议,便是连何皇后都屡次进谏,总觉得次不如长,这次更替大将军,多少显得不合时宜。

    他以都是何家人相劝蒙混过关,心中却也知道,只怕有人看出了他对士人的厌恶,甚至结合以往鸿都门学的经历,还看出他借着此事妄图废弃礼法,将长幼有序的规矩抛之不顾,立刘协为太子。

    尽管此后几个月朝廷一片闹腾,但他借着一次昏倒,又蒙混过去。

    这次昏倒也是幽州牧刘虞与豫州牧黄琬都安安分分,唯独那益州牧刘焉以道路被封为由,拥兵自重,让他觉得没了面子,所以气火攻心。

    而此后,他发现他的身体开始变差,但那些大臣全然不顾,只想着长幼有序的事情,还有人怕他又想过逍遥日子,竟然当众说出一些关乎孺子朽木的话来含沙射影。

    他气得吐了血,身体也越来越差,不管是太医还是方士,似乎谁都无法挽回他的身体了。

    于是他走了第三步棋。

    罢黜不少官员,将董太后一家推上台前,封董重为车骑将军,从长安召回了平定凉州叛乱的张温、皇甫嵩等人,又封留在长安的董卓为左将军。

    到得中平四年二月春祭,他与上京参与朝政的涿郡太守刘备相熟,觉得这厮颇有能力,也颇为忠心,与桀骜不驯可能会出意外的董卓刚好抗衡掣肘,并且幽州乌桓叛乱,渔阳张纯张举造反,也是刘备随同公孙瓒,在刘虞的指派下带人平定,随后知道刘备与刘正不合,他大感舒心,便走下第四步棋,赐了刘备一把中兴剑,并予以重诺,在这几个月内,定然给予对方要职。

    此后他突然染上风寒,更是得了肺病,身体也逐渐显露油尽灯枯之象。

    何皇后看他的次数多了起来,何进袁隗一众与何苗蹇硕等人也开始发生冲突,无数人开始翘首以盼,都惦念着他立太子的事情。

    他看着众生相,虽然病了,但那阵子的心情突然好了很多,于是他没有犹豫,将第五步棋走了下去。

    这一步棋走下,他看着文武百官乱成一团,酣畅淋漓,随后大笑着死在了龙椅上。

    两把中兴剑分给了蹇硕、董重用以托孤,拟召立刘协为天子,命左将军董卓进京辅佐蹇硕、董重,涿郡太守刘备为虎贲中郎将,进京保护刘协。

    这份圣旨的后果,他已经意料到了。

    何皇后会发疯,何进何苗两兄弟也会疯狂,然后与蹇硕董重董卓等人火拼。

    甚至还有更多的东西,他都设想过了。

    但无所谓了,至少他开心了。

    也至少这些血腥的事件,年方八岁的协儿应该还记不住,而且……协儿终于如他所愿得了皇位。

    他觉得他未必是个好皇帝,但至少是个好父亲。

    中平四年三月二十一,皇帝刘宏薨,谥号孝灵皇帝。

    但此后刘协并没有继任皇帝,何进查出亲近阉人的方士在五石散中参杂其他慢性毒药,毒杀灵帝,纵然当时灵帝是神志清醒地坐在朝堂上大笑而死,何进依旧诬陷蹇硕、董重趁灵帝神志不清时立下诏书,甚至在有些士人质疑圣旨应该真实之后,宣称蹇硕、董重合谋方士毒杀灵帝,不配为托孤大臣,蹇硕、董重自然反击,双方开始攻讦,方士乱国的说法随着一场血光在雒阳展开而流传了开来。

    期间董重为何进所杀,何进为蹇硕所杀,何苗诛杀董太后全族后反被部将吴匡斩杀,袁绍带领诸多朝臣诛杀蹇硕后,怀着某种心思地怂恿袁隗扶刘辩继位。

    及至五月初九,董卓终于带兵进京。

    但董卓进京之后并没有立刻拿出灵帝遗诏,反倒拥立了刘辩,朝堂纷争看似尘埃落定,谁也想不到董卓派人将一道书信送去了幽州涿郡一直按兵不动的刘备府邸,而他阅尽雒阳军马之后,心中野心也开始疯狂滋长,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蠢蠢欲动起来。

    五月二十六日的时候,随着刘正即将守完孝的事情被传开来,眼看着这两年多的运作以至于刘正在涿郡毫无根基,刘备心满意足地望着董卓举荐后,朝廷下发下来的圣旨,看着羽林中郎将一职,率领家兵两千赶赴雒阳。

    只是待得他出发之后,与追上去的公孙越聊了一会儿,随后眸光骤然一冷,却也只能压抑着愤怒,以圣旨催促为由前往雒阳。

    而两天后,刘正走出府门,一群人早已候在了府门口。

    左有关羽、张飞、黄忠、夏侯盛、夏侯廉、蔡阳、鲍儒……

    右有公孙瓒、公孙越、简雍、孙浩、柯亥、李立、赵易、张曼成、卜己……

    除了这些人,还有很多很多的人候在两侧。

    与此同时,刘正对面,此时卸任司空过来给刘备送信就不走了的荀爽笑着站立着。

    而他的身后,荀汪、荀旉、荀悦、荀表、荀棐、荀彧、荀攸、荀祈……数十位荀家男女老少好奇地打量着刘正。

    陪在刘正身边的卢植望了一眼,拱了拱手,随后抬袖朝着府门做了个请的手势,笑道:“诸位,里边请……”

    府门两侧,红灯悬挂,内里张灯结彩。

    刘正一身红衣,风度飘然。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