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五五章 卿不负我,我不负卿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

    庄府外莺飞草长,虫鸣鸟叫。

    刘正没有回答,望向西方不见夕阳但仍旧红彤彤的远山天际。

    他突然有些理解蔡予的心境。

    蔡予今年二十三岁,没有如同后世史书记载的那般在几年后出山,他现在还年轻,也没有入仕,或者说,他根本还没有准备好入仕。

    他虽然美誉在身,并不自负到认为他自己能够控制刘正。

    而刘正今天透露的事情,想来对他也有不小的冲击力。

    现在想想,刘正也觉得自己的那些作为多少带着传奇色彩,而年龄相差无几的蔡予会感觉驾驭不住,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只是,“手中之刀”四个字,让刘正感触良多。

    他没忘了蔡予……也就是荀彧原本该有的经历。

    避难韩馥,冀州易主归袁绍,随后择主投曹操。

    这一走,就是将一辈子献给了曹操。

    举荐名士,出谋划策……

    兖州叛乱,他稳住三城之一,保住曹操崛起的根本。

    献帝东进,他力排众议,奉迎天子。

    此后曹操每每出战,他坐镇中心,稳定朝堂,更是稳住远在前线的曹操时不时退缩的战意。

    而这一稳,也让曹操逐渐坐大,拜司空,做丞相,及至……封魏王。

    随后……

    一架空食盒,幽幽汉心归尘土,再难共事异姓王。

    他与旧主分道扬镳,服毒自尽。

    “王佐之才”的美名,何尝不是自食其果。

    他任劳任怨地送曹操登上魏王,蓦然回首,这大汉却已然在他手中变得不是刘氏的大汉,他也只能带着忠贞之诚魂归黄泉……

    手中之刀……

    感受着一侧蔡予的呼吸,这份真实感让刘正在回想着对方的那些经历时格外沉重,随后他突然咬了一口大拇指,在下嘴唇一抹血液,正色道:“卿不负我,我不负卿。”

    蔡予怔了怔,抬起右手望了望食指,迟疑了一下,见刘正笑起来,他也忍俊不禁,收手干笑道:“这可不是为兄怯懦,你这一举委实唐突,你我坦诚相见不过片刻,就如此作为,为兄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视野之中,张曼成与张轲望了过来,两人的脸色明显也在好奇刘正与他在说什么,竟然还歃血为盟,他有些不自在地别过头,望向夕阳,心中却也暖流涌动,“张县令一走,我大哥暂时失踪,简宪和坐镇南阳,为今之计,你眼前能用也能信的人只有我了。挑在此时跟我坦白,也好叫我彻底接手?”

    “女荀倒是也能,就是……”

    “那日若不是子干公,她便失了名节,此时更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她。如今慈明叔父尚且在此,你再让她抛头露面,便是得寸进尺,惹人生厌了……总要有个能决策的人在前面,对吧?”

    蔡予摇头轻笑,想了想,“不过容彧先说一句,你那番让张曼成心动的说辞,流于表面了,内里哪里有这么简单。想当然耳。”

    刘正轻笑一声,他也笑了笑,疑惑道:“只是我想不明白,你手中能用之人并不少。不说关张二人,卢氏人才辈出,蔡氏鲍氏也有可用之人,张仲景与你相熟,还有伯朗兄、公达、伯旗与你患难与共,此外,还有仲辅兄,李成兄的几个兄弟中李立唐咨二人也颇有见地,为何这么多人不选,非要将那些事务交托于我?”

    这个问题给刘正的感觉就是在推拒,他想起一直耿耿于怀的念头,叹气道:“你果然要走了。”

    “嗯?”

    “我曾听公达说过,令尊曾任济南相,孟德兄如今也要继任济南相。他颇有才能,也有容人之量,戏志才此番定然向你推举,也好不埋没你的才华。如今二位嫂夫人因我受罪,你在济南国也有些人脉,甚至住了不少时日,倒不如前去寻得明公。”

    刘正望着远山,头也不回,微微失落道:“我说的没错吧?”

    “呃……呵呵,哈哈哈……”

    蔡予错愕了一下,随后忍俊不禁,大笑不止。

    刘正一脸疑惑地望过去,就见蔡予哭笑不得,“看来你也不是什么都未卜先知啊。”

    他敛了敛容,微笑道:“这番推测倒也有理有据,只是你可知晓,当初是谁力排众议将女荀带来此处?我若一走了之,女荀断然不走,难不成我绑她过去?以她的心性,难说路上会不会自挂东南枝啊……”

    刘正一脸惊喜,“你是说……”

    “叔父身处朝堂,我既然一失足怂恿女荀过来,总要保女荀安然在此度过三年。”

    蔡予点点头,莞尔道:“至于志才,我等妄议旁人是常有的事。不过此番便是说说彼此于洛阳、涿县的见闻……哦,他还有些忐忑,才被仲辅兄推举给曹孟德就深受器重,想来也有曹孟德对仲辅兄交好之意在其中,他怕丢了仲辅兄的脸,自缚双手不敢进谏,我让他只管直言,若有不妥之处,让曹孟德来寻你算账。”

    那目光望过来有些促狭,刘正也不知真假,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是我想多了啊……”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为何偏偏挑中了我?”

    “因为……王佐之才,天下只你荀文若一人。”

    天际黄黑交界之时,春风怡人,吹动衣袂,刘正弯腰拱手,掷地有声,“正诚心诚意匡扶汉室,唯恐自乱阵脚,有你一人镇守后方,刚烈直言,百年之内,正——在外无忧矣!”

    蔡予怔住,身躯微微战栗,半晌后托住刘正的手臂,干笑道:“天下人杰英雄无数,你刘德然尚在其中,如此抬举,彧受宠若惊。为兄可当不得如此殊荣,近来无事,绵薄之力还是能尽一些的。起来,快起来吧。”

    刘正笑了笑,却并没有站直,转瞬语调微涩道:“既然文若兄如此说了,正也有一问……我若弑兄……呃,便是族兄刘备刘玄……”

    见蔡予瞬间敛容,神色严肃,刘正当即没有任何迟疑地将与刘备之间的纠葛说了出来,到得说完李彦此行可能会有的遭遇后,他望了眼府门口,随着天色渐黑,李彦一家人有些心急,已经又出现在府门口来回踱步等候。

    刘正苦笑道:“当初就是一念之差。正内心愤恨兄长好吃懒做、坐享其成。此后便与他交恶,如今他到底是不是有谋逆之心,倒是纯属正捕风捉影……”

    “你这是先礼后兵啊。”

    蔡予叹气一声,无奈道:“所以守孝……也是因为心中于元起公有愧?”

    “……正是。”

    “为何对我直言不讳?女荀知晓吗?你就不怕我告知慈明叔父……”

    “怕,但总有瞒不住的时候……而且,卿不负我,我不负卿,总要守诺……”

    “呵,我能收回方才的话,说我近来有事要回去吗?”

    刘正脸色一紧,蔡予扶起刘正,苦笑道:“戏言罢了。你能坦言相告,已然不易。”

    他感慨一声:“既然在我面前你自己都这样的态度了,你心里应该也明白孰是孰非。为兄劝你,人谁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

    刘正一脸迟疑,“可……”

    “岂不闻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你们如今便是缺一个敌人缓解彼此的仇怨,也好他日冰释前嫌。”

    蔡予顿了顿,“你可曾想过,刘玄德或许真是有心祭拜元起公?便是怕你派人不怀好意,此番才借着慈明叔父的庇护过来。”

    见刘正有话说,他点点头,“我知道。不过倘若他真是为了中兴剑而来,那么,这次就是他最后一次机会了。待得他西行雒阳,只要得到重用,此事哪里还是他能做主的?你便暗自提防,放心守孝。其余诸事,由我与张曼成来谈。”

    “那……此事还请兄长慎重……”

    “你放心。为兄还能不管女荀不成?你这番话于我用处可能不大,于她而言,那便是知错能改。她未必不会找寻理由替你辩解。何况你一首《孔雀东南飞》,我荀氏已经与你……呃,倒是不好这么说,以防你恃宠而骄。”

    蔡予笑了笑,“不过兵法一道,还是志才、公达来得精湛。此番刘备当真要夺取中兴剑,为兄若一个不慎,还得你亲自出马,以力破巧了。”

    “那是自然,兄长尽管放心。”

    刘正点点头,心中想着往后蔡予、荀攸共事左右的日子,也有些激动,“那事不宜迟……”

    “不急,我还有一事。”

    蔡予笑了笑,眼睑微微低垂道:“女荀说你身怀奇术……此事……呵,你若不想说,我也不会怪你。只是若说了,彧或许也能如同张县令那般帮些忙,便是策划一番,也未尝不可。”

    “这……”

    刘正迟疑了一下,“兄长知道多少?”

    “你知无不言便好。”

    “实不相瞒……若不是那夜暴病昏迷,此时正也不会歃血为盟,妄图兄长助我……只是说来话长,还请兄长送走了叔父他们再说此事。”

    微风中,刘正查看了一眼系统,望着系统提示中的“取消人物友好度查看功能!”,拱了拱手。

    蔡予迟疑了一下,点点头,没过多久,两人与张曼成张轲汇合。

    此前刘正歃血为盟,就表示与蔡予在承诺什么,张曼成自然打探了一番,从张轲口中知道蔡予对他们这趟过来的判断后,张曼成也颇为惊异,夸赞几句,倒也旁敲侧击地想要确认蔡予是不是荀家人,自然被蔡予以荀爽视而不见为由蒙混过去。

    随后不久,四人讨论了一番关于刘备可能袭击的问题,与那边的李彦等人汇合,李彦虽然早已等不及,但知道赵云等人失踪,也不差这一两个时辰,此后与知悉颜良北上的李立等人商议了一番,众人便也各自散去。

    及至深夜,刘正翘首以盼了许久,却也没等到李彦等人被袭的消息,他倒也觉得可能是张曼成与自己多疑了,随后待得两天后蔡予张曼成回来,众人避开卢植后这才确认,刘备真的没什么异动。

    之后刘正虽然疑惑刘备的来意,但也暗自戒备,可是直到公孙越成了亲,全盘接过公孙瓒在此的家产,留在此处陪同卢植刘正成了一个富贵闲人,刘备竟然也没有作为,而他那些原本被张曼成彭脱派人跟踪的手下竟然也像是要在涿县定居一般,直到刘备随着公孙瓒、孙坚等人北上,都没有任何异动。

    而随着公孙越与夏侯燕成婚,曹操等人告辞离去,荀爽在当主婚的赞之后也带着刘范等人北上,彭脱被刘正张曼成授意守在了荀爽身边当护卫,而张轲也在那天决定之后就收拾行李变卖家产,此后卸了县令一职,随同荀爽等人离去了。

    他倒是留下了一个有了身孕的小妾,走之前的一夜从暗道秘密过来见了一面刘正,除了将小妾交托过刘正,关乎此行两人虽然言辞凿凿,但事实上心中未尝没有紧张,张特还是头一次这么没安全感,便也托付了后事,取好了可能出生的儿子女儿的姓名,男的就叫张特,女的就叫张瑛,随后在刘正交托几个益州可能存在的青年俊才的姓名后,便出发了。

    此后几天,张曼成将带过来的手下都交给了卜己,在与蔡予商量一番后,离开前往青州。

    而卜己则带着这些手下,不断暗自警惕着刘备留在此处的人。

    直到两个月后,对于刘备那些手下的蛰居已经没了什么警惕心的刘正、蔡予骤然发现,新任涿郡太守,赫然是刘备刘玄德。

    而期间张轲折返回涿县之后派人送过来的口信倒是令刘正的心情颇为复杂。

    废史立牧的事情定下来了,刘焉没有上任太常,而是直接上任了益州牧,而张轲也如愿以偿地混到了刘焉的心腹,此次便是过来跟随费氏一同前往益州的。

    只是这个好消息毕竟不如刘备上任涿郡太守来得让人忐忑,刘正想起那日广宗大营与刘备的决裂,也只能期盼着卢植在,对方能手下留情。

    随后到得六月,刘备到任,第一件事情就是过来寒暄,祭拜刘始,一切像是和好如初,此后他也会时不时地过来与卢植、李氏等人唠叨一阵,甚至与刘正、关羽三兄弟都能说笑几句。

    但只有刘正、蔡予、孙浩、卜己知道,此前刘备蛰居在涿县的那些人一旦动起来有多疯狂,蔡予也是才发现,这番兄弟阋墙,竟然是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刘正在涿县的名声,几乎都被刘备利用了起来,便是连农庄、作坊之内,也有不少人开始意图将东家当成刘备来看待。

    与此同时,关乎刘正隐藏在各家的不少暗子,近乎都被那些人发现清除,便是连几条密道以及贮藏消息的密室,也在屡次被发现之下被蔡予下令清除。

    刘正蔡予倒也知道定然出了内奸,但碍于不知道是谁,只能让孙浩转移重要的匠人北上隐蔽,随后让秦进一众兄弟、手下或是退出涿郡,或是由暗转明守护农庄、庄府,其中唯一算是可喜的消息是,秦进与蔡阳的妹妹蔡芬成了亲,留在了蔡家帮衬。

    七月的时候,简雍带着李立、黄忠父子与文聘过来了一趟,此前简雍知道刘正被诬陷,因为了解雒阳的情况,便也没有上来,只是书信来往了几封,更关注于张燕与蔡怒等人的消息,但此后涿郡这边的消息一断,他发觉不对就过来了。

    而李立随同文丑南下之后,找到了找寻赵云等人的颜良,反倒被颜良派着南下。

    两人此番前来,倒也带来一个重大消息,赵云、蔡怒此前因为被人伏击,便隐姓埋名,没有再过去徐州,实则回了童渊故里荆州襄阳,童渊的尸首已被下葬,而李彦等人,其实也在久等不到童渊,被颜家屡次挤兑的情况下,带着一行人朝着襄阳找寻,如今已经与颜氏姐妹还有李成唐咨等人留在了襄阳,有一部分也已经留在南阳做事。

    其中蔡怒,也就是荀悦身受重伤,如今被张初、张机照顾,而随同蔡怒一同被照顾的,其实还有张燕、杨凤二人……

    两人当初东行不成,此后遭遇伏击,被人追杀不止,一想北上最容易暴露,只能逃向南面,想起简雍的存在,便朝着南阳过来投奔,而平汉带着蔡怒前往南阳,与简雍联系上,简雍便也派人暗地里寻找张燕等人,此后凭着记号,还真找到了张燕杨凤。

    只是两人也不知道到底是谁下的手,此后便也暗自派人让罗市继续装作找寻的模样,留在了南阳养身。

    这趟简雍过来,倒也说起了赵云守孝的事情,而中兴剑因为事关重大,察觉到刘备的异动,简雍也没敢带,只等他日刘正离开刘备的地盘再送上中兴剑。

    此后简雍也没敢多留,在与蔡予商量了一番之后,让黄忠父子留了下来,随后带着卜己以及在涿县养伤的赵弘回去了南阳。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刘正在涿县的根基近乎全盘被摧毁,便是留下的,也都交托给了蔡氏与鲍儒打理,连蔡予蔡孰三家人也住进了庄府。

    卢植倒也有心劝刘备,但刘备矢口否认,他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而刘正只能忍……

    这一忍,便是两年多的时间。

    到得中平四年五月二十八日,刘正焚香沐浴,正式出府。

    而等待他的,已经是截然不同的大汉。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