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五零章 眼看他楼塌了(五)
    蔡阳走出酒楼时,阳光和煦,凉风怡人,街道上闹哄哄的,嘈杂无比,酒楼二楼也尚有一场争端在上演。

    那颜松一连大半个月逞了威风,听闻消息,也知道自家处境会变得如何,当时就歇斯底里地朝着小二发难,蔡阳有心落井下石,但他的教养也不至于真的做出过分的举动来,扭身想走的时候,被马融“你笑什么!笑什么?!”地训斥了一通,还挑唆那两名门客上来拦住,企图殴打他。

    好在那两名门客也识时务,想来原本也以为一众天使不可能矫诏,攀上颜家的大树往后也能吃好喝好,这时不可能的事情发生在眼前,他们犹豫了一阵,还是放蔡阳出来了。

    此后不少在二楼吃饭的食客看着颜松马融与护卫、小二,以及赶上来的掌柜各种闹腾,少不了嗤笑奚落,颜松、马融气不过,便出言不逊挑衅几句,只是颜松等人此前过来这边也不是一两次了,城北这片大多知晓一些新贵传闻,不过能在这等粮食稀缺的年月里上酒楼喝酒的都是涿县里有些钱帛家世的人,此前或许对颜松发怵,今时不同往日,自然也一改以往的隐忍,捋起袖子就起来痛打落水狗。

    听着楼上瓷碗破碎,案几倒地,谩骂厮打声阵阵传来,蔡阳一直面无表情,恪守文人矜持的脸微微露出笑意,随后望望左右,走进阳光。

    如同颜松这等富贵时咬人,落魄时也咬人的疯狗蔡阳也不是没见过,修养也好,城府也好,这些年轻子弟大多是没有的。或许是以往憋久了,一朝得势,又看别人连连退让,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兽性便都发泄了出来。

    只是未免凄凉,竟然看不透有些人根本是不想跟他们闹,而位置高的人沉默以对,底下人自然是顺势而为。

    蔡阳倒是能够猜到,公孙瓒那边屡次退让,可能也做好了最差的打算,但更多的就是想要给朝廷、百姓一个公正严明的印象,以求自保罢了。此次既然翻了案,以往得罪过的,必然要讨回公道,而得罪最狠的,杀鸡儆猴是免不了的。

    若平日做事如同那赵弘所说的做人留一线,哪里还会有这样的麻烦……只怕这次颜家是保不住了。

    想想最后离去时,鲍良苦苦哀求他救一把的嘴脸,蔡阳也不免惋惜鲍家的未来。

    一想自己这十余日过的度日如年,好不容易在刘公子谶语实现的情况下一雪前耻,竟然生出这种荒谬的想法,便觉得自己也有些可怜,活该被人辱,若是告诉卢氏、王氏几位朋友,少不得要被取笑了。

    此时心中有种睡了两三天醒来后那般恍如隔世的错觉,他一边走一边笑得愈发灿烂,穿过几条闹哄哄的街道,听着不少人对刘正评头论足、大为惊奇,走到一间院落时,看着里面两名此前见过的赵弘手下在磨刀,他张望几眼,“赵弘呢?”

    “蔡公子找我?”

    那赵弘其中一名手下抬头笑了笑,磨刀的右手有着烫疤,蔡阳此前也见过对方,摇头笑了笑,“兄弟别说笑了,我找赵弘有要事。”

    “叫兄弟,被你占便宜了。某家二十七了,你不过十**岁,按周礼都尚未成年,就不要这么逾礼了。”

    那大汉抬起环首刀,左右翻了翻光耀熠熠的刀刃,淡笑道:“哦,忘了告诉你,生意自方才起不做了,我等便也没了客套的必要。你还是叫我渠帅……”

    他扭头望向身边的大汉,“大哥,我这么说不过分吧?”

    “自然不过分。”

    另一名大汉笑了笑,“随你让人喊什么。便说是名字好了。”

    蔡阳愣了愣,玩笑道:“二位,你们还真敢说。信不信我报官来抓你们啊?”

    “这四个月大赦天下都两回了。这次圣上钦定,前尘往事一笔勾销,各州各郡减免赋税,我等太平道再不用为了日子东奔西走,差不多也到了散去的时候。我便是承认了,再戏言让你喊声渠帅,你报官抓谁?”

    那大汉摇着头,神色却也有些复杂,望向阳光眯了眯眼,“你说,这日子明明好过了,刘公子为何还叫我等好自为之?”

    “许是……当百姓,种地耕田,终归令得如你我这般的人不自在吧。有人想浑水摸鱼,哪里又是刚上去的士人能做主稳下来的,余孽为了保命,也会负隅顽抗。”

    另一名大汉自顾自地磨着刀,说了一句,望向蔡阳,抱拳笑道:“忘了介绍,失礼。某家张曼成,见过蔡公子。”

    这个名字也是此前听过的,见两人煞有其事,蔡阳尴尬道:“张……哈,张曼成。二位……莫不是受那黄邵影响,都……”

    “二位渠帅,卜渠帅人来了。”

    街道有人喊话,没过多久,那“真正”的赵弘带着一人过来,蔡阳挥挥手,哭笑不得道:“赵弘,你们都疯了不成?怎么……”

    “蔡公子不认得我了?”

    那“赵弘”身边的人抱拳笑了笑,“在下黄昌啊,此前冬日赈灾还见过几面……便是卜己,这个名字知道吧?至于这赵弘,实则是赵昱。赵弘的族弟,近来受张县令所托,在此监视城内动向。”

    赵昱笑了笑,“此前隐姓埋名情非得已,蔡公子恕罪。不过,来的够快啊,那番话听进去了?”

    蔡阳愣住,就见那边张曼成挥了挥刀,又磨了几下,“蔡公子不必疑惑。张某此前得知刘公子受难,便快马加鞭自冀州赶过来了。至于朝堂的消息,张某一直在关注,他们这些人啊,昨夜我到的时候,也已经知道了。念在蔡家于刘公子不错,所以才有这番提醒……彭脱呢?”

    “我来的时候还在郡府守卫天使,我派马台去通知了,黄邵我也找管亥、张闿去牢里接了,差不多都快到了。”

    卜己笑了笑,蔡阳愣愣地望望四人,还没反应过来,卜己已经搂着他进了院子。

    张曼成与赵弘仍旧磨着刀,四人对于黄邵入狱的事情说笑一番,表情举止都显得随意,但蔡阳总觉得这气氛有些古怪,尤其是他身处其中,极其诡异。

    过不了多久,马蹄声响起,有个衣着相对体面华丽的大汉跳下马,与一名长相稚嫩的年轻人朝着院子里大步进来,那大汉左脸有道长疤,长相俊朗,续着的山羊胡更是平添几分儒雅,张嘴却是喊道:“娘嘞!大场面啊。这刀磨的,准备砍谁啊?”

    他捋起袖子,一踩张曼成跟前的磨刀石,右手肘拄着膝盖笑道:“来来来,这涿县城内,叫出一个名字,爷爷彭脱跟着你们再闹一回!”

    蔡阳却望着那年轻人的面孔咽了口唾沫,年轻人抱拳笑了笑,“蔡公子,许久不见了。令尊近来身子可好?”

    “哪有这样问的。”

    张曼成端起一旁的酒碗,漱口朝着刀刃吐了一口,莞尔道:“就讨厌这些繁文缛节,这番话到底是盼着人好,还是希望听到不好的消息图个乐?真要关心,自己打探一下不就好了。只是,张某都猜得到,伯益公近来定然消沉,自觉人情冷暖,想必也是精气神亏损颇多,今日堪比蔡公子大喜的日子,又定然容光焕发……心中可能还会想,刘公子怎么就这么厉害了。”

    “哈哈,张渠帅所言极是。”

    马台干笑一声,蔡阳此前与马台也见过几面,事实上蔡家以往有些不方便的消息要打听,也会让手下心腹与马台接触,这时见马台都出现在这里,他想着那夜暴乱关乎对方的一些传闻,神色愕然地扫向张曼成等人,“你,你们真是……”

    “蛾贼,黄巾贼,太平道,汉民……你怎么想都可以。”

    卜己笑答一句,院子外突然有三个人影出现,那三人停在院门口,领头的一人穿得体面,脸色复杂地望望门内众人,这边赵弘望过去,磨刀的动作一滞,便也愕然道:“确定是去牢房里接出来的?”

    “哈哈,牢房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黄某已然投效府君,近来也为他办点事……其实你们这些人,我等也查出来了,要不是赵昱在此冒名顶替,许是有蹊跷,想要再打探一番将你们一网打尽,我等早就动手了……未曾想,竟然能看到张曼成。果然还是慎重一些好。要不然,可就连今天这一幕都未必等得到了。”

    “依照牢房掩人耳目?只怕也是敲打你吧?不过……就知道你这鸟厮一身邪门歪道,到了哪里都不会混得差!”

    张曼成笑骂一声,众人便也大笑起来。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某一刻,众人突然沉默下来,脸色极其严肃,蔡阳愣愣地看着,就见众人左右望望,随后都望向张曼成,张曼成笑了笑,敛容走了几步,在院子正中突然朝着朝阳跪下。

    紧跟着,赵弘、卜己、彭脱,黄邵……所有人都走到张曼成身后跪了下来。

    蔡阳正手足无措,突然就见张曼成朝着朝阳拱手,正色轻声道:“苍天已死!”

    赵弘等人齐齐喊道:“苍天已死……”

    随后不用张曼成再带头,所有人将口令说了下去。

    “……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也不知道是谁哽咽起来,带头又喊了一声“苍天已死……”,旁人便也哭着又喊了好几遍。

    春光、暖阳、大汉、眼泪、反诗……

    蔡阳目睹着这一幕,感觉头皮发麻。

    某一刻,张曼成突然站了起来,扭头望向赵弘,蔡阳看不到张曼成的脸,但赵弘此时也站了起来,脸上的神色极其复杂,再加上旁人也面面相觑,表情带着古怪,那场面看起来便也多了几分诡异。

    黄邵率先左右望望,抱拳笑了笑:“诸位,某家不日便要随府君前往乌桓招兵买马,此后便前往凉州讨伐贼人建功立业了。今日一别,不知何时再见,诸君安好吧。就此告辞。”

    “我等送你。”

    卜己长吁了一口气,搂着不明所以的蔡阳与其他人都走出院子,黄邵望了眼院子里留下的张曼成与赵弘,苦笑一声,随后与卜己等人抱拳告辞,转身离开。

    蔡阳怔了怔,察觉众人这番举动显然别有深意,望了眼院内,此时卜己正关上门,看着两人消失在院门内,随着“嘎吱”一声,院门闭合,内里骤然响起一声咆哮:“老继是不是你杀的?!”

    “……他要杀我!我要保命!”

    “那你就敢杀他?!”

    “杀了就杀了!他还能有我的命重要?!”

    “放你娘的屁!你算什么东西?!”

    “砰”的一声,刀刃碰撞声响起,紧跟着有磨刀石倒地的闷响,有人似乎滚动了起来,赵弘略微起伏的喊声在响起,“你还有本事说我!韩忠呢!孙夏呢!老七呢!师宜官呢!你个杂碎!辜负了多少兄弟……”

    砰砰砰……刀刃碰撞声不断响起。

    “他们乐意!老子乐意!”

    “去你妈的乐意!你跟老子一样,都只要自己活命!”

    “孙仲去巴郡报仇了!你呢?!渣滓!你们那日都打胜了!老继……我杀了你!啊——!”

    “胜个……屁!你在,就是输了!”

    “砰”的一声,“张曼成你个孬货!他刘正跟你睡过,给你剪过袖子还是怎么了!你就这么相信他!你既然怕师宜官利用你,送师宜官去送死,他刘正就不会?!是不是以后你也会有送刘正的时候……”

    “我这么信你!你杀老继!”

    “哗!”的一声,似乎是磨刀石被劈裂的声音,随后又是“砰砰砰……”一阵脆响,有人似乎在踉跄后退,接着是赵弘的声音,“你他娘的既然讨厌我,就不该把宛城给我!既然给我,那就是我的了!我豁出命守住的!你还出现干什么!这兄弟当成你这狗样子……老子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啊!”

    赵弘在咆哮,张曼成也在怒吼,“我也一样!你还吃人!”

    “我要守住啊!我不守住,只有被人杀了,吃了!为什么别人能吃,我不能!我他妈皇天后土啊,一定要端着架子!你当初怎么不说叫我先走!你叫我走,我也一定……”

    “乒”,似乎是刀刃断裂开来,紧跟着没有了声音。

    蔡阳心跳怦然,就听见门内沉默了许久,响起一声嘶哑沉闷的声音:“你个该死的畜生!”

    他扭过头,卜己等人的脸色都极其凝重,院门突然开了,就见张曼成背着赵弘出来,两人满头是汗,身上沾血,还有不少伤痕。

    赵弘左手无名指已经没了,血液汨汨流淌,啐骂道:“这畜生真狠啊!”

    蔡阳愣住,张曼成冷哼一声,“有本事你也砍我一根手指。叫个屁!往后好好去宛城过日子,再闹,照样宰了你!”

    “……谁要听你的了。”

    赵弘不忿道。

    “张任要回益州了。这次‘夜观星象’既然事成,很多事情也要办下去了……你在宛城还有不少人,过去招呼一声,帮衬简先生。顺带着,照顾一下我家婆娘。别人我信不过。”

    “嫂子这次逃不过去了。老子一定给你生几个姓赵的。”

    “呵,你试试。”

    张曼成冷笑一声,招呼了马台一声,背着赵弘走向临近的医馆,蔡阳扭头望了眼院子里,断刀、断指、血迹……他回过头,怔怔望着张曼成三人的背影,心中滋味难言。

    卜己拍了拍他的肩膀,苦笑道:“两家爹娘都是亲如兄妹,他们也一起长大,一起练武,便是连逛青楼都是一起的……他们口中那些人,除了韩忠是自己人,其他人都是后来加入的……有些情分,终究不一样的……呵,也是这次一无所有了,算是从头开始吧。就是不知道还有几分真心。那年纪……都不单纯了。”

    卜己望向管亥等人,望望天色,“天气好,让这屋子烧一烧吧。屋子里的事情,是该都放下了。蔡公子,我等去张家庄。”

    卜己叹了口气,垂头当先而走。

    蔡阳怔怔地望着那背影,目光竟然有些微涩。

    随后不久,火光烧了起来。

    风一吹,那火呜呜呼啸,将整个院子焚烧殆尽。

    ……

    由于这天新的天使过来,关乎十常侍余孽、陷害忠良的事情,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没有再等朝廷的旨意,直接定下了罪名。

    这天午时,涿县东市砍下了很多脑袋。公孙府君与天使荀爽荀侍中亲自监斩,将秦琼与一众西园军卒、赵昕的手下,刘石与其心腹,以及颜承,以各种不同的罪名处置,也将刘正谋逆一案彻底扭转过来。

    待得行刑完,无数人在荀侍中颁布免税一年时拍手称快,夸赞天子英明,还有人倒头就拜,痛哭流涕。

    而颜家鲍家心惊胆战了大半天,到得后来,却也没有受到府君与天使的追究,两家人如释重负,有士卒收拢着颜承的头颅试图悬到城门口,颜升知情倒也晕倒了过去。

    鲍特心有戚戚的同时,却也觉得这老家伙惺惺作态,只是他有些疑惑,那阴瑜阴子瑾明明也被抓了,为什么无人提起,好像根本没有出现过一样?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