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三八章 战城南(六)
    陈镇三人出去时,雨已经停了,那三十多名乌桓人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各个自马厩上拉出马,分批集结之后朝着一条街道纵马飞奔,领头的倒是留了下来,与身边的一名汉人交头接耳说着什么,望了望这边。

    陈镇住在这里也有一段时日,自然见过颁下,对于对方刚刚在隔壁房间的吵闹还有些耿耿于怀,暗自冷哼一声,正要迈步走向迎过来的五名賨人,就见朴胡望望颁下,笑着凑了过去。

    此前朴胡在客栈居住,又在城北这片打听消息,自然与同样打听消息的颁下有过几次照面。对方乌桓人的身份早在之前便也在小二掌柜的口中问出来了,但即便都是异族,能在这里相会也不过是因为这间客栈算是这一片喜欢容纳异族的客栈中最隐蔽的了,说不上缘分,何况双方一个在北,一个在南,自己这边做的又是杀人放火的事情,朴胡也无心接触,以免节外生枝。

    然而此时终究是敏感时期,对方与自己竟然同时准备出去做事,这份巧合倒让朴胡觉得亲切,他自然没有大咧咧地上去打探对方去向,只是旁敲侧击几句,自我介绍一番,吐露的也是出门在外,交个朋友的意思。

    颁下听得朴胡自称陇西的蛮人,抱拳笑了笑,“陇西吗?氐人賨人盘踞,那氐人还与凉州羌人有些接触。颁下作为乌桓百姓,未曾想有朝一日能见到兄弟这等自西南边过来的,不过蛮人……这是汉民对我等的称呼。北狄南蛮……”

    他摇摇头,望望陈秀父子,又望望赵昱,“有朝一日,说不定我等还能合纵连横一番。到时候,还得让他们汉人改称王族了……哈哈,说笑说笑。兄弟有事,不若先行一步吧。”

    这番话极为大逆不道,见一侧赵昱笑容一敛,朴胡敷衍几句便干笑告辞。

    望着朴胡率领着七人远去,赵昱撇撇嘴,“我说颁下,你就不怕我家渠帅因你这句话把你们卖了?”

    “反正和连那厮逼迫得紧,公孙瓒此前还扬言杀尽蛮夷,我等无路可退,真要闹起来,大不了反咯。不过嘛……你家渠帅若杀了我,少不得被人追杀,往后也会断了你们太平道与我等合作的机会。”

    颁下淡笑一声,随后朝着朴胡等人努努嘴,“不过,你们是痴傻不成?这姓朴的自称蛮人,那便是巴郡七姓夷王之一的朴姓啊。高祖时期,一众羌人可是被他们打得落花流水,乃至高祖定国,都有他们的功劳,这才有了七姓夷王的美誉。这等猛人上来,不知道好好利用,竟然任由对方离去?”

    “七姓夷王?什么东西?”

    “……往后多读。”

    颁下拍拍赵昱的肩膀,边走边笑道:“便如同我,屈居丘力居大人身侧,还有鲜卑单于和连身边的左贤王,那可都是真正的部落王族……哦,比之你们汉人的汉室宗亲丝毫不差,还是有实权的那种……竟然来到幽州,你说他们为何而来?”

    “我才不管那些。他们要敢惹到我们,一样抛尸野外!”

    赵昱含沙射影啐了一声,随即跑了过去:“你还没告诉我,你们过去到底动不动手?”

    “看看吧……都说了我是王族,怎能轻易出手惹上麻烦。要是你们家渠帅真攻陷郡府了,我等出个好价钱,也不是不可以嘛。”

    ……

    另一边,朴胡有些魂不守舍地埋头走路,想着颁下的话,心跳不可遏制地加速跳动。

    自打桓帝以来,他们巴郡賨人可谓受尽剥削,赋税越交越多,百姓卖妻儿老小都过不了日子,还有人因此自杀的,完全不复昔日荣光。虽说前几年造反,巴郡倒也来了个好太守,可近来的日子还是越过越差了,以至于他们依附五斗米道才能过活。

    王族……

    他本身就是王族,但那只是賨人部落的王族,汉人的王族……

    他望望陈秀陈镇,目光失神。

    这一路北上,偶尔被人看出身份,未尝没有受尽冷眼嗤笑……

    巴郡位置不好,可若是联合其余部落,将益州都攻陷呢……让公祺将子午阁的路给封了,圈地为王……

    “啊——!”

    一声惨叫声徒然间自远处转角传过来,朴胡回过神,听着那边的兵器敲击声、惨叫声接连不绝,想着接连造反都被朝廷平定,暗道几声“不可能”,随后朝陈镇望了望。

    打斗声陈镇早已听到,此时也正与陈秀暗自嘀咕,见朴胡望过来偏了偏脑袋,怔了怔,随后暗骂几声,捏紧了剑鞘跑了出去。

    他蹑手蹑脚地摸着墙根探出头去,此时夜色浓郁,那边尚有火把照明,依稀可以看到街道上一群人打得火热,刀光剑影、流光四溢,惨叫哀嚎声中总有鲜血飞溅出来,场面委实混乱无比。

    乍看几眼,倒也清楚明显是一伙持枪佩刀的人占了上风,另一方人数大概二十左右,自街道另一边偶尔还会有人赶过来,数量明显多于对方,只是虽然悍不畏死,环首刀毕竟距离不够,便是耍长矛大戟的看上去技巧也不太纯熟,而那些持枪的相互配合极其默契,颇有结阵之势,还有两个人拿着盾牌左右格挡,随后身后之人或是提枪猛刺,或是拔刀砍杀,不过这片刻功夫,就又有四五人死在那六七名持枪的手中。

    这样的场面陈镇此前也不是没有见过,但上次朴胡六人追杀那伙三十多名贼人的时候,近乎是摧枯拉朽一般将人杀退,当时他吓得腿软,根本赶不上,此后也只是忍着恶心在尸体上摸钱财,这么近距离的观看一场充满血腥的乱斗,还真是第一次,那浓郁的血腥味飘过来,让他忍不住身躯战栗。

    他左右望望,这片街道似曾相识,刚要回去通报,突然看见那六七人身侧的院门口飞出一个人头来,紧跟着,有个红脸长须的大汉踢倒一具尸体冲了出来,手中长刀嗡鸣作响,将一名冲向院子的敌人近乎半个肩膀卸了下来。

    他募地瞪大眼睛,看着人影倒地,有些尿急得夹紧了双腿。

    那大汉喊着“朱明!你们堵住啊!”,手中大刀挥砍向一道持着长矛冲过去的人影,将那人连矛带人砸飞出去,身体却也晃了晃,急忙拄住大刀,在那六七人聚拢到院门时,消失在院门内。

    “关羽!”

    陈镇至今没有忘记当初张家聚中对方挥砍向墙壁的凌厉一击令得自己受辱,暗自咬牙切齿,扭头吓了一跳。

    朴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他身后,“看清楚了?真是刘正的二弟关羽?”

    “没错!红脸长须,还有大刀,必是关羽无疑!”

    陈镇缓过气来,这才回想起方才朴胡领着头,似乎是刻意朝着这条街道走来,心头有些疑惑对方怎么知道关羽处境的同时,激动点头,“朴头领,我刚看到关羽晃了一下,绝对是筋疲力尽!若我等能杀了他,刘正那鸟厮便是被折了一条臂膀!趁着那刘正伤心欲绝的时候,我等趁虚而入杀上张家庄,定能一雪前耻!”

    朴胡没有说话,皱眉凝望着朱明等人。

    身边五名下属听不懂陈镇的话,那表情口气却也领会到了,有个亲卫提了提腰间的环首刀,用賨语道:“大人,要不要我等动手?帮哪边?”

    朴胡摇摇头,仍旧一声不吭。

    视野之中,那拦在院门口的一众人武艺不错,配合也颇为默契,两个使盾牌的虽说比不过自己这帮人技巧纯熟,但也像模像样,防御的滴水不漏。

    那朱明何许人也,此前也已经自闵处打听到了,是刘正的宿卫营副统领,又有关羽在,想来这帮人也堪称刘正的精锐,只是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另外一帮人又是谁,怎么就捷足先登在此围杀对方。

    闵在引我等出手,所以也安排了人进攻这里吗?

    他微微皱眉,有些不太喜欢被人牵着鼻子走。

    何况,刘正的精锐实力不错,此前倒也打听到简雍那帮人有意往益州发展,若不使绊子,甚至将陈家父子交出去,用以结交此人,联合一同大力发展治下农商,往后能不能划地为王……

    “朴头领!机不可失啊!”

    陈镇有些心急,“报仇雪恨就在……”

    陈秀拉了一把他,听着老远处其他地方传来的杀声,沉声道:“朴头领可是看出点什么?我观这帮人在此厮打,当是贼人闹事。若真是碰了运气撞到这等大好事,听说涿郡太守公孙瓒麾下白马义从来去如风,都是精锐,还得早些断绝才是。若要冲杀,我愿为先锋,待得此间事了,便远遁避避风头。他日再来找刘正的麻烦。”

    远遁……

    是了,远水救不了近火。

    那刘正根基毕竟在此,而且是自己从未接触过的汉人,听说还颇有主见,未必不会想着利用、奴役我等,还是报了仇,回去与父亲还有其他六家,乃至公祺商量才是。

    朴胡定下心,目光微眯有些锐利,“我与闵打过交道,他去攻打山庄报仇雪恨。那刘正心腹之中的蔡家一众便交给我来……未曾想倒是有人捷足先登,而且,像是有人走漏风声,让刘正早做了准备。”

    “闵?”

    陈秀一愣,因为与刘正碰面过,陈秀到了涿县一直很小心,基本白天不出门,也只是大概知道朴胡的一些经历,这时疑惑道:“他攻打农庄报仇雪恨?”

    “对,说是兄弟长辈死在刘正手里了。城中各处如今都有人作乱,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临时改了计划。”

    朴胡不由想起那颁下此前也一直在向闵打听,想着对方三十几人颇有凶性,也不知道去了何处,皱了皱眉,“我就怕公孙瓒与刘正同窗,若是刘正有了准备,许是诱敌深入……”

    陈镇心急道:“朴头领!成大事者,便是因为抓得住时机!”

    “好,那你去吧。我等着你得胜归来。”

    朴胡冷声颔首,听着陈镇呼吸一滞,嗤笑道:“想借刀杀人,也要看看你是不是有这个能耐。次次躲在你爹屁股后面,还真以为自己是个幕僚了?有本事去吧,你若此时杀了关羽,回去之后,我封你为我手下谋主,只在我一人之下。”

    “子圭,休得胡言!”

    陈秀语调尴尬,拉了下陈镇。

    陈镇满脸火热,紧紧捏住剑鞘,便听朴胡哂笑道:“机不可失啊,陈公子。”

    他咬了咬牙,听着那边的杀声,又想着关羽那一下踉跄,“这可是你说的!”

    “子圭!”

    陈秀一愣,急忙拉住陈镇的手臂,还要劝说,却被陈镇甩掉,陈镇挺胸凑向朴胡,“爹!孩儿还就不信了,没了你,我便不行!”

    朴胡有些诧异地笑道:“陈功曹,虎父无犬子。你便让他试试,放心,我等定会掩护令公子。”

    “这……”

    陈秀一脸迟疑,陈镇却是将剑插在腰带里,突然后退几步,随后蹬蹬蹬踩着土墙双手托住,探头望了眼一旁民宅的院内,有些支撑不住地滑下来后,朝着朴胡趾高气扬道:“谋而后动,别以为我真的蠢!爹,我去了!你放心!那关羽强弩之末,院内想来也有人令他分神,孩儿埋伏墙头,出其不意,定然拔得头筹,顺带着与这帮贼人结交一番!到时再杀上张家庄,干掉刘正,一雪前耻!”

    “朴国,鄂灵,你二人随陈公子一起去看看。事不可为,记得拉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汉人蠢货回来。”

    朴胡扭头用賨语交代一声,两名手下当即笑着领命,随后纵身踩着墙壁翻过墙头。

    见那两人过去,陈镇扭头想骂,见朴胡做了个请的手势,冷哼一声,后退几步,助跑着翻身上墙,过程中陈秀自然劝了一番,但都被陈镇拒绝,便也只能向朴胡抱拳请命。

    “你我在此看着,说不定还要掩护令公子,前去冲杀一番。”

    朴胡探头望了一眼,见朱明等人堵住院门,与那伙贼人近乎黏在一起打斗,过程中有个持盾牌的被砍得后退,还消失了一段时间,当即目光一寒道:“我看他们转攻为守,令公子所言不虚,他们已是强弩之末,我等若能杀了刘正这些心腹,往后就是事半功倍。”

    他抬手五指张开,捏了捏腰间的刀柄,随后望了眼不断涌出人来的对面街道,走出墙角,笑道:“陈功曹,你口才好,劳烦你去打个招呼,我等帮他们除了这些人。还望他们这些乌合之众不要出手了。”

    陈秀一怔,朴胡拍了拍他的肩膀,“燕赵之地民风彪悍,我等亦然,而且不喜欢有人插手,以免乱了大事。不过区区七人,还已显露疲态,我等就助他们一臂之力,也好叫他们的兄弟少死一些。去吧,事不宜迟。还是……你想要我亲自去?”

    陈秀望望一侧的土墙,皱眉暗自叹了口气,点点头,急忙朝着街道另一头跑过去。

    街道另一侧,马台正拄刀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皱眉不已,此番过来还以为一帆风顺,没想到倒是中了埋伏,原本几名兄弟折在这里,知道早上那封竹简办了坏事,他也有心退回去禀报,但看到那些人的脸,发现这些人都是刘正心腹,甚至关羽都在此坐镇,马台便也起了心思,想要拿着这帮人的人头回去。

    只是朱明等人着实是硬茬,以往打听到这些人在庄府、农庄偶尔训练一番,还有些不以为然,对于朱明等人在故安的美誉也觉得只是因缘际会,不能当真,此时才知道这帮人委实悍勇,那刀神枪神的真传也非同小可,而且那关羽一身刀法势大力沉,比之传言中勇武非常的刘正或许都不相伯仲,眼看诸多兄弟死在其中,他心疼的同时,却也收不住了。

    以往虽然听说蔡家兄妹对刘正有些重要,也没觉得刘正多么看重,眼下竟然能得关羽与朱明等人拼死保护,一想到自己可能发现了刘正隐藏在此的秘密,马台打探消息惯了,便也想要看个透彻,心中还想着如果刘正真是单纯地重视蔡家兄妹,等将蔡家兄妹通通抓了,也等若折了刘正一条臂膀,说不定还能令自家渠帅如虎添翼。

    视野中,马骆苏悦持着被砍了几个破洞的铁盾、木盾“啊啊啊——!”地推着涌上去的兄弟们出了院子,随后被朱明等人挺枪持刀砍杀,马台啐骂一声,看着方才冲上去的六七名兄弟只有两人退回来,朱明这帮人明明中了几刀伤势严重却依旧悍勇,急忙拉过身边的人,不耐烦地大喊道:“让爬墙的快点过去!你也再去叫人!娘的,还不信弄不死他们!”

    那人急忙闪入黑夜,身边有属下望了望对面,随后附耳提醒了一句。

    看着一道人影举着双手挨着街道一侧过来,马台抬了抬下巴,皱眉道:“去问问什么来路。”

    有人上去,缴了那人的武器过来,听着陈秀说起来由,马台望望街道对面的黑暗中走到一侧观望的四个人影,挑了挑眉,“要我们都退了,你们上?你们谁啊,老子为……”

    “我等自荆州远道而来,只为诛杀刘正。宛城之事阁下可曾听过?我等便是来报仇的。既然志同道合,不若给我等个机会?或许能够合作,待得过几天,一同杀上庄府,让刘家绝户!”

    陈秀脸色森冷,马台愣了愣,随即笑道:“行啊。你们上。胡才,支会一声,让兄弟们撤下来。老伯,你便留在此处吧?他们要是不攻,我也好有个依仗啊。”

    陈秀心中一沉,却也已经预料到了这个情况,笑着点点头。

    那边朱明等人听着有人大喊,随后看着眼前的贼人突然都退了回去,恢复力气的同时,有些不明所以地左右望望,大口喘气。

    朱明大腿挨了两刀,左臂上的伤势也让他提不起力气来,但他忍痛望望院内,看着关羽堵在墙边,砍杀着两名突围进来的贼人,咽了口唾沫道:“修整,堵……”

    “当!”

    铁盾重重磕在地上,马骆弯着腰晃了晃,随后颤巍巍的抬起右手,“朱统领,马、马某撑不住了……”

    那铁盾为了便与操作,原本就比较薄,方才连番抵挡,已经被砍出几个大洞,马骆运气不好,连带着手背被刺穿,这时失血过多,再加上众人杀了二十几个人其实也花了不少时间,自然有些力竭,甚至有些头晕目眩。

    “你先退回去……我来。”

    朱明擦了擦脸上的血,拿住铁盾,目光却突然一凛。

    只见对面阴影中突然有四道人影走出来。

    那四人闲庭信步般前进,节奏一致地抽出腰间环首刀,步伐稳健,身姿挺拔,一看就是高手。

    也不知道是不是突然停了下来吹了冷风,朱明忍不住毛孔舒张,一股寒意涌上来,他有些心神不宁地道:“我等退到门内……”

    眼前突然一黑,他也忍不住头晕目眩,目光之中那四道人影最右边一人却突然大步奔跑起来,那速度如龙似虎,比之刚刚的一帮贼人不知道要迅猛多少。

    朱明脸色一变,那边关羽砍杀了闯进院落的贼人,也正望过去,便见那另外三人大步奔跑的同时,当先的那道人影如同野兽般地大吼一声,迈步间挥刀猛砍,常继文此前得张任教导,在宿卫营里枪法最好,体力也保存的最多,这时提枪前刺,却见那人动作迅疾地挥刀砍在枪杆上,一刀将枪头砍了下去,随后握住枪杆猛地一拉,提刀行云流水般对向常继文的脖颈。

    朱明等人吓了一跳,急忙迎上去,常继文也连忙松掉枪杆,借力侧身躲避的一刹那,却突然看到一侧墙头,两道黑影身躯矫捷地跳进院子滚动一圈,右手同时在腰间一划,两抹寒光朝着关羽的后背过去。

    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冒了出来,那刀光寒光肆意,如匹练般。

    而此时的关羽,还正望着这边,毫无反应。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