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三二章 接二连三
    二月十八,晨曦雾笼。

    桃水自城外流进来,位于涿县城北的河道两侧街道时不时便有贩夫走卒挑着担、推着单轮手推车零星的路过。

    有个孩童带着纸鸢奔跳着出了屋,身后的长辈扛着农具将人拉进来,没多久,孩童悻悻地出来,手中的斗笠蓑衣边走边掉,长辈在身后呼唤,那孩子撅着嘴头也不回地走,身后长辈便也只能哭笑不得地骂上几句。

    这样的情况时不时会在路边发生,还有孩童抱团痛哭。

    这几天天气不错,夜里却还是冷,骤然之间起了晨雾,那便说明此后会有雨,小孩子近来习惯了踏青放风筝,一时间被老天爷剥夺了爱好,自然怪罪到长辈头上,还有不信邪的又哭又闹,满地打滚,死活要带着纸鸢,被威逼利诱了好一会儿才罢休。

    不远的地方,偶尔会自小巷子里走出几个脚步轻浮的人,或是老汉,或是年轻人,有一些一看便是宿醉模样,吹着口哨神色愉悦地扒拉着裤腰带出了巷子,在雾中摇头晃脑地辨认方向,随后朝着一个方向过去,偶尔也有遇到熟面孔的,笑容猥琐地指指对方,勾肩搭背地说笑几句,结伴同行。

    也在这个时间段,水雾浓厚的河面上一条小船悠悠荡荡地靠岸,名叫闵的大汉提着个鱼篓上岸,招呼了一声昨夜欢好的女子,看着良家女子脸色妩媚又娇羞地撑船消失在雾中,敛去笑意,蹲在台阶上面无表情地望着自己的影子好半晌,将那鱼篓里的鱼都倒进了河里。

    影子破碎在水晕中,他转过身,时间已经过去许久,晨雾开始散去,这条在几个月的休养生息中愈发显得鱼龙混杂的街道正式复苏起来。

    周边的摊子、小贩在阳光中逐渐到位,远远近近还有人呼喊大笑,赌坊开张,酒楼也开了门,小厮打着哈欠出来倒水,街道尽头还有衙役左挑右拣着商贩们的东西巡逻过来,不远处丝竹袅袅,有家卖乐器的琴行也开了门,他摸着自己发酸的腰眼好半晌,想着那户新开的琴行女老板,舔了舔嘴唇,随后将鱼篓绑在腰带,穿过人群,进了一家酒楼。

    点了碗面饼,目光望着门外人流开始繁杂的街道,看着一场打斗发生在眼皮子底下,那些衙役却跟没长眼睛一样地路过,甚至驻步看着打斗评头论足,没多久,上了面,他边吃边看,有人跪坐到他对面,将钱币在案几上一拍,声音中气十足,那方言却实在蹩脚:“老规矩!”

    小厮应声进了后堂,闵望着对面长相有异的大汉,苦笑一声,“爷,你都一连三十天替某家付饭钱了,某家着实惶恐啊。”

    那大汉长相粗犷,衣着打扮与常人无异,但鼻眉之间与汉人不同,一把弯刀别在腰间,也显得颇有异域风采。

    他盯着闵半晌,望望左右,随后微微俯身向前,笑道:“闵公,若是别无所求,某来这里干什么?都说你在这一片最能打听消息,若真能帮某一个忙,莫说三十日的饭钱,便是三百日、三千日,又有何妨?”

    “‘公’这个称呼可使不得。如今公孙府君上任,张县令也政律严明,咱们涿县风调雨顺的,某家还不缺这个钱。”

    门外有熟人进门,跪坐到其他地方,闵点头算是打过招呼,随后低头吃着面,小二上了面饼,那大汉便也呼呼吹了两口热气,夹着面一边吃一边道:“是不缺,这两日某在此也打听了不少,都说府君上任,五谷丰登,百姓有了余钱,趁着最近日子好,让你靠卜卦都赚了不少钱……不过,某听说汉人对‘三’有特别的信念。今日第三十天,某其实也待不住了,便失礼问上一句,闵公可有算过,你几时身死啊?”

    提筷的手一顿,望着那大汉呼哧呼哧吃着面,神色如常,闵低头将鱼篓摘了下来放在案几上,随后继续吃面,那大汉笑起来,摘下腰间玉佩放进鱼篓,小声道:“此物若是寻常地方,要不了几个钱,拿去上党郡,与我乌桓百姓交易,足以让你此生衣食无忧。”

    “麻烦死了……”

    闵嘀咕一声,门外有位面如玉冠的公子哥坐到那熟人身边低声说着什么,他望了一眼,低头道:“破绽没有……城外似乎有个老师与同窗,算是……你的一线生机。”

    “一线生机?谢了。”

    那大汉点点头,狼吞虎咽地吃完,掏出一块金子放进鱼篓,抬头道:“你那卦灵吗?某能活多久?”

    “姓名?”

    “颁下……记得,你说出去,附近兄弟朋友,加那姘头……呵呵,某失礼了。”

    “……百年。”

    那大汉哈哈大笑着离去,闵将面吸了个满口,急促而用力地咀嚼着,看着那熟人身边的公子哥也起身出去,出了门望到那大汉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他两眼,他瞪过去,那公子哥便也神色微微露怯,脚步匆忙地离去。

    扭过头的时候,名叫马台的熟人过来,端着碗一脚踩在案几上,朝着门外歪了歪脑袋,一张青嫩的脸疑惑道:“胡人?”

    “杂种罢了。”

    闵耸着肩,将鱼篓又别在腰间,笑了笑,“那公子什么来头?十多天了吧?你这卖消息,杀人放火的什么都接……让我猜猜……这几日踏青,城内外出了不少争宠的事端,他不会是看上了哪家姑娘,贼人强势,所以想让你……”

    他比划了一个斜切的动作,“对不对?那公子便是个衣冠禽兽?!”

    “闵兄还是这么慧眼如炬!”

    马台笑起来,“的确是衣冠禽兽,不过嘛……来卖情报的,你也知道我上头的人是谁。嘿,这厮其实有些才华,与上头那几家也交好,却是不知道为什么偏偏留在那农庄,前两日似乎回去做工了,便也开始到我这里卖些情报……问题还不要钱,说是让我记着人情。”

    “农庄?”

    闵眉头一挑,肃容道:“谁的?这张、刘、王、卢、公孙的……农庄不要太多。”

    “谁家农庄招书生啊?不就是刘家的嘛。还别说,我还全靠他呢,了解不少赚钱的法子。”

    马台俯身咧嘴一笑。

    门外有六名打扮稍显土气的武人进来,坐在角落低声细语地说着什么。闵望了一眼,见那六名武人中有人望过来,低下头笑了笑,“猜猜他们是哪里的人?”

    马台翻了个白眼,“看不起兄弟我啊。他们都来了半个月了,我若是连这点底细都不知道,还怎么做事?益州地方的,此前那地方的方言我也听过一些。”

    “是賨人。向我打听过一些事情,便是拿不出我要的价码,才滞留此地想找如你这样的同行试试。”

    闵深笑,从怀里摸出七枚钱币,在手中晃了晃,随手一甩,看着桌上的钱币位置,脸色肃然,低声道:“来玩命的。”

    马台抬手将那七枚钱币滑到自己面前,扔了三枚给那小厮,一脸豪迈地转身道:“远走他乡,幽州又不富饶,傻子都知道是来玩命的。吃完没?走了。再不走,咱们的命就该没了。”

    闵点头起身,两人出了门,沿着河岸随意地走着,附近摊贩常有人招呼,甚至有成群结队过来的地痞流氓朝他们笑脸相迎,便也随意地应过,眼观八方地走了一路,闵皱眉道:“你方才说什么?咱们没命?是不是你的上头警告你不要接触这帮外人?”

    “也不是。不就是两天前开始的那点破事。而且看似风调雨顺,人一多,嘴就杂,哪里都不是好兆头……好琴声!”

    身旁的巷子里响起琴声,那琴声不如之前的悦耳,事实上更像是随意拨撩,完全没有一点章法,甚至有些刺耳难听,但马台笑着大喊一声,快走几步绕进小巷,随后朝着一户院落里面的一名女子作揖道:“符妹妹,又在学琴啊?”

    内里那名女子十四五岁,长得颇为水灵,此时跪坐在院子里,闻言拨弄的琴弦发出一声杂音,随即手足无措地起身道:“马台哥哥……”

    “马台,你滚远点!信不信妾身叫人砍了你!”

    那女子身侧有名三十左右的胖妇人怒喝一声,扭头和颜悦色道:“夫人,咱们继续,别理他。”

    那马台撇撇嘴,嬉皮笑脸地朝着女子眨眨眼,随即拱手离开,闵倒也没有出现在院门口,便是候在一侧,待得走出小巷的时候,望望身边的琴行,“算是有了着落……要不然,我真想娶回去。”

    “哈,不知道多少男人为她那楚楚可人的模样动心呢,我这么风流倜傥都没说什么,你就不要趟浑水了。”

    马台笑了笑,“符妹妹算是时来运转。替人冲喜订的亲,又被人扭头反悔……可怜我符妹妹那阵子娘被气死,自己也差点上吊自杀,此后找的男人也对她多有虐待,天天骂着‘剩货残花’。老天开眼呐,终究有好心人帮助。”

    他一脸感慨,“也不知道哪家的有钱姑娘……嗯,应当是姑娘才会可怜符妹妹的身世了,还出钱让她随意开个琴行玩。心善呐,符妹妹算是终于可以安安稳稳过好日子了……老实说,你我还是不要招惹了。”

    闵撇撇嘴,“年纪不大,倒是知道怜香惜玉。”

    “那是!哈哈,也叫香玉了。几个月前,那模样委实干瘦,一番调养后,再有李婶照顾,如今气质非凡啊。悔婚的那家汉子该悔死了。”

    “楼桑村都灭了,谁知道那最开始的冤家是不是在地下,还悔什么?倒不如说她那夫君见钱眼开休了妻,才要悔死……”

    “那姓王的活该!嘿,他半月前喝死了。”

    “哦?”

    “此前欠了赌债,有了钱也不还,被人打个半死还喝酒,最后好像失足,就淹死在酒缸里了……你说惨不惨?好不容易有好日子过……唉,哪像咱们啊,一辈子只能别着脑袋过活。”

    街口突然出现两道身影,其中一人分明是太守从弟公孙范,马台脚步一缩,拉着闵溜进一条小巷,苦着脸道:“那鸟厮怎么又来了。”

    马台口中的鸟厮自然是另外一个身形臃肿、面色不善的大汉,闵也知道对方是朝廷来的军卒,听说姓赵,反正这两天对方总是明目张胆地打听关乎那刘正一家老小的事情,偏偏公孙范在旁又使眼色不让说,他经历了几次,最后一次还被那大汉趾高气昂地威胁过。

    事实上马台也被此人害得不轻,还被打过,他口中说的破事就是这件。

    那赵姓军卒终归是外人,过几天总会离开,公孙范却是太守从弟,要是没什么大事,公孙瓒留任久一点的话,可能两三年内他们都要在公孙瓒的眼皮底下做事,哪里是能轻易得罪的,也是因此,两人见了对方就得躲。

    不过这时想起方才酒楼里的颁下,闵便也叹了口气,“终归不是办法……”

    “起码态度要有。”

    看着那赵昕公孙范走过,闵又和马台聊了一会儿,便也告辞离去,走进家门不久,门外突然有人敲门,闵从鱼篓里掏出玉佩金子放进炕洞里,拿着卜卦的白幡开门的时候,便见两个大汉站在门口,有人自怀里摸出令牌,开口笑道:“赵常侍亲卫。对,便是当今圣上身边的赵常侍……兄弟赏个脸,将关乎那刘正的事情都说上一番?”

    闵望了眼两人右手按着的刀剑,苦笑着开门道:“进来吧。”

    随后不久,两名大汉心满意足地出了门,闵躺在炕上,脸色惨白,捂着被打了几拳的胸口不断咳嗽。

    此后配了点药,休息一阵,不少人家上门让他算算生辰八字,他便也接下生意,还有人送上鸡鸭鱼肉给他滋补,他感谢几句,到得夜晚的时候,清晨分别的女子过来看他,他胸闷得难受,看对方被自己催赶不肯走的凄楚样子,便也心软地留人过夜。

    到得子时,有人敲门,他狐疑地开门,望到那名叫朴胡的賨人头领时也是嘴角抽了抽。

    许是此前一直不让那女子上门,这时对方便也发声询问,颇有展现给旁人这家女主人的意味,朴胡笑着望了望卧房,摸着手中的环首刀手柄,“听说闵兄重伤还接生意?正好夫人在,要不要接一单能过一辈子的生意?也好免受这种皮肉之苦?”

    闵脸色微白,叹了口气,“这一辈子是长还是短?”

    “看闵兄说是不说了。”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古人诚不欺我。”

    闵望着卧房摇摇头,出门与那賨人说了一阵,回来的时候,手中翻转着令牌,啐骂一声:“妈的,老子哪里有空又是汉中又是上党的!”

    卧房内那女子探头探脑、一脸娇羞地出来,闵望着对方妩媚十足的脸,脸色难看道:“就说不该心软,不该让你留下……装了这么久,还是乱了分寸……夫人,你这又是何苦呢?”

    那女子听着称谓掩着嘴喜极而泣,随即扑上来搂住闵。

    闵环住对方,双手自后背慢慢探到女子的头上,突然用力一转,随后依着房门倒在地上,闭着眼喘着粗气。

    一夜过去,天色未亮便有人敲门,黑暗中他依着房门睁开眼睛,目光一凛,听到门外那人开口:“黄邵,听说你受伤了?”

    凌厉的目光随即松懈下来,“等某家片刻。”

    他自一侧点了灯,又在炕上撒了油,将女子的尸体抱到床上,自炕洞里掏出一把环首刀和一条黄巾,随后又从炕洞里拿出金玉钱币,连同黄巾在内装进包裹里。

    举着油灯最后看了一眼女子的尸体,他眼角微润,将油灯放倒在被褥上,推开门的时候,微光中地面湿润,远远近近有水滴在滴落。

    寒气涌入门内,裹挟着湿气与雨丝扑面而来,他轻咳一声,望着眼前头戴斗笠穿着蓑衣的人影,“正好。昨日将因果都断了……今日起信佛了。”

    火光在卧房燃烧起来,那人影望了一眼,“谁啊?”

    他捂嘴咳嗽一声,“我家……夫人。走吧,今日召集人马,夜晚来个了断。早就不想呆了。何曼来过消息,去汝南吧。”

    “成了?就你?!”

    “对,因缘际会……信我,我等牵个头便好……昔日卜饵、程科,乃至大贤良师的仇怨,都可以报了。”

    他揉了揉胸口,“妈的,老子迟早亲手宰了赵忠!”

    那人影沉默了片刻,“杀夫人……这么大的决心。其实,卜饵的仇我……”

    “你难不成真姓黄了?此前去故安,不是去祭拜卜饵的衣冠冢?莫非当真与闻人昌、常继文成了好友?”

    见人影继续沉默,他一把揪住对方的衣襟,指着身后的火光:“那老子在干什么!老子手下一帮人在这里干什么!”

    “小声点!我知道,我知道……便是安逸了,便是被他们说动了……你不知道,农庄里天天说些为了大汉要怎么怎么样,有一些也是对的……真的。我原本还想多学一会儿。既然你动了……”

    那人影拍了拍他的手,将斗笠戴在他的头上,“卜某动起来便是了。走吧,你去城外治伤,我派人四个城门放上黄布。今夜就动手。”

    微光中,两人踩入湿润的地面中,消失在街道里。

    没过多久,房子烧起来,有人呼唤起来……

    天色亮起来的时候,马台撑着伞在大雨中急急忙忙跑到院落,看着满地残骸,有衙役在处理尸体,狠狠一拳砸在墙上。

    他喘着粗气,朝着一名小贩使了个眼色,那小贩凑过来,马台搂过对方小声道:“通知渠帅,黄邵不见了!我等准备动手!”

    随后的时间里,雨停了又下,时小时大。

    是夜,大雨磅礴,春雷阵阵。

    不时有人自涿县城内走出来,朝着张家庄摸过去。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