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二八章 薪火相传(五)
    “师父,师父——!”

    雨水声中,灵昆苑的这片空地上只有抱着自家师父尸体的年轻人的悲痛呼喊声。

    接近东城门的林子里惨叫声涌过来,逐渐增多,还有马蹄声零星出现。

    但围绕空地站立的两边人群少有人动,也不知道是谁先望向对面的人,随后对面的也望过来,兵戈武器齐齐默契而缓慢地拿稳在手里,那神色在春雨中狼狈而凝重,衣衫相对破旧朴素的人群中还有人不时无声地张着嘴,那神色显然是在竭力遏制着愤怒,但微微前倾的姿势又似乎随时会控制不住冲向前方。

    “轰!”

    闷雷中,空地上亮银色的长枪拨挑着烂泥被站起来的名叫赵云的年轻人拿在手里,他瞪大了血丝布满的双眼,朝身前的老人右手抱左拳,行了个“凶礼”,布满雨水的青嫩脸色决绝而坚定:“常山赵云赵子龙!请指教!”

    这番姿态既是挑衅,却也代表着对方就是单纯地想单挑,不想引起更大的事端,这份怒而不乱的心气令人颇感惊艳。

    王越下意识地想着,一想到这年轻人或许只是下意识的举动,而他竟然还在揣摩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神色便愈发显得失魂落魄,除了身躯颤抖,整个人一动也不动。

    一旁站立的史阿脸色苍白地望着赵云,想要张嘴接下挑战,但对面那些人隐隐蓄势待发的姿态让他心惊胆战,他扫了眼其中一人手中比他脑袋还大的斧刃,双腿不由战栗,天地骤然一亮,身躯一抖间,腰间佩剑徒然间被人拔出扔向那年轻人,有人跑动过去,而那少年手中长枪快如闪电般地朝着自家师父的门面刺去。

    “干你娘!”

    身后有罗市大喝声响起,紧跟着,一道黑影自余光中急速朝着门面飞射过来,身体在一瞬间下意识地想要闪避,赵云急忙止住那念头,神色决绝地朝着眼前的仇人刺了过去。

    “啪!”

    长枪突然被人握住枪杆,那飞射过来的黑影也被眼前的老人抬手接了下来。

    王越左手拿着剑刃,鲜血直流,右手握住长枪,语调嘶哑道:“够了,够了……”

    说到最后,那脸色悲痛欲绝,明显带着哭腔。

    “够你娘!”

    罗市横着大斧早已跑了出来,杨凤雷公于毒白波等人也手持武器大步奔跑,那四名方才被王越剑术折服的护卫,乃至很多赶过来的蔡怒护卫与张燕手下,在众人带动下纷纷朝着突然出现在空地中的刘备,以及袁隗等人跑过去。

    与此同时,曹操孙坚领着不少官员的随从属下也纷纷朝着罗市等人冲了上去,而此前飞剑射向赵云的刘备,更是将手中长剑刺向赵云。

    也在这时,有个威严十足的声音大喝:“住手!”

    “统统给老子住手!”另一边则是一道略显稚嫩的咆哮声。

    两边人群脚步一滞,但刘备目光精芒一绽,脚下突然一滑,身体向前,长剑刺向赵云。

    “括!”

    长剑突然脱手钉在烂泥地里,刘备扑倒在赵云脚下的烂泥之中,抬起头,便见王越收脚,那浑浊眼眸望过来,“玄德有心,只是晚辈赐教,老夫还用不着你帮忙。没摔疼吧?”

    “晚辈关心则乱,方才脚下打滑差点铸成大错……失礼了。”

    刘备暗自咬牙,爬起来拱了拱手,望了眼刚刚大喝的袁隗,退到一边,随后又望向对面骑在白马之上的张燕,目光惊异。

    握住剑刃的左手松开,长剑掉落在地,老人凝望着已然怔住的赵云,“好孩子,救命之恩,知道停手。你之气节,与雄付相差无几。今日之事,回去之后再问旁人吧……此事,是老夫之过。”

    王越松开涯角枪,一旁有人惊呼上前,便见赵云手臂颤巍巍地抬着涯角枪对着王越,却并没有前刺,如丧考妣般哭丧着脸,颤着唇角,“我师父死于你手,此仇便是不共戴天!今日一命抵一命,你救了我,我便饶你这次……云对天发誓,他日再遇,必夺你性命!”

    “你打不过老夫。史阿,将你随身剑谱拿来。”

    王越抬了抬手,望了眼张燕身后的林子中逐渐多起来的流民,随后看着史阿身躯战栗地过来奉上竹简,心中一叹,扭头道:“他日学了老夫的剑,再有雄付的枪术,方能在老夫临死之前提前找过来报仇……老夫叫王越,记得这个名字,他日上京,便径直过来府上找。嗯,还是单挑,老夫会支会管事,绝不会有人拦你。拿着。”

    “王、王越,你,你不是……”

    赵云脸色悲痛地低头望向童渊的尸体,王越看着零星的骑兵自对面林子出现,余光中,袁隗与随从低声细语,随后那随从前去对面林子中阻拦,便也笑着将竹简塞入赵云怀里,扭身道:“快走,你是雄付的弟子,为今之计,早点回去将你师父的尸体安葬。家中抚恤,想必黑山军张盟主自会处理,至于雄付的功德,别忘了找人宣传。他并非因投贼而死,而是死于为苍生社稷。”

    他捡起剑刃,又从捡过剑鞘的刘备手中接过剑鞘收剑,朝刘备点头感谢后,对袁隗拱了拱手,“袁司徒……”

    袁隗抬手打断,朝着远处的张燕拱手道:“张盟主,叫你的人快走。还有,可否赏光,与老夫到马车一叙?老夫送你出去。”

    张燕跳下马,望了眼蔡怒,蔡怒点点头,随后脸色沉痛地与一众护卫上前,与赵云一起将童渊的尸体搬上马车,他扶着痛哭不已的赵云上了马车,知道这孩子想来是怕更多的人牺牲在这里才停止挑战,扭头望了眼张燕,又扫了眼小白马。

    张燕将白马让给蔡怒的护卫,见蔡怒问明出路上了马车径直与一众护卫离去,会意对方是按照承诺让自己断绝与袁司徒的事情,走上前的时候,平汉也跟了上来,张燕扭头道:“与诸位统领快速撤离,想跟着就护在马车左右,顺便护好袁司徒。”

    那边袁隗身边也有不少人劝,袁隗摇着头一脸坚决,随后倒也看了眼王越,见王越点头,便与一旁的护卫嘱咐了几声,又望向曹操:“孟德,本初虽然守孝没在,但看在他的份上,帮老夫拖延一下赵城门追赶。”

    “世叔客气。操定然做好此事!”

    曹操拱手,带着夏侯惇戏志才离去,一旁孙坚望望蔡怒等人离去的背影,又望望刘备、曹操,迟疑了一下,便也招呼着孙静程普追赶上曹操,两人合在一处,孙坚皱眉低语道:“孟德,那四句话自老英雄口中说出,只怕此事还有德然兄的影子。”

    “越是心有大义,这等时候越会急躁,德然兄那品性原本便不安分,若那方才上了马车的人真是他们口中的荀氏中人,此事便当真有德然兄的影子。袁司徒他们想来也猜出来了。只是不知道王京师与袁司徒作何想了……那张燕识时务,不似寻常人啊。”

    “确实,这些黑山军起兵微末,倒也仁义……卢尚书如今退位让贤,又有德然兄在侧,性命无忧,我此时更怕袁司徒与荀侍中……你我与阉党交好,那是明面上的事情,可有人背地里……”

    曹操摇头低声道:“无妨。袁家四世三公,昔日中常侍袁赦与几位中常侍也有情分,阉党定会顾念旧情,又有士族相助,至少性命无忧。荀侍中是士人表率,又有家中二公子诛杀张角之功,朱光禄与袁司徒也会救援的。我倒是更担心王京师……他手握中兴剑,如今挚友身死,若一时想不开……唉。”

    “妈的,不想呆了。”

    “我找关系帮你调去长安?你更擅长用兵打仗,不如离开这里更进一步。”

    “再好不过!话说幼台、德谋除掉何明一家一事,还没谢你相助,回头一起喝酒。”

    孙坚扭头瞪了眼落后几步的孙静,孙静正和程普夏侯惇戏志才聊着刘正的事情,察觉到孙坚的目光,一脸莫名其妙。

    对面有骑兵上来,还有人追杀着流民,甚至流民之中还有打劫、杀人这等窝里斗的情况,曹操脸色一冷,孙坚低喝一声,随即带着众人拔剑迎了上去。

    ……

    另一边,张燕让杨凤等人各自安排离去的事宜,上了袁隗的马车,王越处理掉自己的伤口,晃了晃药瓶,“老夫自制的创药,还算管用,试试?”

    “无妨。王京师只管出手。”

    张燕刚刚了解了事情的全部经过,这时神色复杂,在王越砍断他臂膀上挂着的箭矢之后,皱眉咬牙道:“袁司徒,事急从权,在下便长话短说了。”

    袁隗点点头没有说话,侧头望着车窗口的雨景。

    雨水急促磅礴,雷声倒也被压了下来,打雷的间隔也越来越长,车窗外不时有人、马跑过,车轱辘倾轧地面的声音中还夹杂着遥遥传来的惨叫声,令得这一向秀丽的灵昆苑雨景平添几分凄楚。

    “袁司徒,在下承认……嘶,”

    王越持剑抠挖着箭头,张燕痛嘶一声,雨水混合着汗水,稚嫩的脸看上去苍白狼狈,却还算镇定,“承认自己是贼,昔日聚啸山林,烧杀掳掠无恶不作,此前还攻打过郡县瘿陶,想要以此将钜鹿郡整个打下来,也好凭借张角故里的名声,召集太平道余党图谋大事。但……在下若有的选,怎么可能当贼?若不是朝纲不正,在下便是想要招兵买马聚啸山林,也准让旁人当成痴傻小儿。”

    这番话推心置腹,有理有据,袁隗王越不由扫了眼过去,张燕帮着王越撕扯着袖子,“如今能够聚集五六十万人,当真是我等有心当贼?在下不是想推卸责任,我等是有错……只是说句大逆不道的话,以在下如今的实力,若要想当官,只要派人过来,不信圣上不会招安,不会给在下发放粮饷,何至于身处险境,自投罗网。”

    袁隗默不作声,王越倒也多看了两眼张燕,又一个颇有心气的年轻人啊……

    张燕理了理思绪,语调恳切道:“但当了官后呢?有人此前跟在下说过,在下觉得此言不虚。我等成为贼人,还不是官逼民反。倘若在下当了官,在下一个粗人,管不好的,不说整个河北,也不说那五六十万人,便是百名统领,因为官爵名额,也定会相互攻讦,争得头破血流。是,在下可以试试接受……好辣的药粉……”

    “忍忍。”

    王越动作舒缓了一些,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目光微微一动,望了眼一旁的中兴剑。

    张燕咬着牙,帮着王越一起将碎布缠上伤口,“试试……接受这番重任,大不了到时另作打算。可朝堂圣旨一到,我等要不要遵守?即为官兵,自然也要为朝堂做事,若不做,律法之下等若谋反,若做了……敢问圣旨上写的定然是惠及百姓的条例吗……便是不说‘定然’,能做到大部分?”

    “若是圣旨做不到,到时手下人马分崩离析,治所之内百姓造反,在下是继续当官,还是为了人心再成贼人,甚至于再来面圣一趟要个公道?说到底,如今根源便是在蛊惑陛下的十常侍身上……”

    王越递过一个水囊,张燕喝了一口,擦着脸上的汗水,语调沉重道:“既然雄付公坦然相对,在下也觉得并不能因为我等曾是贼人,便自觉于此事上低人一等。在下的确是来请命的。此前与诸多统领歃血为盟,便诚心诚意想为我黑山军,为黎民百姓谋点福利……袁司徒即为司徒,掌管国土教化,难道不知道黄巾之乱后,我大汉百姓是何等处境?”

    袁隗垂下头,脸色复杂。

    “我等真的不要太多,便是吃饱喝足,性命无忧便好……可自在下出生以来,年年天灾**,岁岁捐纳赋税加重,黄巾一起,日子更是不用过了。到得如今,圣上还在贪图享乐。在下不是不信圣上有惠及百姓之心,可奸佞误国,在下年少无知,却也不想大汉毁在这等人手里。”

    张燕舒展了一下臂膀,感觉舒畅不少,想了想,抱拳道:“还请袁司徒替在下禀明圣上,让圣上知道民意。如若不然,如今黑山军已经进了司隶,围拢雒阳,再有昔日太平道余党,在下并非危言耸听,正值凉州贼人作乱,我等虽说并非精锐,但真要聚集起来趁虚清君侧,也绝非难事……”

    他顿了顿,“至于谋逆一事,在下万万不敢,到时更会维护圣上,以防小人作乱……只求司徒宅心仁厚,念在雄付公以死谏言的份上,万万不要让那等兵戈相见的惨剧发生。在下年少不才,也愿在城外为请命先锋,只求圣上杀了十常侍,还天下一个清宁太平。”

    马车颠了一下,有随从在拍马赶上来说着那些骑兵的动向,前方车夫在岔口换了条路前行,袁隗定睛望着张燕,叹了口气,“三纲五常,人伦之道……你区区少年,能在贼匪之中尚存赤子之心,不做逾礼之举,老夫委实佩服。只是……没用的。老夫大可告诉你,老夫虽是司徒,便是去了也没用。或许便只有如你所言,圣上出了宫门,来城外看一眼,才会理解百姓痛苦。然则圣上如今听信谗言,以为蛾贼余孽作乱,又哪里会出来。”

    雨还在下,夕阳却突然自云间露出来,天地间橙红一片,这等多变怪异的天气持续了好几十年,袁隗便也没有多少意外,他眯眼望向窗外颇显绮丽的雨景,夕阳将他脸上的皱纹照得颇为清晰,苍老而富有暮气。

    此时缅怀起数十年来那些因为谏言而自杀,又或是惨死在宦官诬陷之下的前辈大人,想起自己无力更改朝堂现状,袁隗便颇为惭愧,“老夫知道,在你看来,那童……雄付公不能白死,怎么也要试一试……可请命、谏言,便是死谏,这几十年来忠臣义士何其多,不能白死的人多的是。到头来还是死了,甚至连一点用都没有……如今我等实则也是苟延残喘。便是有心坚守朝堂一方阵地,期许着异日陛下亲善我等,同时也尝试着努力让百姓好过一些。”

    这番话已经将张燕放在了同等的位置上,却也是在找认同,有意让对方理解自己的苦衷,其中还参杂着想要叫对方放弃的想法,袁隗说完便愈发惭愧。

    王越察觉到袁隗的心思,回想着童渊的死,却也叹气道:“说的难听一些,便是袁司徒他们,想要匡扶汉室,不得已的时候,也得对十常侍阿谀奉承。想要除去十常侍,谈何容易?死谏……袁司徒是可以振袖高呼,让朝堂士人一同谏言,但陛下一怒,很大可能是重开党锢,到时的天下……”

    王越摇头,脸色沉痛,目光发红。

    张燕明白这些士人的苦衷,三纲五常让他们不敢做出针对皇帝的逾礼之举,何况阉人权倾朝野,通过城门校尉敢让军队屠杀百姓就能看出,如今京城之中,只怕不少军队还是在阉党的名下。

    不过理解归理解,他这时呼吸还是有些急促,动了怒意。

    只是张燕倒也理解,袁隗能够跟他谈话,已经算是表明了立场,这番落人口实的作为,一定会让阉党有机可乘,他倒也不好发作,只能生着闷气,心中倒也后悔刚刚怎么不先跟这帮人干上一架,也好试试这帮人在十常侍面前表现得如此窝囊,跟自己动手又是不是有血性。

    “你方才说有人告诉你这番话,你觉得在理,可是雄付公身边的公子说的?”

    袁隗突然开口,见张燕愣了愣,微微一笑:“老夫方才见他与你眉来眼去,便觉得你二人当是此事主谋,偏偏他先行一步,只怕你二人并非主仆关系。而且,你身为盟主,雄付公想来也是你这边统领之中最具盛名之辈,却不听命于你,反而是他人护卫……”

    王越也点头道:“说吧。袁司徒若是真有心想知道,也是一句话的功夫,不过费些时日罢了。”

    张燕迟疑了一下,“确是蔡公子所说。哦,他叫蔡怒字不夺。”

    “怒而不夺,韬光养晦……好一个蔡公子。”

    袁隗神色复杂了一些,窗外平汉坐下马匹奋力奔跑,却偏偏与马车的速度相同,他望了好半晌,扭头望向王越,语调舒缓而郑重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人生何来万世,便是只争朝夕。越是有此志向者,越是感到时间紧迫。那刘德然年纪颇轻,传言之中喜怒溢于言表,流于文字。那蔡公子又十有**是故人之后,他的名讳,只怕也是长辈鞭策……卢尚书、荀侍中疼爱后生晚辈,倒也想出个两全其美的好局……”

    话语一顿,见张燕微微挑眉,袁隗肃容道:“老夫只能救,不能动,王京师作何想?”

    “我……”

    王越怔了怔,拿起中兴剑,拔剑出鞘,简单包扎过的左手缓缓擦拭着中兴剑的锋利剑刃,神色微沉,片刻后望向张燕,收剑入鞘,“给老夫几日如何?”

    张燕像是想到了什么,呼吸一滞,望向袁隗时,便见袁隗开口笑道:“我等若不能让你满意,只怕你会扫了朝堂所有人的面子。你若身死,雒阳周边也会乱。让我等再筹划一番,看看陛下的态度如何?”

    张燕脸色一肃,“袁司徒应当明白,你们便是缓兵之计,朝廷军队也是分身乏术。”

    “老夫只想给我大汉朝堂留个体面。也为百姓谋求一点转圜的余地。记得你说的,不准伤了圣上。”

    袁隗抱住张燕的右手,狠狠握了握。

    张燕感动下跪,叩首道:“在下替苍生社稷谢过二位!”

    “起来吧。”

    王越扶起张燕,突然将剑递了出去,“中兴剑,如今老夫只觉得烫手,已然无用了。”

    张燕怔住,王越摇头,“并非给你的,你若拿了,只会惹来杀身之祸。交给刘正刘德然。他是汉室宗亲,卢尚书门生,他日朝堂一乱,让他持剑前来勤王辅佐……记得,万不可你自己私用。此言或许便是老夫遗言,你此番前来,既然得雄付鼎力相助,老夫信你,只望你万不可起了贪念。”

    张燕一脸错愕。

    袁隗笑容苦涩道:“拿着吧。带过去,顺便替老夫问个好。乱世将起,需要将帅之才。刘德然虽已为庶民,但仍是汉室宗亲,何况他爹遗志令老夫颇感动容,又有卢子干在,他日还有荀氏……呵,老夫这里,也断然不会让他再走歪路了。”

    “可中兴剑乃是陛下钦赐,王京师若是遗失,或许连这几日的机会都……”

    “无妨。还有三把,圣上不会怪罪。”

    王越笑容淡然,将剑塞入张燕手中,张燕凝望着王越,急忙发誓一定将剑交给刘正。

    袁隗笑道:“张燕,可有字了?”

    张燕脸色一黯,“并无。”

    “脱服就燕,便字君安,祝君安好……如何?”

    张燕一脸激动又跪下磕头,“谢袁司徒赐字!他日袁家若是有难,燕定当出手相助!”

    “不必如此,家中那几位儿郎,尚不用你照拂,你便替老夫多照拂照拂百姓。”

    袁隗扶起张燕,扭头望了眼窗外,笑道:“雨停了啊。此日红橙……王京师,你家还在吃寒食没?老夫家中习惯,吃上十天半个月的,今日心情好,便破了戒,今晚生火,你我共饮?”

    “甚好!”

    ……

    许久之后,袁隗与王越站在马车边,目送着张燕等人消失在山道上。

    两人笑着回头,还要坐上马车,远处草坡之上,有数十名骑兵纵马过来。

    身边三名护卫围了过来,袁隗掸了掸襜褕,看着那些骑兵围拢在中间的那人装扮,洒然一笑,“王京师,看来这酒是喝不成了。”

    “几日还说多了……我那徒儿和故人之徒,还请袁司徒照顾了。”

    王越拍了拍一旁的护卫,“借剑一用。”

    那护卫一愣,王越已经夺剑拿在手里。

    远处骑兵靠近,有人搭弓挽箭,有个身穿黄金铠的中年人领着两名亲卫策马而出,也不下马,目光凌厉地瞪向袁隗王越,那毫无胡子的尖下巴微微颤动,嗓音更是尖细地喝道:“袁隗!王越!赵某奉陛下之命捉拿贼人,方才却听闻你二人结党营私,纵容黑山贼首逃出生天!你二人该当何罪!”

    王越一脸慌慌张张地上前几步,“赵中郎将冤枉,王某也是被逼无奈!贼人猖狂!我等……”

    脚步接近,再接近,袁隗已经听不清王越在说什么,暗自咽了口唾沫,那边赵忠一直颇为忌惮王越,这时一脸警惕道:“老匹夫,还不给赵某停下!”

    此时已经与马匹不足两步,王越抬起头来,苍老的脸色骤然凌厉起来,赵忠心中一突,大喝道:“射箭!”

    与此同时,剑光一闪。

    夕阳大好,鲜血飞溅,一条断臂冲天而起。

    有人倒在地上,神色满足。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