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二七章 薪火相传(四)
    “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世。”

    宝剑嗡然出鞘,那剑鞘被随意地扔在烂泥地里,王越垂剑正色道:“黑山军挑唆这些人过来,只会让圣上暴怒,徒增伤亡。你以为交趾作乱,把贾琮贾孟坚送上交州刺史的身份,让交州安宁很容易?这块肉不知道被多少人抛来抛去,有人死有人生,这才最后定下来。你以为幽州冀州暴乱就能让圣上屈服?凉州造反,你知道朝堂最近在议论什么吗?放弃凉州!这是我大汉国土啊……竟有人想要放弃,而圣上也在动摇。”

    “没教好,那便重新教。”

    长枪一抖,红缨甩出一些雨水。

    “今日冒出个十常侍,明日又冒出个桓帝……几十年都过去了,临老反倒想不明白?”

    王越左手双指擦拭剑身,闪电突然亮起,剑身熠熠,“你到底经历了什么?那张燕不过十七八岁,也是你的徒弟?”

    提枪、奔跑,童渊脸色肃容,闪电又是一亮,那枪尖在雨中光华大涨,“不过教了几招,算不上弟子。便是一年比一年……”

    “且慢!”

    蔡怒突然大喊,王越提剑一转,将枪尖磕开去,随后扫了眼停下来的童渊,笑道:“年轻人,既然你见多识广,昔日窦大将军与诸多贤臣兵败,于都亭被枭首示众,可曾知道?”

    蔡怒呼吸一滞,想起叔父荀昱死在那场兵变上,料想着对方应该是见过亡父才认出了自己,微微捏紧了拳头,随后不动声色地朝着身后四人瞥了眼,“王京师,今日既然侥幸相遇,可否指点我这四个护卫一番?让他们见识见识剑法便好,还请王京师不吝赐教。”

    “避而不答,便是记得了……过来吧。”

    王越朝着童渊抬了抬下巴,“我剑好,你又奔波劳顿,先休息一下。对了,虽说什么枪都一样……枪呢?”

    那四名护卫有些迟疑地望向蔡怒,蔡怒点点头,“不可多得的机会。王京师指点晚辈,绝不会伤尔等性命。”

    “那是自然。一起上吧。”

    王越提了提剑,瞥了眼蔡怒,眼眉戏谑道:“老夫若是没想错,你应当没练过武。武至化境,早已融会贯通,与几个后生晚辈过招,还不足以影响了状态……出刀……雄付,你也继续说。”

    那单手提剑、气定神闲的姿态哪里又像是年老色衰的样子,蔡怒有些担忧地望了眼童渊,想不通他究竟是怎么想的,那边童渊退到一旁,“让子龙背着磨枪呢……日子每况愈下,越来越难过,家人、弟子,后生晚辈,总有人死于非命。恰好遇到个年轻人,想做事,便也定下了老而弥坚的想法……每每思及他的言行,更觉发人深省。那人你应当也听说过,刘正刘德然。”

    王越提剑舞个不停,原本还一招之内就能打掉一名护卫手中的环首刀,待得几招之后,倒也和四个护卫一同缠斗起来,却也显得闲庭信步,游刃有余,“数十年不见,你我也就只能谈谈这耳熟能详的人了……自然知道,圣上钦赐‘诗好’二字,卢尚书也为他爹服心丧。刀再往下……果然是断天刀!子才那厮竟然将刀法都教出去了?都是那刘德然的功劳?据说此子昔日故安颇有壮举,此次黄巾之乱能够平定,此人功不可没,对病者心中所想乃至为宛城百姓留下血泪,道听途说也不知准与不准。”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虽说妙手而得,脾气比谁都臭,子才却是被骂得一声不吭……这四句,厉害吧?”

    “厉害!可是……骂?枉为人子啊!”

    中兴剑在手中如臂使指,手腕旋转、抖动,那四名护卫在他身边游走进攻,却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与老人角力,都是刚碰到中兴剑,便被王越卸力推了出去,王越还有空说话,“子才没一刀劈了他?”

    “打不过……我大徒弟被他结义二弟一招打晕,他结义三弟也能和子才拼上几招,他比他二弟三弟都要厉害。何况是外甥,总不能真拼了性命。想来……你我也打不过。而且子才怕读书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记得你也怕,又有武功又有学识的人,就更应该怕了。”

    “呵,道德败坏的读书人罢了……你竟然也认同!这便是你会来此的原因吗!看剑!”

    雷声轰鸣,长剑破雨而出,蔡怒望着四把飞出去的环首刀张着嘴说不出话来,完全没想到以往颇为悍勇的护卫竟然连对方一招都撑不下来。

    “不用捡了。这断天刀练得实在蹩脚,看着不顺眼。你们还是赤手空拳,老夫先帮你们理顺下盘功夫。哪里痛就是哪步走的不对。”

    王越笑了笑,提剑前刺,身躯腾挪间继续道:“我怕的人多了。如今我什么人都怕,方才就说发泄一下,便是想找你这个老匹夫诉诉衷肠。只不过……当真有这么强?我没记错的话,你看似温温吞吞,见了谁都是一副前辈高人的姿态和和气气,真能打得你心服口服的人好像不多。”

    “倒也未曾和他交手……就是在想,你说他那天在故安,为什么区区八个人,会冲向五万多人?”

    童渊望了眼河流上游出现的一条竹排船,看着上面几名身穿襜褕,举手投足气质不凡的老人,连船夫都看着颇为英武,“还有那司马叔异……路上听闻,便是他的死,让陛下取消了部分进贡?”

    “自愧气度不如?呵……进贡之事止不住的。前几天南宫火灾,便是十常侍自己放的……隔几年便来那么一次,修葺宫殿自然要花钱,顺带着再换换布局样式,哪里都能抠出捞钱的点子来。司马叔异等若白死……你不是还活着吗?黄巾之乱你都没死,如今幽州冀州完全是你自找麻烦……再者,我讨厌不肖子孙,敢骂自家舅父,毫无礼法,你竟也跟着为老不尊。”

    王越抬剑连拍,那四名护卫在他剑下如同孩童一般毫无还手之力,看他气息平稳的模样,蔡怒便知道对方未尽全力,想着童渊这一路舟车劳顿身体困乏,心中便沉了沉,只觉得这林水秀美的苑内比外面凶险百倍。

    与此同时,对面小道上出现几道或是身穿铠甲,或是襜褕着身的人影,竹排已经停到了河畔,远处也还有几张竹排顺流而下,遥遥呼喊着什么。

    “我来。”

    童渊扫了一眼那些人,提枪上前,雷雨中与王越站成一团,两人招招致命,倒像是玩闹一般打斗着,叮叮当当中,童渊还在开口,“礼法?混迹朝堂倒也学起这些了。童某只知道城外毫无礼法的人这么多,倒也不见你去阻拦!”

    长枪一抖,刺破雨水直刺王越咽喉,中兴剑嗡然作响,抵住枪尖,王越眉头一挑,“老夫想帮,但是还不够。”

    号角声突然遥遥传来,童渊呼吸一滞,望了眼过去,那自小道过来的人中有个身着铠甲的矮个子男子神色大骇,“进攻?!他们疯了?!”

    “孟德……不,公伟,那些骑兵与你有旧,你去拦住赵延!公熙,你是执金吾,你也去!”

    早已上了岸的司徒袁隗喊了一声,那边调任为光禄大夫的朱儁与执金吾袁滂急忙带人过去,曹操神色一暗,暗自捏着拳头,随后在孙坚的勾肩搭背中笑了笑,看向王越与童渊的战斗。

    袁隗没有亲自过去,王越领会过来对方的谨慎,“滋!”的一声,长剑划拉着枪尖,自枪身一路向前,“这样也还不够!”

    “那怎么才够!”

    蔡怒的一声“小心”中,童渊扭头抬枪,却是将留手的王越拍了出去。

    王越捂着胸口轻咳一声,脸色肃然,望望逐渐围拢过来的众人,又望望自林子里逃过来的几名百姓,提剑向前,“他们的命还在!谁都威胁不到!”

    “百万黑山如今已经围拢雒阳!朝歌、中牟、密县!还不够?!”

    “叮叮”脆响,枪尖与长剑接连碰撞,众目睽睽之下,两位老人狂奔腾挪,童渊枪势凶猛,发带突然一松,须发飞扬,长枪如蛇般弯曲,风啸中刺向王越。

    但气势凶猛,反倒让不少人警惕起来,尤其是童渊口中提到的几个城池都已入司隶边境,不止袁隗,不少人神色希冀地望向王越,希望王越杀了贼人,还有人交头接耳,身后便有随从属下急忙跑下去。

    童渊话语刚落,一股寒意便自蔡怒的脚心传到头顶,童渊一向嘴严,这时候竟然当着这么多达官贵人的面将事情抖了出来,他浑身徒然间沁出冷汗,却也不敢轻举妄动,尤其是袁隗几人暗自将目光扫向他,窃窃私语中还连连点头,让他一时更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好几次了!新招式?怪不得用新枪,枪杆挺软!”

    王越提剑接连阻绝着枪尖刺向自己,肃容大喝道:“可是不够!真的还不够!”

    长枪攻势愈发急迅刚猛,狂风暴雨一般,一旁有人不由夸赞“好枪法!”,也有一名男子大喊道:“好剑法!”

    “哈哈,玄德谬赞!你既然习剑,便好好看着老夫与绿林之中素有‘枪神散人’名号的雄付公对决!”

    王越大笑起来,中兴剑如同芭蕉一般四平八稳地接收着长枪的攻势。

    “温县、偃师、河阳、平县呢!”

    这四个城池,与洛阳不足两百里,此时外围拢过来的人越来越多,不少人听得童渊的话脸色愈发阴沉,身边的人便去的更多了一些。

    “不够!老夫说了!他们的命还没被威胁到!”

    “那怎么才够!我们是来请命的!不是来造反的!”

    “轰!”

    雷声滚滚,兵器敲击声震荡着每个人的内心,不少人沉浸在两位老人疯狂而狠辣的对攻中,目瞪口呆,也有护卫随从脸色骇然,下意识地将身边的重要官员保护了起来。

    “都不够!”

    长剑猛地将长枪磕开,王越后退一步,深吸了一口气,捂着胸口又咳了一声,望向蔡怒,“放弃吧,没人够。活着就好。运气好,也能遇到几年太平盛世。至少不能这样,趁着朝堂空虚,便乘人之危。你们这样只会让圣上痛恨,让十常侍痛恨。请命是好事,但你们听听那边过来的惨叫声,请命能得到什么?请命什么都得不到!”

    “不试试怎么知道?法不责众,一个两个没用,那成百上千,成千上万呢?”

    童渊抖枪,目光通红,“你这老匹夫,什么时候这么迂腐了?”

    “我迂腐?”

    王越扫视一圈,望了望一旁脸色发白的史阿,想着这一战也算惊世骇俗了,平日里也不曾出剑,这天下谁还知道他的剑是用来杀敌的?

    他有心感谢童渊,想了想,摇头笑道,“老了……啧,这雨太大,还是早点打完,与我一同去喝姜汤吧。年老色衰,禁不起这么折腾了。呵呵,还得请袁司徒与诸位一同赏老夫一个薄面。”

    一旁不少人发出应和,袁隗等人倒也没有回应。

    曹操左右望望,大笑道:“能与二位英雄一起,人生幸事!”

    孙坚也笑起来,“此言不假!”

    刘备斜了眼两人,笑道:“刘某恭敬不如从命,此时便祝王京师得胜而归!”

    “呵呵,想在这老匹夫手中得胜难,但尽兴容易!”

    中兴剑一提,老人没听到袁隗的应答右手微微抖了抖,脸上笑道:“其实我也有一新招!杀人的招!”

    童渊披头散发,突然望了眼方才来时的路,听着那边的仓皇叫声逐渐涌过来,目光掠过一抹复杂难言的光泽,随后咬着牙低喝一声,““我也还有!””

    两人向前,枪尖与长剑在雷声中带起风声。

    随后长枪脱手飞刺,王越脸色一肃,用力一磕,便见那长枪旋转中又被童渊抓在手里甩动起来,枪如飞龙在天,杀意凛然,恍若二十年前巅峰一击,他浑身战栗,激动地笑,提剑刺向童渊以求破招。

    随后,那长剑止不住地穿过衣服、血肉,一刺到底。

    “轰!”

    雷声嗡然,大地震荡。

    所有人愣在原地。

    王越瞠目结舌,蓦地松手,便见童渊拄枪跪倒在地,笑着抬头,“以我之死,够了吗?”

    “你……”

    王越张了张嘴,目光通红。

    “王兄……我家子龙对天发过誓,这辈子要为苍生社稷不死不休。他这几日看着自家师父与贼人同流合污,便有些失了方向。渊……渊虽明白我等与黑山军只是暂时联手……但做师父的,总也想让他知道,师父不是不择手段,便是报国无门……黑山军既然有心,也暂时被蔡公子得到控制……那便跟着黑山军一同请命……呵,总有可怜人,将歃血为盟当真的……”

    童渊吸着气,血水自嘴里疯狂涌出来,“你既然无心救人,那便……咳咳,别怪渊心狠手辣,留你这伯牙独活于世……王、王兄,渊只能如此,才对得起‘蓬莱枪神散人’的称号,也算为我绿林好汉做个表率……”

    “你……何苦啊!何苦啊!”

    王越痛哭流涕。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嘛……”

    童渊望向袁隗,望向曹操,望向那些在他眼中的达官贵人,笑道:“这番话乃卢尚书弟子刘正刘德然所言……今日草民不才,送与诸位……草、草民……真是来请命的。还请诸位高抬贵手,放过我等百姓吧……十常侍,该死啊!”

    “德然兄?!”

    曹操与孙坚对视一眼,神色微凛。

    刘备骤然一脸骇然,提剑大喝道:“住口!老匹夫!临死还要诬陷我家德然!”

    袁隗几人纷纷变色,望着童渊跪倒在地,暗自思量着这四句话的真伪。

    童渊笑起来,血水模糊了下颚,声音开始虚弱,“诬陷?童某行事光明磊落,哪里成了贼人?又哪里需要诬陷?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童、童某不才,今日死谏,还请……咳,诸位出手,诛杀十常侍!”

    “师父接枪!”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咆哮,涯角枪稳稳插在身边,童渊望了一眼暗沉沉的涯角枪。

    还记得这枪是昔日师父传下来的,当初还发誓往后必定不让它蒙尘……应当,也算没有蒙尘吧?

    往后……便也传给小徒弟了。

    他想着,有些吃力地右手撑地扭过身,张着嘴感觉血水堵住了咽喉,勉强笑道:“子龙,保、保重……”

    左手颤巍巍地提起来,童渊低头,望着中兴剑的玉质剑首、金质剑格,缓缓将剑抽了出来,剑尖脱离身体,身体晃了晃,染血的剑在身旁晃动,“中、中兴……好、好啊……”

    眼前一黑,他倒了下去,目光还望着手中的中兴宝剑。

    耳畔模模糊糊听到有人大喊:“师父——!”

    身体被手触碰,随后便感觉天地突然一静。

    雷声轰鸣中,雨势更大了。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