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二四章 薪火相传(一)
    “说!谁派你们来的?是不是司徒袁隗让你们来的……狗东西,还敢嘴硬,给我抽!”

    “邓太尉与豫州刺史王允给了你什么好处?竟敢聚众过来闹事9敢威逼圣上谋害亲人!你是不是党人?娘的,敢吐老子,活腻了你!”

    “幽州人?消息是不是从涿郡来的?卢植卢子干对吧?他勾结黑山贼企图谋逆?说!放心大胆地说!你只要说了,赵中郎将必有重赏!陛下也会赏你!封你大官,让你子孙无……你才不得好死!老子这就剁了你!”

    一入二月,春雨便多了起来,此时正值绵绵细雨,雒阳城外军士集结,百姓围拢,正中间一根根血迹斑斑的木桩旁积了不少尸体,木桩上绑着百姓,军士三五成群地围拢在一起,正手持武器对着那些百姓严刑逼供。

    “是十常侍让我来的!他们说自己没卵,早就羞愧得想死了!哈哈哈!”

    “呸!你们这些猪狗不如的畜生!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谋害忠良,颠倒是非,助纣为虐,尔等终有一日不得好死——!”

    “诸位将军,可怜可怜我吧……呜呜呜,我真的饿坏了,我爹还……啊!我不想说谎,说了回去之后就一定会死,会死的……啊!痛!别抽了!求求你们……我只想要有个好日子啊,呜呜呜……”

    那些被缚的百姓,有人大笑不止,有人破口大骂,也有人痛哭流涕,随后在话语中丢了性命,木桩被其他“同党”接替,此外,也总有几个百姓忍不住刑罚,或是本身就别有用心的,哭喊着,应和着。

    “啊啊啊……别打了!别打了!我认了!是!就是何大将军叫我干的!就是他!他伙同三公,想要谋逆!”

    “对,就是皇甫嵩9有刘焉、王允、徐璆、贾琮、龚景……这些刺史州牧,他们合伙起来,勾结黑山贼,想要谋朝篡位!”

    “没错!那刘正和太守公孙瓒早就勾结乌桓鲜卑,企图谋反,那首《木兰辞》就是戏耍圣上的反诗!其实都是卢植和荀爽出的主意!这次卢植回去幽州,就是打算伙同那些汉室宗亲还有士人谋逆造……呃!”

    然而那些人总是说了一半,突然便有弓箭、长矛飞射而出,取了他们的性命,或是有人暴喝着跳出来,有的侥幸突破杀了那些搬弄是非的人,有的却也死在刀剑之下。

    这样的事情很多,围绕城墙边上,还有局部冲突在发生,朝廷军兵戈森寒,杀声震天,风扫落叶般将百姓冲得七零八落,随后暴乱被镇压下来,尸横遍野,严刑逼供的事情便继续发生着,一摞摞有关非阉党官员的罪状被整理起来朝着城内送进去。

    赵云甚至看到了一名山寨同僚,此前提前过来探路,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竟然被抓住绑在木桩上,正有士卒对着那同僚喊道:“张燕在哪里!张燕……”

    “呸!你们这群龟孙子!敢杀我兄……”

    指甲突然被连根拔起,鲜血淋漓,那人咬着牙目光血红,“你们等着吧!我等黑山军必当让圣上杀了你们这群狗官!盟主一定会为我报仇!”

    “还敢嘴硬!供出张燕的位置!我告诉你,只要你供出他的位置,赏金千两,老子都没这么好的机会……娘的,你说不说?!你是不是他的心腹?他是不是与何大将军勾结,还与朱儁、皇甫嵩、卢植、刘焉勾结起来?他们其实都勾结你们这些黄巾贼的余孽对吧?你说出来,就有好日子过!比他张燕好过百倍!说!他们是不是谋逆!”

    “谋逆你娘!他们就是要你全家女眷罢了,哈哈哈,他们准备把你全家女眷放在床上……”环首刀缓缓入了小腹,那同僚“呃——!”了一阵,突然咬住那凑近的士卒的鼻子,使劲咬着,随后被一刀了结,又被那士卒乱刀剁了。

    那士卒满身都是血,鼻头都烂了,瞪大了眼睛凶神恶煞地扫视着叫嚷的人群,随后伸手一指,“你,就你!给我过来!”

    人群惊慌退散,随后一名妇人被推了出去,空隙间还能看到那妇人怀里抱着婴儿,而那士卒已经迎了上去,赵云捏着涯角枪想要上前——事实上他为了上前已经努力了很久,但身后平汉牢牢拽着他的臂膀,没多久,他眼睁睁地看着那婴儿被摔在地上,哭声在长矛的尖刺下戛然而止,而那妇人疯了似的朝着士卒冲过去:“孩子!我的孩子!杀了你们,杀了你们这群王八蛋……”

    妇人惨死矛下,令得群情激奋,人群开始朝着前方涌动,有结阵的士卒冲过来杀人,血流成河,人群溃散,赵云也被拉了回去。

    一路上赵云红着眼默不作声。他知道自己无能为力,就算救了也是杯水车薪,眼下更应该等着张燕集结人手,抱成一团,但……

    真的他娘的好想杀人啊!

    两人回到一片林子附近,马车旁,蔡怒正跟一个小厮打扮的人在交流。

    “好,我明白简先生的意思了。你让凤儿姐注意隐蔽……顺便,别让邹姑娘胡来了……毕竟是东家弟子,注意分寸……真要拦不住,你让南郭兄和凤儿姐以我的名义管教她……对,打吧。没事,呵,我上面不是也有简先生嘛……去吧,注意安全,记得这里的事情不可为就不要为,性命要紧。”

    那小厮与士仁步履匆匆地离开,赵云望了眼蔡怒,与童渊以及十来名护卫说着所见所闻,平汉走到蔡怒身边,望望左右,“朝堂情况如何?”

    这一个半月,他们化整为零分兵行动,虽说偶尔也能从路人口中打听到什么,多半却是只言片语,这时算是目睹了整个过程,也知道他们做的事情反倒被阉党利用起来,平汉不免担心朝堂上那些忠臣义士因为此事被阉党赶尽杀绝。

    虽说他打听到的情况中,这帮阉党军士威逼利诱已经有大半个月,皇帝却也还没有做决定,但早在半月前,来到雒阳城外的百姓已经破万,朝廷军驱赶了几次,甚至严刑逼供杀了不少人,人数却反倒越来越多,朝着两万涨幅,在这样的情况下,皇帝的态度就至关重要了,便是稍微有一丝动摇,想要安抚百姓,他们也会容易很多。

    “听说皇帝发脾气了。”

    蔡怒望着雒阳城,目光隐晦间带着一抹担忧,“说是一帮刁民胆敢以性命威胁他杀十常侍,那么改天是不是要威胁他杀家人,甚至要他自杀……”

    “自杀最好,一了百了。”

    平汉笑了笑,目光却微微眯起,“百姓没用,上面的人呢?我还听到何进的名讳了,这帮人这么胆大包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都敢这么说?就不怕何进以大将军的名义领兵过来报复?”

    “报复什么,皇帝前几天下旨,封了赵忠平贼中郎将,其他任何人不准插手……何进如今闭门不出。圆滑着呢。他肯定知道,这事情他要是插手进去,必然被士族宗亲奉为头领,届时便会被阉党拼着两败俱伤,将他也拉下来,还不如由着阉党胡来,顺带着也能从阉党那里捞点好处。我还听说,中常侍郭胜昔日于何皇后入掖庭晋封贵人一事有恩,去求了何皇后,何皇后让他不要出手……”

    蔡怒目视那些威逼利诱的场面,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随即话锋一转,沉声道:“如今这事情就是笔糊涂账。朝堂上两边肯定在骂来骂去,可生杀予夺都在皇帝,他不将这些‘自以为是’的百姓放在眼里,臣子们哪里敢插手赵忠平‘贼’。而且……”

    又有几名妇孺在混乱中倒在血泊里,甚至有士卒抢了几个妇人带回营寨,他眼眉跳了跳,“前几天邓太尉其实也出手了,带着人过来阻拦过,不过被赵忠羞辱了一番赶了回去,邓太尉还扬言告到皇帝面前,听说去了一次,回来就病倒了……呵。臣子要皇帝勤于政务,十常侍却能讨好皇帝让他享乐,皇帝想要享乐,没朝士族下手已经不错了。”

    “更别提百姓,其实骂十常侍贪,也就是说皇帝贪……再这么下去,咱们要么前功尽弃,要么爆发战事……”

    平汉咧嘴一笑,目光却变得森冷,只是他倒也微不可查地瞥了眼蔡怒,单凭知悉皇后一事,只怕这蔡怒皇宫内院都有人,而这么推论,便是说刘公子的人脉已经深入后宫之中了?

    “可能吧……如果我没料错,只怕赵忠这么做,是因为已经找到我们的人作为内应,料想着能将黑山军一网打尽。要不然没人会这么疯。黑山军明面上宣称近百万人过来,再有百姓在城内外发生混乱,如今皇甫将军又抽调了大军驻扎长安抵御凉州反贼,兵力明显不足……”

    蔡怒扫视周围,叹了口气,“这几天我们得小心一点了。”

    平汉嗤笑一声,“可能他们真的蠢呢。”

    “敢将所有与朝堂士人有关的人事物全都污蔑一遍,你觉得他们真的不怕推着士族与我们联合一起攻打雒阳?”

    “或许,他们恃宠而骄,又以为咱们的百万人是虚张声势?”

    平汉朝着人群抬了抬下巴,“毕竟这里只有两万人左右。要不……”

    “你想逼一逼?”

    蔡怒脸色一凛。

    虽然整个计划他都有参与进去,但徒然间说出这番话来,还是令他心惊肉跳。

    事实上选在二月到达雒阳,原本就是他有意为之。

    二月头几天便是寒食、清明两节。

    这段时间,于汉民而言,具有特殊的意义。

    寒食节辞旧火迎新火,原本就代表着百姓想要新年有好的兆头,与此同时,却也是祭奠忠孝两全的介之推的日子,这段时间内,百姓为国为民的情绪会涨到最高点。

    而清明祭祖悼念亡者,因为近几年的炎凉世态,总有人亲人枉死,同样也会在百姓心中埋下厌恶、仇视朝廷的种子。

    原本做出请命的打算,也是因为这段时间最容易引起百姓的共鸣造势,但如果真的要动兵戈逼迫皇帝诛杀十常侍,蔡怒无法想象,一旦在黑山军的带动下令得百姓跟着参与到攻陷雒阳周边城池的战事中,到时候那些百姓是否还能遏制住报复的想法,假如控制不住,只怕这天下又会爆发起一场堪比黄巾之乱的**,甚至于令得朝廷直接易主……

    “大哥也会同意的。”

    平汉又环顾了一圈,随后望着远处过来的张燕杨凤等二十余人,眼眸中寒光凌厉,“既然他们这么看不起我等,总要让他们领教领教。我在想,或许于朝廷而言,我等请命终究弱了一些,只有拿起武器,他们才会以为我们不是任人宰割的畜生。”

    蔡怒捏紧了拳头没有说话,此时的他哪里还能保持平日里的和光同尘,脸色无比紧张,目光也望向过来的张燕,希冀着对方能做出更加合理的判断。

    也在这时,他心中突然一突,随后大喝道:“小心!”

    视野之中,就见离张燕等人不远处的人群中,突然有不少人齐齐将目光望向张燕,随后有人掏出弓箭,或是捏着武器跟上,这边平汉已经冲了出去,大喊道:“罗市!”

    “笃!”

    一枚弓箭突然自平汉腰腹擦过,钉在身旁的马车上,蔡怒大惊失色,随即被童渊拉上了马车,由一众护卫保护着进入林子。

    另一边,张燕杨凤罗市等人在平汉奔跑的瞬间就心生警惕,没敢回头,但刚跑了两步,身边的不少兄弟突然中箭倒在地上,雷公为了推开杨凤手臂也挨了一箭,随后众人便也就近跑入了人群中。

    异变发生的片刻,除了知情人,人群几乎没有人发现情况,也在张燕杨凤等人朝着人群奔跑的同时,那些人在弓箭并未取得重大战果后,紧跟着奔跑起来,口中还在大喊道:“但凡抓住反贼者,赏金一千!赵中郎将亲自帮你买官!关内侯、刺史郡守任你挑选!”

    但那声音终究被淹没在徒然间爆发的尖叫声中。

    人群在弓箭射出的刹那间便开始混乱,各自逃窜、推搡、躲避……惨叫声、尖叫声、唾骂声几乎在那一瞬间爆发出来无比巨大的声浪。

    张燕在抱头鼠窜、迎面而来的人群中几乎寸步难行,每一步都有人朝着他的前后左右涌过来,他被推搡着东倒西歪,勉强站稳,好不容易拔出腰间的环首刀,那刀却被挤得掉落在地。

    他有心捡起,身后突然有个男人尖叫着跌倒在他身上,他被推着向前,压着一名大汉栽倒在地,感觉两人中间隔着什么。

    低头看了一眼,一把刀嵌进了大汉的肚皮上,他抬起头,那大汉突然大喊:“找到……”

    后背一沉,张燕被人踩了一脚,他看着身下的大汉涨红了脸,咬着牙伸手拿着对方的刀又死命绞了绞,随后持刀推开仓皇跑过来的百姓站起,望着身边稀疏不少的空间,见得不少面孔陌生的武者左右扫视后定格在他身上,他黑着脸抽出背后的长枪,有些紧张地大喊道:“某乃黑山军张燕!今日为民请命,请圣上诛杀十常侍9请诸位助我一……”

    眼前箭矢飞掠,他猛地低头随着人流跑动起来。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