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二二章 歃血为盟
    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非黑即白的事情,何况公孙瓒似乎隐藏的不错,在早上刘纬台送药拜访时,刘正能够看到刘纬台的好感度在“5”,虽然不多,却也表示公孙瓒藏得住心事,应该没有与身边兄弟乱说。

    这就表示可以迂回,至少让公孙瓒身边的人都对自己有好感,往后说不定就能带着公孙瓒也对自己亲善起来,便是不能,这些情分在往后也绝对会给自己带来些帮助。

    刘正也是一时糊涂,觉得公孙瓒身为一方太守,位高权重,手下人马也多,看到公孙瓒过半百的负好感度,就觉得对方一定会打压自己,但事实上别说公孙瓒,连他自己手底下的人都鱼龙混杂,除却一众心腹,其他人未必没有主见。在自己算得上涿县豪强的情况下,公孙瓒要稳住涿县和手下人心,绝对不可能凭着一己之私任性而为。

    这个道理算是浅显易懂,刘正确是如今才发现自己偶尔还用“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角度看待事物,要不是从公孙瓒和刘纬台的好感度中悟出来,他还没发现作为上位者,利益、情分之间的权衡绝不能以自己的主观想法决定,还是要以大局来考虑。

    毕竟他想过好日子,总不可能说带着大家一起斗争下去,除非麻烦找上门,要不然还是以和为贵来的好。

    便如同卢植所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他从当初懵懵懂懂一路走过来,好的坏的都看到过,不管旁人如何,他能够拉拢一部分人,甚至得曹操帮助,除了系统,想来那番以往令自己都有些虚荣的大义之言还是起作用的。

    如今看来,应该是宛城一事让自己过于敏感,一看到负好感度就想着抹杀掉,但事实上负好感度完全可以当做警戒,而人心难测,除非万不得已,倒不如与人为善,慢慢感化。

    以往倒也有“我的朋友都得我保护,我的敌人都死于我手”的价值观,善与恶的判定在内心却过于依赖系统,这时领会过来,刘正便也放下了芥蒂,在感谢刘纬台援助的同时,也拜托李彦对那五十余人进行教导,甚至看到随着耿秋伊李氏过来的钱灵溪时,都变得自然许多。

    刘正这番心境上的改变耿秋伊李氏等人看不透彻,只是觉得他受了伤还在大家面前嬉皮笑脸,有些心疼,钱灵溪的心情更不必说。

    她如今能在农庄吃好喝好,说到底还是受到刘正的庇护,刘正对她一直很好,朱明也说那天鲍家的事情,刘正是在听了她的遭遇后就立马想着解决此事。诚然可能只是很小一部分的原因,但她还是很感动。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不该怪刘正,或许更应该怪命不好,可家人枉死,她却在仇人身边过活,昨夜那狼牙棒砸下去的一瞬间,她后来回想甚至有些心有余悸,而并非酣畅淋漓,这时听着刘正让耿秋伊好好照顾受了惊吓的她,她的心情更是复杂,便也托辞出门,随后走到桃园内,跪倒在周宇墓前。

    钱灵溪以往就时常会过来这里,当初周宇回来与她道了歉,她便也冰释前嫌,还认了周宇当哥哥,照顾了周宇一段时间,此后周宇病重,她心情复杂,到得对方将死之际,终究没忍住,问了对方对于兄长枉死的想法。

    那日周宇笑容释然,表情平淡,也许是自知要死了,那几天周宇的精神一直诡异的很好,还一直积极乐观地说着一些针对病痛的症状描述以及感想,而即便当时要死了,对方得知自己难以释怀,也是笑着开口:“灵溪,哥哥笨,不知道怎么说……嗯,其实哥哥心里也不痛快。当初诱开你,就想着杀了主公一了百了。如今……呵呵,也有这样的想法……因为必须有,父母兄妹,血脉相连,如果真的不介意,那就是哥哥六亲不认,枉为人子。”

    “可是……我兄长不会喜欢看到我活在仇恨里……哈哈,这个说法自然也是一厢情愿,说到底就是怕死,想自己活得好一点。我说怕死,你可能不信,哥哥我当初冲向那五万人,战神也似,竟然怕死?可我真的怕……我不仅怕我死,也怕东家死,怕主公死,甚至怕你死,怕我周姓子孙一个都不剩了……我那阵子在故安就在想,我大汉竟然乱成这样,反贼竟然有这么多,五万中大部分绝对是吃不饱穿不暖的人,那天下人呢?”

    “哈哈,哥哥一个粗人,说这话也是在故安被影响了,你别介意。咱们啊,都是小人物,不用去想什么大义,私仇要报,一定要报,可……既然主公要为万世开太平,而且真的做了,为了让我们这样的可怜人少一些,我们要不要等一等?等他变坏了,等他不为天下考虑了……我知道你忍不住,也等不起,其实我也忍不住……你这样想,形势比人强,你得蛰伏,你得收集他的罪状,然后等哪天他笑得最高兴的时候,将他的所有东西都给摧毁,让他也尝尝一无所有的感觉。而在此之前,让他替你,替你的后代做事恕罪。而且他还不知情,等到被你报复成功,那场面定然酣畅淋漓。这样一想,是不是感觉心里痛快了一些?”

    “是不是感觉有些残忍?哈哈,哥哥我不是好人,以往跟着东家,欺男霸女恃强凌弱,私底下也不是没做过。你啊,别多想……如今不错了,活着呢。那就好好活着,要报仇,哥哥支持你。不过不许滥杀无辜,就只针对主公一人。你既然成了我妹妹,这话一定要听。往后也替哥哥活下去。如果……嘿嘿,能说服未来的夫君有一个子嗣姓周就更好了……我想你说了,朱统领会愿意的,哈哈,一众兄弟都知道朱统领之心了……”

    那天说到后来,周宇已经有些神志不清,最后倒也哭了起来,“灵溪啊,可没人知道哥哥的心意啊……其实我不想做你哥哥……我喜欢你……也不是,应该说,我喜欢女人,很多漂亮又没有归属的女人,原本我还想着凭借‘后神将’的名头娶妻纳妾、荣华富贵呢,可这就是命……这世道,谁他妈是好人啊……报仇,报吧,一定要报……老子死了,管你们这么多,都他妈统统去死……等等,还是活着吧……那样才遭罪!哈哈……霍奴兄弟,老子来了……”

    钱灵溪想着最后周宇满脸泪痕,笑容凝住,僵硬在床上的画面,捂着胸口脑袋磕在地上,低声痛哭道:“周哥哥!妾身,妾身好难过啊……爹……娘……女儿不孝,女儿不孝啊……”

    那身影单薄孤寂,随后不久,倒也被找过来的耿秋伊扶了起来。

    耿秋伊抱着她走到角落,用力抱着,最后自己却也哭了。

    ……

    耿秋伊走之前,说了见过蔡孰的事情,刘正倒也没想到两人竟然会见面,还为了名单的事情特意商量了一番。

    这是个好兆头,起码后院和谐,没有互相刁难,刘正心中的愧疚感便也淡了一些,想着蔡孰装模作样的场面,也觉得有趣,甚至期盼着未来打趣一下。

    而耿秋伊提到的农庄发展,刘正其实也知道个大概。

    如今农庄已经步入正轨,有蔡予在,又有简雍远程把控,他就是个外行,插不上手,这几个月更多时候也是在跟着李成朱明熟悉情况,了解内里的运作模式,然后尝试着依照他前世那点微末的道听途说,给给意见。

    当然,听到手头上有两千余人分散各地,刘正还是挺开心的。不过开心过后,却也知道这个数据有些理想化。毕竟除了农庄内的人算是真正意义上招募的,其他地方或多或少都有地方豪强势力参与,利益驱使之下,也难说这两千余人真的会跟他一条路走到黑。

    事实上昨夜那番对于人头的厚葬举动,刘正也是想看看流言之下,有颜家带头,有多少人会被公孙瓒吸引过去。

    农庄毕竟属于重中之重,能够剔除掉一部分别有用心的人,便是有所损伤,刘正也乐意看到,而他会向卢植说出断了公孙瓒双臂的狠话,也是因为名单中几个人如果依附公孙瓒,再有蔡予安插人手,运作一番,绝对能够让公孙瓒吃不了兜着走——至少公孙瓒带过来扎根涿县的那些外来势力,绝对会被踢出去。

    只是既然卢植解围,刘正现在又自觉领悟了与人为善、和气生财的道理,倒也没有多余的想法,便也只打算顺手安插几个人进去。

    此外,说起来,张轲最近不过来,也不光是刘正向卢植所说的为了农庄的事情,自打公孙瓒来之后,刘正就让张轲对自己远离了一下。张轲亲不亲善公孙瓒刘正倒也不怎么知情,但他知道张轲如今明里暗里在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成为随时可能晋升为太常的刘焉心腹。

    这事情看似很难,但位处涿县的费氏也算一个突破口,一俟刘焉他日过去益州,费氏也定然会过去,而张轲也已经做好了随时弃官跟随的打算。

    关乎农庄,刘正也就重视一下然后就抛之不顾,毕竟蔡予在,刘正相信这个未来流传千古的人物在蔡孰的面子下绝对会帮自己稳住,至于其中争斗相比较而言也不过是小打小闹,在刘正看来,甚至还不如耿秋伊与蔡孰的会面来得意义深刻。

    而益州的计划,他虽然放在心里,但那终究是长远之计,急不了。

    此时最让他在意的,还要算张燕的事情。

    之前倒也没有想过,但真正牵连到这件事情之后,刘正很紧张,一整天心跳都很快。

    而且,他胡思乱想中发现自己一直漏掉了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

    如果张燕成功,十常侍覆灭,士人上位后操持天下,那么演义路线真的还有吗?天下真的还不能太平?

    他如今毫无意外地已经改变了很多。

    卢植赢了广宗之战,董卓没有出场,听雒阳来信说,这胖子似乎如今要领兵去攻打凉州反贼了……

    刘备没有结义,却是混得风生水起,如今也在朝堂上成为议郎……

    公孙瓒成为诸侯讨伐董卓之前的经历,刘正倒也不熟悉,但总觉得也改变了一些。

    更不要说张机、夏侯盛、荀氏一大堆人,明显人生轨迹也发生了一定变化。

    虽然在系统看来,这些改变似乎都说不上重大,以至于没有给出奖励,但卢植好歹是真的人生轨迹变了,黄巾之乱也提前结束,系统却仍旧没有给出奖励,这时候刘正难免对系统存疑,更是觉得自己这只蝴蝶扑腾翅膀的微风已经化为了飓风。

    如果硬要解释,可能卢植以退为进帮自己担下恶名,也算得上按照演义的进程在黄巾之乱中一无所获,但这是否说明,演义路线只是一个大概的框架,事实上在细节之中也能改变,时间提前或者提后,又或者能将其中的某些人提前清出场,用其他人代替?

    如果刘正没记错的话,张燕因为黑山军的关系,按照原来的历史,本来就得到了招安,还被封了大官,但这次成功后呢?

    如果还是群雄逐鹿,张燕的黑山军会更加庞大,名声也更像是未来的一方诸侯。

    而士人上位,刘备凭借卢植的功劳与面子,也更能得到重用,到时候绝对不会如同演义一样狼狈。

    那如果还按照演义路线发展下去,其中有刘备参与的几次事件,刘备……有这么衰吗?

    至少刘正绝不相信。

    对方这一次黄巾之乱中彰显的能力算得上将帅之才,也配得上卢植门生的名号,早已受士人推崇,在这样的情况下,刘备绝对不可能还混不出头。

    何况刘备的人生轨迹已经被自己改变,那么未来几次原本刘备该当主角的战役之内,想必未来就算存在,刘备也不会变成最重要的人物了,或者程度上会发生变化,从重要战役变成不重要的了……

    而结合关羽张飞未改变的人生进度来看,刘正发现好像自己会变成刘备去参加这些战役……

    可他能改变啊。

    之间他就发现了这个问题,重要历史只不过系统不能改变,他是能改变的,那为什么关羽张飞的进度没有直接化为100%?

    这根本就是相悖的,刘备的进度都改变了,而关羽张飞跟着他混,竟然只是改变了一小部分的进度,难不成系统以为他白痴,还会去走一样的路?

    那根本不可能。

    这让他总觉得系统……不成熟。

    而就算不提这些,如今刘正单纯想要天下太平,也想要那些事件不再发生,那怎么做才能让全天下所有人的进度都改变?

    似乎……张燕的事件就可以算得上一次重大事件?

    他也算参与其中,而且,不管成或败,造成的影响必定算得上源远流长,他不相信这件事情不会让演义中的重要人物发生改变,绝对有人会因为张燕的事件改变想法和经历,而蝴蝶效应之下,怎么可能人生经历一成不变。

    不过如今系统提示不提示倒也无所谓了,至少刘正已经对系统没了新鲜感,比起想要参与群雄逐鹿一逞雄风,现如今,他确确实实更希望国泰民安。

    而系统的提示,也不过是让他更加有底气一些罢了。

    总而言之,他已经意识到,如果一切真的都要按照演义发展下去,而他偏偏是那个能够改变的因素,刘正觉得自己有必要试一试,将那些系统无法更改的重大事件全部改变,甚至抹去。

    是的,他觉得自己得试一试。

    而张燕的事情,真的让他好期待……

    ……

    也在这天刘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属于方城地界的山寨里,张燕、平汉、罗市、杨凤、雷公、眭固、童渊、蔡怒……

    近百名各方统领以及重要人士,同时割破手指,在嘴唇一划,朝着祭坛叩拜。

    最前方的张燕挺直后背,一张尚显青嫩的脸无比郑重,身躯微微战栗,带着颤抖的高亢声音在山谷荡起。

    “某黑山军张燕,愿以羸弱之躯,代天下苍生向陛下请命!清君侧,止乱世j天后土,日月为鉴!不死不休!”

    “某黑山军平汉……”

    “某黑山军李大目……”

    “某黑山军司隶……”

    近百人齐声高喊,随后不久,整片山谷所有人高声喊了起来。

    名叫赵云随着师父一起隐姓埋名为赵龙的年轻人背着涯角枪跪在人群边缘,红着脸也在随着自家师父和蔡大公子高声大喊,“某汉民赵龙赵子云,愿以羸弱之躯,代天下苍生向陛下请命……日月为鉴,不死不休!”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