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二零章 门当户对
    出了门,听着卢植与候在门外的张机说着什么,公孙瓒心神激荡,嘱托公孙越好好照顾庄内时,目视桃园深处几人挖坑的身影,又扫视一座座黑暗中显得凄冷的墓碑,寒风中不由身躯颤栗了几下。

    他没想到这次过来竟然会有这么大的收获。

    现在卢植透了底,结合诸多蛛丝马迹,他能够明白那些黑山贼到底要做什么。

    事实上卢植说的话他未必全信,但至少明白卢植有心保下刘正,也想叫他不要掺和到刘正的事情上。

    他表了态,自然会做到,可想想卢植带着几名护卫孤身过来涿县,又不可能利用卢氏去传播关乎十常侍的流言,一想到此事刘正肯定参与其中,或许就是主导也说不定,公孙瓒甚至觉得卢植疯了,竟然铤而走险与贼人为伍,就不怕那帮贼人被朝廷稍加利诱就分崩离析,反过来卖了他们?

    而德然……

    他望望那个草屋,捏紧了拳头。

    你这厮毫无立场可言,为了目的剑走偏锋,忠奸不分,仰仗着老师的疼爱就敢胡作非为……但愿你不会连老师都害了,要不然休怪某剁了你全庄上下!

    他脸色阴沉,由公孙越陪着走出桃园,见刘纬台望着一旁的马厩,皱眉望过去,便听得公孙越揶揄道:“仲书兄是不是看上了?”

    “又不是白马。”

    刘纬台撇撇嘴,却仍旧目不转睛地端详着青云。

    “你就嘴硬吧。若是真有这种龙驹,某家敢保证你能让我大哥建立一个黑马义从。”

    公孙越笑了笑,见公孙瓒凝眉凑上去打量青云,急忙摸了摸有些躁动不安的青云额头,笑道:“大哥小心。青云有些怕生,叫起来那声音别提多响了。你若真想要这等龙驹,德然兄会相马,他日你将咱们那些马都拉过来,让他给你物色物色,说不定咱们还真有看走眼的时候……嘿,你不知道,青云便是德然兄自驽马中相中的,越此前听说那原主得知消息后,不知道有多懊悔……想想当初他们看不起我等的嘴脸,恨不能亲眼所见啊!”

    “德然……相马?”

    公孙瓒愣了愣,随即转身道:“宝马难寻,真要走眼,那也是我等运气使然……府上还有事务,为兄先回去了。仲书,你带人在此照看,有事招呼我。元正,文常,你二人随我回去。”

    公孙越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虽说觉得公孙瓒这番话挺豁达,也在理,但对方爱马也是出了名的,有宝马就等于在战场上多了几分生存的机会,此时竟然直接认命,怎么看都像是不想欠刘正恩情。

    他微微心情复杂,随即便自认是想多了,笑着替公孙瓒牵过马,一番道别后,还不忘嘱咐公孙瓒让公孙范多来逛逛,听听卢植教诲。

    公孙瓒应了几句,随后与文则严纲纵马而去,到得府门前,倒也看到张飞李成等人的身影,看起来像是在商量如何布防,还有人从庄外陆续而来。

    张飞李成过来打过招呼,寒暄几句,公孙瓒点头告别,待得到了杳无人烟的路上,公孙瓒想着事情放慢速度,名叫严纲字文常的大汉追上去笑道:“主公,严某还是头一次来啊。那李成与他身边的文丑打探的时候遥遥见过,其余人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这一见……哈哈。”

    笑容戏谑,一旁名叫文则字元正的年轻人便也讥嘲道:“你这厮笑什么?莫非觉得人名不副实?要不要让主公引荐你去那里打一场?”

    “他日有了兴趣,倒也可以过去耍耍。如今正值主公统御涿郡事务之际,严某哪里有空?便是觉得,果真是机缘造英雄。一群刚到弱冠,乳臭未干的年轻人,竟然也能有此盛名。还有那黑山贼张燕……哈,真不知道这天下是怎么了。”

    文则不服气道:“怎么,看不起我等?年轻人怎么了,照样打得你满地找牙!”

    “能打有什么用?还不是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万事万物能脱离这等规矩?天天逞凶斗勇,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人砍了头。如今不就被张燕三个人打得吐了血。”

    严纲冷哼一声,“匹夫之勇,难成大器,竟然拖到此时还不想着归附主公求条明路,简直是有眼无珠。”

    “这话在理!”

    文则赞同道:“主公,你除了让仲书兄守卫庄子,什么吩咐都没有,难不成与子干公私谈也没旁敲侧击说过此事?”

    公孙瓒回过神,笑了笑,“德然与我同出老师门下,若不是守孝,你以为他们不会有点成就?怎么到了你们口中,一定要依附于我?”

    “可那颜家蔡家不是都有人依附于你?你那师弟莫非待在庄内还不知局势?为何不顺水推舟让那农庄直接为你所用?正好也解了你招募郡兵还有上供朝堂的燃眉之急……那五百万钱付出去,咱们存库可不多了,不可能真自己掏腰包吧?肯定是要在他们这些地方豪强中着手。都是自己人,他才更应当配合嘛。”

    严纲说着,文则也附和道:“还有那些人,文丑我见过他出手,着实不凡。我听闻他素来有凌云之志,武艺与童雄付也有些关系。那可是不可多得的良将。说不定主公一说就会过来,还有其他人……”

    “你别忘了,他与颜良才最是亲近,而颜良如今在南阳。”

    公孙瓒莞尔道:“再者,德然与平汉两败俱伤。你说我要不要当着老师的面逼着他不守孝,到我手下做事?”

    文则惊呼道:“平汉?!主公,你那师弟与平汉两败俱伤?”

    严纲也愕然道:“是他跟着张燕过来的?他们过来干什么?”

    “正是平汉……他们过来找死的!”

    公孙瓒啐骂一声舒缓着无法还击的烦闷,心中更是迫切了几分。

    卢植参与,这事他不管,但样子还是要做的,而且朝廷那边皇帝要造西园,关乎供奉也催的急,少不了得在郡内运作运作,征税征粮征兵……有的忙了。

    他想到这里,看看头顶夜空,“元正,等回了城,你去一趟城西见见那颜晔、蔡君方。便说童雄付可能真死了。”

    “什、什么?”

    “若真死了,倒是有点悲凉,英雄老矣,死于贼手……年轻人,怎么样?都说了匹夫之勇没用吧?还是得找个明公辅佐才是正道。”

    “主公千真万确?”

    “不知道,他们说冒充的,但厚葬了。那桃园越是里面身份越高,我看那几个人头便葬得挺深。你就是传个消息,提前让他们知道,算得上仁至义尽,其他不用解释。”

    公孙瓒拉了拉缰绳,沉声道:“记得早点回来休息,这几日你们还得忙……回来后通知子界一声,让他给我备些人,我准备明早动身去见见刘刺史,看看这次能拨多少钱粮招人。”

    “主公要对张燕杨凤他们动手?”

    严纲语调凝重。

    “不,北上打击鲜卑。”

    严纲一愣,“这时候?辽西过来的消息,没说宗族受他们侵扰啊。如今你刚上任,而且杨凤……”

    “张燕杨凤已经势成,怎么打?万一他们要连成一片,涿郡毗邻冀州,我还能活?便是借着鲜卑南下上去避避风头。杀个黑山贼,兴许还得被人追杀,可杀鲜卑,你觉得会怎么样……尽兴才好,憋着多难受!走吧!驾!”

    缰绳一甩,公孙瓒纵马飞奔。

    严纲反应过来,大笑道:“杀鲜卑为天下人敬仰!哈哈!主公等我,严某能去吗……”

    马蹄声急促,说笑声荡开在天地间。

    随后不久,文则便也传了消息,颜晔送了客,望望临近子正的天色,凝眉想了想,披了件裘衣,挑灯朝着隔壁院子摸过去。

    隔壁住的是颜家耆老颜升字公嗣,比颜晔还大一辈,算是颜家老一辈中最说得上话的其中之一,此前得知颜家惹恼了刘正,家主要坐镇琅琊,自然不会过来,老人被选中作为代表,其实对刘正胡搅蛮缠也颇有微词,但形势比人强,而且颜家在涿县的生意也发展的不错,他也只能过来,但道了歉后,事实上私下里对刘正,甚至是对童渊李彦也没什么好话。

    之前天气冷下来,其余耆老倒也回去琅琊继续坐镇家中生意,颜升扭伤了脚,便留在涿县避避风雪,准备等开了春再回去。

    这时知道童渊疑似身死,老人神色一凛,望望颜晔,“你的意思?”

    “二叔,我便是让你来做主的。我问了,太守走的时候在挖,几个木盒罢了,这时候估计都下葬了……他们说假,我等总不能刨出来验验吧?而且阿雨在,真要不是,那不是让我等自己丢了颜面,还可能再被那刘德然污蔑。”

    颜晔苦笑,“我如今就怕家里那些人多嘴……问题雄付兄他们被张燕扣住,谁能联系上?一拖下去,也不用管是与不是了,流言蜚语就能让两边乱起来。”

    “阿雨姐妹情深,子才也是,真要是雄付,定然会找上门来寄信徐州。那人头应当真是假的。不过,太守告诉我等……”

    颜升一脸皱纹皱得更近了,突然问道:“你说那刘德然至今没与太守提过兼并的事情是为何?”

    “自立呗。太守与他也是同窗,那卢子干在,想来也不可能真正闹翻。”

    颜晔答道,见颜升脸色严肃,会意过来,脸色凝重:“二叔的意思是……”

    “咱们当初过来,是因为刘刺史的照拂……可不是他刘德然。他当初南下不归,我颜氏可在此出了不少力,结果一回来,没点鼓励也就算了,还不顾阿雨颜面,污蔑我等,妄图毁我颜氏根基……太守不好开口直接要,可既然说了此事,定然也知道我等这些外来户在涿县根基尚浅,不受人待见。只怕,他是要让我等知道这消息的利弊,要让我等权衡轻重了。”

    颜升目光望向颜晔,沉声道,“要是你,你选哪边?”

    颜晔眉头一挑,“我去找蔡君方商量商量?”

    “决定了?”

    “良禽择木而栖嘛。有阿雨在,还有小良和子才,咱们过去太守那边,要闹起来,也是他刘德然怪罪太守挖人墙根了。可我等算是两边都照顾好了,此举于我颜家只有利没有弊。至于昔日颜家在庄内冒犯他们,雄付都被牵连进去了,他还能对咱们有什么话说?”

    颜升脸色凝重,随后点头,“去吧。”

    颜晔点头便告辞出门,随后左右望望,熄了灯火,在夜色中飞快前行。

    没过多久,他来到一处院落前,敲了敲门,好半晌后有个人影开门,却没有点灯。

    两人默不作声地进了房间,前方那个身穿黑色斗篷的人挪开床榻,又掀开床下的铁盖,两人自密道进去,灯火亮起来,那身穿斗篷的人举着油灯一边走一边打了个哈欠,“我说颜叔,大半夜的你闹什么?”

    颜晔停下脚步,望向尽头的灯火,笑道:“我便不进去了,还请张公子告知蔡姑娘,机会来了。”

    “嗯?”

    卢俭怔了怔。

    颜晔笑着说完事情始末,“洗一洗吧。将脏东西都洗出去……”

    卢俭挑了挑眉,“黑山贼张燕上门让刘公子受伤了?”

    “此事老夫也不知情,你们自己去打听。老夫时间不多,这便过去找马骆……呵,此事做完,老夫可不欠宪和和张县令什么了……还请诸位对我几位新交的朋友手下留情,让老夫也能心安理得地回去琅琊。”

    颜晔拱了拱手,笑道:“近来多谢诸位,也多谢蔡姑娘照拂。如今老夫既然看清了犬子德行,异日若能让他改邪归正,从善如流,老夫定然再来涿县重谢。”

    “颜叔客气,待得你离开之前,我等会奉上整卷《尚书》,还有蔡姐姐亲自注解。”

    卢俭笑了笑,颜晔一脸惊喜,道谢一番,随后卢俭便送他出了门。

    待得复原床榻的机关,随后绕道后院自地窖穿过另一条密道,正在屋内刺绣的阳氏看了一眼,笑道:“这么晚了,子德还有空过来?”

    “没办法,有人上门了。幸好你们还在。”

    卢俭望了眼阳氏身边正在伏案书写着什么的荀术,坐到望着他的蔡孰对面,笑道:“蔡姐姐,那方帕上颜晔的名字可以划掉了。”

    “大半夜的什么事情这么急?”

    蔡孰从案几暗格里拿出一块方帕,正是当初刘正给她的,她在上面划掉颜晔的名字,凝眉道:“颜家动了……那整个方帕都能用掉了?”

    “或许吧。就是张燕上门,拿着疑似雄付公的人头上门,随后德然兄重伤,他们也逃了。”

    卢俭拉下蒙面笑容玩味。

    蔡孰动作一滞,阳氏突然被针扎了手,允着手指表情凝重,口齿不清道:“雄付公?那我家夫君呢?”

    “不知道……”

    卢俭一想也是,童渊蔡怒几人在一起,就算冒充,也不可能只有一个,这时问道:“要不要我过去问问,了解事情全部?”

    “娘,不必多问。既然是假,难不成爹的还能是真的?”

    荀术停下笔,明明才十三岁,但那脸色却颇为沉稳,“张燕来此应当是德然叔的事情成了。两败俱伤,便是以进为退之策,诱的是心怀不轨之人……这事情类似的,爹与叔父此前不是议过了?假人头想来也别有深意。如今德然叔的事情没闹到人尽皆知,伤势准是得到控制了,我等不用担心。”

    “你又知道了。人头人头,说着不怕啊?呸呸呸,不吉利的话都给我吐掉……这大过年的。”

    阳氏抬起手指没好气地点了下荀术的脑袋,随后皱眉望望门外,“此时文若那边想来也有人过去支会。事情缘由,他未必不清楚。”

    “他不过来通知,便是不想我等插手……能在他眼皮子底下抄录竹简送人已经不容易,妾身便不多问了。”

    蔡孰长吐出一口气,目光却依旧蕴着隐忧,“做好名单的事情就好……唔,农庄要有所损伤,嫂嫂有没有兴致……”

    “你别问我。我家可没什么人,问你二嫂才……”

    见蔡孰目光望向荀术,阳氏剜了眼过去,“傻丫头,你醒醒吧。”

    她扭头牵过荀术,没好气道:“小术,走,去睡了。这姑姑不认也罢。”

    “我便是看两眼,嫂嫂你再陪我一会儿嘛,妾身睡不着。”

    蔡孰目光幽怨,扭头望向卢俭,“你要不要……过去见见你爹?”

    那方才一闪而逝的神色着实惊艳,卢俭心跳加速了几下,随即扶着案几起身笑道:“以往天天见,说起来今年还真是头一次一个人过年……不过爹不找我,我便不找上去了,以免暴露……呵呵,此前县衙晚宴喝多了,卢某告辞,这便继续回去睡了。”

    他朝着阳氏行了行礼,随即自密道出去。

    阳氏目送着卢俭的身影消失,扭头凑过去低声道:“女荀……嫂嫂多嘴一句,要不然,你不要抛头露面了?日久生情啊……何况你这家世,与他门当户对……”

    “嫂嫂……”

    蔡孰起身挽住阳氏,一脸羞恼,阳氏没好气地点了点蔡孰的额头,见荀术在一旁嬉皮笑脸,抬手一拉,“你别笑。你要是敢学着你姑母,他日为了儿女私情不顾礼法,看为娘不打断你的腿!”

    “嫂嫂……”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