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一九章 卢植心声
    刘正这番话明目张胆,也是因为卢植的好感度一直都在80。

    当初在府门口那番大逆不道的言辞都没让对方动摇,刘正如今也有心试探出卢植对于自己的一些想法。

    两月以来,刘正从没谈起刘备,卢植却也默契,即便雒阳那边偶尔有来信,卢植也只不过谈及一些家中境况或是雒阳趣闻,对刘备的动向却是讳莫如深。

    今天大年初一,寻常人家只怕都已经回家祭祖,可刘备不回来,卢植竟然也不问缘由。

    要说卢植没有知道些什么,刘正绝不相信,便也透露自己对公孙瓒的看法,而老人想来也能通过自己的态度,以及昔日公孙瓒与刘备的情分,推导出自己与刘备也不对付。

    这种不仁不义的观点,只能让对方猜。

    刘正也是怕了,昔日发生在刘始身上的事情终究影响到他,即便卢植眼见不凡,心胸也能容常人所不能容,但刘正也怕直言不讳以至于对方翻脸不认人,亦或郁郁寡欢——不过说还是要说的。他倒也发现卢植对他视若己出,一些想法心态便是说了,对方也会按照自身逻辑循循善诱,而不会憋在心里胡思乱想。

    卢植闻言愣了片刻,听着远处脚步声接近,拍了拍他的手,哭笑不得道:“你啊,总是口口声声说些大逆不道的话吓唬为师。表决心,说想法……欺负为师雨露均沾?往后啊,话不用说太满。记得,福兮祸兮,相依相存。人生不如意的事情多了,与人为善,相互提携才是道理……”

    “老师!德然……”

    门外公孙瓒快步进来,卢植望过去,笑道:“精诚所至,方能金石为开。”

    公孙瓒怔了怔,一张颇为稳重成熟的脸凝了凝后转瞬关心道:“德然,为兄方到才知道你受伤了,听说还吐了血?可有医师看过?”

    “让伯珪兄担忧了。仲景在此,正又怎么可能有事。”

    刘正微笑答道,心中古怪卢植最后一句话说完,对方的负好感度竟然减了10……

    张机平日里也会去县城帮人看看病,一向有些名声,又有公孙越公孙续在此,公孙瓒自然知道张机的医术,便也点点头,找了个坐垫跪坐下来,双手靠近火盆烘着,疑惑道:“老师,怎么回事?听说是黑色军张燕上门?学生也是昨日知情,冀州贼首张牛角**天前攻打瘿陶身死殒命,遗命真定贼褚燕改姓统领,那张燕不趁着此时稳定人心,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为师怎会知道。那三人闹得庄内不得安宁,好在被德然打发了。只是不好再追。”

    卢植摇摇头,提点道:“你初任太守,还是以维稳为主,切莫为了兄弟义气,招惹那些贼人。”

    他望望刘正,“德然也是这个意思。你那些白马义从都是家兵,来之不易。既然德然这里没有损伤,你便先放一放此事。”

    “德然都被人找上门来了,我怎能袖手旁观。”

    说话间深深地看了眼刘正,见刘正表情不变,公孙瓒宽厚身躯挺了挺,一脸惭愧道:“只是这次老师不说,学生也要对不起德然了。其实刘刺史早有命令,要彻查幽州各方贼人动向,我麾下那些家兵都已经派出去了,还真是有心无力。”

    卢植与刘正对视一眼,“怎么回事?能说吗?”

    “还不是十常侍的事情。”

    公孙瓒点头,脸色难看,“如今整个幽州都在传关乎十常侍及其家眷贪赃枉法的事情,便是涿郡之内,各地县令县长送上来的文书,十之**都是此事。还说在城内看到过贼首的身影,关乎十常侍,就是他们派人传出去的。老师是不知道,学生上任半月有余,连那些县令县长的脸都还没记住,可幽州冀州一众贼首的名字差不多都背下来了。”

    卢植莞尔一笑,沉吟道:“刘刺史废史立牧的事情还没落下来,如今抗贼便只能靠你这些家兵……你万万不可冲动。这浑水可以趟,不过还是以招安为主。他们若不听,你只要上报朝廷,让朝廷定夺。”

    他说完疑惑道:“他们不是贼人吗?宣扬中常侍的罪行干什么?可有什么密报?”

    “学生以为是效仿张角,蛊惑百姓以期自用。刘刺史也这么觉得,还叫我招募兵马,以防不测。”

    公孙瓒微不可查地望了眼刘正,“听说他们还在与各方势力沟通,具体做什么还不知情……可老师也知道,十常侍能只手遮天,终归是……咳,或许与称制有关。这事,我去雒阳的时候也听说过一些,老师应当知道。”

    “出了门外,连那句话前面的也不要说。慎言。”

    卢植郑重其事地嘱咐道,随后煞有其事地眉头紧皱,叹道:“若真是如此,大汉有难啊……”

    “可不是吗。光是黑山贼就有五十万,这几日说不定还在吸纳百姓。”

    公孙瓒扫了眼刘正,苦笑道:“学生偶尔想想,这烂摊子还真不该上手。还不如在辽东打狄人来得轻松,脑子都不用动。”

    似乎是因为刚刚耗费了不少精力,又受了内伤,刘正有些困乏,眼皮微微打架,这时想了想,插嘴道:“伯珪兄,关乎贼人,正若有什么能帮衬的,你只管说。”

    “你便安心养伤。”

    公孙瓒摆摆手,随即却也话锋一转,“只是,德然可知,他们千里迢迢自冀州过来找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刚刚被卢植三言两语岔开张燕找上门来的话题,公孙瓒哪里肯甘心。

    事实上他谈及黑色军的事情时几次三番留意刘正,也是想从刘正的表情中看出他与张燕是否有勾结,甚至参与此事。

    毕竟,他此前去雒阳,可是听到不少有关对方在南阳的传闻,自刘备处听到的消息更是有些匪夷所思甚至骇人听闻。

    公孙瓒至今不敢相信以往敦厚的小师弟突然变得如此陌生,但这十几天内得到的消息,对方还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便是手底下的那个农庄还有与涿县县令的关系,就让他颇为吃惊,跟别提张燕三人就敢肆无忌惮地过来会见对方,怎么看都像是有些猫腻。

    “我也不知道。拿了几个人头吓唬我,说是要给程志远讨公道……庄内大部分人都吓坏了,我看他话里有话,以免惹人非议,便也只能让人散了。此后与那平汉打了一架,算是两败俱伤。”

    刘正眼睛睁睁闭闭,心中极其透亮,脸上苦笑道:“那几个人头倒也并非别人,是我童舅父还有庄内干活的几个心腹手下,此前被我派出去做生意了,结果后来盗匪作乱,一时间也联系不上。也不知道对方哪里知道的,砍了几个看上去差不多的来冒充。呵,其中还有张曼成的。此事,老师可以作证。”

    公孙瓒脸色早已变了,平汉他并不是没有听说,刘正竟然能与平汉对打,顿时让他心中一凛,“冒充?”

    “许是想让我等以为人在他那里,好让德然投鼠忌器,乃至于留条人脉……这事也说不好,还得查一查。你便安心,有为师在,绝不会让德然再受那些流言蜚语困扰,也不会让那帮贼人利用德然。他既然累了,便让他先休息。”

    卢植帮刘正提了提被子,起身道:“我等出去聊。”

    “也好。劳烦老师招待。伯珪兄,正多有不便,失礼。”

    刘正也是真的困了,却也嘱咐道:“伯珪兄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一定要说。我那农庄,也并非……”

    “行了,不过就是打探消息的途径。伯珪几个结义兄弟中也有从商的,又有太守的身份,还真差你区区一个农庄的人脉?”

    卢植拿过一只火把引了火,引着公孙瓒出门,笑着关门道:“你先睡会儿,等等仲景来了为师再问问他要不要你起来。”

    房门被关上,刘正愣了愣,拉着被子到头顶,咕哝道:“可他毕竟是官,好感度还-60,偷偷摸摸打听又不直接问,还不准我一个老百姓多想啊……”

    门外,手中火把被公孙瓒接过,卢植留意到候在小道上的不少人,哭笑不得道:“用得着如此大动干戈?”

    “老师住在这里,还是张燕偷袭,学生怎能怠慢?”

    公孙瓒朝候在一旁的公孙越招招手,公孙越此时正抱着睡过去的公孙续,凑过来便也询问道:“大哥,要不要把小续接回去?”

    “不用。既然睡着了,带他回屋吧。我明天抽空再过来看他。”

    公孙瓒摇头,见公孙越迟疑,笑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往后难说不会有贼人上门,我会让仲书带着五十人守在此处,小续留在此处比我那里安全。”

    他望向卢植,“只是还得老师与德然说项,往后让他家人出门带上我的人。学生毕竟是涿郡太守,有学生的人保护,便是有人想要为非作歹,也肯定要顾忌学生的面子。再者,我等在边塞与狄人对战惯了,论起杀人,比寻常武夫还是要擅长一些的。”

    “有心了。”

    颔首示意公孙越离去,卢植笑着理了理公孙瓒的衣襟,“说项什么?难不成德然还会以为你别有用心?”

    他顿了顿,“当着为师的面,还说这种生分话。没听德然受了伤还心心念念要帮你?”

    “学生自然听到。只是,若是玄德,我也不必如此了……”

    公孙瓒扶过卢植,见卢植指了指一旁的草屋,便也走过去,眼角余光却也瞥到桃园深处有几个人在挖坑,一旁还有几个木盒摆放。

    他微微眉头一挑,嘴上继续道:“可德然如今这能耐着实让学生傻眼,老师以为我能泰然接受?没觉得他被人借尸还魂,还能让续儿和子度留在此处,已经是学生胆大妄为。”

    “哈哈,也是。便是连为师都想不到德然能如此。”

    卢植笑着进了草屋,公孙瓒引着火把引燃火盆,随后便也关上门,与卢植跪坐到床榻上,“老师可有考考德然?他此番虽是厚积薄发,可心性却着实单纯。”

    “何以见得?”

    卢植面不改色,摊开被褥塞到案几下,公孙瓒接过便也随意地坐下来,捂了捂脚,干笑道:“学生此次于雒阳涿县走一趟,可听说过不少关乎德然的事情。此前没时间说,当着德然的面也不好说,如今却也想和老师说道说道。”

    他回忆了一下,“那次我过去雒阳,德然那诗文得士人赞赏,也被不少阉党怀恨在心,故安一战确实不凡,可也冲动,再有那南阳之事……想来老师比我清楚。学生以为,德然那几个月,便像是突然变了模样,争名夺利,逞凶斗勇,甚至八个人都敢上去,若非赢了,可着实会让人以为是个草包蠢货……”

    “何况,据说他与贼人也有染。便是关乎张曼成的事先不提,如今被冀州黑山贼找上门来,总要让人有所猜忌……学生觉得,德然就像……呃,就像被关了许久的笼中鸟,甫一脱困,便想着一鸣惊人,结果飞得高了,摔得也着实惨痛。”

    “有理有据。”

    卢植点头道,“以结果来看,你这番推论可谓透彻。不过……”

    公孙瓒心中一动,“请老师指点。”

    “事情我便不提了。你与傅南容同奉逯乡侯为师,又有玄德在雒阳,宛城之事,你当知晓内情。而故安之事,乃至引发故安的诱因,便是连为师都在涿县听说过,想必你也知道。”

    卢植目光明亮,公孙瓒倒也坦然点头,随后便听得卢植沉声道:“为师便说说我的想法……若真正说起,德然昔日于你我心中的印象,都不过是那个不善言辞的孩子。若非他突然名声鹊起,你我可会亲近?不要说亲近是害他,德然昔日于楼桑村身受伤寒困顿,乃至楼桑村覆灭,如此时候,你我可知情?”

    公孙瓒怔了怔,卢植目光沉沉地望了眼草屋墙壁,那方向是刘始墓地所在,“元起兄心怀大汉,有心光宗耀祖,此事为师知情。昔日元起兄对玄德、德然一视同仁,但他毕竟并非儒学大家,教育起来难免有失偏驳。玄德那秉性,你我都知道,德然默不作声,却也不代表不会想,甚至……不说话的人,可能比一般人还要想的多。”

    公孙瓒肃容点头。

    “此后为师给他木牍,有心让他过来充当军师,可你也知道,那军师之位,被玄德得了,玄德此后也借着战功与为师的器重扶摇直上……也是因此,德然反倒因祸得福,认识二位兄弟,乃至于招兵买马要成就一番事业。”

    卢植脸色郑重,“此后变故,依你的想法,是没错。可他会不会是憋久了……为师说这一点,也是要告诉你,你的想法,毕竟来源于传闻,是他人之口,而为师这两个月是陪在德然身边的。”

    公孙瓒肃容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不错。”

    卢植点头,“虽说这番话,也是为师猜想,但为师活到如今,虽不如那些大儒慧眼识人,想要看出点什么,也并非难事。”

    他斟酌了一下用词,脸色沉重,“德然重名重利,这毋庸置疑。便是你我被人追捧,心中定然也会窃喜。都是凡人,这些私心自然能有,重要的也是凌驾于这些私心的东西。此前德然破程志远部曲,为师听到过细碎的流言。那日朱统领……便是他庄内护卫之一朱明,带着人跪下发誓,说忠于大汉,忠于德然,求名求利之中不忘大汉,德然做到了。再之后,被张曼成设计,乃至迫于形势低头,他最后还是在朱中郎将面前,与张曼成城下面谈,企图救宛城百姓……他也做到了。只是最后……被为师亲手给毁了。”

    公孙瓒皱眉道:“宛城城下,可没人知道他们说……”

    “你见过血泪吗?你觉得血泪不足以证明他想救百姓?反倒是最后流着血泪说的那番瞎话足以证明他急公好义?”

    卢植目光微红,想起刘正那日被带回来的场面,心中悲恸,再一想自己说这么多话周旋在两个弟子中,企图弟子和睦,更是悲从心来,“张曼成好坏,为师不知道,张燕好坏,为师也不管……德然说杀人便是错,为师觉得有理。你我身为人臣,竟不能为天下苍生谋福利,甚至于逼良为娼,逼人为贼……这便是我等的错啊。”

    见卢植目光越来越红,公孙瓒心有不忍,“老师……”

    “为师此次平定黄巾,岂止杀了宛城十万,可到头来,得到了什么?”

    卢植抬手打断,面容悲戚,“那些名声于我有何意义?为师……不就是想让大汉更好一些?让子孙苍生通通受明君庇护!受贤臣保护!可如今呢?为师徒增杀戮,却一事无成,究竟该如何自处?!”

    “老师切莫伤心,他日复起,你未必不能……”

    “伯珪,你我是等得起,可百姓呢?”

    公孙瓒愣了愣。

    “今日黑山军来,你我忍,明日见了十常侍,你我再忍,他日再出一个黑山军,再出一个十常侍,你我还能忍!可百姓呢?十常侍、黑山军,乃至你我,不就是自百姓中出来的吗?你我可曾护住他们?让他们知道,这天下,还有人臣!还有太平!还有真正国泰安康的好日子!”

    卢植热泪盈眶,语调嘶哑,“为师常常自省,才发现一事无成。伯珪,只有你……算是为师真正的徒弟。因你与昔日刘太守有旧,因你与逯乡侯有旧,也因你一心对抗狄人,身先士卒……便是你颇有学识阅历,为师也想告诉你,此前屠了宛城,镇压黄巾,为师知道不少百姓都有错,可百姓会错,历朝历代,哪次不是你我,乃至……错了。”

    他长吐一口气,正视公孙瓒的眼睛,“德然异军突起,于你我而言,自然会陌生,乃至心生嫉妒,怀疑一二……但为师觉得他心怀大义,走的未尝不是一条路。为师……不管他与玄德如何,那是他家中私事,是个人恩怨。”

    公孙瓒愕然:“老师知道?”

    “若不是血海深仇,玄德何至于连涿县都不敢回?你真以为为师老到痴傻了不成?”

    卢植一脸荒诞地笑起来,擦着眼泪道:“只是为师以为,伯珪,你如今贵为太守,所思所想,可莫要再拘泥偏隅,囿于私情。若真对德然有什么话要说,或是要他帮忙,当面说吧……他虽然冲动,如今不是也有为师在旁?而且德然绝非断情绝义之人,也确确实实想让天下人过好日子。”

    公孙瓒凝望案几,低头沉思。

    卢植吸了口气,“多想想吧。其实……为师觉得以你如今的阅历,为将为县令尚可,为帅为太守还差了点。操持内政,终究非你擅长,还需磨炼……说起来,也是你底子薄,身旁结义兄弟又都出身商贾市井……为师并非瞧不起他们,但耳闻目濡,你那思想也未必不会务实。务实并非坏事,但当了官,未必对百姓是好事。”

    他顿了顿,沉声道:“你啊,还是应该多去杀杀狄人……关乎我大汉之内,为师反倒更担心你异日乱了分寸。如今,放过德然吧……你与他能兄弟齐心最好,便是不能,好歹给为师一个薄面,等他日为师入土为安,你再为了玄德提起此事不迟。”

    “老师教诲,学生回去便好好琢磨。”

    公孙瓒跪坐下来,拱手正色,“不过学生答应你,有生之年,绝不让你门下任何人兄弟阋墙!也定然不会让狄人叫嚣!”

    他跪下磕头,“学生发誓,只要学生在一日,我大汉百姓,绝不会受大汉侵扰!”

    “你有此心便好。”

    卢植起身扶起公孙瓒,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欣慰道:“天色暗了,回去吧。他日多来看看为师……对了,若德然身边已然有人依附你,你便好好照拂一番。不过,事情还是得让为师知道……为师也得帮你劝住德然。此外,往后德然的事情你便不要管了。他那农庄,你也未必不能效仿,此前我来时,还听说狄人入侵,你多加打探,待得涿郡稳妥,说不定还能请命领兵北上,这可比治理涿郡快多了。”

    “学生不才,只是涿县要稳,还得是杨凤那些人……”

    “这事你不用管了。为师服心丧,便真的不用做事了?”

    “老师你……”

    公孙瓒脸色惊骇,见卢植笑而不语,随即恍然大悟,“学生这便告退!德然身边之人,学生也定然会配合处理!”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