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一八章 让招
    夜色浓厚,还起了霜。

    还是那条山道上。

    榻车嘎吱嘎吱地快速行驶在来时的路上。

    歌声不再,只有大口大口的粗重喘气声。

    罗市双手拽着车绊扛在右肩上,奋力奔跑。

    榻车左侧,张燕扛着大斧用手扶着车边插着的木板,吐着舌头也在大步奔跑。

    没多久,他踉跄着跪倒在地,肩上的大斧柄端杵在地上,摸着腰眼上气不接下气地喊道:“我、我不行了,休,休息一下!”

    话音未落,罗市已经一屁股坐倒在地,摸了摸手臂上的绷带,“就、就不该来!你,你个鳖孙……老子的伤口要是流脓……”

    “不是给药了吗!别、别说了!我哪知道他会这么猛……”

    张燕扔掉大斧,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月光下神色说不出来的复杂。

    “你不知道的多着呢。”

    罗市趴到榻车上拿了水囊灌了一口,手背锤了下躺着的平汉,“怎么样?还行吧?”

    “舒坦。”

    平汉仰躺在榻车上一动不动,月光下那脸色极其苍白,但此时笑容却前所未有的满足。

    “疯子!”

    罗市咧了咧嘴,想起平汉和刘正对打的一幕,此时还心有余悸。

    一直以来,他凭着与生俱来的神力没少逞威风,昔日聚啸山林打遍身旁高手,受人吹捧下更是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便是一些技法上超越他的人,他都没怎么放在眼里,直到遇到同样天生神力,并且还举重若轻的平汉。

    在罗市看来,平汉这厮根本就不是人,昔日会取“平汉”这个名字,也是因为一身实力在众人看来冠绝华夏。他当初也不是没有挑战过,结果完全是被追着打,此后便也心服口服,不管外界有什么传言,始终觉得天下勇武第一的名头非平汉莫属。

    结果活了三十来年,竟然有幸看到第二个怪胎,还这么年轻……哦,如果身边这小大哥也算的话,应该是第三个了……

    他忍不住望向平汉身边的狼牙棒,此时那狼牙棒的长柄明显歪了,棒头上的铁刺更是一个不剩,与其说是狼牙棒,反倒不如说是殳更合适。

    而看到狼牙棒,罗市到得如今还满脑子都是叮叮当当的声音回响。

    那几分钟内两人打斗的场面之激烈,他完全难以想象。

    那刘正明明看上去颇为瘦弱,结果一杆长枪舞起来如龙似虎,枪法极其刁钻,而那身神力更是与平汉都旗鼓相当。

    而且,那刘正的长枪也不知道是什么造的,竟然毫无损伤,一身精力更像是完全耗不光,打从一开始,那刘正就以急迅的速度快节奏地与平汉对打,起先平汉还能抵挡得住,甚至是压着那刘正打,但打得后来,高强度的快速战斗终究让平汉体力不支,但那刘正竟然还能硬扞,甚至像是有些不尽兴,扔了长枪还跟自己对上了几个回合。

    要不是平汉又插手上来,罗市知道自己当时仓促对上那毫无章法又显得刁钻的拳法立马就要出丑,而此后平汉与刘正就像是福至心灵一般,完全是在拼命的架势。

    于是,就有了平汉力竭内伤躺在这里的一幕。

    只不过想到刘正最后中了平汉一拳后吐血倒地的画面,罗市也隐隐觉得不对劲。

    方才一步不停地跑了一路就是因为伤了刘正,即便刘正让他们走了,张燕也怕平汉受伤的情况下可能出点意外,这时罗市便也将水囊扔给张燕,疑惑道:“平汉,那厮最后是在让你?”

    “是,也不是。”

    平汉笑容坦然。

    “是苦肉计。”

    张燕喝完水擦了擦嘴角,听到罗市也这么怀疑,也知道自己此前没有看错,刘正确实是卖了个破绽。

    想到这世上竟然有这种猛人,张燕不由苦笑道:“我不是说了有刺客会上门吗?那一拳刘德然挨了,便能示人以弱,兴许能引贼上门。再者,想跟我等毫无瓜葛,总要有个由头吧?如今两败俱伤,给旁人的感觉,也、也算我与他要势不两立了。而平汉受伤,咱们黑色军自然也少不了人忌惮,再有我们运作一下,他的名声又能高出不少。哦,那一拳可能也是不想让我们完全丢了面子……总而言之,他受伤两边其实都不吃亏……”

    “你就是心眼多。”

    罗市撇撇嘴,“我怎么就不信他能想到这么多?”

    “废话,你是猪脑子,跟我们能一样?当头的怎么可能不考虑得失胡来。”

    张燕翻了个白眼,喘着粗气道:“不说其他,光是那农庄不是还有个张曼成的同僚么?哦,这事忘了跟他说了……算了,反正他那庄内都有人离心离德,农庄少不了也有应对。”

    “少来了,又是传名声,又是忘了告诉他,这些你还真打算做啊?”

    “干爷爷屁事!可蔡不夺想要保住一家老小,总会利用上……话说回来,要不是蔡不夺那厮说话好听,也挺聪明的,又有雄付公杨凤张曼成的关系,你以为我至于来见他?叫我拉拢他,他也要有个百八千人,而且不守孝了才行……爷爷我就是说一说心里开心,觉得自己大义加身,怎么,你不服?”

    张燕啐了一声,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倒也语调微微低沉,“就是跟你说明白,让你往后多想想,屁话真多……这次终归不比以前的想法,比招安来得还要凶险,虽说也算富贵险中求,要是真成了,说不定还能名流千古。可万一哪天老子真要是步了先父的后尘,你总……”

    罗市不是滋味地数落道:“哟,这是吃了亏沮丧了?早干嘛去了!多带点人过来,还需要老子在这里当牛做马?去时还‘爷爷’、‘老子’的,平日里让你拿一下斧子也能骂半天,刚刚扛着斧子跑起来比兔子还快。没想到有这一遭吧?”

    “要不是平汉要打熬身体,你以为我不想骑马!叫你干点活废话这么多,信不信回头就砍了你!”

    平汉解围道:“罗市,别闹了。大哥继续说,我想听。”

    “平汉你真扫兴啊!那刘德然跟你这么打不也是教训我来着,你还不让我换个人骂个痛快……”

    “小祖宗,你也有认输的时候!”

    罗市哈哈大笑,觉得有些热,便也敞开衣服来。

    张燕气得将水囊扔了过去,扭头道:“还有那涿郡太守,虽说与他刘德然是同窗,杨凤的探子不是也说他们两没怎么走动吗?还不趁着这机会熟络熟络?示人以弱,能利用的地方多了去了。要不然……就他那枪法和力气,会平白卖个破绽给你,图什么啊?总要有好处才是……娘的,想想那枪真好啊,改天我也找点好好材料做一把,哦,你的狼牙棒回头也重造。”

    “水。”

    平汉说了一声,张燕开了个水囊给他喂水,他喝完笑道:“多谢大哥。不过他那枪能完好无损,许是陨铁也说不定。何况,枪法好才能配好枪,要不然……呵。那就是百鸟朝凤?”

    “应该是。借力打力,生生不息。有点意思吧?此前不是传言他挑战雄付公吗?我也有杀杀他威风,向雄付公多讨几招的意思。这下好了……我估计雄付公这年纪还真打不过他。”

    张燕苦笑着坐到榻车上,拍了拍平汉的手臂,“没事,咱们以后打回来。步战不如就马战,还有机会!”

    “马战……我这身板,打得了吗?”

    平汉叹了口气,“你没听咱们打得时候那园子有马叫吗?听声音便知道应当有些灵性了。我上哪里去找比他好的马?”

    张燕愣了愣,却也知道平汉平素就是步战,这身板加上狼牙棒,还真没几匹好马能够驮得住,却也承诺道:“你放心,等这次事情一成,官位到手,一定帮你找几匹凉州、并州的宝马!”

    “找到再说……其实也挺满足了。”

    平汉咧嘴一笑,“刀神枪神毕竟老了,以往听说并州有个名号虓虎的一手祭祀用的方天画戟舞得举重若轻,同我都是重兵器,觉得兴许能战个痛快,却也没空去寻。这次能遇到刘公子,也算打得尽兴而归……我实话说吧,切磋罢了,输赢也没放心上。若真生死斗,他要是敢强攻,三招之内,他的百鸟朝凤还未成型,我就能取他首级。至于拳法,我皮糙肉厚,不足为虑。”

    话虽这么说,但平汉心中却也明白,如果对方跑动起来,还是胜负难料,而他的年纪毕竟已经三十五了,算是巅峰时期,对方却不过二十出头,待得未来,只怕再也没有机会这么痛快地打一架了。

    “哈!听听!”

    张燕望向罗市。

    罗市翻了个白眼,嘟囔道:“搞得你能赢我一样。”

    他想了想,脸色倒也严肃起来,“你信他说的?就是……你问他跟张曼成的关系,那刘德然说的那番话。”

    “当然信啦。来,你也躺会儿。我估摸着杨凤那边也该来人了,给我个机会表现一下。”

    张燕将大斧放在榻车上,随后拿起车绊,“想做事,而且真的去做,不外乎这些理由。权势名利,原本我倒是信他急功近利,但张曼成一过来,便也不信了。那想来想去,也就为了自己人做点什么了……上不上啊?”

    “你拉你的。我走会儿。”

    罗市推着边沿木板,“可犯不着啊。日子能过不就好了?”

    “谁知道啊。”

    张燕身体前倾,有些吃力地拉着车绊向前,像是想到了什么,却也嗤笑起来,“肯定参杂点其他的原因,谁的目的单纯过?反正如今他说什么就信什么呗,等往后他有实力了,真正结交的时候,以爷爷我这双眼,准能看出好坏……都说钱财迷人眼,位置越高,想的肯定多,其实我也不信他未来不会变……还真来了。哈哈,料事如神吧?”

    前方黑暗中一连串急促马蹄声突然响起,随后便越来越重,那速度倒是罗市心中一凛,“会不会是涿郡太守绕路包抄?”

    “他敢吗?冀州幽州,谁敢得罪咱们?皇甫义真那冀州牧不还得在书信中对咱们好言相劝?”

    张燕不屑一顾,当即招手大喊,远处马蹄声中随即响起杨凤的回应声。

    罗市松了口气,却也撇撇嘴,“说的你好像真统领五十万人一样。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爬……呃,别瞪了,两眼放光了都……对了,我说实话,别管皇甫义真怎么好言相劝,这趟过去雒阳……我心里真没底。”

    “谁都会紧张。”

    平汉笑了笑。

    “对,越大的事情越紧张。总要试试,不可能一直为贼。慢慢劝就好。你放心,那群人依附过来,是想在咱们底下得到好处,可也绝不会没想过出力。这事反正就这么定了,起码,咱们自己人别再多话……”

    罗市还要顶嘴,前方黑暗中响起幽幽的声音,“我想给先父讨个名声。他不是贼。”

    气氛便也沉重起来。

    待得马蹄声靠近,张燕却又立马变得活跃无比。

    ……

    草屋内,张机正坐在床榻边冲着用力过度以至于肌肉拉伤,甚至还有些内伤的刘正针灸,望着刘正袒露的胸口红肿了一大片,偶尔便递上一个“你这身板再这么折腾下去迟早要废”的幽怨眼神,心中却也无奈,刘正此前伤口流脓,伤寒入了肺腑都能安然无恙,只怕这些内伤还真没被他放在心上。

    刘正自然熟视无睹,毕竟当时平汉已经有些力竭,虽然估计错误被打得吐了口血,而且胸口红肿看上去也颇为狰狞,但好歹是有意而为,这时没出什么大问题,又有张机保证不留后遗症,他反而还挺满意现状。

    只是终究为难了家中女眷,看着闻讯后匆忙赶过来的李氏和耿秋伊一脸揪心,刘正颇为不好意思,随后安慰了几句后又嘱咐一番,便假借要商量正事让耿秋伊扶着李氏回去了。

    与此同时,卢植与李彦两人进来,脸色都是一脸复杂。

    李彦惊骇于刘正的实力竟然如此不凡。

    此前两人没有交过手,他起初也只以为刘正昔日挑战童渊是不知天高地厚,原本对方在故安闯出名头,于他而言刘正有几分实力,但只怕还是巧合过多,然而刚刚在桃园外的那一幕,光是打得罗市措手不及的拳法杂乱之中带着本能般的娴熟,这番如同宗师有招化无招的境界就让他颇为吃惊,更别提击败平汉的那身实力,简直深不可测。

    虽说最后的结果有些出乎意料,但李彦浸淫武学几十年,想要看出一些刻意的让招也并非难事,这时便望望刘正,冷不丁地想,对方才二十出头,便有这份心性和能力,若是再过几年……难不成真天下无敌了?

    当然这个天下无敌也就个人,关乎建功立业的战场还得另当别论,可李彦当年就是以个人实力在绿林中闯出名头,自觉便是巅峰时也不如对方,那股英雄迟暮的沧桑感便萦绕心头,难以释怀。

    卢植倒也有这样的情绪,但他毕竟外行,看不懂那一番激烈战斗中的颇多内容,除了觉得自家小徒弟极其厉害以外,反倒是对于最后刘正的突然受伤耿耿于怀。

    刚刚事出突然,还来不及问,这时候他也有心找对方问个明白。

    毕竟按理来说,比武会友也属于娱乐范畴,在守孝期间不容出现,刘正取巧用教训张燕的借口与平汉比试已经有些逾礼,但此后刘正明明打了上风,突然受伤,又让张燕他们先走,如果没有张燕说起庄内有人去外面通风报信,卢植倒也不会想这么多,此时却总觉得刘正在这个时刻受伤,反倒有些刻意,至少……这一番落魄场景,能够给晚些时候会得到消息的人一点想法。

    两人进来,刘正便也问道:“老师,舅父,都安排妥了?”

    “益德阿成已经与朱统领还有樊护卫他们去商量布防的事情了。柯亥也会过去蔡家重点防护。至于不打招呼就出去的人……”

    李彦望了眼卢植,卢植笑容微涩道:“为师的人,去通知伯珪的……平日他们与子度还有续儿有些亲近,此举也是应当。毕竟,你我都可能遭逢刺客,还可能牵连续儿……贵乎真心。”

    卢植知道自己能查出来,却又偏偏多此一举地隐瞒,想来是准备让自己处理得体面一些,刘正便也没有多问,“刺客的话,舅父,近几天你让文丑在农庄多担待吧,刚过了年关,让李大哥多休息……”

    李彦欣慰一笑:“这个你不必管。阿成自有断绝。又不是晚上不回来,哪里会……”

    “子才兄,你便按照德然的吩咐做吧。”

    卢植望向刘正,目光沉重道:“真是故意的?”

    “总不好真让那手下有五六十万的少年郎丢了所有颜面。至于其他的,不知道有没有效,试试总没错。对了,那几个人头……劳烦舅父厚葬,一定要厚葬。就此刻去做,葬在桃园。”

    李彦扫了眼微微叹气的卢植,随即领会过来刘正只怕有什么动作,便也下去了。

    “我去问问拙荆云长文双那边怎么样了。顺便给你熬点夜宵滋补一下。”

    见草屋里只有他们三人,张机急忙拔了银针,找了个理由出去。

    “我还以为是意外。没想到我门下竟然能出一个绝世高手。”

    卢植坐下来帮刘正盖上被子,火光下面容有些沧桑,“这四个人头一厚葬,真真假假便难说了?”

    “哈哈……咳,学生便是时间多,偶尔胡思乱想。其他人可未必会有时间静下心来琢磨。或许真以为是假的人头了。”

    刘正握着卢植的手捂了捂,“老师别多想了。我也就是想找个理由让伯珪兄关心关心。他毕竟是你的学生。这几个月只来了几趟,还来去匆匆的。大过年的,幽州乱,他也不用去京师面圣,咱们多见一面是一面,也好叙叙旧。”

    “那你多来几次。”

    卢植哭笑不得,“胡说八道……成何体统。”

    随后敛容沉声道:“那张燕可不是善类,为师不信他杀的这几个人都是为非作歹的恶人。”

    “我知道。”

    刘正脸色也黯然几分,“既然已经发生了,就只能用厚葬补偿……说得狼心狗肺一点,这天下每时每刻都有人在死,我其实也不可能顾得过来。学生如今也想透彻了,只要我自己的人不滥杀无辜,其他人怎么做我暂时不管。何况如今这个天下还要他们去救,我也得审时度势……未来再看看能不能说服他们,然后大家一起让更多人的日子太平……”

    “为万世开太平?”

    卢植笑起来,这几日他也从颜雨李彦口中知道昔日刘正所说的那番话,这时便也感慨道:“越想越觉得不如你了……哈哈,为师果真老咯。”

    他拍拍刘正的手,“你啊,好好活着,未来熬时间也能熬出头。别心急。”

    “老师过谦,学生不过是偶尔才妙手偶得,你可是当世大儒。”

    刘正笑了笑,门外荡起几声微弱的马蹄声,像是自庄外来的,他望望卢植,笑道:“也不知道伯珪兄有没有给我带点补药。”

    “为师如果没记错,张县令与伯珪过来的次数差不多吧?”

    卢植意味深长道,“今日来了也是匆匆就走,他在干什么?”

    “能干什么……农庄呗。伯珪兄想插手了。”

    刘正笑起来,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心口,“老师,其实我有点怕……黑山军这事我紧张了。”

    “我也紧张。没想到你闹这么大。不过可以试试。”

    卢植顿了顿,笑问道:“方才你也说你管不着……如今还觉得朱公伟做错了吗?”

    “错了就是错了。我承认我也错了。上了战场就是错的……杀人哪里有什么正义可言?”

    刘正脸色一肃,听着远处公孙越的喊声,“除了让大家都太平下来,也让我混个出人头地。如今我只想着保证自己人活得好,至于其他人……老师,别说我不顾旧情……我说实话。皇宫内院尚可兄弟阋墙,伯珪兄若真要将我的心血当他的左膀右臂,我可以给他,但是……他也得自断双臂!”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