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一一章 将就一下
    夜风寒凉,蔡孰跪在墓前,直起腰来,火盆微弱的光耀下,那张稍显青嫩的面颊轮廓分明,发丝微微摇曳,泓眸里火焰不断地燃烧着。

    刘正就坐在坟前,他的身后右侧是书写着刘始名讳的墓碑,左侧是众人一下午为他挖的墓坑,远处有零星的树影婆娑作响。

    他双脚蜷曲拱起,双手随意地搭在膝盖上,那目光却是定格的,嘴唇也在不断张翕,随后双腿前倾,捋着有些厚实的袍摆想要跪下来,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望了眼火盆旁的女子,迟疑着坐了回去。

    嘴唇的确不厚,眉毛的确不粗,下巴左边的痣也真的好淡……

    稍稍的思绪定格之后,蔡孰目光恢复,察觉到对方的动作有些古怪,像是有心正式谈话,却又想摆起架子……毕竟自己是女子,对于对方来说,可能也觉得太过正式显得太把自己当回事,又或是,想要来个下马威,表示农庄的主人终究是他,让身份不明的自己与二位兄长安分一些?

    这番动作终究显得刻意,她猜测着各种可能,觉得这番发现反倒显得自己更加老成,低头抿紧嘴唇忍住笑意,“东家,恕家中二位兄长事务繁忙,未能及时到访。妾身斗胆,便替他们赔个不是。他日待得农庄的事情处理掉一些,我等便带着一众家人正式过来面见东家。”

    “嗯……”

    回复短促,显得心不在焉,蔡孰微微皱眉望了一眼,那目光直直地对过来,随后躲闪着别向一旁,口气局促地补充道:“好……没事的。工作要紧。”

    “多谢东家海涵……”

    寒风一吹,有些冷意,蔡孰眼眸也寒了几分,有些生气。

    刚刚一番猜测,说到底已经透露出对方与昔日记忆中提出男女平等理念的那个人相悖,此时这番对于陌生女子的轻浮,还是在长辈墓前,就更显得表里不一。

    她抿着嘴不说话,低头等着刘正开口,随后却等来了长久的沉默。

    刘正当然不想说话,他这时候只觉得这场面着实荒诞,也着实荒唐。

    他打量着蔡孰的脸,看着那干净的眉宇微微绷紧、收拢,想了许久,终于“呵呵,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东家何故发笑?”

    蔡孰能够感觉到刚刚的沉默中对方的视线定格在自己的脸上有一会儿,这时的口气便更显清冷。

    “哈……咳,我在笑士族表率、朝堂重臣,偏偏教出了两个傻孩子。”

    蔡孰神色徒然间一愕,心跳加速。

    “卢子德以为就他懂豫州话,没错,我不太懂,可有三个字我知道。‘荀姑娘’……公达没少说。”

    刘正抓了一把草梗放进火盆里,笑意十足,眼眸微微迷离,“那段时间,咱们从宛城兜兜转转赶路去豫州,我的心情很不好。三位中郎将简直不可理喻啊,杀了人屠了城,一些达官贵人的家眷却都留下来了。该杀的不杀,不该杀的都死了……什么郭常侍、何大将军,还有一大堆士族缙绅的家眷宗亲,我觉得该死的基本留下来了。公达见我心情不好,想着女人我该有点兴趣,他那段时间也学坏了……哦,给他留点尊严,是因为担心我,想着让我开心起来,然后对着方雪使劲用豫州话比划‘荀姑娘,刘某来见你了’……你说公达傻不傻?”

    蔡孰愣愣无语。

    “所以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困在鸟笼里,总觉得自己学富五车……你说他卢子德傻不傻?”

    目光对向蔡孰,那眼眸中燃着火焰,脸色却慢慢平静下来,“他还说什么机会难得,以为见了你,我会被误导向农庄的事情……豫州话听多了,其实有些口音问题,也不是那么难听出来。张县令对吧?跟我走太近,他想要我跟张县令走远一点,引着别有用心的人站队……可他喊我主公啊,这事不跟我商量,自己来,你说他傻不傻?”

    “……”

    “我恨不得打他几个巴掌让他清醒一下,小孩子就别玩这么过分,万一被我的人宰了怎么办?而且他这么做,好像他最聪明……可我其实有手段知道每一个人对我是否别有用心。只是如今没心情做,又有规矩要守,就只敲打了一遍那三家。往后只要我过去农庄一趟,基本上就没什么事情了……别跪着,你我随意吧。”

    蔡孰回过神,才发觉自己盯了刘正好一会儿,急忙低下头,似乎是离火盆太近的缘故,脸滚烫起来,她咬了咬嘴唇道:“妾、妾身不敢造次。”

    “造次?”

    刘正望了眼墓碑,抬手摸着上面冰凉的刻字,“我都对我爹造了很久的次了……只是没想到啊……卢子德更加造次,竟然想着霸占我未来的妻室,便是假模假样也好。”

    “东、东家还请慎言。”

    “没事,我说过,你听过。没什么外人,畅所欲言嘛。你就当我误会,将就一下。”

    蔡孰用力咬住嘴唇,刘正微微一笑:“你也是。真以为过了一年?对我来说就是四五个月的事情,那声音偶尔我还会想起,一听到你的声音肯定感觉不对劲。那些手段你既然领教过,也受益过,就猜不到我还有其他的手段?我有所怀疑,看一看就好。哈,然后就没什么疑惑了,刚刚看着你的相性,就在想,要不要正式一点,可转念又发现心里觉得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至少,没以前那么迫切与孩子气。”

    相性……还是一贯的新词。

    蔡孰想着。

    刘正抬头望着头顶星河,“而且啊,你想藏,其实我也想藏着你。藏着掖着,还有平平安安的三年可以过,对你我来说都是好事,不用让人威胁逼迫,也不用让感情太过煎熬……只是你蠢就蠢在这里。你都不知道自己比卢子德厉害多少,这时候听他的……你怎么不自己计划一下更好的见面方式?让我什么破绽都不至于发现,此时此刻,你叫我装……你知道吗?巧合的是,我又想起楼桑村的惨案了,刚好没个说话的人,你出现了。我再装就对不起这份巧合……”

    蔡孰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微红,“东家若有什么想说的,妾、妾身荣幸之至。”

    “刘某也感谢蔡姑娘的将就。哈,说正事。庄里有个姑娘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楼桑村的,我刚回来,就发现她恨我。可我下不了决心杀她……你不知道,从宛城到这里,这一路大概三十多次刺杀,粗暴的温和的……颠颠撞撞回到家,其实有时候我也希望凡是恨我的,我都斩草除根。”

    刘正拍了拍身边的泥土,蔡孰迟疑了一下,便坐了过去,察觉到此时颇为自然的氛围,心头隐隐松了一口气……

    “南阳有个姓文的两兄弟,他弟弟已经认我当主公,他哥哥那天出门想来投靠我,被人报复,差点身死殒命。据说是我结怨的陈姓公子找的刺客,想泄愤找不到我,就找那边,顺便也敲打一下两兄弟的爹和其他人。这事宪和打探过……呃,你应当不知道,当时他是派人跟上部队直接找的我。此后那陈姓公子也是了得……”

    刘正摇摇头,“不对,是他爹心思了得,见宪和派人过去涅阳,直接就逃了。宪和那边找不到人,张曼成在涅阳的人又不配合。这一对父子以及其他人的后患,我都不知道往后什么时候会再爆发,就想着以后碰到的都永绝后患,可对一姑娘家,我狠不下心。”

    他苦笑道:“跟你一说我好像更加不能下手了。既然已经确定,不说这个。而且次次跟你聊天都讲些不好的话,显得我长不大……让我猜猜,我记得你两个哥哥一个叫蔡怒字不夺,一个叫蔡予字,字……”

    “字来朝。君子来朝,何锡予之。”

    “嚯,好狂!”

    蔡孰迟疑了一下,有些释然地颔首笑道:“是啊,王佐之才嘛……”

    刘正也没停顿,口气随和地埋怨道:“啧,我都说了让我猜猜,你怎么这么无趣。”

    “猜什么啊。我们家各个都是能人,妾身要真想骗你,你以为你发现得了?到时候你肯定耍无赖啊,用那种看破我的方式……如果真有的话。这样不是很无趣?”

    蔡孰捋直裙摆,臻首枕在膝盖上抱腿望着火盆,笑容清淡道:“大哥就比较看淡了……对,他是我们所有人的大哥。怒而不夺,你不知道,他很厉害的,过目不忘,什么东西都能记住。可什么事情都不怎么想做。来朝兄长最佩服大哥的能力和心性了。只不过这次过来呢,宠妾身只占了小部分,他们想着豫州终究不是好地方,想挑个地方让族人避避。唔……幽州其实不太满意。不过看样子,这两年冀州也不会好。相对来说,还是控制住瘟疫的幽州好一点……涿县就更好了。”

    “嗯,明白。我在,一定会让这里好起来的。”

    刘正点点头,像是想到了什么,神色揶揄道:“不过,你这名字……不好,换了吧?惹人非议的。要假扮商贾,作践自己也不是这样,而且我感觉好丢脸啊。往后让人知道……”

    “……贫嘴。”

    “哈哈……这两个字好像什么时候听过?哦,那副画,还有再画过吗?”

    “没有。不想画,活的才真实。而且,妾身发现啊,其实不画也没事。我仔细想过了,我不喜欢在那里出现的那个人。就是被他乱了心,还带着点单纯的崇拜,而且当初他这么唐突,妾身也认命了……唔,就像是寻常人家对一些才子佳人的追捧,谁家姑娘没这种时候啊……想想自己也挺傻的。来到这里后,忙起来,却又觉得当时这么傻也未必不好。单纯一点才好呢。不过啊,东家……你那两首诗不好,妾身不喜欢。”

    “有吗?我觉得挺好的,什么意味都有了……可我其实挺简单的,就是想让你知道有这么个人,同时显得自己才华洋溢一点。”

    “然后便站到风口浪尖?终究冲动了……爹爹虽然同意,心中也会骂的。他最重礼制,这番妥协啊,未必没有其他的意思……”

    “没事,反正答应了,不管过程,也不管他的心情。而且,年少轻狂嘛……你也说单纯是好事,我如今也挺喜欢那时候。”

    刘正叹了口气,蔡孰也叹气道:“才五个月左右呢……不知道你是自诩老成,还是真的老成了……”

    桃园里沉默下来。

    没过多久,刘正拍拍屁股站起,蔡孰也站起来,两人绕着桃园,一个个墓碑地看过去、说过去,偶尔刘正说说情况,譬如周宇,譬如霍奴,绝大多数的时间里,却是蔡孰在讲。

    她是真真正正了解过这些人的底细,关乎抚恤家眷的事情也有她的参与。

    两人说完一个,跪下叩拜,走到另一个坟前又介绍着亡者的履历,随后又跪下叩拜,兜兜转转回到刘始的坟前,又叩拜了一下,蔡孰撒了把草梗让灰烬重新燃烧起来,直起腰板,“其实还有好多人没葬在这里。有一些送回了家乡安葬,有一些有些疯了,也留不住,死前就不知道去哪里了,还有一些……”

    刘正望向少女的侧脸,火光下绒毛细密,轮廓精致,“找不回来,可能喂了野狗猛兽,或是被人吃了……还有一些,直接一把火烧了?”

    “看来东家经历很多呢……是都有。不管好人坏人,难有善终……挺惨的。”

    脸色微微有些凄冷,随后笑起来,蔡孰望向那个新坑,“农庄内都在传这件事,说是东家一来,就给自己挖了个坑,发誓冲在最前面,都夸东家对手下人真好。东家拉拢人心呢。”

    “除了想做点事情表明决心,确实有这样的想法……”

    刘正跳下坑,笑道:“是不是有点大?”

    蔡孰眨了眨眼,“陪葬嘛,妾身知道的……还可以再大点。”

    “不行。这还是做做样子给小雪小朗挖的,先是小雪,后来小朗,两孩子哭了好久,我也只能默不作声地挖了,往后还要填回来……话说回来,秋伊也跟你一个意思,我觉得有什么必要。你们想着我未来称孤道寡,就一定要有这种制度,又或者是真的想跟随我……可我不想这样,太残忍了。活着能做好多事情,尤其是有能力的人。”

    刘正指着右侧淡笑,蔡孰摇摇头,笑道:“东家太自私了……一直这么自以为是。说好的平等呢?起码备着对有些人在某些情况下反而是个安慰也说不定呢。”

    “那不一样。”

    刘正摇摇头,远处柯亥突然喊了一声询问好了没有,刘正望过去,见几个人举着火把候在外面,跳出坑跪到蔡孰面前,凝望着对方的脸庞,笑道:“我承认这方面我有点自私。反正如今不喜欢悲剧……话说,你十六而已啊,在我说过的那个世界里,还是单纯的年纪。这么看你,再结合别人说的关乎你的传闻,总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心理太成熟了。”

    “等到三年后就又单纯了。”

    蔡孰有些赧然地捋了下耳鬓,面容俏皮,“妾身该走了。东家起来吧。你不起,我起不了。”

    “秋伊说到时候让你忙,她要做些喜欢的事情。我看你们两个啊,都不可能真消停下来。”

    刘正站起来,想了想,迟疑道:“别走了?帮我看着灵溪?”

    “自私了呢……东家不觉得浪费吗?妾身才华横溢啊,而且外貌协会的,觉得你啊,不好看,怕看厌了,才不留下呢。”

    蔡孰笑着摇摇头,面向桃园外,“送我?”

    “生气了。不送。”

    刘正果断摇头,“这几天还在农庄?要不要休息?”

    “已经休息了。这次嘛,打算……”

    见刘正突然挑眉望向桃园外,蔡孰忍俊不禁,“帮你教教卢尚书的孩子。你放心,我不会承认他的那种说法。他这次用张县令的身份威胁我呢……回头我打算教他重新做人。”

    “不行,让你哥教他吧。你好好休息,别太累了。对了,手头上有份名单,你帮我接管了。”

    刘正递过方帕,“我会让柯亥、朱明照……”

    “你要叫他们统领,往后别直呼其名。虽然你们自己不介意,但外人会想的,到时候耳边风一吹……嘻嘻。”

    蔡孰接过,摊开一看,又收起来,“大概知道是做什么用了。”

    “知道就好。我会让二位统领照顾好你们,这三年,你也就操心这些事情玩玩吧。回头我会过去打点好的。”

    刘正顿了顿,笑道:“我这几个月也听到一些事情。告诉你二哥,汝南袁氏不就是已故中常侍袁赦为了让袁氏做外援才弄出来的名声嘛,你二哥就算与唐衡有关,袁氏未来未必合适他。要不要选我另说,起码别浪费时间,到时候憋着一肚子气走了,说不定还得糟蹋了家中其他人的未来。”

    “……你这番话是未卜先知,还是以退为进,让妾身不要觉得你另有目的?”

    蔡孰笑了笑。

    “哈哈,对你我不想用猜的,你也不要来这一套。虽然日子对聪明人来说确实有些无聊单调,但也看关系对吧?我就是单纯的想明白了,要的太多,痛的越深……宛城那事,有空告诉你始末。只是,他王佐之才,千万不要选袁家,浪费的。曹孟德其实挺好,不过……我更希望他随着你一起过来。我能照顾好他们,也想照顾他们。这是实话。毕竟他们如今也在帮我了。真要走了,我也舍不得。”

    “妾身会带到的,只是还得等哪天他们想在你面前恢复姓氏了,才算定下来。妾身也不好强迫,尊重嘛。”

    蔡孰望了眼刘始的墓碑,抿了抿嘴,突然道:“真不送了?”

    刘正笑着摇头,“有空常来,我不送了。还想藏着你。”

    “不来了。”

    蔡孰撇撇嘴,随后眨眨眼笑道:“妾身不来,二位兄长才能常来。细水长流嘛。”

    “行……哦,你还没答应我,不要接触子德,我不放心他,年纪轻轻,难说不会对你有想法。”

    “荒唐啊,东家。他有心,妾身还能有意吗?”

    蔡孰剜了眼过去,稍显妩媚,“再者,再过两年,他顶多弱冠,我可也二十了……那五年十年之后呢?我四十,他三十?噗,这么一想,你好像也是呢。”

    蔡孰笑容清丽,刘正笑了笑,“没事。或许哪天就又进去了。而且还有其他姐妹陪着你呢,我终究合适一些。”

    “妾身也这么觉得。”

    蔡孰点点头,低头望着鞋尖,“真走了。”

    “去吧……真不来了?三年啊?”

    “不了。你三年,妾身六年。到时候才能并驾齐驱。妾身相信,你会喜欢那个镇住后院姐妹的管家婆的。”

    刘正哭笑不得道:“孩子气!跟她们比什么啊,比不过你的。”

    “难说。你那女徒弟啊,皇宫都画了一半了,好厉害……或许见过貂蝉也说不定。这些动向留着东家自己打探吧。嘻嘻,徒弟……东家不老实呢……”

    蔡孰转过身,“走了。有空可以来看妾身,走动走动也显得你与我们家没那么冷淡。不过……妾身不来了,不想再将就。”

    “肯定过去联系感情。”

    刘正颔首,“那……蔡姑娘慢走。”

    “嗯。”

    颔首、迈步。

    凉风扑面,心头火热。

    终究还是暴露了啊……

    没想到竟然开口就被发现了。

    唔,记着声音……还真是才半年呢,可怎么就记得啊?哦,一路都是男子呢。不对,有官家养的女人啊,公达学坏了,他不会也……

    女荀啊,想什么呢……

    走到桃园外,蔡孰一路含笑朝着人打招呼,认识的不认识的,笑着寒暄过去,望到耿秋伊时,竟然也没有此前一直的避讳与难受了。

    如今的心境,大体上有些释然,她体会着,笑着寒暄过去,随后走上马车,敲了下卢俭的脑袋,板起脸来,“长不大。有什么事情不好和姐姐商量?一定要这么闹……柯统领,等等……”

    扭过头望了一眼,发现柯亥没上车,她透过车帘察觉到众人望过来的场面有些定格,才发现刚刚那番寒暄似乎过于自然,透出一些女主人的架势,急忙低声喊道:“柯、柯统领,送我与张公子回去吧。老夫人,夫人,妾身告退……”

    望着马车远去,耿秋伊望了望自己被抬起的手,那是方才对方过来寒暄时握住的,那番架势,就像自己才是做客的一样……

    她扭头望望桃园内,听着马车启动,有个少年郎的不甘抱怨声,随后便听见李氏感慨道:“这姑娘就是农庄里那位蔡氏?好年轻啊,不过那番姿态,还真是如传言那般,颇有修养,又有些气势呢。”

    “小雪往后也要这样。长袖善舞,多钱善贾。”

    “会成为的……娘,我等过去吧。”

    耿秋伊拉过方雪,搀着李氏过去,扭头又望了一眼马车离开的方向,见刘正笑着迎上来,明显心情好了许多的样子,便也笑着问了几句两人聊什么。

    “聊未来……农庄的,夜里的。”

    这番话令得李氏方雪不明所以,耿秋伊却身躯一震,面庞复杂地笑道:“蔡姑娘……很厉害。”

    ……

    随后几天,五家人还在为了各自的名声忙碌奔波,纠缠着张轲。

    农庄内,李成忙着各种各样的事情,还得应付鲍、蔡、颜三家被排查的不满与委屈,各种焦头烂额。

    蔡二公子还是那么气定神闲又有些无聊,不过偶尔倒也会紧张一下,毕竟自家大哥好几天没回来了,还是因为这边向杨凤打听张曼成,乃至要杨凤去四处宣扬悬赏张曼成人头的事情,这多少让他心中忐忑。

    当然,他偶尔也在疑惑自家小妹的事情,那天夜里小妹与东家谈了什么,他问不出结果,事实上那天夜里他后来也去见过东家,对方好像并没有显露出什么热忱来,应该是还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可多出一个张县令的侄子以及不少侍卫毕竟是事实,虽说那孩子蒙着脸,可偶尔被小妹横眉冷对又是一副很委屈的样子,也不像是真的烧了身体性格孤僻的人,再联系那天那番在人前颐指气使的纨绔模样,后来看看,怎么都像是在东家那边吃了亏啊……这算是给东家造势么?谁的主意?东家真的聪明?

    如今小妹的能力即便他认真起来,或许应对起来都有些吃力,看着对方心情颇好,与嫂嫂一家还有自家妻儿相处融洽,又没有什么哀怨,他几次想不通那天的事情是谁策划,也就放下了,每日里依旧忙碌又无聊着,偶尔出去透透风,想着事情暗自警惕着一些护卫、手下,随后倒是有些心疼田埂对面私学里的连公子。

    自打小妹没再出现,对方空闲时多半有些失神地望着这边,连他都有些不好意思,想安慰一下对方了……啧,还真是痴情男儿啊。

    十月过去,天气越来越冷了。

    流民、盗匪、朝廷、瘟疫……各种各样的消息便是在寒冬里依旧有条不紊地在农庄和张家庄两边传递,又或是朝着四面八方传出去。

    随后到得十一月初二,有些消息被人自雒阳那边带过来,不管是人,还是消息,都让整个涿县震了震。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