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关心则乱
    “我等在此已经等了七日,上下打点,几乎日日与辽东有联络……大哥至今弄不懂上面的意思,尤其是按照惯例,这太守要付两千万钱,到了大哥身上却只要五百万钱。可前因后果谁都没个交代,刘刺史在朝堂可能有所怠慢,但就连卢尚书那边都没人过来啊。”

    “大哥也是因此才想到假借凑钱拖延时间。实际上除了涿县,雒阳咱们也派过人,只是朝堂与辽东属国路途遥远,一时半会儿想要得到消息也难。今日知道子度回来,乐某才想着由他引荐,向德然兄问个明白。毕竟,大哥平白无故得了太守一职,唯一有关联的,也只有卢尚书与二位刘兄大破黄巾的事情……敢问德然兄,这太守,我大哥是当得,还是当不得?”

    祭拜过刘始之后,由刘正引着向桃园外走,乐何当小声问道。

    刘正皱眉,不由打开系统,留意了一下一条很久以前的消息。

    那是当初在卢植面前提出示敌以弱的计策后在前往南阳途中得到的消息,六月中旬他一直迷迷糊糊,醒过来时也通过这条消息跟关羽张飞提过广宗被破的事情,在七夕那夜张家聚外,还被张飞顺带提过一次,让他安心养伤不要分心。

    那条信息提示的是有关他参与广宗之战后智力经验加10的结算,结算日期是六月初九,此后他在南阳从一些零碎的消息中也得知卢植是在六月初二攻破的广宗,而平定蛾贼显然并不是攻破就够了,真正平定的时间差不多就是在六月初九。

    这条信息他此前一直忘记了,一来是生病,此后各种提示将那条消息掩盖过去,他也懒得再翻,二来也是因为经验值的结算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后来倒也释怀,虽说广宗之战算得上大规模的战役,但以退为进的计策卢植等人并非没有想到,而且实际操作他也没有任何参与,能够得到10点智力经验总归聊胜于无。

    这时候翻出来,也是刘正直觉上认为当初张曼成师宜官设计陷害他的事情已经被算在系统之内,此后一系列的事情发生,到得他在朱儁皇甫嵩面前妥协,显然也并非真正结束。

    公孙瓒被任命为涿郡太守,算得上这件事情中一个不大不小的转折点,可以判断卢植那边显然已经进一步赢得了皇帝的信任,起码公孙瓒在黄巾之乱中完全没有建树,却偏偏在朝堂应该对抗贼有功者论功行赏的时候分了一杯羹,要知道涿郡也包括范阳,由公孙瓒来担任,也算得上对卢植族人的进一步庇护,再加上上任所需钱财大打折扣,由此可见,卢植等人在与阉党的斗争上赢得了一些成果。

    只是系统没有任何提示,那么,要么是卢植那边还在斗争,对于系统来说真正的结果还没有尘埃落定,要么就是刘正太高看系统了。

    这时候系统给不了任何线索,刘正也只能放下,至少明面上,只要刘备不参与进来,公孙瓒被任命为涿郡太守,对他来说绝对是个好消息。

    当然,退一步说,他的话事实上对公孙瓒毫无参考价值,也不可能干预公孙瓒的仕途,乐何当会询问他,顶多是想知道更多内情,增加这份天上掉馅饼的可靠性而已。

    刘正想了想,望向公孙越,“刘某没记错的话,李大哥跟我等讲过卢氏回去的消息?”

    “嗯,那是重阳前后的事情,越记得。不过按照礼节,他们应当会派人留到你回来为止……”

    “我等已经找过了。”

    乐何当苦笑道:“为了这事没少折腾,怎么可能漏掉卢氏。可是那边也不知情。”

    “这不可能。”

    刘正皱了皱眉,目送着抱着被褥从旁走过,朝着他窃窃私语的李氏颜雨三人,沉吟道:“伯珪兄自边陲属国的长史变成涿郡太守……虽说长史也相当于郡守佐吏,可两者差距太大,按理说,就算朝廷要任命,分配一个县令职位才算正常,能够成为太守,绝对有老师的作用。而伯珪兄高升,便是祝贺祝贺,礼节方面老师绝不会有纰漏,怎么可能没有消息……”

    “我等也是这么想的。卢尚书与大哥一向有书信来往,平日寒暄一番也是常有。偏偏这么重要的事情,突然什么消息都没有……”

    乐何当迟疑了一下,“刘公子,其实我等也有所猜测,只是有些话……”

    “伯珪兄高升途中,老师那边出了问题,兴许这太守之位是刺史的意思?”

    刘正眉头一挑,见乐何当干笑颔首,便也摇头道:“平定黄巾之乱,老师可谓劳苦功高,这时候便是圣上,也绝不会寒了众将士的心……”

    话语戛然而止,刘正想起当初曹操所说的话来,沉声道:“季义兄,你们先去休息一番。我找人打探打探。等有消息再去通知你们。阿昌,你跟随这几位兄弟去认认路。”

    “有劳刘公子。其实大哥也是担心卢尚书那边出问题,那这太守不当也罢,还是得先救人……对了,还不知玄德兄那边可有消息带过来?大哥以为,便是卢尚书与刘刺史没消息,玄德兄也决计不会知情不告,他如今应当也在朝堂……”

    “季义兄,德然兄刚回来,哪里会知道这么多?你这番胡思乱想,只会扰乱德然兄心境,着实失礼。你就让他先尽尽孝道,等他找人探探。兄长高升,终归是好事,咱们琢磨归琢磨,德然兄守孝呢……怎么说得朝堂那边卢尚书与玄德兄都身陷囹圄似的。”

    公孙越拉着乐何当,又朝公孙范等人使了个眼色,走向桃园外等候的闻人昌,随后与众人聊了几句,又返身回来,“德然兄可是猜到了什么?”

    “说不好。那日曹孟德也说老师会以退为进,可再怎么说,也不该有更糟的情况才对。”

    刘正神色凝重,“而且伯珪兄高升啊,老师怎么可能失势?便是失势也能回信,除非入狱……这不合常理,想不通。”

    “我记得李兄说过,他们派人去过雒阳,那个邹姑娘……嗯,你要不要派人一同问问?”

    公孙越想起一路上众人借此事打趣刘正活跃气氛的事情,瞥了眼桃园深处,笑容古怪,却也有活跃气氛,乃至增强刘正打探消息意愿的意图。

    “荒唐!这里可是说笑的地方!”

    刘正睨了眼过去,板着脸走向正在草屋里边忙碌边望过来的李氏等人。

    公孙越一把拉住,苦着脸道:“德然兄,越知错,你先将此事处理了啊。此事着实古怪,先不说卢尚书。兄长那边会心急,也说明确是想过来。越其实也有心留在此处,你我好歹有个照应,兄长成了太守,你不是也能得利,可他要是入了圈套……”

    “我这不是给你想办法嘛。”

    刘正哭笑不得,随后凑过去小声道:“心里话?那是帮我还是帮伯珪兄?”

    “我姓公孙啊……德然兄你别说笑了。我知道你神通广大,方才的意外于你绝非意外,我好歹为张曼成砍了自己一刀,你就帮我一次,便是看在小雪的面子上也行。”

    见刘正还要走去草屋,公孙越心急道:“想办法也不可能问令堂吧?这事还得去找李兄……”

    “不,这事问别人太慢,我先得问秋伊。秋伊在哪里,我娘最清楚了。”

    公孙越怔了怔,“嫂夫人?”

    “嗯。可能有用。我得先问问。”

    见公孙越神色怀疑,刘正笑道:“你放心,只要让我确认一条消息,便是不知道此事,我也另外帮你找人询问……别忘了,慈明公不是也在朝堂?再说,来之前,杨凤不是说他有人脉……嗯?我怎么觉得他们跟我们合作,可能也是因为知悉伯珪兄高升的消息。”

    “还真有可能!”

    公孙越神色一凛,担忧道:“这都还没上任那些贼人就惦记着攀交情,越更觉得像是圈套……”

    “关心则乱。好了,别乱说话……娘,舅母,呃,这位是……”

    走进草屋内,眼看着李氏、颜雨与另外一个年级相仿的老妇人说着什么,刘正笑问一句,便见李氏擦着案几,哭笑不得道:“臭小子,特意派人将待嫁闺中的邹姑娘自并州接过来,还认作弟子,竟然连邹姑娘的娘亲都不认识?”

    “夫人哪里话。什么弟子,哪里有弟子一说,老身可不承认。”

    那老妇人一开口,惹得李氏颜雨笑了起来,便也有些尴尬地朝刘正作福道:“呵呵,刘公子安好,老身邹王氏,如今在府内帮帮忙。还得多谢刘公子念情,好歹是让邹家有个安稳日子。”

    刘正急忙回礼客套几句,察觉到三个女人的态度,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急忙问了耿秋伊的去向,就走出门去。

    “德然兄……越以为,伯母似乎对你留后的事情很上心啊。而且守孝也给了王婶一个宽恕邹姑娘不嫁的机会。这收为弟子的事情,谁传出来的?我去帮你打死他?”

    “你是讥讽我见色忘义,还是想要显得你我这样玩笑亲密一些?”

    “后者,后者!”

    见刘正翻了个白眼,公孙越苦笑道:“好吧。嫂夫人啊……你叫我怎么信你?”

    “我认真的。主要也是想知道秋伊和邹琪那夜……我解释不清楚!反正是认真的!”

    刘正摆摆手,走出桃园,望着迎面扛着铁锹锄头过来的关羽张飞和方雪,拉过方雪指了指公孙越:“云长,叫人给他也准备一间草屋,我的坟旁帮他也挖一个。”

    公孙越暗自奇怪自己竟然心中有些高兴,却也苦笑道:“德然兄……你这可是陷我于不忠不义。兄长若是知道,你叫我……”

    “你闭嘴吧!你不说还好,那刀都砍了,你还想走啊?至于这事,多动动脑子,想想意外,想想青云……关心则乱啊公孙子度!小雪,我们走,见你师娘去。”

    公孙越似有所悟。

    那边方雪抬头道:“老师,我也要去给自己挖一座。”

    这一路回来,刘正已经让她改口,平日里也会教她一些荀攸留下的竹简认认字,这时听着关羽等人的笑声,刘正拉了拉披在方雪身上的小斗篷,牵着小手走向后院,“你得去张家聚后山。嗯,等往后送走为师之后,而且也要你的后人等你寿终正寝后挖……”

    “我挡在老师前面啊。”

    推着手推车路过的常继文柯亥等人闻言笑起来,刘正哭笑不得:“为师不用你挡。为师会护着你,就像……你师祖护着我一样,护你们一辈子。”

    “国士待之,国士报之吗?”

    方雪歪着脑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那是你公达叔叔的注,我说的话你可一句没记住。生气了。”

    “小雪记着啊。狼来了,我背熟了。标点符号也是。这几日在学幽州话的拼音呢,你不是也说我聪明吗?”

    “嘘,别让别人听到拼音。”

    “嗯嗯。往后这是小雪和先生的秘密。只告诉自己人,以作私用。老师,小朗师兄给我去买吃的了,要不是告诉他?”

    小姑娘点着头,小脚轻快地上了台阶,左右望望,见迎面有两名女子过来,急忙压了压斗篷帽子。

    过来的是柯氏和青萍,两边打过招呼,柯氏夸奖了方雪几句,随后便使了个眼色,与刘正单独走到一边,递过一张方帕,左右望望,正色道:“主公,这是拙夫关乎暗线的一些内情。妾身毕竟是妇人,过几日也要前往南阳,多有不便,便先行交与主公。此外,拙夫此前也叫我多提一句……他日称孤道寡,必先以血铸之,拙夫在涿县的行迹主公知道……知道便好,来日说不定能为主公指引方向……方帕回去看。”

    刘正摊开的动作一滞,急忙收入怀里,神色一紧道:“可是颜家?”

    “不仅仅是……不管是哪里,有利可图,便有居心叵测之人。万事小心便好……自然,平日里也不会有什么危机,然则身居高位,定会如履薄冰,也会居安思危。主公应当知晓……妾身告辞。”

    柯氏作福,笑着过去,自青萍挽着的篮子里拿出两块糕点递给方雪,随后与青萍走出后院。

    刘正眉头一皱,下意识地扫视一圈。

    这寂寥无人的后院之中,竟然平白显得诡异了几分。

    “老师?”

    方雪递给他一块,他咬着糕点,有些无奈地笑了笑,随后攥紧了方雪的小手,一边走一边道:“小雪,糕点好吃吗?”

    “好吃啊……”

    “……以后啊,我尝过,你再吃……不要乱吃。”

    “国士待之,国士报之。我先吃……好吃的东西再给老师吃。”

    方雪咀嚼着糕点,嘻嘻一笑,却不知道到底懂没懂刘正的意思。

    刘正拍了拍她的小脑袋,蹲到方雪面前,笑道:“那不行。我待你不是国士,而是家人。你我相依为命啊。往后记得送我入土……我也尽量给你们创造最好的生活……这次动刀动枪,绝不手软。来,拉钩。”

    “嗯?”

    “就是这样,这样……好了,誓成,记得啊,我成国士,你作为弟子、亲人,在后面跟着,不要太靠前。”

    “不,不算数啊!小雪都不知道,怎么就誓成了。”

    方雪连连摇头,一脸委屈,刘正拉着她向前,“我大,你就得听我的,而且这个誓言比朝着皇天后土发誓还要厉害,不能违背的。”

    “我是女儿家啊,誓言不能信的。老师……”

    “师命难违!不许说了,走,见你师母。”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