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还真有意外
    “多事啊……你们倒是想的好,给我讨个好名声,说明我没有谋逆之心,可在有心人眼里,我还是落了个哗众取宠的名声。”

    与朱明等人汇合朝着张府回去,路上听了朱明柯亥说明如此做的用意,刘正哭笑不得地说上几句,见两人神色愧疚,摆手道:“便是随意提一句,既然是你们商量之后的结果,说明这个主意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同。你们能这样,我自然感动,就是不想做儿女姿态才如此说……而且你们方才说的,还能看出你们依旧在想在商量。”

    他顿了顿,敛容正色道:“老实说,分别几个月,我反倒不知道用什么身份跟你们说话,不管讨喜不讨喜,还是想说,我心甚慰。”

    朱明柯亥自然神色振奋,又开口表了下忠心,随后与刘正说了一番张家庄的变化,没多久,众人朝庄后桃园绕过去,刘正骑着青云落后几步,朝张任挑了挑眉,“伤势恢复了?”

    “都几个月了。”

    张任斜了眼过去,目光有些躲闪。

    说起来,他与刘正没见过几面,当初挑衅被反打的事情至今还被他放在心里,此前童渊过来时,倒是开导了他一番,但刘正在宛城发生的事情他也知道一些情况。

    这时看着对方年纪轻轻却有些老成起来的模样,想起那些事迹,张任也有些佩服,内心深处还有一些仰视刘正的感觉,再加上自己留在此处是想要在刘正这边学东西带过去益州,自认为低人一等,就更加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还是这么生人勿进。”

    刘正感慨一声,见张任神色一滞,笑道:“这次宪和那边说要你过去,你怎么想?”

    “……过去也好。此前养伤,他着急做事,挺着伤痛建立农庄我根本就没参与,这次从头再来,张某也能多学着点。”

    张任迟疑了一下,“据说是怕张曼成报复?我虽说不如你们,好歹也是宗师,就当……就当报酬,如何?我努力保他性命,他日你们让我带着这些学识回去益州造福百姓……此事说不定还需要你们帮衬,算是互利互惠的事情。”

    那目光有些期待,刘正颔首道:“这事你跟宪和商量就好。其实也是我等占了便宜,你便是问童舅父,他在颜家有些分量,未必不会告诉你这等商贾的本事,至于步入官场,你难不成以为自己当个武猛校尉会不行?呵,这么一说,我怎么感觉你变了?不似昔日那般锋芒毕露,谦逊很多。”

    “……你不是也变了。”

    张任说了一句,感觉这番谈话还算融洽,想了想,笑容微涩道:“你走后,这边大大小小的争端张某也参与过几次。看着兄弟朋友倒在面前,说不上什么感觉……自认确是比以往混迹绿林要成熟一些。”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苦笑道:“尤其是简宪和,当初知道耿家那些妇人勾结商贾企图吞并家产才对他如此推拒……此事恐怕他们未必会跟你说,你知道他做了什么吗?耿家所有女眷,凡是偷了汉子的,全部扔河里,那些相关商贾被灭了满门。便是存活的女眷,不论是他耿家还是其他家的,也通通被他卖给别人当奴做婢……”

    刘正怔了怔,张任叹气道:“他还说卖掉是为了她们好,虽说这世道如此,他这么做倒也无可厚非……可他一个看上去颇为老实的人啊,竟然会做出这等事情,甚至将涿县所有人都镇住……人外有人,张某哪里还能不安分?”

    “还有这等事情……我说怎么这么顺利,几个月的功夫能发展成这样,还以为有刘刺史帮衬,那三位被李大哥吹捧的蔡家兄妹也都是神人呢。”

    刘正恍然大悟,张任笑着摇头:“哪里有什么神人。话说回来,我便是跟师父说起,颜家也不可能派人过去。倒是之前与简宪和谈过,他说他们本来就有这样的想法。”

    那目光有些意味深长,刘正笑而不语,察觉到关羽张飞仰着头神色沉重,扭头间顿时表情一敛。

    视野之中,桃园内桃树早已没了,几座草屋之后,可以看到一座座小土包分布在那里,与此同时,一旁张管家语调低沉道:“此前元起公的棺木自故安过来,我等也不知道哪里合适。问了几个堪舆方士,桃园内风水不错,便都葬在此处了。最近还在填土扩大桃园的位置,待得往后人数一多……公子恕罪,东家恕罪……张某一时失言……”

    “不碍事。”

    刘正目不转睛地跳下马,众人也紧跟着跳下马背、马车步行。

    当先走了一段路,刘正一座座坟头一个个名字地望过去,待得走到最深处,刘始的坟头孤零零地立在那里。

    回想着昔日一幕幕,还有此去夺情的所有遭遇,刘正目光微红,扭头望了一圈,看着将近三十余座的坟头,突然笑了起来,指着刘始坟头的右边道:“张伯,劳烦你了,这几日找人在此处帮刘某也挖一个……将来总归要用到。”

    众人表情一滞,刘正扫视众人,目光红润地笑起来,“往后啊,你们谁也别抢了。刘某既然回来了,定然为你们挡在最前面。”

    人群不由喧闹起来,叽叽喳喳地说什么都有,不远处,挽着鲍丽的钱灵溪目光复杂,咬着牙脸色莫名。

    ……

    领着众人下跪、磕头,又安抚了情绪激动的李氏、耿秋伊几句,随后不久,人群渐渐散去,刘正怕惊扰了亡灵,也知道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便领着滞留在此的公孙越、程普几人来到桃园外。

    程普身边是一家三口,那做丈夫的是个三十左右的大汉,显然便是程普口中的孙浩孙子远,刘正还要寒暄几句,便见孙浩抱拳道:“某家孙浩孙子远,见过主公。实不相瞒,此前那两匹良马作为谢礼,实有敲打之心,心中还想着婆娘清白,想着将来追究一番……那日之事,张县令已经如实告知某家,某家小人之心,多有冒犯,还请主公责罚。”

    刘正怔住,望了眼程普,就见程普苦笑道:“未曾想机缘巧合反倒成就一桩美事……咳,不瞒刘公子,方才程某已经劝过,只是子远兄如今已经将家中马场全部交与你们打理,说是同舟共济也不为过……他又比较护家,守承诺,程某也只能作罢,待得叙旧一番,便回去雒阳禀明我家主公。”

    “待我向文台兄问好。”

    刘正还有些措手不及,孙浩豪迈大笑几声,拉过妻儿偏头示意了一下。

    那孙黄氏此前也没见过刘正,这时望了眼桃园深处刘始的坟墓,也不免感激一番当初的救命之恩。

    待得孙黄氏说完之后,他们家孩子收回放在方雪身上的目光,歪着脑袋想了想,拱手作揖道:“学生孙礼孙德然见过主……啊哟,爹,你干什么啊?”

    “不许胡闹!”

    孙浩一瞪眼,孙礼揉着脑袋撇撇嘴,“好嘛,那就德达,表字德达行了吧?至于拜师的事情,你们不说,我说啊。童言无忌嘛。而且小朗和那位姐姐都是先生的弟子呢,我也要,咱们都是同龄啊,多我一个没差的……爹爹你还打我,你们不也一直想着这事情嘛。”

    “你!”

    孙浩一瞪眼,孙礼也回瞪过去,刘正忍俊不禁地拍了拍孙礼的肩膀:“此事酌情再议。先学会尊敬长辈……不过,待得来日我若教学便叫上你。这几个月,家师可是被我收徒的事情弄得措手不及,也是头疼不已。他如今在忙,我又要守孝,也不好书信过去。”

    “不急,不急,还得多谢主公!”

    孙浩喜不自禁,随后望了眼公孙越,便也笑着拉过有些不满意的孙礼告辞离去。

    望着程普孙浩等人的背影,刘正意味深长地瞥了眼公孙越,公孙越直截了当道:“我只能恭喜德然兄化干戈为玉帛,还能得到马场相助。至于某家,方才朱明兄已经告知涿县有人等候,我这便过去……不出意外,应当是要回去了。”

    “子度叔叔再见。”

    方雪神色不舍地招手。

    刘正也有些不舍,却也笑了笑,“小雪,别这么早做决定。说不定有什么意外,你子度叔叔就留下来了。”

    “那除非我公孙家举族南迁,亦或我大哥南下扫荡杨凤他们。”

    公孙越莞尔一笑,随后神色感慨道:“此番南下,越也学会了不少东西。越以为,你我也算同生共死的兄弟。方才其实也遇到过几个随同我等一同南下此后过来涿县的袍泽,再加上车焕他们,还有马场相助,白马义从的事情便是不需要我也能成……呵,这番离别,他日不知何日能见,还望德然兄铭记在心,你我不管是谁有难,都能想到彼此。”

    “这个自然……最好有意外啊。”

    刘正固执道。

    “绝无意外!”

    公孙越一瞪眼,望了眼桃园内,哭笑不得道:“既然云长兄他们守在墓前,我便不过去了,以免太过儿女姿态。”

    他转身挥挥手,听着方雪道谢、挽留,上马笑道:“小雪,他日再见,若德然兄待你不好,你告诉我,我帮你教训他!嗯,好好跟着德然兄过,我到时候再来看你!”

    他拉着缰绳纵马飞奔,身后方雪追过来的哭喊声终究赶不上马匹的速度,被抛之脑后。

    一路上遇到程普、车焕几人,公孙越心中不舍,却也笑着打过招呼,道别一番,待得离开张家庄,他停下马望了一眼,笑容微涩,随后掉转马头,也在这时,远处几名骑手骑着白马飞奔过来,望到他时,大喊一声:“可是子度?!”

    “季义兄?”

    公孙越怔了怔,喊话的赫然是公孙瓒的结拜四弟乐何当,字季义。

    “果真是你!幸好没错过。”

    乐何当领着三人纵马凑过来,长吁了一口气。

    “……小续?!”

    望着公孙范身前共乘的一名**岁的孩童,公孙越怔了怔,随即错愕道:“季义兄,越可知道涿郡不太平,还被封了道,你们怎么过来了?还把小续带过来……”

    “子度叔父,我们不得不来啊。”

    公孙续望着远处张家庄人影晃动,嘻嘻一笑道:“因为我爹也要过来了啊。”

    “兄、兄长过来作甚?”

    公孙越也不由扭头望向张家庄,尤其是望到后方那片桃园时,嘴角抽了抽。

    乐何当沉声道:“你有所不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朝堂那边突然下令,已经让大哥担任涿郡太守。”

    公孙越大惊失色,“你说什么?!”

    “我等听闻的时候也吓到了。”

    公孙范苦笑道:“区区长史啊,连功绩都没有多少,摇身一变就成了涿郡太守,也不知道朝堂那帮人怎么想的。”

    “大哥以为,许是你这边知道一些情况。毕竟黄巾之乱,你也算是参与了,听说你一直和那刘德然在一起,可知道内情?”

    公孙越想起其中利害,神色突然红润起来,急忙掉转马头,“随我来!”

    没多久,众人到了桃园,公孙越说明了情况,看着方雪破涕为笑的小脸,脸色却有些尴尬地凝望着刘正,便见刘正一脸古怪地说道:“还真有意外啊……”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