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八章 新的开始
    时醒时睡迷迷糊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真正清醒过来时,有什么东西凝住了眼皮,刘正抬手擦掉,竭力睁开眼睛,望着手中的小血粒发呆了一会儿。

    帐外橙红的光晕洒进来,营帐里在方才他有所动作的时候就开始人影纷繁,声音不断。

    但他一句也没听进去,人影晃动中光线模糊,他扭头看了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总觉得眼前的画面看似真切,实则虚幻没有质感,随后呐呐道:“回家吧……”

    这一句后,才反应过来事态发展的最终结果还不知情,自己还有身陷囹圄的可能性,但一道红脸长须的身影凑了过来,在旁人的一阵寒暄慰问中将他背着走出帐篷,天地间橙红一片,他抬手遮挡了一下迎面照过来的阳光。

    地面上满地狼藉,到处是营帐拆卸后留下的坑坑洼洼,车轮脚步痕迹、排泄物、各种衣物、铠甲碎片、血迹、腐朽的武器……无数人走后留下的痕迹一塌糊涂地充斥在眼前,而远远近近也有好多面孔在看着他,或是熟悉或是陌生,表情各异。

    视野不断向前、晃动,耳畔话语声不断,偶尔停下,掠过卢植、荀爽的面孔,偶尔闪过刘备卢节的身影,还有张飞简雍李成等人一直陪着他向前。

    刘正扭过头,宛城的土城墙在远处显现,一个个架子自血红的地面上搭了起来,沿着城墙朝两边延伸过去。

    架子下是堆砌如山的尸体,不少人铲着土甩出高高的抛物线到尸体上,也有拿着器械将泥土送上架子的,有人从架子上不断走动、洒土,那些尸体的头发、鲜血、器官……便渐渐被掩盖在湿土下,随后在视线的晃动中,消失在木板背面——刘正被送上了马车。

    随之进来的荀攸就趴在他身边,马车上这时已经有些挤了,简雍却也挤了进来,朝他说着什么,没得到他的回复后,便与荀攸交代了几句,此后又跳了下去。

    车厢外窸窸窣窣的交流声不断,但整片天地再也不复昏迷之前的喧嚣了,一直感受着外界的刘正心中发堵,心想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大概却也猜到这样的场面绝不是一两天能够整理的。

    马车外,卢植与关羽张飞李成说着话,从表情可以看出聊的内容应当是长辈对晚辈的嘱托与祝福,偶尔拍拍情绪有些失控的张飞的肩膀,又或是朝着李成笑起来,简雍过去时能听到“德然信中所书,老夫也看得出小朗聪慧,阿成放心,老夫不会计较出身……”之类的话。

    简雍恭恭敬敬地朝卢植打过招呼,将李成引到一旁,开始絮絮叨叨地嘱咐起事情来。

    “回去之后让金马带着宋顺他们将拙荆和青萍带过来,你便不用过来了,先留在那里主持事务。等简某这边安顿下来,再看看需不需要多些人手……小心一点的话,幽州口音这段时间应当是不能在这边用了,派过来的掌柜还是尽量要其他地方口音的,不过也没什么大的忌讳,会官话,没幽州口音就好……对了,此前沿途安排的人你别撤,不说其他,起码方便传信,免得还得托商队带,浪费时间还不一定能到。钱多给点,让他们每个月基本开销够了……嗯,这方面你每隔几天寄信过来,我这边对他们钱信两讫也可以……”

    那天刘正又是淋雨,又是负伤,再加上心力憔悴,已经昏迷了将近五天,在此期间,宛城之中很多事情都已经成为定局。

    简雍自觉才能有限,关注的其实并不多,也一直在迟疑要不要留下来。

    这几天将宛城附近的情况都打听清楚之后,老实说,简雍感觉很麻烦。

    刘正那天在草棚中的话虽说后来凭借着曹操荀棐的请辞,外加卢植的介入和师宜官的认罪伏法,终究保住了性命,却也带来了很负面的影响。

    可以说整个南阳如今恨不得将提出屠城的刘正碎尸万段、夷灭九族,这几天还有不少刺客上门,便是朱儁派兵守护,卢植又镇守在此,都少不了那些正义之士想要除掉“这等丧尽天良、唯利是图的小人”,甚至连带着涿县人,乃至幽州人,在南阳都会受到歧视和打击报复。

    原本这种差到极致的局面,简雍想过一走了之,他毕竟经历过一些血战洗礼,心理素质已经刚硬起来,那些同乡同州人的惨状还不至于让他心生怜悯——这世道大家都惨,活好自己才最实在,但那天刘正被背回来时,脸上犹自流着血泪的场景实在让他倍感心酸。

    他反复想想,便也决定留下来,不说造福苍生那等虚无缥缈的宏愿,只是觉得作为亲属、属臣,一些事情自己总要担当下来,更何况局面糟糕,便代表着更利于磨炼自己

    
共6页,现第1页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