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六章 群英聚,京观筑(五)
    时间回到不久之前,雨势渐息,绵绵细雨在空中飘荡。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距离草棚不远的地方,关羽被关在囚车里,面无表情地听着人群的谩骂声,定睛望着正与简雍话的张飞。

    久别重逢,虽出现了一个伤感情的插曲,但关羽也知道这样恶劣的情况下,压力使得任何人都精神紧绷,张飞会出那番气话也算情有可原。

    只是后来两人关在同一个简易牢笼里,张飞也不知道是愧疚还是仍有芥蒂,背过身没有和他过一句话,好在他复述起涿县情况,自家三弟也没表现出不耐烦。

    但没有交流,还是明有问题。

    原本便是生死存亡之际,兄弟情深抱团取暖也是理所当然,但这时候问题很大,无论是张飞可能存在的精神问题,还是考究张飞沉默背后的根本原因。

    他目光扫向张飞的囚车后方,那里是草棚,刘正此时淋着雨刚到不久,士卒护卫遮挡之下,关羽也看不清楚刘正有没有被审问,但对方裤脚的殷红他多多少少还是看清楚了一些,便也眉头紧皱,脸色担忧。

    到底,整件事情最大的问题还是出在自家大哥身上。

    而三弟的沉默,还有大哥被笞刑,被百姓诋毁,也暴露出这件事情自家大哥已经无能为力。

    大哥玩脱了……

    关羽想着,看着士卒搬着箱子进了草棚,不由目光恍惚。

    脑子里闪过的,有今接过张飞那番话茬的场面,一路南下杀敌的场面……

    故安城中养病时心情仓皇,黄昏之下逆流抗贼慷慨赴死,在遒国官道下跪、倒地,在农庄,在张家,在县衙、桃园、集市……

    目光已经朦胧起来,起来,那时候结义金兰,自己也是想占便宜的……

    倒也占到了大的便宜……

    可是当初好建功立业豁免罪行,怎么到头来还是披枷带镣,等着受刑了……而且,心里竟然还有些平静。

    不过,想想其实还是不甘心的,朱中郎将过自己有将帅之才……事情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了啊?

    大哥的那些能力呢?

    如今皇甫中郎将都开始刁难了,大哥到底是苦肉计,还是真到了任人宰割的地步?

    关羽凝望草棚,看着里面的人开口话,知晓案情明显开始审理,而卢植还没到,只有刘备卢节在……

    避嫌吗……

    他心头怦然,总觉得事态越发不可控制,他们……似乎真要死了?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念头中,身边的士卒开始朝着城墙那边推进、杀戮,喧闹不止,紧跟着突然响起张飞的大喝声:“狗杂碎,敢打我大哥!老子要是没死,弄死你……你们吵个屁啊!一帮软蛋!有本事杀过来啊!敢骂老子祖宗,他们不杀,老子也杀了你们全家老!”

    视野里,刘正正靠在一名宿卫身上笑着,朱儁持剑喊着什么,关羽丹凤眼微微一眯,捋着长须沉默良久,看着不远处血水流淌过来,殷红无比,他心中发堵,却是仰头大喊道:“大汉昌隆!大汉昌隆……”

    不远处张飞望向关羽怔了怔,接过简雍递进来的水囊,抬起颤巍巍的手猛灌了几口水,随后呆着着草棚方向,目光失神,喃喃自语道:“故安那夜,全城百姓都在这么喊……某家当时热血沸腾,总觉得苦尽甘来,应当会顺风顺水,未来真能创个太平盛世,也能光宗耀祖……大哥懂大义,宪和兄,我如今还是这么想的……怎么突然反过来了?而且……百倍有余,他们都在骂大哥,骂咱们……怎么不去骂那帮狗官……他们,所有人……通通不得好死啊!”

    这番话自然是用幽州话的,简雍接过水囊,却也有些心虚地望了眼一旁的士卒,“我知道的,知道的。你休息一下。别担心。简某还在,一定会想办法。”

    李成自一旁快步过来,简雍又朝着张飞安慰几句,感谢守卫的时候不着痕迹地将一块金子塞了过去,回过头望了眼喧闹的人群,又扫了眼草棚,随后一边走向远处的邹靖,一边皱眉道:“找到仲业了吗?”

    “找不到。”

    李成凝眉听着人群的咒骂声,“只听去给张仲景传话了,可张仲景在哪里没人知道。”

    “算了,那一百人,你先叫他们等着……在南阳铺开商铺的事情,我想急也急不来。可能……用不上了也不定。”

    简雍望了眼大营方向,捏了捏伞柄,叹气道:“明知卢中郎将在里面,却不敢去叫……真是窝囊啊。”

    “先别这些丧气话。我信德然逢凶化吉……毕竟,卢中郎将过无妨的……”

    李成回忆着此前在涿县与刘正发生的一幕幕,心绪复杂,语调却也没有多少信心,随后正色道:“那公孙子度带着姑娘逃出去了。我让人跟着,到时候不管怎么样,德然既然亲近,便得把那姑娘照顾好了。”

    “理应如此。”

    简雍点点头,两人已经接近邹靖,李成望望四周,朝着邹靖喊道:“堵阳那边来人了,方才找不到你,便告诉我了。是波才率领蛾贼过来了。那边还有大批朝廷军的人,是自宛城过去的。”

    “理所应当……此前一番查探,徐刺史没在此处,邹某便料到了一些……这番屠戮,是诱敌深入也不为过。”

    邹靖淋着雨过来,擦了把脸左右望望:“如今波才彭脱孤立无援,身份最是尴尬。宛县乃南阳要冲,离京城也近,占领此城,便有胁迫京城之意,也算给其余各州蛾贼那些残兵败将一个希望。三位中郎将却是正好揪着这一点瓮中捉鳖。”

    李成颔首赞同,简雍使了个眼色,他便也告辞走向远处的颜良文丑。

    这边简雍恭维了邹靖一句,随后望向草棚处,看着皇甫嵩朱儁与几个将士着什么,敛容正色道:“邹校尉……一路过来,你我关系也算融洽,此前你也了,你家中与我等也有生意来往……简某……嗯,有些冒昧,也没有其他的意思,便是要你个准话。刘刺史到底跟你了什么?你……能不能救我家主公?”

    风雨中,邹靖脚步一停,随后拍了拍简雍的后背,摇头叹气道:“不用猜了。刘刺史也是人,而且是人上人,你以为与你们真有什么情分?为兄便老实告诉你……嗯,也不怕告诉你。刘公子生,他在汉室宗亲中脱颖而出。倘若刘公子真的性命不保了,宪和,为兄……会杀掉家中的那几个狂妄之徒。其他的事情,你……明白的。等着便好了。”

    简雍身躯僵硬,邹靖却搂住他的肩膀,朝着带过来的部曲的营地过去。

    ……

    另一边,李成过来时,颜良正抱着枪望着喧闹的人潮气愤道:“娘的,真想冲过去一人戳一下啊。老子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啊……什么狗屁想法!跟刘德然有关的所有人都断子绝孙,为奴为娼,亏他们想得出来。”

    文丑盯着关羽,“戳的完吗?累都累死你,而且已经有人代劳了。”

    朝李成点点头打过招呼,颜良撇嘴道:“那不行,自己戳才有感觉。而且哪里有这么的?总有人脑子不灵光,做主的又不是他刘德然,搞得他这张嘴从圣上那里借来似的……嘶,这帮朝廷军都是狠人啊!娘的,饭都吃不下了。”

    “你这嘴就该缝起来。”

    李成数落一句,见文丑目不转睛地盯着关羽,有些忌讳道。“文丑,别看了。”

    “有什么不能看的,我们看他是欢喜他,他自己胡思乱想那就打过嘛。嘿,大汉昌隆……这话的好,可惜……唉。”

    颜良叹了口气,笑容微涩,与文丑勾肩搭背道:“不过你也是,别这么盯着发愣啊,让人误会你有嗜痂之癖。我早看过了,这厮除了脸上那胎记,没什么特殊的,也没有三头六臂……不过晚上看,还是容易吓一跳。”

    “我在想啊,就算这厮十三四岁长胡子了,蓄须至今顶多六七年,也忒长了一些。娘的,还蓄得这么俊朗,胎记也这么均匀,又是武艺卓群,连张任兄都能挑过。啧啧,这身材也颇为英武……老爷真给面儿啊。刚来就佐军司马,朱中郎将也垂青。”

    文丑抱着大枪扫了眼四周,舔了舔嘴唇,“文某何时能有这气运……这军营之中卧虎藏龙的,打不过他关云长,其他人也行啊。好歹弄个军官当当,比那邹校尉厉害就好……嗯,若捞些功劳,他日能为将为帅,在河北耀武扬威,那就更好了。可惜啊,你颜家不放我回家。”

    “少来了。真遇到事你就是一软脚虾,你跟着我混才能称霸河北,到时候你我便是河北双雄……噗,这话得我自己都害臊。”

    颜良忍俊不禁,望了眼关羽,“这厮也是有气运。跟着那刘德然,才不被嫌弃,有机会做事情证明自己,只是如今……呵,不提他。哎,阿成,起来,那白白的姑娘安然走了没有?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想她过得好一点。”

    “走了……你也算有点良心。”

    李成顿了顿,扫了眼四周,“不是在这里有人吗?没去找过?能救我家德然吗?”

    “你没看我站这里吗?有结果还能不告诉你?不提不是更好……喏,看那边,就那老匹夫,娘的,三年前老子好歹去他家喝过他次子什么狗屁诸葛亮的满月酒,年前他儿子诸葛均出生,更是送了不少礼。结果倒好,连面都不让见……这么一提更气了,老子一共见过他们家里人两回,竟然名字都记住了,这老匹夫可对我这个未来河北双雄一点都不客气。”

    颜良瞥了眼远处正监督着士卒将那二十九名士卒斩首的诸葛珪,撇嘴道:“不给面,看不起我等商贾啊……啧,阿成,这时候我就不过去凑热闹了?人家监督杀头呢,我去不合适,万一被砍了,还没处理去……”

    “你也就是嘴皮子利索了。”

    文丑一脸鄙夷,随后挑眉道:“琅琊的?我怎么没见过?要不要我抽空阴一把?”

    “心被我两位姑父知道打断腿……他们家阳都人,他此前在泰山郡当郡丞呢,家里人巴结而已。不过,实话,我当初过去也是因为他们家大女儿诸葛瑜长得挺利落……嘿,白白嫩嫩的,臀圆胸大,一看就好生养。想着哪能……嘿嘿。”

    颜良嘴角一咧,察觉到李成没来插科打诨,扭头一看,就见李成黑着脸开口道:“这是礼尚往来,如今连面都不见,便是避嫌……这等事情,你不跟我提前?”

    “有用吗?告诉你他刘德然死定了?我疯了不成?”

    颜良敛容正色,搂住李成的肩膀,“你别以为自己能做什么!给老子老实呆着!要不是两位姑父顾念他亡父那番品性,我也敬佩你姑父,你以为老子会喜欢一个让亲人叫主公的家伙?跟他们兄弟打交道还是生意的关系,也是简宪和人不错……至于他刘德然,何德何能啊?以为干出点狗屁成绩,这下就他了算啊?冒犯张任和姑父的事情,老子还没带人找他算账就不错了!”

    他点了点太阳穴,“阿成,你清醒点!那刘德然脑子有问题的……跟着他迟早出事情!”

    李成脸色愈发阴沉,一旁文丑看到有人朝着他们挥手,望了眼简雍邹靖原本所在的方向,笑了笑,“走,估计宪和又要给咱们带生意来了。还是南阳的,暴利啊。颜良,真发财了,老子要当河北双雄啊。”

    “那必须的!不,应该是河北三雄!带上你,带上阿成,咱们三才是真兄弟!良可不坑人!”

    颜良把枪递给文丑,搂住李成文丑的肩膀,勾肩搭背地朝着远处过去。

    ……

    草棚内,此前骚乱发生得不算突然,一些应对措施早已都布置了,这时候朱儁皇甫嵩听着手下汇报完有关宛城内外动向以及各种细节,随后望向一直絮絮叨叨的刘正。

    “……凭什么啊,我什么都没做,他们造反,我就要跟着死。我安安分分,就是因为生错了地方,没有及时搬出去?这就是无妄之灾……诸位,若你们是那些百姓,甘心如此吗?朝廷不是该爱民如子,让百姓安居乐业……”

    刘正已经了许久,从代入宛城百姓开始起,谈及家破人亡、绝户惨痛、无辜受难,感情充沛,声泪俱下,一番将心比心之言,令得荀爽卢节几人也不由动容。

    但朱儁这时回过神,却也淡漠道:“可老夫终究不是宛城百姓,顾念他们干什么?”

    刘正咬了咬牙,目光通红地望向皇甫嵩,“皇甫中郎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番道理你绝对懂。光是一个宛城你不在乎,但此风若得以助长,他日军中将士人人都如此,我大汉还能有多少百……”

    “刘公子,你可能不知道,广宗一破,卢中郎将上报朝廷剿贼十万人,其中三万人便是如此死的,此后他与老夫合兵一路南下,破敌三十余万,十万人死在其中身份难辨……此中细节,老夫便不了……但你当初献计献策,莫非并未考虑清楚结果?”

    皇甫嵩的称呼此前出了帅帐就改了,但这番话其实也属于疆场潜规则的范畴,在这样的场合下提出来,也有一番提醒之意。

    只是刘正已经没心思体会了,回味着皇甫嵩的话,他张了张嘴,却发现根本不知道应该什么,胸口发堵之下,也根本不了什么。

    “嗯,皇甫将军这番话倒是给老夫提了个醒,刘公子显然是动了恻隐之心,而张曼成同样如此,才致使离心离德,让朱儁你这个老匹夫占了便宜……”

    师宜官刚刚被刘正得也动了恻隐之心,朱儁那句话让他觉得恶心,这时出言不逊,却也有临死之际破罐破摔的气魄。

    “放肆!”

    有士卒开口训斥,朱儁将剑塞回剑鞘,盯着来羽脸色阴沉道:“老夫再一遍,尔等好好守护便是,谁再开口,老夫不介意让你们人头落地!”

    这番话明显是怕来羽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郭炎忌惮朱儁,但心有牵挂,一时也笑起来:“朱中郎将何必如此?郭某看到的,是你受军中拥戴。待得回去之后,怎么也要向陛下好好道道。今日有此功绩,只怕来日你加官进爵是不远了。”

    话锋一转,那脸色朝着刘正,颇为同情,“不过刘公子所言非虚,若郭某身处其中,只怕也觉得冤屈。宛城中人,能救还是要救一些的。话回来,郭常侍一众家眷可有照顾好?待得郭某回去,也好交差,陛下可也记挂着此事。”

    朱儁冷哼一声,“是该记挂。张曼成之妻,便是郭常侍族人。此次负隅顽抗,郭常侍一众族人可是出力不。”

    “你什么?”

    郭炎脸色一白,高伏急忙道:“此中是不是有些误会?许是蛾贼胁迫……郭常侍族人毕竟身份非比寻常,非常时刻为人利用也不无可能。”

    师宜官接了一句,“这话的不假。老夫亲眼所见,张曼成杀妻……”

    话语一顿,师宜官下意识地瞥了眼刘正,就见刘正瞪着他,那张原本就病态的年轻面孔愈发苍白如纸。

    “呵,老夫倒是想起来了,我等如今在审刘公子……关乎其他人的事情,不提也罢。老夫与二位中郎将自有定夺。何况四位此番过来,也是为了刘公子的事情,莫不是真要参与进那些事情当中?郭黄门以为自己担当得起?”

    朱儁冷笑起来,郭炎高伏顿时神色一变。

    “刘公子,你尚未过与张曼成私谈一事……老夫以为,还是不要再其他的事情转移话题了。”

    皇甫嵩了一句,刘正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后听着耳畔充斥着的喧闹声,目光缓缓扫视周围。

    关羽张飞待在囚车里在朝他话,远处荀棐正跟一位个头矮的将士坐在车辕上朝着他着什么,孙坚与孙静正指挥着将士砍杀百姓,黄忠与陆烁话中瞥了他一眼,荀攸被荀祈背着朝他抬了抬拳头,比着“雪没事”的口型……

    方雪为什么会有事?

    他有些莫名其妙,觉得自己听错了,随后视线定格在草棚一边,那里有几名士卒与医师正在处理尸体,有人割了尸体的头颅放进盒子里,过程中刻意看清那头颅的面孔赫然是韩忠……

    胸口越来越闷,他收回视线,望向神色严肃的卢节、目光悲戚的刘备、面沉如水的荀爽,但这三人中,如今好感度最高的竟然是荀爽的“45”……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脑子里乱哄哄的,最后目光定格在朱儁身上。

    回想着此前与朱儁的那些对话,回想着有关朱儁的所有分析,他听着那些百姓对他的诅咒,脑海里掠过很多人的身影,耿秋伊、李氏、刘始、荀采、邹琪、貂蝉、张轲、张曼成、韩忠……

    那些存在关系的,不存在关系的,有心收复的、警惕的……

    目光慢慢坚定起来,身躯也仿佛有了力量,他咬了咬牙,捏紧了拳头慢慢跪下,过程中整个身躯痉挛起来,随后弯腰,额头磕在地上。

    看着微红的眼泪滴落在地面,刘正发觉自己的声音颤动却很高亢:“草民……有罪!草民设计离间张曼成一事,并未禀报诸位中郎将,实在有罪!”

    师宜官神色一凝。

    “草民有罪……宛城百姓与蛾贼相处数月之久,明明已向朱中郎将暗示斩草除根之意,仍妄图博取名利,成就自己,实在有罪!”

    朱儁与皇甫嵩对视一眼,齐齐愣住。

    “草民有罪……我大汉四百年江山正值倒悬之危,草民不该恃才放旷,不该错杀黄门……明明亡父遗命夺情灭贼,却还生出以伤寒之身韬光养晦的不轨之心!实在有罪!”

    荀爽身躯轻颤,望着那身影脱力般慢慢匍匐在地,只觉得如鲠在喉。

    “草民有罪……”

    刘正抬起头来,那目光通红滴血,竟是流出血泪来。

    他颤抖着嘴唇,露出白牙,神色突然狰狞如同野兽,语调更是嘶哑如兽吼:“但罪不至死!草民二计破张角,定宛城,八人破五万蛾贼……他日伤愈,进军波才彭脱,吹灰可没!”

    刘备卢节神色一滞,郭炎高伏也不知道怎么的,望着刘正那模样,竟是有些心惊胆战。

    “草民斗胆!造反一事,全由师宜官与张曼成诬陷草民,却也是草民一番苦肉计!如今计成破宛,被笞刑也是一番苦肉计,草民……便是贪功冒进,妄图陛下重赏,让草民要回先祖陆城……亭侯之位!”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