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四章 群英聚,京观筑(三)
    营帐外恭恭敬敬的喊声传来时,卢植笑着出去见了一下那位名叫曹操的骑都尉,温和地上几句,答应稍后就到,随后目送曹操一行人上马远去,心绪却有些复杂。

    “老师,此人便是随同左中郎将前来的骑都尉曹操曹孟德?”

    刘备饶有兴致地问道,扭身拿过毛巾继续帮着卢植擦拭铠甲上的水渍。

    那曹操身材着实矮,相貌也是平平,与卢植话时更是恭敬中带着一丝拘谨,与传闻之中气魄泼、军法严明的形象丝毫不能匹配,他这时问起,其实也对于曹操久负盛名还能保持恭敬严谨的姿态颇感敬佩,只是平素听惯了旁人议论曹操,内心深处倒也或多或少闪过一丝轻视,心想怪不得惹人非议,不宦官后人的身份,这相貌也委实差了一些。

    “是啊……”

    卢植望着曹操在远处跳下马,冒着风雨帮着几名士卒搬运着东西,举手投足间爽朗而友善,神色也有些唏嘘:“曹孟德少不更事,当年在雒阳可没少闹腾。未曾想此后幡然醒悟,为官时明令严法,不畏权贵,五色棒至今乃是雒阳一大佳话……呵,起来,也不知道有多少是你心心念念准备前去一看的月旦评的作用啊。”

    刘备回忆了一下,笑问道:“清平之奸贼,乱世之英雄?准吗?到底什么意思啊?”

    “你倒是看得通透。只是为师听过另外一个法,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如今大多都是以讹传讹,也难到底是哪个,准不准便更是难了……到底,月旦评就是在大多数准的境况中捧出来的,名声在那里,不准也准了。”

    卢植放下帷布,拿过干毛巾转过刘备的身体,有些亲昵地解开刘备的头带,帮忙擦着头发。

    这样的动作这两个月其实也没少做,此时两人也没有客套一番的必要,看上去颇为自然,父子也似。

    对于这名再次收入门下的学生,两月有余奋勇杀敌、身先士卒,乃至在朝堂上都有人夸赞,卢植心中还是颇为与有荣焉的,这时便也笑道:“不过无论如何,这番褒贬,那许子将终归留了点心思。能臣奸贼,英雄奸雄,可都是人上人,那曹孟德终归是被捧高了,也受到不少人诋毁排挤。”

    “人?”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只他的不是,不是人是什么?”

    卢植弯腰仔仔细细地擦着刘备的铠甲,颇为耐心地解释道:“他曹孟德毕竟是宦官之后,在不少人眼中便不是一路人,行的却是与阉人对立的事情,昔日还私闯中常侍张让的宅居结过仇,所以那些阉人也不想跟他为伍,怕被张让记恨。只是来去,计较的都是他的身世。为师方才也了,他担任雒阳北部尉时法纪严明,品性终究是上乘,看不清他这能力,只知道他相貌出身的,都是人。”

    刘备心中不免尴尬。

    “不过曹孟德倒也并不介意,还笑纳了这句话,这气度也算不凡了……佩剑。”

    刘备拿过佩剑别在卢植腰间,卢植想了想,笑道:“他这性子啊,像他祖父,便是已故费亭侯曹腾曹大人……嗯,你可能也听过,曹大人是阉人,但的确配得上‘大人’二字。”

    见刘备神色疑惑,卢植抬了抬手,整理着刘备的仪容,“曹大人有拥立先帝之功,性子阔达,昔日提携、照拂过不少士人。当朝司空张温张伯慎,也曾受到曹大人举荐,算是曹大人的弟子门生,此外还有其他不少人,已故的没死的,总会留下一些人脉,惦念着恩情……可以此次党锢解除,这曹孟德便是如鱼得水。毕竟阉人之中也有分歧,十常侍中昔日受到曹大人照拂的也有几个,只要张让、赵忠二位中常侍不找他的麻烦,他左右逢源之下,一身抱负绝对能实现。”

    刘备目光迷离,一脸艳羡道:“果真是乱世英雄啊……”

    卢植肃容凝眉道:“哪里有乱世?”

    刘备回过神,急忙歉声道:“老师恕罪,学生……”

    “这话还得慎言。”

    卢植拍着他的肩膀,苦笑道:“也不是不能对为师。为师又非迂腐之人,连年来灾**,如今蛾贼之乱一起,对百姓而言更是雪上加霜,哪里称得上太平。觉得太平的,大多自欺欺人罢了……为师便是怕你习惯了,他日也落得德然的下场。”

    他到这里,斜了眼帷布,微微叹了口气。

    当初在广宗大营时,还觉得徒弟是善藏之人,没想到便是改了个性子而已,昔日木讷敦厚,如今倒是敢敢做,甚至行事偏激,与那曹操在某些方面颇为相似。

    只是如今这境况……也算他这个老师昔日没有教好啊。

    再一想如今刘始已死,卢植就更加觉得自己责无旁贷,得将徒弟引导到正途才是。

    刘备闻言手中动作微微一滞,背过身过去倒热水,语调担忧:“老师,听闻德然伤寒方愈,却又遭了笞刑,此时左中郎将还让他淋雨步行……备只怕德然会撑不住……恕学生无礼,方才老师怎么不过去帮德然一番?便是过个场,只怕左中郎将都不会如此。”

    卢植接过瓷碗,笑起来,“你在怪为师?”

    刘备摇摇头,脸色困惑而忧虑:“学生便是不明白,德然那番作为便是有错,我等来时,不是已经可以平反了吗?便是敲打,也有些过了?”

    “不是还没定下来嘛……”

    卢植吹着热气,凝望着瓷碗中的纹理,“结果未定,为师便不能动。”

    见刘备脸色一紧,神色担忧无比的模样,卢植颇为欣慰地笑了笑,“你放心。为师一到,两位中郎将就已经猜出为师的心思了。进去不进去一样的,不进去反而还问心无愧……至于如今袖手旁观,更多的是给其他人看。想要知道谁是梁上君子,总要开门先走,给人入室行窃的机会不是?”

    他喝了口水,“再者,为师与几位中郎将也有书信来往,若真他们会错了意,或是结果出乎为师意料,那时为师求情,才能力挽狂澜,一锤定音。至于如今,离德然生死不是还有一段时间?毕竟时局在不断变化,为师正好借此契机,看看两位中郎将是否还是同道中人。”

    这一番话都算是提点的意思,刘备心中受用,听得帐外马蹄声不断,拉开帷布脸上却仍旧忧虑道:“学生还是担心德然的身体会……”

    “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啊……那曹孟德便是如此过来的。”

    卢植望着雨帘目光迷离,“起来,你与德然、都像他。虽没有他这般身世,但一番经历、性子,都与他颇像。你与他最是接近了,昔日斗鸡走狗、放浪不羁,如今脱胎换骨,为师便也不怕别人为师昔日逐你出师门是为师瞎了眼,将你再次收进来。可德然还需磨炼啊……”

    “老师恩义,学生铭记在心。”

    刘备恭恭敬敬拱手,神色悲戚,“只是叔父遭逢厄难,学生身为兄长,也想顾好德然。眼见德然如此,心中着实……唉,只恨备少不更事,若早些幡然醒悟,如今兄弟齐心,哪里会让叔父与德然如此多灾多难。”

    “一样的。德然如今这性子、才华、勇武,连为师都吓到了,你以为你努努力便压得住他可能惹下的是非?他与你的高度已经不同了啊,到时候的敌人,你仍旧拦不住。”

    一番拉拢刘正屈居自己麾下的打算被无情摧毁,刘备不由心中发堵,卢植摇头道:“他是让为师刮目相看……不,可以根本就看不透了。”

    雨中有人撑伞过来,卢植定睛望着,看着那人轮廓微微皱眉,“不过起来,他会被人如此重视,除了功绩,还有你们的宗亲身份或多或少有瓜葛之外,与为师倒是大有关联。虽恰逢其会,如此狼狈,为师心中也着实愧疚。”

    见来人越来越近,卢植眉头也越发紧皱:“好在他没有效仿前人因为名声被诋毁,不堪受辱而自裁,那这番生死之际的磨炼,为师也得用用,让他知道人心险恶、朝堂险恶,他日也好脱胎换骨……老实,为师也怕他撑不住了,此前让荀氏寄信过来,无妨的,也是给他一点希望。一俟他有所体悟,这番痛苦往后便能化为甘甜玉露,让他……子章,你来干什么?为父不是让你跟着仲辅过去见朱中郎将,护好德然?”

    卢节撑伞跑进来,“爹,荀校尉已经随同荀侍中几人见了朱中郎将,朱中郎将便要我过来找你。”

    荀棐如今已经正式成为射声校尉,接管射声营,卢节这时起也有些敬佩荀棐的才能,羡慕他的气运。

    看着卢节与刘备打过招呼,卢植眉头紧皱,脸色微怒,“德然呢?”

    “路上遇到了,自己伤势还好,还托我向你问好。我看皇甫将军扶着,荀校尉也去帮衬,没我什么事情便赶过来找你了……嘿,几月不见,玄德你壮实不少啊。”

    卢节了一句,有些随意地敲了敲刘备的胸口,与刘备笑着寒暄几句,随后感慨一番刚刚看到的杀人场景的残酷、惨烈。

    毕竟军中混久了,他的一些行迹表现得也颇为随意,但这番行为更是让卢植怒火中烧,“荒唐!为父没过要你留在那里看住德然?你便是站,也得给我站到德然安然回来为止!”

    “爹……”

    卢节怔了怔,急忙敛容正色道:“可朱中郎将叫我过来找你,而且荀侍中在那……”

    “荀侍中是荀家人,受德然诗文牵连,你确定他身为家主,一定会护住德然?!你我才是德然的亲人!”

    卢植脸色铁青,“亏得为父还信了朱公伟你颇有能力,原来都是恭维话!公私不分,亲疏不分,你以为军中暂代些许职务,你便真的成才了?便是成了才,你也是德然的师兄!得难听点,你我全家性命,如今都与德然挂钩,若他有所损伤,我范阳卢氏被连坐都有可能!”

    卢节脸色一白,“爹,孩儿知错了……”

    刘备安抚着卢植的后背,求情道:“老师,子章兄如今听命于朱中郎将,也算顾全大局,你便不要生气了。”

    “你不用替他话!”

    卢植瞪着卢节,“得意忘形!难成大事!”

    随后气愤道:“还不快滚回去照顾好德然!往后不用回去范阳了!免得我卢家被你代理族政搅得鸡犬不宁!”

    “爹……”

    “滚!”

    “是……”

    “老师息怒。子章兄,路上地滑,留意脚下。”

    卢节有些感激地看了眼刘备,随后冲进雨帘。

    脚步匆忙,魂不守舍,有几次还差点跌倒在泥泞之中,听着身后自家父亲的怒喝声,卢节嘴唇轻颤,目光通红。

    “得意忘形!难成大事!”自家父亲根本就是对德然更好一些。

    “虎父犬子……这一点上,你比你那师弟差远了……”这是朱世伯……不!是朱中郎将此前的。

    “阁下来去,终究跳不出一族之长的格局……毕竟,他才是帅……”这是当日村落之中荀氏荀公达所言。

    “别让某些短视狭隘之人,再执迷不悟!这世间之事,当寻求真理……”这是再之前那陈镇过来时,德然含沙射影对自己的。

    卢节越想目光越红,越想呼吸越重,等到躲过卢植刘备的视线后,他突然停下脚步,望着远处军队集结包围之中显露的一顶宽大草棚——那里是朱儁所在的位置,也是使、皇甫嵩与刘正等人应该已经到了的位置。

    他凝望许久,捏住纸伞的右手青筋贲张,随后听得几个士卒钻出营帐脚步匆忙地朝着那片人海中过去,这才深吸了一口气,迈脚过去。

    与此同时,营帐中刘备安抚了好一会儿,卢植这才哭笑不得道:“不让他回去,自然是留在身边。雒阳这地方,你以为为师以往为何不让他来?便是觉得如今的他才有机会试一试。”

    刘备一愣,苦笑道:“老师,我等终究不能想这么远,若子章兄……”

    “他便是气愤又能如何?为师才是他爹!”

    卢植理了理刘备的仪容,帮着戴上头盔,却也脸色难看了一些,“若真想不到这么远,只怪为师平日里疏于管教了。”

    看着刘备英武不凡的模样,卢植有些满意地笑道:“以往还觉得你这大耳朵颇为碍眼,戴上头盔之后,着实英俊,越看越耐看。嗯,此趟回京,少不了给你项一门亲事了,也该成家了。”

    “多谢老师!”

    刘备有些欣喜,随后却也有些尴尬道:“只是,学生会不会给你添麻烦?”

    “添什么麻烦?你如今这番功绩,足以让人看重了。为师以往也是怕别人拂了你们的面子,此时自然也希望你们刘家开枝散叶……唉,可惜元起兄看不到了。”

    他叹了口气,随后摇头拍了拍刘备的后背,“走,过去之后,直接站到德然身后,其他的不要管。若是有变,不用顾忌太多,直接派人过来找为师。”

    “老师不去?”

    刘备愣了愣。

    “此前便了,为师到了宛城便是一个态度。去不去都一样。如今结果未定,这场暴雨之下,两位中郎将所做的事情又牵扯颇多。为师暂时还不能去,以免德然求到我身上来,徒增尴尬。”

    这番话透露很多东西,刘备不由沉思起来。

    卢植望着似乎有些缓下来的雨水,凝眉道:“记住了,到了之后谨言慎行,不论德然如何,你切莫惹得两位中郎将不快。如今伯珪成才,你也成才了……只要你们都好,为师便担忧德然一人即可,要不然可真的分身乏术了。”

    “学生知道了。不过老师这句话错了,二位师兄虽都是人才,可卢毓才一岁,等此次战胜而归,老师还得得空教导,劳心劳力,这样才能更加青出于蓝。”

    刘备恭维一句,卢植便也笑起来,“还是你会话。子章子德都定性了,如今世道不同往日,教导也得变通,他日不定还真得靠那个家伙了。”

    他目光有些希冀,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笑道:“还是别提那吃奶的孩子了,这名字……来到此地便觉得取错了。朱公伟那鸟厮喜欢吃吴郡鲈鱼,咱们幽州话这卢毓不就是鲈鱼?一想到为师取了个让他克得死死的名字,心中郁结啊!”

    “潮来潮往,到时莫朱中郎将了,便是我等都老了,哪里有人能克制卢毓弄潮?”

    刘备笑道。

    “潮来潮往,确是一浪更比一浪高啊……为师老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有幸目睹他不负所托,淡然弄潮。”

    卢植按上刘备的肩膀,笑道:“不过,为师倒能助你们这一辈去乘风破浪。去,别让人等久了。为师等着你们平安回来。记得啊,带上德然,等此事完成,你往后必能一帆风顺。”

    “老师放心,学生定将德然带回来。”

    刘备笑着点头,撑伞出去,只是没走几步,他微微神色一敛,总觉得卢植最后一句话若有所指。

    有些不安地扭过头,见卢植朝着他笑着摆手催促,他点点头返身快速奔跑,心忖自己最近果真猜得魔障了……

    等到刘备消失在视野,卢植负手望向西北面。

    雨帘遮挡,有宿卫自一侧营帐走过来。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许是浑浊河水也算沁人心脾,才让人抛却一切,一心求死。呵,活着,总要死嘛……”

    那笑容苦涩,随后是悠长的叹气声,还未荡开,便被雨水消融在地间。

    ……

    地苍茫,雨势渐息。

    草棚内视野辽阔,触目所及,到处是一身狼狈、骨瘦如柴的百姓在风雨中痛哭、求饶、呐喊,远远近近,士卒手持兵戈,再远处,城墙边上不时有人被士卒从人堆里拉出来询问,然后被按着跪下、再倒下……尸首分离,血流成河。

    刘正被架着站在草棚边缘,身躯战栗而无力,全凭两名士卒架着得以支撑站稳,随后看着这一切目光失神。

    此时全身早已湿了,便是站在草棚内没有风雨,雨水也自头顶不断流淌下来,而脸颊上的水渍似乎怎么也断不了,好似在哭,但那脸色木然,又不像是有情绪的样子。

    草棚极大,站了好些人,但话的却只有朱儁而已。

    而此时朱儁就站在刘正身边,看着城墙边上的血腥场面,着这两针对刘正一案的审理过程。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